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清風學院,我蘇湛來了。 翌日,天色微亮,清風城熙攘的人流開始以一種規律的狀態聚集,朝著一個方向行進。


這些人大都是一些由家人陪同的少年,不難猜到,他們的目的地便是清風學院。

清風學院作為清風城的公辦武者學府,其中涵蓋了的龐大的資源,不論是導師的質量還是修鍊的功法武技,都相對較為完善,所以也確實擁有此種號召力。

而且清風學院的招生門檻比較低,只要十二歲凝聚出先天幻種,或是十六歲之前凝聚出後天幻種的少年一輩皆可進入其中修習。

很多出身普通的年輕一輩都指望著進入學院,有朝一日可以出人頭地。



跟著人流前行,約莫走了半個時辰,速度緩緩慢了下來,一座恢宏的建築出現在眾人眼前。

清風學院。

此刻學院門前的廣場早已人滿為患,一個個目光灼灼的等待著。

「歡迎大家前來清風學院。」

不久以後,一道破風聲掠過,清風學院的廣場出現了一道中年人的身影,看著四周的人潮,和煦的開口,「在下清風學院副院長,也是本屆的招生選拔者,劉成毅。」

「竟然是劉副院長親自招生?」

周圍傳來一陣竊竊私語的議論,表情皆是有些驚訝。

「這位大哥,這劉副院長招生可有什麼特別之處?」蘇湛向一旁的中年人抱拳問道。

「小兄弟也是來報名進入清風學院的吧。」中年人看了看蘇湛,解釋道,「據說這劉成毅副院長乃是幻化境巔峰的強者,他一般不會親自招生。」

「可是一旦由他來主持招生選拔…」中年人頓了頓,繼續說道,「上一次也就是五年前由劉副院長主持的招生選拔,通過的人不足五成。」

「原來如此。」蘇湛沖著中年人笑道,「多謝大哥解惑。」

「無妨。」

那中年人擺了擺手,看樣子這一次怕是有許多人要失望而歸了。

蘇湛目光看向廣場中央的中年人,那人身影壯碩,一張臉微微有些黑,但卻掩飾不住眼神中的銳利。

「本屆清風學院招生與以往有些不同。」劉成毅提了提嗓音,直接宣佈道,「以往每屆要求只要達到十二歲且凝聚幻種就可以達到招生標準。」

「但是此次,學院決定增加招生選拔的門檻,達到十二歲凝聚出先天幻種,而且幻種的品質須達到脫凡的標準,後天幻種者十六歲之前境界不低於幻氣境五重,十五歲不低於幻氣境四重,以此類推!」

劉成毅的聲音在廣場中響起,頓時猶如一顆巨石投入湖水中,驚起驚濤駭浪。

「這次招生門檻竟然提升了這麼多。」

蘇湛心中暗暗驚訝,所謂幻種脫凡,其實就是幻種的形態達到具有攻擊力的程度,比如,有些人的幻種可能是一根草,一柄鏟,更有甚者還會出現家畜之類的事物。

獨家佔有:老婆,吻你上癮 這種幻種成長空間極小,即便是先天所成也不會有太大的發展潛力,想想清風學院如此做也是有一定道理,畢竟如此多的少年,真要每次都全部錄取,清風學院要不了幾年恐怕就會魚龍混雜。

