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為確保安全,也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情緒,暫時封閉附近海域也很有必要。用什麼理由,你們自己計劃。另外派直升機過來接我,我的位置你們應該知道吧?」


「知道!附近軍區,會立刻派直升機接你。你身邊那些人呢?」

「一併返回吧!這座島,怕是大有玄機啊!」

得知藍洞附近出現一座懸空島,徐海寶覺得這座島出現,肯定有其原因。最有可能的情況,便是保護這座懸空島的陣法之力正在外泄,才讓人看到其若隱若現的模樣。

可對徐海寶而言,他更清楚一座島想懸浮於空中,勢必有大陣支撐。早前吸入藍洞的海水,或許就是陣法的動力所在。島嶼現身,必然有其誘因。

擔心懸空島上,有可能存在上古仙道遺址,甚至於存活在島上的修士。為確保安全,徐海寶覺得必須親自回去察看,才能真正的安心。

好在藍洞所在海域,並非船舶通行的航線區。即便附近有船隻,大多都是過往漁船。只需做好警戒跟守住消息,關於這座懸空島的出現,就不會讓世人所知曉。

掛斷電話之後,待在旁邊的唐興佑也適時道:「有事?」

「嗯!瓊崖基地那邊的藍洞,出現一些異常情況,我需要回去一趟。你們也一樣,稍後跟我一起返回。若有機緣,或許你們將來也有可能以武入道!」

「真能以武入道嗎?」

「誰知道呢!凡事莫太過強求,隨緣就好!」

成為先天武者之後,唐興佑等人越發知道修真者的厲害之處。若有機會成為修真者,他們肯定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唯有修真,方有可能得長生嘛!

即便身為先天武者,那怕他們保養的再好,兩甲子壽限到了,依舊難抵天人五衰的結局。若是能多活一些年,任何凡人之軀又怎麼拒絕的了呢?

不得不說,動用國家的力量辦事,往往是最有效率的。剛剛掛斷電話沒多久,天邊就出現三輛品形飛來的大型運輸直升機。直升機抵達后,徐海寶只讓直升機下降一定高度。

而後讓直升機的飛行員,將索繩放下之後,所有人攀繩梯而上。至於徐海寶跟唐興佑等人,更是直接縱身凌空而行,步入打開的直升機艙門之內。

等到所有人上了直升機,遙望遠去的無盡山脈,徐海寶突然有種感應,覺得這輩子或許無緣再來此地。這種感覺,讓徐海寶覺得有些不正常。

詢問珠靈后,珠靈解釋道:「到了你這個境界,也會產生一些天人感應。這種感應,往往都是一些事情發生前的徵兆。至於會發生什麼,誰也預料不到。」

帶著這種困惑跟不解,徐海寶抵達了附近的軍用機場。直接在這裡,乘座軍隊的運輸機飛赴瓊崖。隨行歷練的特戰隊員,也在機場匆匆話別。

望著這些面帶不舍的特戰隊員,徐海寶卻很平靜的道:「緣聚緣散!有緣的話,或許下次我們還有機會再見面。即便無疑再見,你們也用不著太過婉惜。

事實上,這段時間的歷練,你們打的底子都很牢固。回部隊后,別放下訓練跟修鍊。唯有持之以恆,未來你們才能走的更遠,承擔更多保家衛國的責任。」

「謝謝首長!您的指示,我們會銘記於心的!」

正如徐海寶所說的那樣,藍軍師的指揮員將他們挑選出來陪同遊歷,也是給了他們同徐海寶學習的機緣。而徐海寶也很痛快,傳授他們真正的古武修鍊技法。

異世無冕邪皇 現在這些特戰隊員,無一例外都修鍊出內力。只要在往後的軍旅生涯,他們能堅持修鍊下去,相信他們未來的成就也不會低,在軍中承擔的責任也會更多。

說的簡單點,徐海寶培訓他們,更多也是為部隊培訓真正的兵王精英。經過此次遊歷之後,重回部隊的這支特戰小分隊,其戰鬥力將遠遠超過普通的精英特戰小隊。

力量、速度、靈敏都得到極大提升的他們,那怕將來碰上滲透的它國修鍊人士,他們也有一戰之力。得到這種機緣的同時,他們也必須承擔更多的責任與使命。

目送徐海寶一行離開,這些特戰隊員也隨即返回藍軍師。對於這些有機會追隨徐海寶一行的特戰隊員,軍方自然也是極其重視,往後也會對他們加與栽培。

當然,這些事對徐海寶而言,他也不會過多關注。臨時結束遊歷行程,徐海寶也沒覺得有什麼遺憾。到了他這個層次,有些事情依舊無法避開。

尤其涉及到這種海上的事,徐海寶也覺得責無旁貸。趁著運輸機飛往瓊崖的途中,徐海寶也跟妻子打了一個電話,告知自己過兩天就會回家的消息。

得知徐海寶回家,劉曉涵自然很高興,那怕兒子也高興的不行。對妻兒而言,也許只有徐海寶在身邊,這個家才更像一個家。血脈親情,即便身為修真者也無法割捨!

