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滿意?言景祗的眼神忽然變得幽深起來,像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兆。他抬手捏住了盛夏的下頜,死死地禁錮住她,隨後親了上去。帶着滿滿的怒火,他在懲罰她。一邊親吻著,他的手也沒閑着,動手撕掉了她的裙子。


直到身上微涼,盛夏這才回過神來,她驚恐的看着言景祗。結婚這麼久,他從來都沒有這麼主動過。如果是平時的話,她會很高興,但是這種情況下,她只覺得是羞辱。

「景祗,不要,你不要碰我。」盛夏一個勁在掙扎著,但是她的動作又不敢過於劇烈,擔心一會又碰到了他的傷腿。

她這點小舉動在言景祗看來完全就是笑話,譏諷道:「怎麼,反抗也得有個反抗的樣子,欲擒故縱?」

盛夏:「……」

她用力的推開言景祗,她越是反抗,言景祗就越要征服她。裙子撕開,她白皙的腿上滿是淤青,很難想像,昨晚她到底做了些什麼。

「言景祗,你住手,不要讓我恨你,你快住手。」盛夏一邊聲嘶力竭的喊著,眼淚忽然滴落下來。

。 通報都沒下來了。

胡鏈根本不知道東線戰場發生了巨變。

也不知道校長最喜歡的學生杜聿明挨了棍子。

收到林霞的發來的電報,先是狂喜。

接着抓耳撓腮。

日軍還想着等著大規模空投食物,做他的白日夢去吧。

明天就讓前沿在合適的地方選擇阻擊陣地,進攻他們的物資接受點。

還發電報讓川軍空飛助陣。

當然,這一切都沒有陳司令提出的想法好。

設法把日軍33師團誘下山圍殲,好誘人的思路。

說易行難,首先讓遠征軍司令部傳密碼本就是個大麻煩,空投也要明天去了。

「孫師長,劉師長,看了半天電報,拿個辦法出來啊!」

孫立人派兵接收了劉元塘的陣地,劉元塘又派出了兩個團去增援的他的參謀長,他們準備給輕裝前進的鬼子,來一號猛的。

哪怕137師主力團去了大半阻擊鬼子,劉元塘擔心自己干擾了蔡參謀長指揮,乾脆沒去,帶着警衛團,乾脆把師部搬到了胡鏈這裏。

「我覺得,密碼組成方式發給我們太困難!要不,讓林霞給我們一個頻道和一段寫好聯繫對手的密碼,我們嘗試一下,能聯繫上再說!」

劉元塘這個設想,讓胡鏈眼睛一亮。

也是,能不能上鈎,試試再說。

「完全可以,我們現在偽裝鬼子一個17師團一個先遣大隊,迂迴趕來的路上,先別說什麼時候到,就聯絡對方,看魚兒上不上鈎!」

定下了方案,於是趕緊催促電訊軍官聯絡林霞。

很快林霞不僅給了他們一個森下大隊的實實在在的番號,還給他們發來一段發給日軍三十三師團的密碼。

胡鏈剛準備讓電訊處冒充森下大隊試試。

劉元塘攔住他們了。

「現在太早了,我們下半夜聯繫,對手有一個打殘的師團部,還有兩個聯隊建制完整,萬一直接聯絡總部,我們不就是一場空嗎?」

胡鏈爽朗的笑起來。

讀軍校時候,怎麼沒發現這混賬心眼多。

於是趕緊吩咐通訊兵,讓林霞把發過來這段電文意思發來,多準備幾套預備方案。

好好陪鬼子玩。

這時候,林霞不僅把電文意思發來了。

還發來了杜聿明,賀國光因為戰場抗命,挨了軍棍的通報。

孫立人,胡鏈都有些錯愕。

鄧錫候吃了豹子膽了,敢打中央軍將領。

一個是負責川軍事務的專業人才,一個是委座愛將。

「人才啊!我以前怎麼沒發現,鄧司令這麼有魄力,一個遠征軍副司令,連同級的副司令,參謀長都敢打軍棍?」

「誰讓軍委會一直小瞧我們四川人!」

「怎麼可能小看四川人!」

胡鏈連忙揮手,小看四川人的這個鍋誰愛背誰背,反正他不背。

「這個世界就是若肉強食的世界,劉湘殉國太可惜,不僅是全中國人的遺憾,也造成了川軍群龍無首的局面,輪誰也想收為己用,誰知道甫系川軍和鄧錫候,劉文輝攪在一起,成了又臭又硬石頭,下嘴的活生生被崩掉了門牙!」

