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沒等烏木龍說話,洛加爾便再度說道:「行了,你有什麼事兒,一會兒再說,我們還在商量去漢王朝的事情。」


聞言,烏木龍點了點頭,然後對楊逍說道:「楊逍老弟,洛加爾大人並未說謊,因為我不久前也聽到一個消息,那位神級強者確實無法對普通人出手……」

對楊逍而言,烏木龍說出來的話,無疑比洛加爾說的話更具可信度,既然烏木龍都證實了這件事,那麼此事便應該是真的。

「抱歉,洛加爾大人,我剛剛誤會您了。」楊逍苦笑一聲,隨即低下頭,對洛加爾道歉。

斜瞥了楊逍一眼,洛加爾淡淡道:「以後說話注意一點,我洛加爾的脾氣,可不像你想象中那麼好。」如果不是看在藍楓的面子上,單憑楊逍剛才那一句話,洛加爾便已經出手將楊逍斬殺了。

「是,我以後一定注意。」楊逍額頭上冒出一抹冷汗,連忙保證道。

緩緩收回目光,洛加爾看向藍楓:「藍楓老弟,你考慮好了沒有?到底要怎麼安排?」

藍楓對楊逍投去一抹歉意的目光,然後對洛加爾說道:「洛大哥,我覺得,我們倆過去就行了,以我們的實力,除非遇上一大群天級強者圍攻,否則,基本沒有什麼問題。」

「不行!」藍楓的話音剛落,藍賢龍、藍山、羅瑞與林向榮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道。

「小楓,我知道你是為我著想,但這件事已經折磨我二十多年了,若是不親自手刃仇人,我真的不甘心!」藍賢龍鄭重地看著藍楓,眼神極為堅定,「別說是漢王朝,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要闖一闖!」

藍山則是張了張口:「我,我不管,反正我要去,你們要是不帶上我,我就自己偷偷跟過去……」

聞言,藍楓瞪了藍山一眼,有些無奈地翻了翻白眼,然後轉頭看向羅瑞與林向榮:「你們呢?」

「我們也必須去!」羅瑞神情十分嚴肅地道:「我們的職責便是保護你,若是你在漢王朝發生了什麼意外,那我們兄弟倆也無顏再回去珍寶閣了。」雖然他們的實力被藍楓反超,但他們依舊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無論藍楓的實力強大與否,他們都必須跟隨在藍楓身邊,保護藍楓的安全。

當然,他們其實最希望的是,藍楓別去漢王朝,但他們心裡也清楚,這根本不現實,因此放棄了勸說,只希望跟隨著藍楓,保護其安全。

「一、二、三……」藍楓數了一下,然後有些無奈地道:「加上我,一共六個人。會不會太多了點?」

他們是去報仇,是去危機四伏的漢王朝,而不是去度假旅遊,人多了反而礙事。

如果是去別的地方,他們之中任何一人,都是令無數人仰望的存在,堪稱高手中的高手,但他們要去的是漢王朝,被聖殿佔領的危險之地,就算是天級後期強者,恐怕也沒有把握能夠全身而退。

可是每個人似乎都有必須去的理由,藍楓一時間也是有些頭疼,想不出什麼辦法來勸說他們。

「他們實在要去,便讓他們跟著唄。」洛加爾毫不在意地道:「聖殿的高手雖然不少,但也沒有你想象中那麼多,而且還大多都分散在漢王朝各個城池,只要不遇上那位六星毒藥宗師,我們的安全便沒有多大問題。」

藍楓有些疑惑地看了洛加爾一眼,心中有些奇怪:「洛大哥難道一點也不擔心被人拖了後腿嗎?」

無論是藍賢龍、藍山,還是羅瑞、林向榮,都只能算普通的天級後期強者,若是遇上一個稍微厲害一點的天級後期強者,洛加爾與藍楓還得分心保護他們,藍楓倒是不介意這麼做,但洛加爾也這麼爽快,反倒是令藍楓有些奇怪。

