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沒有人敢有意見,就算有意見也不敢說出來,只能打落牙齒就着血往肚子裏面咽。


葉凡聽了鄭允浩的話好心的提示道:“我大約打了十多巴掌吧。你可以當做參考,不用謝!”

不管是不是韓國留學生聽了葉凡的補充,無不都吃了一驚,這簡直是無限拉仇恨啊。

鄭允浩氣的臉色發青:“既然如此就按照二十巴掌,翻番四十下,你們互相打,如果敢有私心,下場你們是知道的!”

一大羣韓國留學生兩兩相對,要着牙齒狠狠的扇向對面的同胞,一時之間整個禮堂都是劈里啪啦的巴掌聲音,伴隨的還有不少女生的哭泣。

鄭允浩沒有一絲憐憫,自己的弟弟被欺負,他們身爲大韓民國的人,竟然敢袖手旁觀如果不給他們一些教訓的話,等這裏的事情傳回國內,他們現代財閥就會成爲笑柄,這是鄭允浩絕對不想看到的也是居然對不容許的。

看着火候差不多看了,鄭允浩淡淡的說道:“住手!”

一羣人已經慘不忍睹了,鄭允浩只是看了一眼沒有感情的說道:“我已經看到你們改過的誠意了,但是我不希望這件事情能傳出去?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

所有人都慌不擇食的點頭。

“很好,你們各自家族在韓國的生意,都會得到我們現代財閥的照顧。放心吧,我不會虧待任何一個聽話的人。”

葉凡眯着眼睛,一手大棒一手棗,完全將這些人玩弄於鼓掌之中,不愧是豪門財閥培養出來的繼承人啊。

處理完自己這方的事情,鄭允浩看着葉凡說道:“好了,家事處理完了,現在我們來談談國事!”

葉凡翻了翻眼珠子,好大一頂帽子,不過就是教訓一下不長眼的流氓,就上升了國與國之間的高度。好手段啊,先是靠着收拾別人無形中給自己施加的強大的壓力,緊接着在吧這件事情上升到國家外交問題,這要換個人鐵定早已經嚇攤了。

鄭允浩看着葉凡無所謂的態度,雖然早已料到不可能這麼輕易就將葉凡吃定,但也沒有料到葉凡竟然一點也不擔心。也是敢於當着衆人的面羞辱自己的弟弟要是沒有點真本事還說不過去。

鄭允浩率先開口問道:“這位先生,不知道爲什麼要無故羞辱我們大韓國民!”

果然緊緊死扣住外交關係,還要特意說是先生而不是同學,就是逼着葉凡承認這件事情時一個成年人在深思熟慮後做出的決定,而不是熱血騷年一時衝動下的結果。很明顯是個深坑。

葉凡淡然一笑:“首先我只是燕大的學生,當不起先生,你可以稱呼我葉同學!”

鄭允浩鏡框背後的眼睛閃現一抹精光,這傢伙不好對付呀。略微朝後示意了一下,身後的一名手下掏出電話開始小聲交流。

鄭允浩沒有再提鄭允河的問題,而是要了一杯酒朝着寧卿敬道:“沒想到這裏還能看到寧小姐萬分榮幸。”

寧卿略微點頭,禮節性的回道:“沒有想到你也在燕大,難道你們跟三星達成了協議?”

鄭允浩表情有些鬱悶說道:“暫時沒有。所有我纔來到華夏看看燕大有沒有合適的人才能夠爲我們現代服務,你也知道我們現代在華夏投資的力度一直很大!”

寧卿點點頭。人才儲備是任何一家集團公司都一直不遺餘力進行的課題。

鄭允浩無視葉凡,對這寧卿問道:“不知道寧小姐能否給在下說明一下剛纔的問題!”這一次鄭允浩說的是一口標準的英式英語。

寧卿表情瞬間冷淡下來:“我被人調戲了?”

“誰?”

“就是他!”寧卿對着在一旁垂頭喪氣老老實實的鄭允河呶呶嘴。

鄭允浩聽了這個消息,被嗆到了,一時間臉紅脖子粗,還強忍着喉嚨的涌動,表情十分扭曲。

看着自己弟弟鄭允河的臉已經變得十分難看,要不是他是自己母親臨死前囑託自己要好好照顧的親弟弟,他真有心親手將他人道毀滅。

端着酒杯渡到鄭允河的面前,看着那副已經被葉凡修理的不成人樣的臉龐,剛起得殺心又消失了,嘆了口氣回到寧卿身邊小聲說道:“寧小姐,這只是一個誤會。要不就這樣算了如何?”

