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洛奇也想讓幾人一點點的適應戰甲,先從操作開始學起,然後在學飛行,等到這些基本要素都掌握后,再一點點的適應戰甲的戰鬥模式,可惜他沒有這個時間!


在和夏奈的比賽結束后,他就要離開不夜神城了,隨後就要與野馬城一戰,到時候蒙特等人將是戰鬥的主力,其戰略地位甚至比艦隊還要重要。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必須儘快適應戰甲,不,不僅僅要做到適應,更要做到能夠施展,為了能儘快做到這一點洛奇只能對幾人下猛葯,用最嚴格的,甚至是不近人情不合理的方法訓練他們。

「蒙特,林峰,你們要儘快適應空戰的節奏,要記住,空魔戰甲的優勢永遠在空中,你們要學會在空中發揮自己的優勢,在空中發揮自己的戰鬥風格。」

「還有山卓……」

說了蒙特和林峰兩句,洛奇就看了山卓一眼:「你的風格是防守反擊,這種風格並沒有錯,但你要知道空魔戰士間的戰鬥瞬息萬變,敵人不會配合你慢慢尋找機會,你好好想想吧。」

「杜莎!過來!」

說完了另外三個人,洛奇就看了一眼躲的遠遠的杜莎,然後就嚴厲的將她叫到了跟前。

「你剛才在幹什麼,射出一箭了嗎?為什麼一上來就衝上來和我正面交戰!」

看著杜莎,洛奇極其嚴肅,甚至有些憤怒的呵斥了她好久,說的杜莎都快將頭低到胸口了,根本不敢還嘴。

洛奇如此憤怒的對待杜莎,實在是太少見了,因為自從蒙特加入到雷鷹城以後,杜莎就和洛奇等人走的非常親近,再加上兩人的年紀也差不了太多,所以洛奇始終將她當妹妹對待,可這一次他是真的生氣了。

豪門密醜,總裁的代嫁新娘 因為在剛才的對練當中,杜莎是第一個被打倒的,她一上來就衝到了洛奇面前,這甚至讓洛奇都覺得不可思議。

要知道杜莎可是弓箭手,是要遠程阻擊的,而為了能讓她做到這一點,錘火在她的戰甲上下的功夫是最多的,幾乎將整套戰甲都改造了一遍,結果杜莎竟然不知道要好好利用這個優勢,竟然在興奮之下什麼都忘了,這怎麼行?

如果這是在戰場上,杜莎早就死了,因此洛奇說她說的最凶。

「給你們一個小時時間適應,有什麼問題就問莉莉雅,一個小時之後再練一次,到時候我就不會手下留情了。」

說完這句話,洛奇轉身就走了,走向了一直在觀戰的奧頓等人。

「小子,感覺怎麼樣?」

當洛奇走進后,奧頓就開口問到。

「還可以,速度確實明顯提高了。」

一邊說著,洛奇一邊將頭盔摘了下來,然後就對奧頓等人說道:「但是我感覺在轉身的時候推進系統有些生硬,魔能傳導好像不是那麼流暢。」

當他這話說完,一旁的珀萊雅就想了想,然後便說道:

「這可能是因為加裝了新的符文,導致魔能量過大,傳導系統的負擔太重的原因。」

當洛奇對蒙特等人進行訓練的時候,他其實也在對白惡魔戰甲進行檢測,因為奧頓等人已經對戰甲進行了新的改進,為了應付接下來和夏奈的比賽,他們為白惡魔載入了新的符文,最大程度提高了魔能上限,進而使得戰甲對洛奇的加持有了全面提高。

但這種改進卻是需要不斷進行檢測和調試才能達到最優表現的,因此當洛奇的訓練結束后,他就立刻將自己的親身感受告訴給了奧頓等人。

而對於他所說的一切,奧頓等人也都記錄在案,準備到時候在做進一步的調整。

一個小時的時間很快過去,時間到了后,洛奇果然如自己所說,再一次來到了蒙特等人面前,又一次和他們開始了實戰。

就這樣,時間一天天的過去,蒙特等人每天都會準時前往研究所接受洛奇的訓練,而洛奇則是一方面對他們進行實戰和指導,一方面適應改造后的新戰甲,如果戰甲正在改造過程中,他就會穿上血紋2代來對蒙特等人進行一對一的實戰。