至於十六歲之前達到幻氣境五重,這個基本就沒什麼難度了,畢竟有能力用築基訣凝聚後天幻種的人,本身所能得到的栽培也不會少。

所以這一次招生選拔的門檻提高,基本可以說是針對先天幻種者。

「達到標準者排隊上前來測試。」

兩個清風學院的學生拿著一顆水晶珠放在廣場中央的木桌上,劉成毅坐在一旁,向著人群說道,「將幻力注入幻靈珠即可。」

聞言,場下的少年迅速自覺排隊,一個個的依次進行測試,隊伍很長整個黑壓壓的一片不見盡頭。

蘇湛不禁感嘆一聲,以前在隱陌村能凝聚幻種的不過一指之數,而眼前這陣容,少說也有成百上千人。

「林鑫,十二歲,先天幻種。」

一名少年率先上前,朝著劉成毅及兩名學長恭敬抱拳,然後催動幻氣,右手輕輕貼在幻靈珠上。

隨著幻力的注入,只見那幻靈珠上散發出一抹熒光,然後在其內部,一把柴刀出現,其上顯現出一個紅色的「一」字。

「幻種柴刀,幻力幻氣境一重,未脫凡。」

見狀,一旁的清風學院學長撇了一眼叫林鑫的少年,然後把目光轉向眾人開口道,「此幻靈珠可以測試出幻種的形態以及幻力等級,所以為減輕我清風學院招生負擔,還請沒有達到要求的諸位不要在此耽誤他人的時間。」

那人的視線從人群中掃過,言語之間並未有太多情緒,畢竟,這是個強者為尊的世界。

名叫林鑫的少年低著頭,眼神暗淡,隨即緩緩走下台。

許多原本還在排隊的少年見到這一幕,不由低著頭從隊伍中悄然退出去,在家長的陪同下黯然離開,這種狀況下,顯然想投機取巧是不可能了。

這一走竟足足去了半數之人,看的蘇湛微微咋舌,這個世界,本就是殘酷的,只有適者生存…

「孫涵,十五歲,後天幻種。」

測驗繼續,一名少年催動幻力,幻靈珠上顯現出一支銀槍,其上有著一個四字。

「後天裂山槍幻種,幻氣境四重,通過。」

選拔的學長點了點頭道,「先在一旁等候,待到全部選拔結束分配武室,下一個!」

「張弓,十二歲,先天幻種。」

緊接著又是一名少年進行測試。

「先天山嶽幻種,幻氣境一重,通過。」



少年們依次測試,經過第一個測試者的風波,後面的測試中倒是未曾再出現不達標的參與之人。

畢竟有清風學院副院長親自監察選拔,若是不合格想要進入學院根本沒有可能,與其浪費時間在這裡,不如去找一個要求低一點的學院。

「紫衣,你確定要去測試?」蘇湛看著排在自己身後的少女,還是忍不住問道,他可是知道後者擁有對抗幻化境的實力,若是測試被幻靈珠檢測出真實境界,未免有些驚世駭俗,畢竟少女可是才十二歲。

「當然要去。」聞言紫衣頷首輕點,露出一個邪惡的笑容說道,「放心啦,那東西等會萬一失靈了呢?」

蘇湛點了點頭,雖然不明白紫衣的意思,但是想來以少女的天賦,被檢測出真實實力,清風學院總不會放走不要。

「怎麼會失靈,清風學院的幻靈珠可是從來沒有出錯過。」

蘇湛身前傳來一名少女的聲音,少女身穿天藍衣裙,一張瓜子臉,中分的長發披在肩上,顯得溫婉恬靜,此時正靜靜的看著他們倆。

「哦?」 引渡河川 紫衣聞言倒是饒有興趣的一笑,瞧著已經快到他們的隊伍,微微開口,「萬一發生了呢。」

藍衣少女暗自搖了搖頭,不再理會二人,轉身向廣場中走去,「真是奇怪的人。」 藍衣少女走入廣場,頓時引來一陣側目,雖然年紀不大,但卻生的極為標緻,如同九天之上的仙女不染塵埃。

