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為了這個虛無縹緲的賭局,雷家家主也是耗費了大量氣力,這才說服了家族中的老頑固們。


接下來,雷家家主已經看到了,為了正如他所想的一樣,慢慢走著。

這是大勢所趨,更是必然肯定,不可逆的。

而現在,投名狀已經送去了,接下來就看看方昊天的抉擇了。

雷家家主用希冀的目光看向方昊天,並且偃師屋也貓了過來,等待方昊天的結論。

方昊天見到兩人,雖然神情不一,可眼神中希冀,是一模一樣的,他們其實都很想有一個完美的答案,這個回答,事關接下來的物資分配問題。

當然,如果是均分,或許大家會很樂意。

方昊天笑了笑,並不著急回答,轉頭問偃師屋道:「你來此處,有何事?」

偃師屋一怔,旋即說道:「啟稟王爺,小的來此為了是像王爺討要人才。」

「怎麼說?」方昊天一聽,其實心中心知肚明,卻裝作了不知,讓偃師屋有點兒臉紅。

他可不敢暗自腹誹,只能自己張口說道:「王爺,方才臣下思考了良久,這才覺得有些時候,只有人多了,才能製造出更多武器,供給使用。」

方昊天聞言一笑,點頭誇讚著說道:「你有如此覺悟,不錯。本王給你手令,要多少的煉器大師或者陣法大師,隨意調配就是了。」

「是!」

偃師屋答應著,也有點意外,原本他以為,方昊天會將他的人分開,在安排人進來。

只是沒有想到,方昊天居然直接給了他調令,接下來的事情就甩手給他去處理。

如此,該說方昊天是心大?還是在試探自己?

越想偃師屋越覺得是後邊一個,所以他開始告誡自己,接下來怕是要好好找合適人選,以及教會他們一些需要的咒文,這樣才能在方昊天面前邀功啊!

處理完偃師屋的事情,就對雷家家主說道:「你現在能提供多少劍陣?」

聽完方昊天的問題,雷家家主笑道:「王爺,我們現在收集一下,並且只要材料充足,一個月內,我們將會製造出一百多套的劍陣的。」

還未離開的偃師屋聽得心中一緊,一百套如此的劍陣,武王城附近的城市也不過十餘個,如果有這樣強盛的劍陣加入防護的話,城池上重炮的機動性不足跟防護性差,也就解決了。

這樣還能擴大數座城池,使得更多的人從地下走上地面,增強更多實力。

方昊天權衡一下,點點頭說道:「劍陣雖然不錯,但還是需要有人的練習操縱,也需要時間,給你三分之一的供給量,並且從軍中調選合適人選,一切從軍中優先。」

「是!」雷家主很興奮的點頭,原本他只以為方昊天會給他一千套多有的產量,畢竟劍陣這個東西多了也沒有太大用處,只是沒有想到方昊天會進行長時間的供給,這樣多的提供,他甚至可以進入下一個階段的研究。

讓劍陣的製造工藝更簡單,也使之更強大。

方昊天對這件事情並不是很興奮,因為他知道,只有強大自己,才是真的強大。做這麼多也只是為了達成心中那一份責任感罷了。

作為人類,總不能看著整個城市的無辜之人,死於非命吧。

要是真的坐視不理,怕是自己一直堅定的心,也會被生靈的怨恨腐蝕。

盡到責任,便無愧於心。

方昊天交代一些小事之後,便轉身離開了。因為此時武王城附近的每一座城,都紛紛出現了殭屍分散襲擊的身影。

這是一個不詳的預兆啊!

殭屍們的出現,而且還是以這一種狀態出現,必定是有多餘的統帥出現。並且他們甚至有可能產生了更高的靈識。

在這般下去,方昊天擔心的事情怕是會發生。而且還是必然的。

只能防範於未然?