別看血紋2代和蒙特等人的戰甲相比,各方面都處於極大的劣勢,但洛奇的實戰經驗卻是足以將這種劣勢彌補,所以即便是他穿著血紋2代,蒙特等人在一對一的時候也根本戰勝不了他。

不過別看蒙特等人現在還沒辦法戰勝洛奇,但四人的進步卻是有目共睹的,在經過了長時間的,連續不斷的,並且是堪稱殘酷的訓練后,他們四人對戰甲的掌控力已經有了極大的提高。

蒙特和林峰兩人就不用說了,他們兩個本身就是經驗豐富的戰士,並且是雷鷹城最強的兩位戰士,所以即便一開始的時候還不算很適應戰甲,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就迅速掌握了種種要領,起適應速度之快,遠遠超過了洛奇的想象,以至於在經過了一段時間后,他們已經可以和身穿血紋2代的洛奇打成四六開了。

杜莎在經過了洛奇的一頓猛訓,尤其屢次在對練中都被洛奇重點『關照』后,不但一點點的體會到了空戰要領,並且再也不正面交鋒了。

而一旦做到了這一點,她身為天生的神射手這一優勢就立刻體現出來,在戰甲的加持下,她的遠程打擊不但精準無比,更是威力巨大,這也讓她達成了一項了不起的成就,那就是在一對一的對練當中,擊敗了洛奇!

面對身穿血紋2代的洛奇,杜莎充分發揮了自己的速度優勢,穿著經過特殊改造的戰甲,杜莎的速度讓身穿血紋2代的洛奇完全追不上,只能被動的挨打,以至於活活被杜莎用魔能箭射的抬不起頭來,不得不投降了。

這樣的勝利,不僅是證明了杜莎的潛力,更是給予了杜莎信心,使得小丫頭總算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又開始在所有人面前活蹦亂跳了。

以上三人,在不間斷的訓練中都提高極其顯著,進而讓洛奇放心不少,因為按照這個勢頭髮展下去,等到與野馬城交戰的時候,這三人是絕對有能力參與戰鬥的。

唯一讓洛奇比較擔心的,是山卓。

在不斷的訓練當中,山卓的表現並不是不好,實際上要輪努力,他比所有人都要努力,因為山卓知道,論實力他不如蒙特和林峰,論天賦他又沒辦法和杜莎比,所以自己只能不斷的依靠努力才能保證自己不掉隊。

平心而論,山卓的提高也是顯著的,但他的戰鬥風格卻是成了他提高的絆腳石,正如洛奇最開始時說的那樣,山卓穩健的性格,讓他極為善於防守反擊,這種風格本身並沒有錯,但在空魔戰士之間的戰鬥中,卻很難發揮出來。

要知道空魔戰士的戰鬥極為瞬息萬變,進攻與防守的轉換從來都是在瞬間,所以防守反擊可以,但如何分辨是不是好機會,又能否抓住這轉瞬即逝的機會,卻對空魔戰士有著極高的要求,要做到這一點對山卓來說還是有些難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在訓練中雖然也有所提高,但卻總是差了點什麼,說白了就是他還沒有完全適應空魔戰甲的戰鬥模式,還是沒有做到將自己的風格與空魔戰甲的戰鬥模式融合到一起,這一點是洛奇比較擔心的。

但總的來說,訓練進展的還算順利,同時奧頓等人對於白惡魔戰甲的改進也進本上完成,也就是說對於和夏奈的一戰,洛奇基本上已經準備就緒,只等鬥技場的通知了。

實際上在他忙裡忙外的這段時間,鬥技場也沒有閑著,不僅如此,在這段時間鬥技場還發生了不少的事情。

首當其衝的,就是丹妮絲又進行比賽了!

雖然聖天使戰甲的首場亮相堪稱完美,並成功引起了多方關注,但在丹妮絲和西格瑪公司看來,這種關注還是不夠,還不足以讓其他人對西格瑪公司充滿信心,為此他們自然要繼續進行比賽,繼續為聖天使戰甲造勢。

所以在這段時間,丹妮絲有接連進行了三場比賽,每一場比賽的對手也都在逐步變強,而藉由這些場比賽,丹妮絲也是將聖天使戰甲的強悍進一步向世人展現了出來。

與此同時,鬥技場對於洛奇與夏奈的比賽,也在積極準備當中。

在鬥技場看來,現在全世界的焦點雖然都在他們身上,可如果只讓眾人關注丹妮絲一個人的比賽,那不是賠大了?所以鬥技場也想抓住這個機會,讓世人多關注一些其他的賽事,以此來獲得更多的利益。

