Blog

沒想到,這匹看似會「妨主」的瘦弱白馬,竟然找到了一個溫泉洞口,


「那,我們何不把這口挖大一些,進那洞里去呢,」青青問,

「不可,那下面有多深,我們還不得而知,不如我們就在這裡取暖,等雪化了再趕路也不遲啊,」

「那好吧,」

幾個人,就圍著這冒著熱氣的溫泉口,取暖了起來,

他們身上被雪給弄潮濕的衣服,也被烘乾了,當然,他們的衣服上也留下了溫泉的水汽,就如同在桑拿房裡蒸了一下,

天色開始暗了下來,但那厚厚的白雪還是沒有化掉,

山上的風,也開始嘩啦啦地颳了起來,凜冽刺骨,吹在他們的身上,就如同刀子割過一樣,

看著那逐漸西沉的夕陽,青青的心,也跟著沉重了起來,

雖然溫泉冒出來的熱氣,可以暫時暖暖他們的身子,可是漫漫長夜,又如何度過呢,

突然,青青站了起來,

「我們不能繼續等下去了,我決定,從這洞口爬下去看看,可以的話,我們就到洞里避風,」

「可是,元帥,那洞黑漆漆啊,會有危險啊,」史天宏道,

「你不用怕,我有個辦法,」青青道,「你們兩個,把皮帶都給我解了,」

「啊,解皮帶,」那兩個士兵都愣了,「元帥,你,你想幹什麼啊,」

女元帥要男士兵解褲腰帶,這,這可不大好吧,

「我讓你們把皮帶解了,綁在一起,做成一個繩索,把我放下去,」青青道,「史將軍,麻煩你也要這麼做了,對不起了,哦,我自己的皮帶也要拿出來了,」

青青也解開了自己的皮帶,就將其他人遞過來的皮帶給綁在了一起,

皮帶雖然解開了,不過他們幾人的軍褲還很結實,根本不用擔心掉落下來,

「元帥,你,你還是打算下去,」史天宏還是有點不大放心,

青青點點頭,「來,你們兩人,拿刀把那洞口再鑿開一些,

很快,那個小洞口就被鑿開了一個可以容納一個人進出的小洞,但洞裡面依然是黑漆漆的一片,

「你們把我綁住,放我下去,」青青下令道,

「元帥,還是我下去吧,」史天宏道,

「還是我下去吧,我重量輕,我先下去,」

「不,元帥,還是我去吧,來,把我綁起來,」

這兩個士兵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青青,不知道該怎麼做,

「你們還愣著幹嗎,還不快照做啊,」史天宏惱了,

這兩個士兵不敢違抗,就將皮帶綁好,並將其他一些可以吊綁的繩子、帶子都固定在皮帶上,算是加固住了,

綁上皮帶的史天宏走到洞口,就將腿放了進去,

他可以感覺到從那下面源源不斷湧起的熱氣,吹到他腿上,暖暖的,濕濕的,

「元帥,多保重,我先下去了,」史天宏將身子向前一挺,就順著那黑漆漆的洞口,一躍而入?????? 第302章溫泉里的蟒蛇

見到史天宏一躍而入,那兩個士兵趕快抓緊了綁在史天宏身上的那條簡易的「繩索」,

可是,這由皮帶和一些簡單的繩子、帶子所組成的「繩索」,承受不住史天宏的重量,突然間就斷掉了,

青青一驚,探出頭,朝那個洞口看了下去,

那洞口還是黑漆漆的,只有熱氣在向上冒著,裡面,也沒有傳出任何聲音,足見其之深,

「史將軍,史將軍,」青青朝洞里大聲叫道,

可是,下面並沒有人反應,

青青的心一涼,難道,史天宏掉到下面,摔死了嗎,他為什麼連叫喚的聲音都沒有啊,

「元帥,史將軍別是摔,摔沒了吧,」一個士兵說道,他甚至連「死」這個字眼,不敢說,

「不會的,」青青還是不願意接受這個結果,她湊到洞口,朝裡面大聲叫道,「史將軍,你聽到了嗎,我是青青啊,你要是沒事的話,就回一聲啊,」

可是,還是沒有人回應她,

青青的心,冰涼了起來,

突然,從那洞底下傳來了一個微弱的聲音,

「元帥,元帥,」

這是史天宏的聲音,雖然很小,但青青還是聽到了,

「他還在下面,他還在下面,他還活著,他還活著,」青青大叫了起來,「快,我們快下去,「

「元帥,那我們怎麼下去啊,這帶子都斷了啊,」那個叫王六的士兵說道,

「是啊,元帥,那下面肯定很深,沒有那帶子,我們不是送死嗎,」另一個叫趙五的士兵道,

「他沒有死,」青青卻已經將一條腿伸到了那洞口,「這說明:那下面並不深,史將軍跳下去之後,一點都沒有事,」