「哥哥,你就讓我們跟著去吧,我保證不給你們添麻煩!」瞧著藍楓久久不語,藍山眼巴巴地央求道。

藍楓沉默了許久,目光一一掃過藍賢龍等人,瞧著他們那異常堅決的眼神,最終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那好吧,我們一起去。」

「什麼時候出發?」洛加爾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明天吧。」藍楓看了洛加爾一眼,沉吟道:「現在大家的狀態還沒恢復到巔峰,洛大哥你的外傷也還沒有痊癒,不如趁著最後一點時間,好好休養。明日辰時準時出發!」

「明日辰時嗎?」洛加爾低吟一下,旋即微微點頭。

「諸位。」一直沉默著沒開口的擎天府府主烏木龍,這時抬眼掃了一圈,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一抹和善的笑意,「由於擎天府暫時還需要我親自坐鎮,因此請恕我不能祝你們一臂之力了。」

話到此處,烏木龍停頓了一下,話音一轉:「不過,我可以給你們提供一些療傷丹藥,以及恢復元氣的丹藥,希望諸位不要嫌棄。」

聽得烏木龍的話,所有人都是眼睛一亮,若是備上一些療傷丹藥與恢復元氣的丹藥,他們此行便會更加順利了。

「你這傢伙,倒是識趣。」洛加爾深深看了烏木龍一眼,旋即淡笑道:「別的丹藥可以明天再拿過來,治療外傷的丹藥,你最好現在就給我。」若是單靠肉身的自我恢復能力,洛加爾的外傷還需要半個月的時間,才能夠恢復過來,如今既然有現成的丹藥,他倒是不介意服用一枚,將外傷治癒。 翌日。

宅邸內所有人一大早便精神抖擻地聚集在大廳外的空地里,藍楓等人站在人群的中央,正與眾人告別。

「伯父,藍楓表哥,小山,你們一定要保重!」楊雪依依不捨道。

此去經年 「藍楓,若事不可為,千萬不要逞強。」楊逍鄭重地道,目光透著濃濃的關切。

……

這時,藍馨三人從後院的小巷走了過來。

「藍楓堂弟。」遲疑了下,藍馨深吸一口氣,對著藍楓喊道。

聽得遠處傳來的聲音,藍楓微微抬頭,目光落在藍馨身上。

只見藍馨咬了咬嬌艷的紅唇,然後咬著牙道:「如果碰上雲疊山脈那個天級後期強者,一定要殺了他!」

藍洋與藍光皆是眼睛緊盯著藍楓,等著後者的回答。

藍楓怔了怔,旋即認真地點頭:「放心吧,就算你不說,我也不會放過那人。」

轉過身,藍楓背對著眾人,揮了揮手,旋即緩緩道:「洛大哥,父親,我們走吧。」

藍賢龍等人齊齊點了點頭,準備啟程。

「等等。」只見半空飛來一道火紅的身影,說話間,已經朝著宅邸大廳外的空地降落。

剛一站定,那身影便是從袖口甩出十二個玉瓶,嘴裡傳出動聽的聲音:「這是府主答應贈送的丹藥。」

伸手將十二個玉瓶接下,藍楓迅速將其中是個玉瓶,分給了洛加爾等人,然後才轉過身,正對著來人,那稜角分明的臉龐,露出一抹帥氣的笑容:「紅仙姑娘,好久不見。」

「你終於捨得回來了。」紅仙的目光有著一絲幽怨,小嘴微微撅起,「你可知道,你失蹤這麼久,害人家……咳,害得雪兒妹妹擔心死了。」

藍楓有些受不了紅仙的眼神,那誘惑的目光,彷彿處處都充滿了挑逗,不得已之下,只好撇過頭,有些尷尬地道:「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麼多事……」

