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清宮虛鎮派之寶,怎麼可以憑他拿走,命令一出,塔內同時響起震天厲吼。


吼!

塔內的聲音吸引了所有人。

噢!

似有人在撞擊雷峰塔,接著整座雷峰塔都跟著顫動起來。

不到傾刻間,雷峰塔的門出現四五道裂縫,轟然巨響之後,原本百米高的門變大了百倍。

斷頭巨人先是把脖子伸出來,接著橫著躺出來,上百米寬大的門對於他來說似乎太窄。

「這是…..」清宮白雲頭皮發麻,已經想到了是什麼,卻始終不敢相信。

「巨人。」 大唐楊國舅 清宮香香的聲音不是很大,但是這兩個字彷彿是一枚原子彈炸在所有人的頭上。

傳說中的巨人?

眾清宮虛弟子集體後退,這是傳說中的巨人,一個初出生的巨人便能力敵千斤,可以輕易打殺化神期大圓滿的高手。

若是修鍊過的巨人,實力堪比宗師級。

各塔塔主渾身冷汗,只有雷上人微微錯愕之後,嘴角微揚,瞄了一眼掌門清宮白雲,眼神之中充滿了殺意。

呀烏…..

斷頭巨人發出興奮的怪叫,拿著十二根鐵鏈子揮舞,只是簡單的一砸,上百名實力低微的清宮虛弟子死於非命。

清宮白雲看著心一直在滴血:「召集各塔塔主擋住斷頭巨人,玄雨通知長老閣。」

「是。」黃玄雨一聲清蕭遠去。

唐怕騎著巨龍已經飛出上百米遠,回頭看,只見十二道劍光不停地來回切割斷頭巨人。

可惜依然是半點痕迹都沒有留下來。

只是稍微拖延了它的時間。

戰鬥只是一會兒而已,清宮虛死傷弟子不計其數。

清宮白雲被斷頭巨人一鐵鏈子砸傷。

就在此時異變頓生,雷上人原本憤然砸向斷頭巨人的鎚子,突然間殺向清宮白雲。

這一異變驚得所有人以為看錯了。

「清宮白雲受死。」雷上人拿起鎚子就砸。

「原來你就是那個叛徒….」清宮流塵不知道何時擋在了清宮白雲身前,拂塵輕輕一揮,一掌將雷上人打砸落地面。

唐怕停了下來,難怪雷上人會勸自己離開,目的不是救自己,而是害怕自己會為清宮虛翻譯塔內的古文字。

誰都知道塔內有很多功法,若是全部翻譯出來,這對清宮虛的實力提升極有好處。

斷頭巨人並沒有停留,大跨步追向唐怕。 「大爺的,龍快走。」唐怕招呼巨龍飛出清宮虛。

斷頭巨人一步就是一公里,慢慢地速度加快,每一腳下去,都為大地留下數具屍體和腳印。

呀烏…..哈哈….

斷頭巨人狂笑著,衝上來,大山在斷頭巨人跟前不過是一個小土包。

他一拳打出去,整座山飛了起來,嚇得西方巨龍差點從雲端掉了下去,眼珠子瞪得極大。

「快走,快。」唐怕催促,直接衝出了清宮虛,卻在空中看到了愁一仇和她身邊的一個小姑娘。

此時她也正望向空中的唐怕。

「唐怕小子,我們又見面了。」愁一仇飛到空中:「我的三品仙劍還我。」

「斷了。」唐怕簡短的回話。

「找死。」愁一仇剛剛想動手,突然間聽到前方傳來怪叫,慌張望過去。

遠方,清宮虛。

呀烏…..吼….哈哈….