胡鏈的話雖然不好聽,說的是事實。

孫立人也頻頻點頭。

沒跟劉元塘合作仁安羌之戰以前,他決計料不到川軍強成這樣,從今以後,面對甫系川軍將領,最好還是客氣一些,人家值得尊重。

「新官上任三把火,人家鄧司令的火還一把沒燒,杜軍長就撞在人家槍口上了!」

「杜學長這回挨這板子,絕不是這麼簡單,場面肯定很激烈。我懷疑鄧司令可能準備處決他,被賀國光攔下了,這是有預謀的殺雞給猴看!針對的就是你我這樣的中央軍將領!」

看着孫立人把電報抵回來,胡鏈嘖嘖的感慨。

別說孫立人,就是胡鏈身邊幾個副師長,參謀長也在點頭。

殺雞駭猴,這隻雞也殺的太大了。

「陳部長不是在臘戍?怎麼還會搞成這樣,我都想像不出來其中的激烈!」

孫立人有些想不明白,一個電報就給張軫發過去了。

一會功夫,八卦就來了,電訊兵不厭其煩的詳細描述了遠征軍指揮部的場面。

還發來了東線戰局的通報。

起因竟然是東線戰局巨變,杜聿明當面用校長推諉周小山的調動。

幾個將領還在感慨,胡鏈就拍著桌子興奮的吼起來。

「太好了,太好了,日軍近衛師團開出仰光了,甘麗初部可以動了!我們要是明天可以把第33師團殘部引誘下上圍殲,哪怕是圍殲他大部,就可以配合甘麗初,合圍日軍第17,18師團了!怪不得這時候鄧錫候要殺雞駭猴,也怪不得賀國光自願領罰,重慶沒有大做文章!」

劉元塘樂呵呵的看着胡鏈興奮的揮舞拳頭,連忙給他潑冷水。

「人家第5師團只是迷失在諾開山脈的雨林里,沒有被消滅,還夾擊第17.18師團,先說甘麗初部未必頂得住兩個師團的反撲,萬一第5師團神兵天降,出現在仁安羌後方,我們還是要腹背受敵的!」

「你以為小山在仰光沒有後手?」

劉元塘和胡鏈的爭執,讓孫立人洗了一口涼氣。

孫立人這時候才明白,胡鏈和周小山是有默契的,他根本不會像杜聿明那樣,抵觸周小山的部署。

不過這種局面確實讓人激動。

他們仁安羌的三個師,不再是孤軍奮戰了。

入緬的遠征軍和入緬的日本人,決戰的時候到了。

日軍要想調動部隊增援入緬的鬼子,至少需要一個月時間。

剛佔領的南洋戰場,雖然西洋勢力因為戰敗退去,可是南洋自衛軍十幾萬武裝,分散在馬來,爪哇,菲律賓,隨時可以襲擊他們的港口倉庫。

一旦日軍全部調空,他們完全可以打的鬼子痛徹心扉。

而今夜引誘日軍第33師團的計劃,就顯得尤為重要了。

三個師長一直在新編22師的電訊處,守到凌晨兩點,眼看着通訊軍官呼叫鬼子。

33師團居然回電了。

「日本人睡昏頭了吧?居然相信我們是迂迴救援仁安羌的森下大隊!」

這感覺有些夢幻,連胡鏈也覺得不可思議。

「趕緊轉發,讓林霞破譯電報,一個大隊的兵力太少,說我們沒有把握突破仁安羌的中國軍隊的防線,看他們怎麼說?」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此時的邪佛很高興,但葉天傾表現的比他還要高興。