餘光瞧見洛加爾似有些不耐煩的表情,紅仙很識趣地結束了沒營養的話題,認真地在藍楓耳邊叮囑了一句:「一路小心。」

藍楓的表情嚴肅起來,鄭重地點頭:「我會的。」

「加油,我和雪兒妹妹等著你得勝歸來。」紅仙瞥了楊雪一眼,旋即揮了揮白皙的手掌。

話畢,紅仙便是扭動著那細柳般的腰肢,朝著楊雪走去。

望著那處處充滿著*的火辣身影,藍楓狠狠甩了甩頭,然後重重地吐了一口氣,頭也不回地道:「出發!」

話音落下,藍楓率先飛上半空,藍賢龍等人也是迅速跟上。

「藍楓老弟,還是我來帶你吧。」洛加爾身影一閃,便是出現在藍楓的身旁,手掌抓著藍楓的手臂,然後陡然加速,發出一道刺耳的破風聲響,兩人的身影,幾乎剎那間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藍賢龍四人對望一眼,然後也是紛紛加速,朝著漢王朝的方向疾飛而去。

片刻之後,藍楓六人的身影,便是徹底穿過了墨城,不斷拉近著與漢王朝的距離。

楊家宅邸里,紅仙、楊逍一干人等,以及藍馨三人,凝望著半空,心中默默地祈禱。

「藍楓老弟,你的實力強歸強,但這速度,卻是差太遠了。」洛加爾有些嫌棄地撇嘴道。

瞧著下方飛速後退的景物,藍楓尷尬地道:「洛大哥你知道的,我的修為與真正的天級強者相比,還有不小的差距。」

經過一段時間的修鍊,他的修為已經穩固在凝丹境一重,但離突破還有點距離。

「唉,真不知道天下間怎麼會有你這樣的怪胎。」

洛加爾感嘆道:「明明只有地級的修為,卻是能夠發揮出讓許多天級後期強者都羨慕的戰鬥力。」

就算洛加爾見多識廣,卻是從未見過藍楓這樣的矛盾綜合體。

「呵呵。」藍楓乾笑一聲,明智地沒有接著話茬。

此次漢王朝之行,他的目的不單是為了報仇,心中未嘗沒有會一會那位六星毒藥宗師的想法,若是有機會,他不介意利用那位六星毒藥宗師,提升一下自己的修為,畢竟,凝丹境一重的修為,對現在的藍楓而言,真的有些不夠用。

約莫一個時辰后,一行人漸漸飛臨雲疊山脈的範圍。

「接下來要小心了,雲疊山脈的另一頭,還殘留著不少的火毒,大家最好控制一下呼吸,不要吸入過多的火毒,否則,就算是天級後期強者,也是稍微有點麻煩。」洛加爾低聲提醒道。

眾人紛紛點頭,表示明白。

雲疊山脈很大,比大鄴城二級學院後山的面積還大上數倍,即使是天級後期強者,想要穿過雲疊山脈,也是需要耗費近兩個時辰的時間,若是期間被妖獸纏上,這時間還得再增加不少。

不過,有洛加爾這位洛山妖王的存在,龜縮在雲疊山脈中的妖獸,早已被其故意釋放的氣息嚇得瑟瑟發抖,豈敢飛上來找他們的麻煩?

兩個時辰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當太陽從頭頂的一端移動到另一端時,藍楓一行人隱隱瞧見了漢王朝大地的輪廓,只是視線被灰茫茫的猶如霧氣般的火毒遮掩,顯得有些模糊。

「注意,前面就是漢王朝了。」洛加爾的聲音緩緩響起。

聽得此言,所有人的神情都凝重起來,開始小心地控制著呼吸,避免吸入過多的火毒。

再往前飛行了一陣,眾人終於進入了灰色霧氣籠罩的範圍。

「這就是火毒嗎?果然有點麻煩。」眾人神情一凜,隱約感覺到火毒的不凡,雖然火毒對他們的影響並不是很大,但終歸還是有那麼一點影響,而這種影響,更多是體現在情緒上。

火毒就像是一團烈火一般,讓人在不知不覺中受到影響,性子變得焦躁、狂暴。

難以想象,就連天級後期強者都會受到一絲影響的火毒,竟然籠罩著整個漢王朝!