所以在得知洛奇的要求后,鬥技場馬上就意識到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洛奇和夏奈都很強,並且彼此之間就有著可以成為看點的話題可以炒作,在這種情況下,鬥技場立刻將這場比賽放在了極其重要的位置上,並做出了一系列的安排。

為了這場比賽能吸引更多的目光,尤其是將那些只關注丹妮絲比賽的目光吸引來,鬥技場可是下了一番苦功夫,在明面上,他們連續不斷的為夏奈安排比賽,但比賽的對手卻都非常弱,進而使得夏奈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內就取得了十連勝,成為了這個賽季連勝場數最多的新人。

鬥技場的比賽,連勝永遠是最好的噱頭,因此夏奈的連勝數一多,立刻就引起了人們的關注,與此同時,一些小道消息也被鬥技場不經意的泄露了出來。

消息之一,就是洛奇的身份得到了曝光,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曾經在鬥技場有過優異表現的1021號選手是一位城主了。

消息之二,則是隨著洛奇身份的曝光,他和夏奈之間的矛盾也流傳開來,從兩人最早在休息大廳中大打出手,到舞會上的互撕,等等這一切都不經意的流傳開。

顯然,這些小道消息可不是意外泄露的,這些所謂的小道消息全部都是鬥技場故意傳播出去的。

這樣一來,有夏奈的連勝作為基礎,再加以小道傳聞的不斷傳播,人們的情緒和好奇心就被調動起來了,使得大家除了在關注丹妮絲和聖天使戰甲的同時,都不自覺的議論起洛奇和夏奈兩人之間的事情。

也正是在這種情況下,鬥技場公布了兩人的賽程安排!

3月15日,洛奇將和夏奈進行一場一對一段位賽!

由於已經經過了一系列的預熱,使得賽程一公布立刻就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洛奇和夏奈兩人的實力原本就很被很多人看好,再加上有關兩人恩恩怨怨的傳聞,頓時就讓這場比賽成為了除去丹妮絲之外最引人矚目的一場賽事。

有關賽程的安排,無論洛奇還是夏奈,自然是比所有人都提前知曉,而不僅觀眾期待這場比賽,他們兩個其實也都非常期待這場對決,洛奇希望以這場比賽來贏得天空聯盟的注意,為自己進入聯盟鋪平道路,至於夏奈,則是更加期待這場比賽,他要在擂台上將洛奇給他的侮辱全部都討要回來! 霍恩彥回到H市已是晚上七點,剛進家門便看到姜白芷正伏在餐桌上認真地看著書。

聽到關門聲,姜白芷依依不捨地將視線從書上挪到門口,獃滯了一小會兒,終於回過神,驚喜地喊到:「總裁,您回來啦!」

「嗯!」霍恩彥一邊換鞋一邊輕輕地應了一聲。

姜白芷合上書,關切地問道:「您吃飯了么?」

「沒有,」霍恩彥看著姜白芷,繼續問道:「你呢?」

「我,我也沒有,」姜白芷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釋道:「看書看忘記了。」

「現在就做吧!餓了!」霍恩彥輕聲說道。

姜白芷細心地問道:「總裁,您想吃什麼?」

「做幾個你愛吃的就行,我不挑食!」霍恩彥說著,將手中的資料袋放在茶几上。

姜白芷微微一愣,紅著小臉跑進了廚房。

泡了一杯綠茶,霍恩彥拿起資料袋緩緩打開……

小心翼翼地拿出資料袋裡的玉佩,霍恩彥細心地研究起來。手中的方形玉佩,乍一看是一塊玉佩,仔細看,卻是半塊!和以前見過的玉佩不同,這一塊無論從質地還是雕刻上來說,都是極品。玉佩的中間刻著大大的「泰邦」兩個字,字的兩旁,分別刻著一隻栩栩如生的龍和一隻活靈活現的鳳,龍和鳳均是頭朝上尾朝下的姿態。仔細一看,兩旁的圖案中間還刻著兩豎行小字:左邊的龍頭下方刻著「克達」二字,右邊的鳳頭下方刻著「赤焰」二字。