葉天傾對星核的了解非常的少。

當初自己剛獲得星核的時候,得到的信息是星核可以讓人順利的進入帝級。

但經過這麼長時間,葉天傾發現星核的能力,可比當初天狼盟的盟主告訴自己的那些,厲害很多倍。

只是因為自己將五行星核湊齊,全部進入自己體內。

自己就直接變成帝級五品。

葉天傾覺得,星核的潛力可不僅僅止步於此,現在他意識到邪佛知道更多的關於星核的傳說,所以非常激動。

「你看!」

葉天傾開口說話,他輕輕的抬起手來,旋即五枚星核直接從他的掌心浮現。

這是在吸收第五枚星核后,葉天傾覺醒的能力,可以用意念操控讓星核出現在面前。

「這就是星核嗎,這就是傳說中的八枚星核之一嗎。」

邪佛激動的渾身亂顫:「我一直以為,這只是傳說而已,沒想到星核竟然真的存在啊。」

八枚星核?

葉天傾聽到邪佛的話后,直接抓住話里的重點。

五行星核,不就應該是五枚嗎,可邪佛為何說八枚那。

「邪佛,你剛剛說星核有八枚,這是怎麼回事啊,這是五行星核……分別是金木水火土,現在五枚都已經齊了。」

「可是按照你的說法,星核卻是有八枚,這是什麼情況啊?」

葉天傾眉頭緊皺,他隱隱的猜測到什麼。

「不,星核並不是五枚,而是八枚……殿主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不朽境界可能是分為九層,但實際上這只是猜測,因為在傳說當中,這個世界的最強者,他的最高境界就達到不朽七品,這你還記得嗎。」

「記得啊。」葉天傾立即點頭。

邪佛道:「我並沒有撒謊,我說的都是真的,那位強者是不朽七品,但根據傳說當中,那位強者的體內就有七枚星核,傳說如果然他齊聚八枚星核,他可能達到不朽九品,但直到他死去都沒有找到第八枚,所以他致死也只是不朽七品,而並非是九品,不朽七品之後,知否有八品和九品,也就成為未解之謎了。」

「當然,這些都是傳說。」

「我並不能確定真實性。」

「但在今天之前,我一直都覺得星核就是虛假傳說。」

「可誰能想到,殿主你竟然有五枚星核,而且還正好是五行之力,這真的是天大的機緣啊。」

邪佛嘖嘖稱奇的說道。

葉天傾表情嚴肅起來。

「邪佛,既然傳說當中有八枚,那剩下的三枚星核,分別是什麼屬性啊。」

「雷,風,冰!」

邪佛很爽快的回答。

葉天傾眉頭緊皺,他原本覺得自己星核收集齊全了,可現在卻發現星核可能還有三枚,自己並未收集齊全。

「殿主,體內有五枚星核了,我基本上可以肯定,你絕對是可你達到道主級別的,甚至是道主九品。」

「若傳說是真的話,若是有朝一日你集齊八枚星核,那你或許可以達到不朽九品,達到這隻存在於傳說當中的境界。」

「星核,自古以來便是被稱作不朽的鑰匙。」

「意思就是,誰若是能湊齊八枚星核,誰就可以成為不朽強者,而且是巔峰的不朽強者。」

邪佛沉聲說道,語氣無比的激動和興奮。

他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因為情緒太過激動,他自己都瘋狂的顫抖起來。

眼神里透露著無盡的狂熱。

葉天傾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

星核,不朽境界的鑰匙。

誰若是湊齊八枚星核,誰便能夠成為不朽九品強者。

這簡單的幾句話,卻是聚滿誘惑,就如同是魔鬼的誘惑一般,饒是葉天傾這般心境都無法抗拒,心裡滿是期待,期待自己能夠尋找到剩下的三枚。

「邪佛,我現在已經有五枚了,你知不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通過這五枚,尋找到其他的三枚那,」

「我的意思是說,他們之間會不會有某種聯繫啊。」

「可以通過我已經獲得的這五枚,進而搜尋到其他的三枚所在之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