寧家的雄厚資本不弱於他們現代財閥,況且在華夏寧家的地位同樣高的嚇人,如果自己想要把事情鬧大,吃虧的鐵定的他們自己。

首先不是自己的主場沒有優勢啊,再加上最近現代跟寧氏集團恰好有一個重要的合作,要是因爲這件事情,鬧得不愉快。 生活系巨星 自己再現代財閥的地位可研就危險了,雖然他是合法繼承人,但是妻家同樣也有很多後起俊才,他們是很樂意看着自己垮臺的。

沒等寧卿開口被忽視很久的葉凡搶先道:“對不起,這位同學欠我一個道歉!”

鄭允浩冷冷的說道:“跟你有什麼關係?我在跟當事人說話呢!”

葉凡無所謂的說道:“我同樣要爲我的當事人負責,他調戲的我的當事人需要一個道歉!”

鄭允浩明白了,原來只是一個保鏢,高傲的說道:“你要時刻記住你的身份,你只是一個保鏢,這裏沒有你說話的份!”

葉凡同樣回擊道:“謝謝你的提醒,我正在執行我的保鏢職責!”

鄭允浩氣急跟這樣的人說話簡直有損自己的形象,朝着寧卿微笑的說道:“寧小姐可否賣在下一個面子?”

寧卿也明白事情鬧大了對誰都不好,尤其是自家跟現代的合作正在關鍵期,一旦合作成功寧氏集團就會輕鬆打開韓國市場,可謂雙贏。而葉凡一臉堅持的模樣,同樣讓她很爲難。思前想後良久,寧卿看口道:“葉凡算了吧。”

“什麼算了?”葉凡吃驚了看了一眼寧卿,心裏有些不舒服,自己在這折騰了半天難道就當成一個笑話讓別人看? 關鍵還在於自己這麼強出頭並不是爲了自己,葉凡心裏有點不是滋味。

回過頭看着鄭允河帶着笑容的臉,不知道怎麼心頭冒起一股無名火起,當着鄭允浩的面狠狠的一巴掌,這一巴掌力量十足十,直接將鄭允河打暈了,順帶着還有一顆帶血的牙齒跌落在地面。

葉凡一鬆手鄭允河緩緩倒地,葉凡扯過一張餐巾紙,擦了擦沾滿血液的右手,將用過的紙巾摔在鄭允河昏迷的臉上。

葉凡猖狂的藐視鄭允浩:“手重了。這一巴掌是我自己的,跟任何人都沒有關係!” 鄭允浩震驚無比的看着葉凡,渾身顫抖不已那是被葉凡氣的。

同樣難受的還有寧卿,葉凡的話讓寧卿覺得自己心臟無形之中被一把錘子狠狠的擊中,一股憋悶無法呼吸的感覺讓她感到無比難受。她發現葉凡那張向自己打開的門,在慢慢的合攏。

葉凡稍微跟寧卿拉開了點距離,雖然動作很輕微不足爲道,但是落在有心人的眼裏就不一樣了。

鄭允浩看着葉凡露出獰笑,沒有了寧家的撐腰,你這個小小的保鏢那什麼資本來跟我叫板?

寧卿的身形不由自主的搖晃了一下,葉凡的舉動徹底擊碎了她心中的最後一絲想法,她明白葉凡的心門已經因爲自己那點私心重新關上了,或許從此以後都不會在打開。寧卿的腦子一片蒼白,即使在炎熱的夏季也抵抗不住那股韓流。她就像迷失在雪原中的小女孩,孤獨無助又要忍受刺骨的寒冷。

流月輕輕的攔住寧卿的肩那那膀,她自然明白此時寧卿如同脆弱的玻璃,稍微一碰就會四分五裂。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見將她緊緊擁在懷裏,給她一絲溫暖。剛纔葉凡的舉動她也看見了,她自然明白那代表着什麼?這件事情發展到這裏,根本就不是她能參與處理的。

葉凡不經意的看見寧卿的蒼白失色的臉龐,心裏也是一緊,但一想到剛纔她的猶豫旋即將那抹不捨隱去了。在他看來過度的慈悲憐憫就是在給自己套上一個又一個絞索,然後在某個時間點,自己將自己絞死了。

鄭允浩質問道:“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後悔的。”

葉凡此時的心情很不好,不耐煩的說道:“能不能換點新鮮的臺詞,就算你們沒有說膩,我聽膩了。”

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響起,聽起來人數還是蠻多的。葉凡瞅了瞅,哎呦還真來了不少人。一大羣的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在保鏢的護衛下大步走來。

那羣保鏢顯然是專業的,無論裝備還是站位都是無可挑剔的,葉凡掃了一眼,看見他們的衣領上別的韓國國旗樣的領章,嘀咕道:“大使館的人還真來了。”

不出葉凡所料,這羣人一出場就控制了場面,那羣西裝保鏢不停的疏散着圍觀的學生,將場地圈出了很大的空地。鄭允浩看着葉凡的眼睛都冒着興奮的火花,那是勝券在握的笑容。

被保鏢保護的中年男子,沉聲道:“這裏發生了什麼事情?”