霍恩彥拿著玉佩研究了許久,毫無頭緒,只得把玉佩放回資料袋,繼續拿出那本帶密碼鎖的日記本,端詳了一下放回資料袋,又拿出那兩本相冊小心翼翼地翻開。

第一本相冊里除了一個小男孩很像自己的父親霍存溫,其他的人霍恩彥一個也沒認出來。相冊里的照片只有四個人的,除了長得像自己父親的那個小男孩,還有一個很年輕的漂亮女人的照片,關於女人的照片,除了女人自己的,和小男孩合影的,還有幾張和一對中年男女的合影。相冊的最後幾頁,是不少被剪掉一半的照片,似乎是刻意剪掉了某人。

霍恩彥帶著疑惑翻開了第二本相冊……

「伊伊?」看著第一張照片熟悉的臉龐,霍恩彥不由自主地喊了出來,再一看,發現不是霍莞伊,只是一位和霍莞伊長的極像的女人。前兩頁幾乎都是女子的照片,還有一張男子的照片以及倆人的合影。從照片上看,男子長的極為清秀俊美,和有著傾城面容的女子極為般配,倆人都彷彿是畫里走出來的一般。再往後翻,全是霍莞伊的照片,從剛出生到十七歲,每個時期的照片一張不少。

霍恩彥微微皺起眉,一臉疑惑:這是怎麼回事?這本相冊為什麼只有伊伊,沒有自己,也沒有父母?那個和伊伊長得極像的女人是誰?難道……

「總裁,飯好了!」姜白芷盛好飯,站在餐桌旁柔柔地喊了一聲。

霍恩彥暫停了思緒,將相冊小心翼翼地放回資料袋。

匆匆吃完飯,霍恩彥迫不及待地拿著資料袋回了房間……

反覆翻看著兩本相冊,直到凌晨一點,霍恩彥才帶著許多疑問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霍恩彥顧不上吃早餐,急匆匆地趕到公司。剛坐下,韓逸傑便敲門進來了。

重生之時代霸主 「總裁,譚老先生剛打電話過來,想邀請您共度午餐,問您,能否賞光?」韓逸傑認真地問道。

霍恩彥一愣,陷入了沉思。 對於和夏奈的這場比賽,洛奇早就已經做好了全部準備。

前妻不可欺 白惡魔戰甲已經改造完畢,洛奇自身的狀態也早就調整好,甚至就連場外下注的賭金都準備好了。

毫無疑問,在這場比賽結束后,洛奇短時間內都不可能在來鬥技場了,因為如果一切進行的順利,他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加入天空聯盟,到時候哪裡還有時間來比賽。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和夏奈的這場比賽,成為了洛奇在鬥技場的最後一場較量,所以他必須抓住這個機會狠狠的賺上一筆!

為此,艾琳將雷鷹城能夠拿出來的家當都拿出來了,用於符文戰甲研究的資金被她拿來了,用於雷鷹城日常開銷的錢也被拿出來了,還有洛奇積攢下來的戰爭儲備,甚至連下季度購買糧食和進口皮革跟紗線的資金,也被挪用了,總之就是為了這場比賽的場外賭局,艾琳孤注一擲的將全部家當都拿了出來。

在此之前,洛奇由於打算在鬥技場打完一整個賽季,所以艾琳下注時一直很保守,並不是怕輸,而是不敢太過張揚,免得惹了鬥技場不高興害了洛奇,可是這一次不同了,洛奇交代的明白,這十有八九是他進行的最後一場鬥技場比賽,因此艾琳自然不再有任何顧忌。

所以在東拼西湊之下,艾琳足足弄出了七十多萬金幣,然後一股腦的都押在了洛奇身上!

而這一次如果他們能贏,那麼可就真的賺大了,這不僅僅是因為艾琳下了重注,更是因為這場比賽的賠率相差極其巨大。

由於早早就公布了比賽的日程,所以場外賭局也早早就給出了洛奇和夏奈這場比賽的賠率:7.5比2.3,洛奇是7.5,夏奈是2.3,兩者相差可謂極其懸殊,也變相說明了鬥技場對於洛奇並不看好,否則不會將他的賠率定的如此之高,可同樣,如果洛奇能贏,那就真的賺大了,那可是七倍多的賠率啊!

