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炎淵冷冷的頓住步子。


「本君已經說過了,本君要去冥界一趟,同冥帝一起封印冥界深淵,所以暫時不能娶你。」

這次冥界深淵的封印,震蕩破損的十分嚴重。即使是合他和傲暉兩人之力,也沒有萬全的把握能夠成功。

炎淵眸色微暗。

一句話說完,冷冷的邁步離去,再也不看身後的九歌一眼。

九歌不可置信的後退一步:「不、你明明說過要娶我的。」

看著炎淵決絕的背影。

九歌狠狠的咬牙:「炎淵,你等著,我一定會想辦法讓你娶我。」

九歌聲嘶力竭的叫聲,彷彿重新迴響在耳邊。

傲暉轉頭看著身邊,炎淵一副出神的樣子。

閑閑的伸出五根手指,朝他面前晃去。

「喂喂,回神了。」傲暉壓低了聲音。

炎淵目光微閃,收回飄忽的思緒。

緊緊蹙起眉頭,看向巨門前面的九歌。

暗紅色的深淵巨門外。

彼岸激動的上前一步:「九歌,原來你沒有被魔君軟禁,太好了。」

他原本收到消息,青丘狐族的族長九歌,因為惹怒了魔君,被魔君軟禁在魔宮裡。

所以他才會抓了身上、帶有魔君氣息的小嬈回來,打算孤注一擲,跟炎淵交換九歌。

九歌絕美的小臉微微一笑:「彼岸,我沒事。你能不能……幫我打開這道深淵巨門?」

彼岸紫眸微縮:「你要進冥界深淵?」

九歌飛快的點頭。

彼岸驟然提高音量:「不行,這裡面十分危險,你不能進去。」

九歌小臉猛地一寒,抬頭直直看向彼岸。

「即使你不幫我,我也要自己進去。」

九歌倔強的咬著下唇,臉上充滿了堅定。

只要她幫炎淵封印了冥界深淵,炎淵就一定會娶她。

九歌一雙絕美的眸子里,滿是堅決。

再也不管旁邊的彼岸。

九歌眉心紅光一閃,赤紅色的九尾圖紋,飛快的蔓延上光潔的額頭。

九歌右手捏起一個妖訣。

彼岸驚呼出聲:「九歌,不要。」

這道深淵巨門,是歷代冥帝專門用來封印冥界深淵的。九歌這樣強行破門而入,一定會受到反噬。

九歌對彼岸的驚呼置若罔聞,白皙的小手飛快的結起一連串妖印,直直朝巨門拍去。

「吾以九尾洪荒之名,命汝……開。」

威嚴的聲音,在深淵巨門面前響起。

九歌額頭上的九尾圖紋,募然大盛。

白皙的手指,剛一接觸到厚重的門環,威嚴沉重的巨門居然應聲而開。

彼岸一雙紫眸劇烈的顫動著。

九歌絕美的小臉一揚,抬步朝巨門中邁去。

開啟的巨門外。

傲暉目光獃滯的碰了碰炎淵:「她她她……她竟然進去了。喂喂,炎淵,你看到沒有?她竟然、就這麼進去了。」

傲暉吞了吞口水。

上揚的眼尾,悠悠的顫啊、顫。

身為冥帝,實在是不能接受,竟然有人能這麼隨隨便便的輕易打開自己家的門。

炎淵沉默。

眉頭緊蹙的看了一眼身邊,明顯驚嚇過度的傲暉。

炎淵突然抬腳,大步流星的朝深淵巨門裡走去。

遠處,小嬈正氣喘吁吁的追上兩人的步子。

見炎淵還想再跑。

小嬈無比霸氣的嚎叫一聲:「混蛋,你給我站住。」

炎淵猛地頓住步子。

當轉身看到身後,小嬈一張怒氣沖沖的小臉時。

炎淵下意識的伸手,替她拍上後背順氣。

她怎麼追到這裡來了?

炎淵眸色不解。

小嬈感覺到身後那隻灼熱的大手,原本氣鼓鼓的小臉猛地一紅。

心裏面對眼前這個「混蛋」的怒氣,竟然平白無故的消了七分。

炎淵看著小嬈由於跑得太急,紅了一大半的小臉。

一張俊臉微沉:「這裡太過危險,你先回剛才那間屋子裡去。」

炎淵不由分說的張口。

小嬈泛紅的小臉,猛地一滯。

突然憤怒的抬頭,朝炎淵臉上看去。

「你又想甩掉本姑娘?沒門。」小嬈憤怒的揮舞著小拳頭。

炎淵皺眉:「甩?」

看著面前一張嬌嫩的小臉。

炎淵正想問清楚。

傲暉已經伸手拍上了炎淵的肩膀。

「喂喂,來不及了,咱們快點進去。」

傲暉一邊說著,一邊指了指眼前的深淵巨門。

暗紅色的巨門上,繁複的冥界符咒正暗光流轉,隱隱有破出巨門之勢。

炎淵眉頭一緊:「這是怎麼回事?」

傲暉聳肩:「還不因為你家寶……咳,強行打開深淵巨門的原因。」

傲暉掃了一眼面前的小嬈,把「寶貝九歌」四個四咽了回去。

「深淵巨門的防護符咒已經自行觸發,馬上就要啟動了。」

傲暉說道這裡,語氣里隱隱透出幾分自豪。

嘖嘖,他堂堂冥界,也不是這麼好闖的。

小嬈聽著傲暉和炎淵奇奇怪怪的對話,小臉一歪。

好奇寶寶般看向傲暉:「唔,啟動之後會怎麼樣?」

傲暉聳肩:「冥界之下,予以界規懲罰。」

「界規?」

小嬈一雙狐眼一眨、一眨,還想再問。

炎淵突然眸色一暗。

似乎想到什麼般,飛快的拉起小嬈的手,大步朝深淵巨門裡走去。

傲暉閑閑的抬腳跟上。

炎淵想到的事情,他自然也想到了。

不過這裡只是幻境,難道還能予以改變不成?

傲暉聳肩的工夫。

深淵巨門的角落裡,一個嬌小的身影,腳步利落的衝進門中,飛快的消失不見。

深淵巨門中,光線比門外還要暗。

黑暗中,小嬈怕兮兮的抓著炎淵的衣袖,滿腹的怒火,早就嚇到了九霄雲外。

炎淵感覺到身側,小嬈劇烈顫抖的身子。

眉頭微微蹙起。

大手一伸,把那副軟軟的身子,仔仔細細的護進了懷裡。

小嬈聞著鼻端熟悉的氣息,心裡頓時一安。

別彆扭扭的抬起小臉,看著黑暗中那張仍然俊朗無雙的臉。

小嬈嚅嚅的張口:「唔,謝、謝謝。」

炎淵含笑低頭。

當看到懷裡,終於乖的像只貓咪的小女人。

炎淵深邃的眸子微閃。

穩穩的伸手,捏上小嬈的手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