斷頭巨人怪叫連連,倏爾雙腿一彈,跳了起來,消失在雲端中。

清宮虛眾弟子仰頭觀望。

過了半響,斷頭巨人掉了下來。

雙腳直接踩平兩座大山,驚飛無數靈鳥,他一腳踢出去,無數碎石像暗器一樣,飛入清宮虛。

漫天的石塊砸落,清宮虛眨眼間屍橫偏野,血水橫流。

總裁的蜜糖寶貝 愁一仇被眼前的景象嚇得瞪大了眼珠子:「斷頭巨人?」

「那來的女子,臭死了,我還是喜歡肥婆多點。」斷頭巨人一巴掌扇過去。

愁一仇直接被拍飛,如利箭一樣砸入清宮虛較武場,砸出三十多米的大坑,腦槳橫流。

可憐愁一仇被雷上人搶走七天融化丹之後,本想在此埋伏雷上人,不意競遭此橫禍。

巨大的龍軀在斷頭巨人面前看起來好比螞蟻一樣小。

黑色契約,總裁寵你上癮 「回去。」唐怕招呼巨龍。

不用他說,巨龍已經被巨人嚇破了膽,龍軀一擺,用最快的速度逃跑,嘴巴不停地吼吼地亂叫。

唐怕耳邊風聲呼嘯,忽然巨龍猛扇翅膀,可就是無法前進分毫。

斷頭巨人大手一伸,促住巨龍的龍爪。

斷頭巨人的手指足有巨龍的龍爪一樣粗壯,緊緊地握住。

「一隻小鳥也敢在爺爺,我面前飛。」

巨龍撲騰著翅膀,猛扇。

「我去你大爺的,這下死定了。」唐怕自龍背上被摔了下去。

吼!

吼!

巨龍慘呼,整個龍頭被扭斷了脖子。

斷頭巨人將巨龍捉住,像玩風扇似的,不停地揮舞著臂膀。

扇起滔天風浪,吹起地上樹葉翻飛。

強烈的風颳得周圍的樹葉彷彿利器似的,割斷無數樹枝。

巨龍在斷頭巨人面前根本上就不值一提。

唐怕腳一沾地就猛往清宮流塵身邊跑,眼下只有這個老頭能和斷頭巨人一拼高下。

「呀….烏…..呀….烏。」斷頭巨人大腳一踏,便是上百米遠,手中的巨龍無疑成為他的武器。

「恐怖,這就是第四層出來的怪物,爺爺。」清宮香香嚇得躲在清宮流塵身後。

「斷頭巨人追著壞蛋跑了,是壞蛋將它從雷峰塔第四層放出來的。」清宮香香指著逃跑的唐怕。

「嗯,香香躲到你藥房伯伯身後去。」接著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道:「所有清宮虛弟子化神期以下之人,一律躲進清宮虛正殿,化神期以上弟子守住雷峰塔出口。」