可這件事情怕也是難了。

現在方昊天身上有傷,雖然行動不受限制,可這個世界中充斥的詭異壓制,讓他無法使用自己的絕對實力。

總是受傷,還束手束腳,這讓方昊天很不爽。

即使使用赤霄炎龍劍,也只能護住自己在特定範圍內,無限制使用自己本來的全部力量而已。

多的,根本無法使用。

正是如此,方昊天才不得不小心一點。

來到了城外,望著滿天亂飛的殭屍,方昊天沒有猶豫,手握雷霆萬鈞,眨眼轟殺如同蒼蠅一樣亂飛的飛天殭屍。

當無盡灰燼落下,方昊天解放了最後一處被包的城市,太江城周圍的禍亂,正打算從太江城離開時,一抹寒光凌厲劃破虛空,自無盡的虛無中殺將出來。

毀滅,死亡,莽荒一時間縈繞,充斥,讓這片空間,吱呀作響,搖搖欲墜,幾乎要破碎了。

方昊天飛身撤開,百步之外站定身體,目光鎖定現場,面容一時間凝重。

「該來的,還是來了。」

現場,只剩下一聲嘆息。 虛空中走出了個人,此人面色蒼白,眼神獃滯,身上有著幾道詭異的黑色符文。

「人?」那人咧開嘴,露出森白牙齒,盯著方昊天的目光中帶著一絲貪婪,就好像看見鮮活甜美的獵物。

豪門蜜寵:惡魔的專屬甜心 開局獲得簽到系統 「殭屍還能發展成你這樣的?」方昊天聞言冷漠說著,手中閃爍出赤霄炎龍劍,紫色的雷芒瞬間蔓延劍上,寒氣逼人。

「呵呵……」沙啞的聲音讓方昊天有點不快,這樣難聽的聲音真令人不舒服啊。

「不錯,不錯,真是一個不錯的食物。」殭屍說著,舌頭舔了舔嘴角,面色邪異,但多餘的話一個字都沒有。

方才說罷,已然揮拳而來,這一拳擊碎了空間,粉碎了世界,轟然砸向方昊天。

方昊天面對突然殺來的殭屍,也是提劍相對。

雷霆纏繞的劍身劈在殭屍的拳頭上,眨眼間將殭屍逼退半步。

毀滅的恐怖氣息凈化了殭屍的拳頭。

「嗯?」這個殭屍似乎嚇了一大跳,「人,這是什麼?竟然能夠傷到我?」

殭屍臉上驚訝的表情很豐富,盯著方昊天手中的劍,似乎有點忌憚,但它的眼眸中卻是閃爍著強烈的鬥志。

「與你說,有何益?」方昊天也十分言簡,但其中意義卻十分悠長。

說了,對方會防備。但沒有說,他只會小心。

那麼其中還是有一點差距的。 聖魂 防備的話對方肯定出處處小心,並且保護弱點,使之不受傷害,但如果是小心,在戰鬥過程中肯定會露出一處兩處破綻,屆時自己肯定能夠出手毀滅!

「那……沒什麼,好說的了!」

殭屍冷冷一笑,原本獃滯的目光忽然靈動起來,彷彿真的變成擁有了生命的大活人。

他眨眨眼,調皮對方昊天笑笑,只是笑容僵破,讓人看著心寒。

方昊天雙眼微眯,提高警惕,以防萬一。

「死吧!」

殭屍擲地有聲的言語方才說完,忽然間身影的速度陡然加快了幾分,完全沒有給方昊天任何反應的時間。

另一拳從虛無中探出,穿過萬千世界的阻礙,一眨眼轟然出現在方昊天面門。

眼前拳頭越來越大,它是蒼白的,卻縈繞著黑色死氣,拳風凌厲,氣息洶湧澎湃,宛如滔滔海浪,一浪更比一浪強!

轟!

雷霆耀世,驚雷炸響。

方昊天身體如同倒飛出去的風箏,腳按在地上似乎想要穩住自己。

卻也在同時,硬生生拖出了兩條嘗嘗的軌跡,如同犁在地上翻開了地面,拖出無數砂石碎土。

滋滋。

站穩後周身雷霆閃耀,纏繞在方昊天身上,像極了從天而降的雷神,一身雷霆盔甲在身上披掛,渾身除了眼睛外沒有一處是沒有甲胄的。

啪!

方昊天皺眉看著,臉上原本形成的面甲忽然碎了,從臉頰上落在地上,散落一地的面甲上雷霆四溢,落在地上便是一片焦黑。

抬起頭望向那個殭屍。此時的殭屍的手,又斷了一隻,但依舊是沒有任何的退卻意思。

「雷?好東西啊!」

殭屍望著方昊天身上的雷霆戰甲,之前那是不存在的,只是在自己要打中他的一瞬間,他瞬息凝成一套,帶著狂暴氣息,充斥著令人震撼的感覺。

雷霆環繞,雷聲錚鳴。

噼里啪啦的聲音不斷,讓方昊天看起來好像雷族眾人。

「不過,還是有點弱。」殭屍聳聳肩,嘴角噙笑,危險氣息一時間展開。

此時的方昊天,目光凝重幾分。

面對如此強勢的敵人,傷不痛,打不死,確實讓人感到有點痛疼啊!