「元帥,那可不好說啊,說不定,史將軍是摔成重傷了也不一定啊,這太危險了,您還是不要下去,還是我來吧,」王六自告奮勇道,

「不,還是我來吧,我身上有點功夫,跳下去不會有事的,」青青卻擺擺手,雙腿都已經下了洞,

接著,她的身子也進了洞,只有雙臂還撐在外面,

「元帥,太危險了啊,你還是上來吧,這下去了,就算那下面是安全的,也不知道能不能上來啊,」王六道,

「我們不能丟下史將軍不管,」青青也不多說了,就一個縱身跳了下去,

黑暗,將她籠罩在了裡面,

墜落,不斷的墜落,

這掉落下去的時間,雖然只有那幾秒鐘,但還是讓青青體會到了一種如過數年的漫長,

撲通一聲,青青竟然整個人掉入了水中,

等到她喘著氣,伸出頭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竟然就掉到了一口巨大的溫泉之中,

水,是熱的,那上面還冒著熱氣,

暖暖的感覺,把她身上那殘留的冰雪的寒氣,都給驅散了開去,

青青又轉過頭,看了看周圍,

蒙蒙的霧氣,將她包圍在了其中,她根本看不到霧氣以外的任何東西,

「元帥,元帥,」這時候,傳來了一個微弱的聲音,

青青朝著那聲音看去,卻什麼也看不到,

那聲音,好像是從另一頭髮出來的,

青青朝著那聲音遊了過去,

等到她游近了,卻發現史天宏也在划著水,並大口地喘著氣,

「史將軍,我來了,」青青朝著史天宏遊了過去,

「別過來,」突然,史天宏伸出手,用力地朝青青擺了擺手,

青青剛要停下來,突然,那溫泉水裡,掀起了一陣巨大的波浪,

青青還沒明白怎麼回事,一個黑色的東西朝著她就撲了過來,

「啊,」青青尖叫了一聲,

她的身體,似乎被什麼東西給牢牢地糾纏住了,那種光滑冰冷,把青青剛被溫泉暖起來的心,又給拉進了寒冰里,

一條碗口粗的黑色蟒蛇,竟然將青青給牢牢纏住了,

那蛇的口中,還吐著紅色的信子,一雙如燈泡亮一樣的眼睛,直直地瞪著青青,

突然,這蛇張開血盆大口,朝著青青就咬了過去,

「不要傷害元帥,我跟你拼了,」史天宏大叫一聲,伸出手,一把就抓住了糾纏在青青身上的那條蟒蛇,用力地向外扯去,

那條蟒蛇被人這麼一扯,頓時惱了,馬上掉轉蛇頭,一口就將史天宏的頭給生吞了下去,只留下脖子以下的肩膀還露在外面,

史天宏的頭被吞了進去,但雙手還在用力地拍打著那條蛇,但他已經發不出聲音來了,

被蛇放開的青青,也來不及多想,就抽出腰間的佩劍,照著這條蛇的尾巴,就狠狠地砍了下去,

一劍砍去,這蛇的尾巴雖然沒被砍斷,但也痛得它大叫了一聲,鬆開了口,

史天宏的頭終於從蛇口中露了出來,但他的臉上卻沾滿了蛇口中的唾液,黏糊糊的,

這條黑蟒蛇受痛之後,馬上又朝著青青沖了過去,

青青早有準備,又一劍朝著那蛇的口中刺去,

劍,一下子就插進了蛇的口中,這條蛇痛得身子都扭曲了起來,

青青趕忙向後遊了兩步,

她的那把佩劍,已經拔不出來,可是,這條被劍刺中的蛇,還在不停地挪動翻滾著,

突然,這蛇竟然將那劍吐了出來,伴隨著劍的,是它口中噴出的一團鮮血,

然後,這條蛇張開了滿是血液的大口,將身子立了起來,

「危險,」史天宏大叫一聲,就沖了過來,抱住了青青,

蛇的利齒,已經落了下來,刺入了史天宏的後背上,鮮血,隨之噴濺而出,

「史將軍,」青青的腦海里,如放電一樣,閃過了一副畫面,

那天,在摩羅國的那個山洞裡,那條毒蛇將青青給咬了,她險些因此而喪命,

「混蛋,我殺了你,」青青怒吼一聲,手裡突然多出了一把禪杖,,定魂禪杖,

「我送你上西天,」她用出了全身的力氣,舉起那那禪杖,就照著蛇頭打了過去,

這條黑蟒蛇並不遲鈍,一見對方竟然多出了一件武器,馬上就要逃離,

可是,那閃著金光的禪杖就如黑色閃電一樣,狠狠地打中了蟒蛇的頭頂,

啪的一聲,這蛇頭竟然被打得皮開肉綻,鮮血流了出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