「林婉秋,十二歲,先天幻種。」

那名叫林婉秋的少女朝著場中三人微微頷首輕點,然後將幻力注入幻靈珠中。

頓時幻靈珠上爆出一抹青光,其內出現了一隻通體白色的貓,和一個紅色的三字。

「先天貓類幻種,幻氣境三重,副院長這……」

負責招生的清風學長看著幻靈珠的顯示一陣詫異,把目光轉向坐在後面的劉成毅。

貓類幻種,卻在十二歲就擁有幻氣境三重的境界,這種情況,在他的認知里根本不可能。

「是碧眼三花貓。」劉成毅看了一眼幻靈珠,開口說道,「此為天獸,仔細看它的眼睛和額頭部位可以分辨。」

順著劉成毅的目光看去,果然發現那幻靈珠內的袖珍白貓有所不同,它的眼睛呈青色,在其眉心處還有著一片小小的花瓣,仔細看是由三片青色小花瓣組成。

以身飼龍 碧眼三花貓,雖說看似與普通貓類沒有多大區別,但是它的實力在天獸中都可以排的上號,單論速度更是鮮有可比。

「通過。」

劉成毅看著藍衣少女,黑黑的臉上罕見的露出一抹微笑,向著後者輕輕點頭。

林婉秋則禮貌的回禮,隨即走向廣場一側,而這一幕落在台下的眾人眼中,頓時升起一抹驚訝與嘆服。

想不到這恬靜的少女竟然擁有脫胎天獸的先天幻種,而且天賦優秀,年紀十二歲就已經幻氣境三重…

「下一個!」

場中傳來聲音,這一次終於輪到蘇湛。

蘇湛看了眼身後的紫衣,邁步走入廣場,朝著場中三人抱拳,「蘇湛,十二歲,先天幻種。」

說完紫色的幻氣運轉,注入幻靈珠。

下一刻,幻靈珠便出現測試結果,一隻袖珍冥鳳和一個五字。

蘇湛收回手,卻發現負責的學長正皺著眉頭看著幻靈珠,不禁心裡暗自奇怪,開口問道「學長,請問有什麼不對嗎?」

那人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再次把目光投向劉成毅,「這是紫嘯鶇,可他的境界達到了幻氣境五重。」

劉成毅點了點頭,目光在蘇湛的身上掃過,彷彿是要將他看透。

半晌后目光收回,仍是一副嚴肅的表情看著蘇湛說道:「我不是說過不招收未脫凡幻種的學生嗎?」

聞言蘇湛一愣,見到後者嚴肅的表情,看了看幻靈珠里的袖珍冥鳳,嘴角抽了抽,「紫嘯鶇?」

還未等蘇湛開口,劉成毅繼續說道:「罷了,雖然幻種普通,但天賦尚可,就破例一次,等招生結束你就進入文院吧。」

見蘇湛一副有些沮喪的表情,劉成毅擺了擺手,心裡微微嘆息。

十二歲就已經幻氣境五重,天賦優異,即便是在清風學院也很少見,可惜幻種太過普通,註定走不遠。

就這樣蘇湛雲里霧裡的通過了測驗,但是心裡還在想著,為什麼他的冥鳳幻種到了這些人眼裡就變成未脫凡的紫嘯鶇了。

還有,氣海中的混沌天書幻種竟然沒有被檢測出來,反而是檢測出混沌天書幻種上的冥鳳圖騰。

蘇湛心裡驚訝之餘又有些無奈,不過也沒有多做解釋,想一想也就釋然了,冥鳳是神獸,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得見。

在幻靈珠中本身變的迷你,所以被誤當做紫嘯鶇,蘇湛如果不是紫衣告知,恐怕到現在也不知道自己的幻種就是冥鳳。

這裡的情況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有人羨慕,有人偷笑,也有人惋惜,一時間議論紛紛。

「紫嘯鶇,那不就是山鳴雞嗎,想不到如此差勁的幻種也能通過測試。」

「可能是院長惜才,畢竟天賦不錯,可惜幻種的品質太低,註定走不遠。」

「羨慕呀,可以進入清風學院學習,說不定以後還能在城中謀個一官半職。」

場下傳來竊竊私語的聲音,蘇湛神色不變,充耳不聞。

之前他還在想如果測試出身負神獸幻種會不會惹出麻煩,畢竟人心善妒,很多人心裡都見不得其他人比自己好,到時候不知道會不會有人暗中使拌。

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做好自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現在這樣的結局倒是省去了不少事,進入學院的目地也已經達到。