鄭允浩趕緊說道:“尊敬的領事先生,這位先生因爲一些小事,就無故毆打我大韓民衆,手段及其慘然,這樣的行徑簡直就是挑釁我大韓民族的尊嚴,應該受到嚴懲。”

葉凡面無表情站在原地,心裏冷笑不已:“避重就輕,無聊!”

樸順昌今年已經年過半百,在華夏大使館工作已經好幾個年頭,身爲韓國駐外領事,他有責任跟義務維護每一個韓國人的利益。當今天接到匿名電話舉報,說是有人在燕大將他們韓國現代財閥的二公子毆打致殘的消息時,他以最快的速度趕了過來,同時他還通知了華夏的外交部,這是一起性質極其惡劣的外交事件。

樸順昌看了一下現場,鄭允河雲昏迷倒地,地上還殘留着一攤的血跡斷裂的牙齒,可見傷的是多麼嚴重。他開口讓人呼叫救護車,被鄭允浩阻止。

鄭允浩陰狠的說道:“尊敬的領事閣下,這位是我的弟弟,他只是暈過去了並沒有生命危險。我需要他作證據,免得他們說這是我們造謠無事生非,華夏最擅長的不就是太極嗎?”

樸順昌點點頭,他當然明白鄭允浩的意思,人證物證俱在,華夏**就是不嚴懲兇手,傳到國際上去就會成爲世界級的政治外交問題,這樣的帽子任何一個國家都帶不起,就算是世界警察的美國同樣如此。

樸順昌沒有質問葉凡一個問題,在他看來這樣的惡徒是不配與他說話的,要說也留着跟華夏**說去。他看了看手錶,點點頭按照時間上來說,外交部那些人也應該到了。

果不其然,沒過幾分鐘,一大羣人同樣急匆匆的趕來,韓國留學生被毆打而且還是韓國現代財閥的二公子,這樣的事件可不是普普通通的民事案件,是嚴重到可以影響邦交的問題,王澤民心裏面已經打定主意了,不管怎麼樣要將這麼兇徒狠狠懲治,好來消除韓國方面的怒火。

聽完了樸順昌的述說,王澤民臉色已經鐵青無比,他今年好不容易混到了外交部外事管理司一名副科的位置,如果今天這個事件沒有處理好的話,他以後也就不用再外交部幹了。

王澤民走到葉凡面前,居高臨下的說道:“你就是兇手?”

葉凡斜看了一眼,對於這樣的人,他提不起一絲說話的興趣。

王澤民沒有想到一名學生竟然敢無視國家**官員,加上剛纔又被樸順昌一番陰陽怪氣的擠兌,頓時爆發出來了:“你知道你的身份嗎?你知道你剛纔做了什麼事情嗎?你竟然敢無故毆打外國朋友引起外交糾紛,造成了多麼惡劣的影響你知道嘛?”

葉凡哼了一聲,壓着嗓子說道:“不知道!”

“你,你。”

“我怎麼我?”

“好我不跟你說,你等着接受警察的處分吧,還有這個學你也不用上了,你的人生從今以後都會因爲你天的行爲而蒙上一片陰霾。”王澤民氣的開始拿起電話報警,起初以爲只是同學之間毆打,他也沒有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再加上葉凡的態度,他徹底炸毛了。

打完電話後的王澤民看着葉凡,努力平復自己胸中的悶氣:“我也不想問你的名字了,你的名字還是讓警察詢問吧,你的行爲已經影響了我們華夏與鄰國的友好邦交,相當惡劣,現在你去認個錯,然後一應的醫療費用,都將有你來承擔。這樣或許能減輕你的罪行。”

葉凡冷笑道:“你問過事件的起因了嗎?只聽一面之詞就認定是我的過錯?”

王澤民指着昏迷的鄭允河:“不管什麼原因,你的手段兇狠殘忍就是錯的。”

葉凡看了一眼昏迷的鄭允浩,盯着王澤民說道:“我真爲華夏有你這樣的外交官而感到恥辱!身爲外交官理應時刻維護自己國民的利益,而你呢?我說你外國求榮還差不多!”