與眾人的反應不同,藍楓的眼中,竟然露出一抹微不可察的欣喜:「果然,這火毒真的能夠提升修為。」

他能夠感覺到,火毒入體之後,迅速被高速旋轉的毒素丹田所吸收,然後煉化為帶著一絲毒性的元力,被暗紅色的元丹吸收掉,每吸收一絲元力,那暗紅色的元丹,顏色便暗淡幾分,與此同時,藍楓的修為,也是在以緩慢的速度提升著,儘管變化極為細微,但藍楓依舊能夠清晰地感覺到。

充滿火毒的空氣,根本無需藍楓主動去修鍊,只要正常呼吸,便能夠緩緩提升修為,其效果,甚至比置身於極度濃郁的元氣中修鍊,還要顯著許多。

「我能感覺到,修為無時無刻不在提升。」藍楓有些沉醉在修為的提升中,他情不自禁地猛吸了一口氣,漆黑的眸子里閃過一抹陶醉。

被藍楓的舉動嚇了一跳,洛加爾驚呼了一聲:「藍楓,你找死啊!」

連天級後期強者都有些忌憚的火毒,藍楓居然不要命地猛吸,這舉動,與找死無異。

藍賢龍幾人的目光頓時被吸引了過來,疑惑地看著藍楓,不明白藍楓到底做了什麼事情,居然惹得洛加爾如此生氣。

感受到眾人投來的目光,藍楓有些尷尬,趕忙解釋道:「洛大哥不用擔心,這火毒並不能影響到我,相反,它還能助我提升修為。」

聞言,洛加爾眼神怪異地看著藍楓,有些狐疑地道:「真的?」

「千真萬確。」藍楓神色極為認真地道:「我可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瞧著藍楓如此鄭重其事的模樣,洛加爾眼眸泛起一絲疑惑,好半晌,方才有些不可置信地道:「我只聽說過某些特殊的妖獸可以通過煉化毒素提升修為,卻還是第一次見到人類也有這本事,想不到天下間居然還有這般詭異之事……」

與藍楓相處得越久,洛加爾便越是看不懂藍楓了。

他認下的這個便宜老弟,身上似乎隱藏著很多秘密啊!

眼神怪異地看了藍楓許久,洛加爾搖了搖頭,帶著藍楓繼續往前飛行:「算了,你自己小心一點就行,我也懶得管你了。」

進入漢王朝境內,一行人的速度放慢了許多,一個個皆是釋放出靈魂之力,警惕著四周,就連洛加爾也不例外。

洛加爾並不擔心碰到天級強者,哪怕是一群天級後期強者,只要不超過三十個,他都自信能應付得來,然而這漢王朝卻是還有一個令他忌憚的人物,那便是六星毒藥宗師。對於令無數人聞之色變的六星毒藥宗師,洛加爾不得不忌憚,因為那是遠比天級後期強者更加可怕的存在,洛加爾對他的忌憚,僅次於那位將其擊成重傷的神級強者。

「咦。」忽然,洛加爾驚咦了一聲,嘴角揚起一抹笑意,「想不到這麼快就遇上一個聖殿強者了……」

「呵,居然想逃,若是讓你逃了出去,我洛加爾豈不白混了這麼多年。」洛加爾臉龐浮現一抹戲謔,然後鬆開藍楓的手臂,匆忙地留下一句話,「你們先在這等下,我去去便回。」

藍楓等人剛反應過來,洛加爾的身影便暴閃而去,在一道刺耳的破風聲中,消失在眾人視線之中。

瞧著洛加爾的身影突兀消失的地方,藍楓幾人面面相覷。

「等等……」藍楓忽然眼睛一亮,低聲喃喃道:「雲疊山脈附近,難道說……那個殺害藍家眾人的聖殿強者,正巧被我們碰上了?」

PS:求鮮花求鮮花求鮮花,免費的鮮花!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藍楓萬萬沒想到,剛剛穿過雲疊山脈,他們便碰上了惦記了許久的敵人。