在走下台的時候,蘇湛見到紫衣似笑非笑的盯著他,然後帶著小邪惡的沖他眨了眨眼,好像在說,「看我的。」

蘇湛微笑著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絲無奈,看前者的表情,分明就好像知道蘇湛會被誤會……

接著紫衣上場,不免又是引起下面少年一陣火熱的眼神,畢竟紫衣容顏嬌美,紫發配上紫色衣裙,顯得俏皮,但又帶著點神秘與小嫵媚。

如此佳人,即便兩個選拔的學長都微微有些失神,過後才有些尷尬的說道,「姑娘請將幻力注入其中。」

言語之中儘是溫和,看的台下眾多少年一陣咬牙,分明就是重色輕男,之前對其他人可都是一片冷漠。

「紫衣,十二歲。」

少女點了點頭,蘊含幻力的玉手搭在幻靈珠上。

一秒,兩秒,三秒過去…幻靈珠沒有反應。

如此一幕讓其他人微微一愣,包括廣場一側蘇湛和林婉秋,他們注入幻力只要一息就可以檢測出結果,可到了紫衣這裡,難道真的失靈了?

不過這種情況並沒有維持多久,大概過了十多秒的時間,幻靈珠上終是有些紫光浮現。

「我就說嘛,幻靈珠怎麼會失靈。」

蘇湛一旁的林婉秋見狀才似是鬆了口氣一般,微微開口。這讓蘇湛不禁有些奇怪,這女孩怎麼這麼在意幻靈珠的狀況…

紫光斂去,幻靈珠的中央,一顆紫色的花朵悄悄綻放,其上顯現著一個三字,只是字體卻並非紅色,而是呈現為橙色。

與此同時,後面閑坐的劉成毅猛然站起身來,瞳孔一縮,臉上的淡定被震驚取代,轉頭看著紫衣,帶著詫異的開口,「這是……曼珠沙華?」

這般動作讓一旁的兩人一驚,彼此眼神對視,有著疑惑浮現,之前對天獸碧眼三花貓幻種劉成毅也顯得頗為平靜,眼前之物不就是一朵奇怪的花嗎?

不過這境界……他們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這是…幻體境三重! 堂堂清風學院副院長,如此失態,當真難得見到,自然引起了周圍其他人的注目,不過劉成毅卻是絲毫不在意,認真的盯著盯著少女。

他的語氣第一次出現了波動,之前所說的話,與其說是猜測,不如說是在向紫衣確認。

「嗯。」

紫衣倒是顯得無所謂,淡淡的點頭。

「那姑娘來此,家裡人可知道?」聞言劉成毅才深深吸了一口氣,平復情緒,此刻言語之中竟帶了一絲恭敬。

「我是陪他來的。」紫衣指著蘇湛,說道,「家裡人那裡沒有關係,請問我可以通過測驗嗎?」

劉成毅點頭應道:「當然可以。」

隨即上前再次開口:「紫衣,十二歲,幻體境三重,通過測試。」

此言一出,頓時場下變得喧鬧起來,一個個看著紫衣,眼中有著深深震驚浮現。

雖然劉成毅似乎刻意沒有說她的幻種是什麼,但光是幻體境三重的境界,恐怕足以秒殺今天在場的所有年輕一輩。

想不到這個可愛的少女實力竟然如此恐怖,一個個開始猜測紫衣的身份,普通的家族可培養不出這樣的人。

同時他們的目光羨慕嫉妒的瞄過蘇湛,如此容顏,如此天賦,竟和一個沒有前途的小子待在一起。

唉,一朵鮮花插在山鳴雞身上。

見到眾人的表情蘇湛選擇無視,心裡不禁暗自咋舌,如果他們知道少女還不知道用什麼辦法壓制了自身的實力,不知道心裡會是怎樣的想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