「再來!這一次,我要吃掉你!」

殭屍說著狷狂之言,斷了雙手的他忽然從兩隻手臂處竄出了兩隻手,微微緊握,盯著方昊天,眼神中那彷彿盯著獵物的色彩,令方昊天赤果果感到厭惡。

「狂妄!」方昊天厭煩的怒斥一聲,提劍而上,霎那天地風雲突變,烏雲密布,雷鳴滾滾,一聲更比一聲響,彷彿老天爺怒了一般。

「呵呵!」

笑容還是如此僵硬,還是如此難看。

「轟隆!」

殭屍再度出拳,拳頭破碎虛空,穿透而過,一時間過了虛空,探出拳頭瞬間打向方昊天。

方昊天雖然感受到了他拳頭上詭秘的氣息,但卻沒有發現拳頭上的黑色死氣消散,彷彿純凈的身體。

砰!

殭屍的拳頭砸中了方昊天手中的劍。

錚錚!

劍身挨了一拳,發出了一聲聲錚鳴,劍上承受的恐怖巨力將方昊天震退半步。

「力氣可真大!」 虐殤:代罪新娘 方昊天沉聲暗罵,提著劍的他又一次加重力量,與之相撞,不曾想還是退了半步。

「嘿!真弱!」殭屍嘲諷一聲,拳頭連續砸了劍身三下,化作了虛無,可他卻沒有任何恐懼感,舉起另一個拳頭,依舊頂上,並且失去拳頭的臂膀,又一次生長出來新的拳頭。

「混蛋!」方昊天暗自咬牙,依舊沒有任何退縮。赤霄炎龍劍屢次舉起,劈落,卻依舊沒有任何的作用。

眼前的殭屍,根本悍不畏死,不知疼痛。

砍在他身上,除了破碎跟將之化作虛無,能夠讓他有所停頓外,其他的,沒有任何的作用。

就算雷霆加身,屢次刺殺,也是收效甚微。

他根本沒有任何感覺!破碎了的身體重生就是了!

砰砰砰!

雙方交手數次,一方不斷逼近,一方不斷退後,四肢俱殘,大汗淋漓,激烈無比。

轟!

雷霆落下,將身前的地面打成焦黑,煙塵煙雲隨著地面激起的灰塵炸開,瀰漫開來。

方昊天持著劍沉默盯著殭屍,此時的他臉色黑了幾度,身體在流汗,肌肉在顫抖。

這個殭屍不僅僅是力氣龐大,還十分耐打,如此高密度的交戰之下,就算是狂暴的雷霆加身,也只能給他造成身體破碎而已。在下一刻,他照樣能夠重新將以前破碎的身體修復!

重新修復的身體,何其強勢,一拳之威,虛空碎裂,空間如同一張薄膜,只是被人一捅就破而已。

並且,無盡死氣還是要自己小心的能量,因為死氣居然能夠快速同化自己的身體,奪走精華,將上面的血肉化作死肉,最後不得不剔除。

雷霆能量的凈化,只能剔除死肉,加以制止,並不能使得自己不受到下一波的傷害。

也正是如此,方昊天很被動。

雷霆雖然能夠凈化,祛除死氣,但同樣會帶走他的生命。

而對方不死不滅,完全不懼怕雷霆,氣息在這一段時間的交手中沒有任何降低,反而越來越強。

此消彼長了一段時間之後,方昊天指揮越來越被動!

必須要想一個辦法直接毀掉他,否則不死不滅,靈魂不死,血肉再生,會讓自己很無奈。

只是……此時!

方昊天忽然醒悟,殭屍乃死物,死物無靈魂,它們既然沒有靈魂,為什麼能夠變成如今模樣?

是初始的靈識產生?

還是原本殘魂不死?

忽然驚醒的方昊天,總算知道了自己這一段時間裡,為什麼自己死活打不死對方的原因了。

對方是死物,本來就是死的!用普通的攻擊,自然無法給他致命一擊,那麼他就會不斷重生,直到活活耗死自己。

方昊天沉默的咂咂嘴,輕輕要在下唇,手中漸漸有汗,鼻樑上也開始有了點汗水。

對方一定產生了靈識,或者前世殘破的靈體。

否則,它拿什麼操控身體?

是依靠身體的前世,日復一日刻印其上的肌肉記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