王澤民聽了葉凡的指責又羞又怒,他確實早就有這樣的心思,可是被葉凡當衆指責出來,面子上簡直羞愧難當:“你,你,簡直有人生,沒人教?我看你的父母也不是什麼好人。”

這話一出就連樸順昌都搖了搖頭,身爲華夏**官員竟然這麼說自己的國民,要是在他們韓國有官員這麼說的話,不止民衆會將這名官員給生吞活剝了,就連**也會給他按上一個侮辱誹謗的罪名。

寧卿跟流月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流月想開口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葉凡渾身冒着一股殺意盯着王澤民:“我的家教不用你操心,我的父母更不用你操心。而且我只知道一句話,辱人者,人必辱之。”

“啪”葉凡的巴掌這一次揮向了王澤民,“這一巴掌是爲你侮辱我父母打的,你還沒有資格評價他們。”

樸順昌又看了一眼葉凡,點點頭,倘若一個人連自己父母都不去維護的話,還能稱之爲人嗎?

鄭允浩,面帶着笑容,葉凡鬧得越厲害下場就會死的越慘。

王澤民捂着臉,不可思議看着葉凡,說不出話來。

葉凡看了一眼鄭允浩跟樸順昌,露出玩味的笑容,被葉凡盯着的二人,互相對望一眼都不知道什麼意思。葉凡高高擡起了腳,用力的踩向了昏迷中的鄭允浩的小腿。

骨裂的聲音清脆無比,接着就是鄭允河抱着腿滿地打滾,叫聲十分慘烈,葉凡皺着眉一腳踢向鄭允河的脖頸處,慘叫中的鄭允河悶哼一聲,再次暈過去。

迎着所有人不解的眼光,葉凡露出惡魔的笑容滿意的說道:“這樣子纔算的上惡劣事件!” 王澤民從震驚中清醒過來,如果按照葉凡這麼說的話,那麼,那麼他就成了幫兇,因爲他一直在指責葉凡的行爲有多惡劣,現在好了真的惡劣了,那他自己就有了教唆的嫌疑。

果然,樸順昌看着他的眼神已經變得怪怪的,王澤民懵了,好在他還知道誰在是兇手,清醒過來的他對着葉凡吼道:“你,你,影響國家外交政策,你一定會將牢底坐穿的。”

樸順昌也適時的說道:“我會將這次事件傳回國內的,假如貴國沒有一個滿意的交待,我們將撤出在華夏的所有韓國企業,就算再大的損失我們**也會承擔,我們絕不希望我們的國民在一個沒有安全保障的國度投資。”

王澤民對着葉凡氣急敗壞的吼道:“你聽見了沒有,聽見了沒有,你知道你惹了多大的麻煩嗎?”

葉凡悠悠的看着兩個人的表演,對着樸順昌笑道:“我首先澄清一個問題,我不是華夏人。所以你儘管讓你們**從華夏撤資,就算取消兩國外交,跟我也沒有任何關係。”

接着對着王澤民說道:“還有你,剛纔你侮辱了另外一個國家公民的尊呀,我會委託我的律師給貴國**遞交律師函的。”

接着看着鄭允浩露出一臉遺憾的表情:“對不起,讓你失望了。鑑於你的弟弟,侮辱了我。我代表帕蒂斯公司取消跟你們現代集團的船廠計劃,當然所有違約金我會一應付清。”

這一下所有人都徹底的呆滯了,這算什麼?低調華麗的翻盤嗎?

鄭允浩心下大驚,帕蒂斯,全名是帕蒂斯·奧納西斯,希臘船王。名下掌控者世界上最大的航運公司之一。雖然不知道葉凡怎麼會知曉他們現代集團跟帕蒂斯的合作,但是他敢肯定,葉凡絕對代替不了帕蒂斯。

鄭允浩反駁道:“虛張聲勢,雖然不知道你從什麼地方聽來的一些子虛烏有的傳聞,但是你要明白你根本不可能認識帕蒂斯,當然如果從媒體上認識我無話可說。”

王澤民被葉凡的一番話給震的不清,這下也反應過來:“我警告你,你現在又多了一項罪名,那就做僞造身份以及欺詐罪名。”

葉凡沒有說話掏出那部扔到街上也不會有人撿的手機當着所有人的面撥通了電話,不曾想說的話根本沒人聽懂,因爲根本就不是世界上主流語言。

葉凡說道:“但願十分鐘後,你們還能有這樣的勇氣跟我說話。”從口袋裏摸出那枚銀質戒指,安安靜靜的站在一旁。

沒有人敢說話,大家都在等十分鐘後會有什麼驚人的出現,要麼葉凡華麗變身成貴族,要麼轉身鋃鐺入獄。

轟隆隆,直升飛機那噪雜的聲音,由遠而近在禮堂外轟鳴着。人們都互相對外,直升飛機難道是軍方來人了?

燕京可是禁飛區,而且華夏民航局還沒有大面積的開放飛行領域,所有能在晚上出現直升飛機的聲音那只有軍方唯一的解釋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禮堂門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