化神期以下的弟子出手,只有送死的份,化神期以上的弟子才能為自己等人爭取到一線生機。

接著問道:「香香,除了這個巨人之外,還有其他巨人嗎?」

「當時唐怕壞蛋死活要上第四層,我和黃玄雨姐姐,等人不管如何都攔不住他,他在塔內害死了很多弟子…..」清宮香香一一為清宮流塵解釋塔中情況。

清宮流塵面露難色,如今之計唯有這樣做,誰也沒有去過第四層,萬一第四層還有一頭巨人沒出來,那今天將是滅派之日。

他不得不謹慎對待,於是傳令各塔道:「傳令各塔弟子,即刻命令清宮虛所有內外門外出歷練的弟子回清宮虛…..不管遇到任何事必須回派。」

「是。」底下眾弟子領命。

清宮白雲死死地盯住在巨人跟前跳,騰,娜,移的唐怕恨恨地道:「都是此子惹的禍,爹爹,待我殺了他。」

「他的事不急,眼下最重要的是阻止斷頭巨人,還有山門外的一群不速之客。」

「爹的意思是,難道山門之外有人來.?」

「正是,你馬上帶人出山門迎接貴客,斷頭巨人交給我來處理。」清宮流塵向上一指,一道白芒衝出。

以指代劍,整道劍氣,直接撞擊鐵塔上的一座巨大古鐘。

當——

聲音悠遠。

「一級戰鬥……這是戰鬥的命令。」底下眾弟子神色凝重。

「眾清宮虛弟子聽令,眼下正是考驗你們實力的時候,助我擊退強敵。」

「是。」眾人領命而去。

「…..呀….烏….」斷頭巨人一掌拍了下去,張太瘦和王鐵生縮在牆邊,正好被他拍成了肉餅。

「豈有此理。」 一朵婚花出牆來 清宮流塵整個人快如流星,渾身泛著淡淡的黃芒,直衝向巨人的胸膛,快到近前一掌拍出。

雖是簡簡單單的一掌,卻暗含著無盡的威能。

直打得斷頭巨人倒了下去。

「流塵師兄。」這個時候長老閣五個老頭自空中飛來,看到此情此景,人人悲憤欲絕,千百年來的基業就此毀於一旦。

「十一塔主,列十二星座陣。」

「是。」十一塔塔主領命,按照十二星座分立一邊。

「每人拉一根鐵鏈子,封鎖住它的四肢,五位長老攻擊…..」

眨眼間各大實力強橫的人紛紛出手,一時之間斷頭巨人被三十多個人圍住團團轉。

「煩…..煩…你們這群螞蟻真煩。」斷頭巨人一腳踩下去,無數清宮虛弟子被踩死。

它無暇他顧,唐怕得以有時間逃跑,二話不說,衝出清宮虛,直往東陽國方向而去。

衝出沒多久,遠遠地看到一群和尚在清宮虛山門徘徊。

想來他們在等雷上人消息,殊不知雷上人連信息都來不及發出,便被清宮流塵給滅了。

遠遠地又看到清宮白雲帶帶領羅剎那和清宮香香一眾高手直衝向這群和尚。

這群和尚如臨大敵,做出作戰的準備。 清宮流塵發現唐怕的蹤跡,對清宮香香道:「帶上你的貼身侍從,將鎮派之室定海神針給爹爹搶回來,否則爹爹放過你,你爺爺也不會放過你,還有拿到定海神針之後,不必馬上回來,先到東陽國找你姐姐慕容紫嫣,這是為父當年要求父親打造的捆神索你拿著。」

「這是…..」

「捆神索是用即將化身為龍的蛇筋鍛造,非常的堅固…..眼下清宮虛前有斷頭巨人毀派殺人,後有千佛寺僧眾,你先到東陽國躲避一下風頭,待派內沒事了,你再回來。」

「是,爹爹。」清宮香香領命直追唐怕而去。

唐怕故意繞開他們。

衝出好遠好遠都不敢回頭,深怕清宮流塵等人攔不住斷頭巨人。

一直逃跑了三天三夜不停歇。

「大爺的,斷頭巨人沒來,估計是被清宮流塵給滅殺了。」唐怕靠在樹木後面休息,一臉的疲累。

看了一眼手中這把玄天定海神針龍刀,舉了起來,稍稍一用力,一斬,一道淡紅色的刀氣咻的一聲。

龍嘯過後,面前這棵古樹聞聲而斷。

「厲害,神刀啊,姑且稱你為玄天刀吧。」唐怕連叫三聲:「玄天刀,玄天刀,嗯,不錯,總比斷頭巨人稱你為臭刀要強。」

就在他對這把刀讚不絕口時,身後遠處傳來破風聲。

回頭一看,巴掌大的繩子如靈蛇般飛來,一下子將他捆綁住,捆住之後,發現居然動彈不得。

自己第三階的力量可敵千斤,居然扯不斷這條看似普通的繩子,心中頭痛不已。

連著玄天刀一起和自己綁了起來。

「壞蛋….終於將你捉住了。」清宮香香歡快地帶著一眾侍從沖了出來。

「惡魔千金。」

「錯,你得叫我美女。」清宮香香上前就是一腳踢向唐怕的小腿,然後一巴掌扇了過去。

唐怕閃了開去:「想打我?我已經不是惜日阿斗。」

「我不信。」清宮香香繼續拍了過去,唐怕這次沒閃,被她打得結實。

「這是我爹爹送給我的捆神索,化神期之下絕對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將它斬斷。」清宮香香滿臉自信。

唐怕不屑的冷笑:「這可捆不住我。」

「少在這吹,壞蛋我要慢慢地折磨死你,你害得我清宮虛死傷不計其數。」清宮香香附手在後背,慢慢地渡步,彷彿一切盡在她的掌控中:「這個仇我一定要報。」

唐怕冷笑,暗暗運轉家族神功,將所有的靈力附在玄天刀身上,刀身散發著聖潔的光輝,刀身顫抖著傳來霸道的殺意。

「啊。」清宮香香從刀身身上感受到強烈的殺意,紛紛後退,她身後一個侍從開始念動咒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