這樣一來,隨著艾琳在這場比賽上下了重注,洛奇和夏奈的比賽也就變得更加複雜,這場比賽不僅僅關乎到天空聯盟能否關注到洛奇,更關乎於雷鷹城的金庫,金庫里到底是空無分文還是盆滿鍋滿,全靠這一戰來決定!

為此,艾琳極為少見的去見了洛奇一面,讓他無論如何都要贏下比賽,否則……雷鷹城就要陪的連一個金幣都剩不下了。

而隨著一切的一切都準備好,洛奇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等待了,等待比賽的日子正式到來。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一周,在一周前洛奇得到了比賽通知,並為此提前兩天就住在了天空之星,而一周后的今天,也就是3月15號,他早早就帶領眾人來到了鬥技場。

「小子,全靠你了。」

到了鬥技場,當洛奇帶著莉莉雅前往更衣室時,奧頓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將這場比賽打得漂亮點,讓所有人看看,什麼狗屁五代半戰甲,什麼第六代戰甲,一堆終究要過時的玩意兒,讓所有人都瞧瞧未來將是個什麼樣子!」

「大人,你可一定要贏啊!」

當奧頓話說完以後,艾琳也揪心的又叮囑了洛奇一遍,一定要贏啊!

「大人,一定小心。」

其他人在這時也都不斷叮囑洛奇,本來洛奇沒什麼壓力的,被這麼一弄反倒有壓力了,以至於等到他和莉莉雅總算到了更衣室之後,才總算鬆了口氣。

「呼……」

由於來的比較早,所以洛奇也不著急出場,到了更衣室后就一屁股坐在了上發生。

「好有壓力啊……」

看了莉莉雅一眼,他就開玩笑一般說到。

而聽到這話的莉莉雅則是笑了笑,然後剛要開口,就被洛奇打斷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會小心的。」

沖著莉莉雅擺了擺手,洛奇就笑著說到,他很清楚莉莉雅要跟自己說什麼。

結果他這話剛說完,莉莉雅就搖了搖頭,然後就坐在了他旁邊:「這次你必須要贏,無論如何都要贏。」

「恩?」

聽到這句話,洛奇就愣了一下,因為這明顯不是莉莉雅的風格啊!之前洛奇每次比賽的時候,莉莉雅都會叮囑他千萬消息,甚至投降都不要緊,所以這一次當他聽到莉莉雅讓自己無論如何都要贏時,還真有些不適應。

「這次的比賽太重要了,只有贏下比賽,你和雷鷹城才有出路,所以這次你必須要贏下來,無論如何都要贏。」

「沒問題。」

全能千金燃翻天 聽到這話,洛奇直接坐直了身子,然後就沖莉莉雅豎起了大拇指,表示自己絕對沒有問題。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兩人在更衣室中聊了一會後比賽時間也就臨近了,而隨著比賽的臨近,洛奇也換上了白惡魔戰甲,在看了莉莉雅一眼后,就走出了更衣室,走上了出場通道。

獨自走在出場通道上,洛奇不斷做著深呼吸,以此來平復自己的心情。

別看他在莉莉雅等人面前表現的很輕鬆,可對於這場比賽,他內心同樣是很緊張的,甚至比所有人都緊張。

沒辦法,這場比賽對於他來說確實太重要了,這不僅是他在鬥技場的最後一場比賽,能否得到天空聯盟的關注也全部依仗這場比賽的發揮,甚至就連雷鷹城以後的生計問題,都和這場有了直接關係,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洛奇不可能不緊張。

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是走到了出場口,洛奇也依舊沒有將情緒徹底平復下來。

但還好,還好雖然比賽的時間到了,但距離他正式登場還有一段時間,畢竟為了調動賽場的氣氛,播報員在此之前會用相當長的時間來調動觀眾們的情緒,以保證大家在觀看比賽是擁有足夠的熱情。

而借著這個時間,洛奇也逐漸將自己的心境調整好,也正是在這個時候,通道中就響起了廣播聲。

「1021號選手,準備登場。」

「五。」

「四。」

「三。」

「二。」

隨著倒計時結束,出場口的大門就緩緩打開,才僅僅打開了一道縫隙,洛奇就已經聽到了觀眾們的歡呼聲,而當大門徹底被打開之後,他就看到了門外巨大的會場,同時一步垮了出去! 時間過的極慢,譚老爺子畢竟是上了歲數,剛站了不到半小時,便有些體力不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