「轟!」

遠方陡然傳來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然後洛加爾暴怒的聲音緊跟著響起:「找死!」

眉頭微皺了下,藍楓立即朝著發生爆炸的地方衝去,嘴裡說道:「我們也過去看看!」

「哥哥,你速度太慢了,還是我帶你吧。」藍山身子一閃,拉著藍楓的臂膀,便加速往爆炸的方向飛了過去。

藍賢龍、羅瑞、林向榮三人也是沒有絲毫猶豫,立即飛了過去。

約莫十多個呼吸的功夫,一行人飛到了一處山谷上空。

只見洛加爾面色有些陰沉地懸停在半空,手臂之上的皮膚呈現出腐爛之狀,地面一處坑洞之處,一個身著星月服飾的中年一邊抱著捂著腹部,一邊警惕地望著懸立在半空的洛加爾。

「洛大哥,發生什麼事了?」藍楓好奇地問道。

以洛加爾的實力,應該不至於被一個普通的天級後期強者傷到吧?

按照藍馨等人的描述,藍楓完全可以預測這個傢伙的實力,很明顯,對方絕對不可能是洛加爾的對手。

洛加爾神色有些陰沉道:「大意了,沒想到這傢伙身上居然藏著一瓶毒藥。」

一般的毒藥自然不會對洛加爾造成什麼傷害,但這傢伙身上的毒藥卻是不同,按照洛加爾的猜測,那一瓶毒藥很可能是那位六星毒藥宗師的傑作,就連他這位天級巔峰強者,措手不及之下,都是吃了不小的虧。

「還好不是六星毒藥宗師親自出手,否則,我就不是受點外傷這麼簡單了!」洛加爾那淡紫色的眸子里閃過一抹忌憚,「六星毒藥宗師,果然非同一般!」

聽得洛加爾之言,在場的眾人,皆是神情凝重起來。

憑著六星毒藥宗師配置的毒藥,便是讓得洛加爾這樣的天級巔峰強者都受了一點外傷,那麼若是六星毒藥宗師親自出手,又將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

想到這裡,所有人都不由得感到遍體生寒,嘴裡輕輕地吸了一口冷氣。

瞧著半空再度趕來五位天級後期強者,地面的聖殿強者不由得臉色微變,有種在劫難逃的感覺。

不過,他心中依然存在著求生的渴望。

掙扎著站直了身子,他的目光掃過洛加爾、藍楓等人,最終將目光定格在洛加爾身上,神情夾著一絲恐懼:「你們是誰,居然敢來挑釁聖殿,難道不怕死嗎?」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般強大的天級強者,洛加爾給他的感覺,就像是神級強者一般,他根本沒有一點還手之力。

若非是依靠毒藥逼退了洛加爾,他現在恐怕已經成了一具死屍,容不得他不恐懼。

「聖殿?很厲害嗎?」雖然在這傢伙手裡吃了一點小虧,但洛加爾卻是依舊輕蔑地冷哼了一聲,「在這片大陸上,我妖族何曾怕過誰?」

聖殿強者握了握拳,忌憚地盯著洛加爾,乾澀的聲音緩緩響起:「我不管你是妖族還是人族,總之,不要逼我,否則,大家便同歸於盡吧!」話到最後,他的眼眸閃過一抹瘋狂。

洛加爾皺了皺眉,對於這傢伙自身的實力,洛加爾絲毫不放在眼裡,但他卻是有些忌憚對方的毒藥,若是這傢伙手裡還有毒藥的話,那還真的有些麻煩。

「洛大哥,還是讓我來吧。」藍楓輕輕拍了下藍山的肩膀,然後飛到洛加爾身前,轉頭看著地面的聖殿強者。

聞言,洛加爾有些擔心地道:「你?你真的行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