只是對徐海寶而言,他更期待這座籠罩在陣法之力中的懸空島,會帶給他更多的驚喜。除此之外,或許能從這座懸空之島上,找到一些修真者為何消失地球的原因! 抵達前番乘機離開的軍用機場,剛下飛機的徐海寶,便看到在機場等候多時的田浩明。海上出現這樣值得高度關注的事,特事院的供奉都來了好幾個。

雖然這些供奉都擁有短暫飛行滯空的能力,卻依舊無法靠近那座懸浮在空中的島嶼。稍稍接近,便能感覺到空中存在的阻礙,讓他們最終只能無功而返。

最令一眾供奉困惑的是,在海上看那座島的距離,跟他們飛到能量圈外似乎一樣遠。那座若隱若現的海島,彷彿從未移動過位置,偏偏供奉們看的見摸不著。

乘座直升機前往的路上,田浩明也跟徐海寶彙報了相關情況。聽完田浩明的彙報,徐海寶若有所思道:「阻礙你們靠近的能量,應該是陣法之力,此島有大陣庇護。」

「跟玄武島一樣?」

「差不多!只是相比我在玄武島布的陣,那座海島布置的陣法只怕更為玄妙。即便這次我回來,我也不敢保證一定能進去。有什麼情況,等我看過再說。」

「好!」

直升機乘座人員有限,徐海寶僅帶四位先天強者前往,其它人則乘座遊艇返回瓊崖基地。不管怎麼說,此次遊歷外出也有這麼久,相信他們家人也很挂念。

好在這次外出遊歷,一眾隊員都受益非淺。回基地后,只要耐心的好好修鍊一番,相信他們也有更大機率突破先天,成為打撈團隊的新先天強者。

可以說,現如今特事院很多年青的特事員,都很羨慕海龍打撈團隊的骨幹。背後有徐海寶當靠山,他們的修鍊資源,甚至比特事院都要多出不少。

就目前的情況而言,特事院想培養新人,也需要徐海寶的助力。無論徐海寶煉製的丹藥,還是提煉的靈水,都是非常緊俏的稀罕物,很多特事員都非常期盼跟渴望。

只是要兌換這些稀罕物,都希望拿出足夠的功勛才行。除了金錢之外,兌換這些物品真正的東西,其實還是功勛值。想突破,那就必須拚命賺功勛值。

當直升機抵達事發海域時,看著正在海面上警惕的巡邏艦艇,徐海寶也沒急於下飛機。站在直升機艙門前,雙眼鎖定視線中那座懸浮在空中的海島。

單從肉眼看,那座海島似乎距離很近。可徐海寶一番感知后,基本確認這座島距離他們還很遠。籠罩在這座島外面的,果不出所料就是陣法之力。

「浩明,把老唐他們帶船上去,我先過去摸摸情況!」

「切記小心!」

說出這番話后,唐興佑等人很快拉開機艙門,直接從直升機上跳下的徐海寶,很快來到陣法之力外泄的區域。而唐興佑等人也很麻利,從空中直接落到指揮船上。

正在船上等候的玄機道長等人,看到從天而降落到船上的唐興佑四人,也知道四人是徐海寶麾下的心腹,也是跟他們修為實力差不多的先天武者。

相比唐興佑等人習武到突破的時間,玄機道長這些老牌先天強者,都覺得這輩子浪費太多時間了。唐興佑等人的修鍊速度,也超乎整個特事院古武修行者的預期。

甚至有特事員覺得,只要能成為徐海寶的心腹,那怕是頭豬,也能突破先天境。有些遺憾的是,誰叫他們不是徐海寶的戰友,不是徐海寶真正信任的部下呢?

站在陣法能量外圍,徐海寶也輕聲道:「珠靈,你可看出什麼來?」

「正如你所言,此島有陣法庇護,而且是大陣。因為陣法能量外泄,才導致意外現身。就你現在的實力,想安全通過此陣,只怕還有不小的難度。

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島嶼外圍的陣法之力消散,而後再想辦法破陣進入。當然,還有一種更快捷的辦法,那就是從水底那個洞穴,坐傳送陣上島。」

此話一出,徐海寶也滿臉驚訝的道:「那座傳送陣,就是傳送到這座懸空島嗎?」

「沒錯!那傳遞陣最終目的地,正是此刻現身的島嶼。只是傳送陣年代太久,現在陣法能量開始外泄。傳送過程中,誰也不敢保證會不會出事。」

傳遞陣涉及空間之力,這種力量比五行元素更為稀有。如果有人能修鍊空間技法,或許就能擁有一個可攜帶的空間,甚至布置傳送陣這樣的高級陣法。

「那你的意思是,我們先靜靜的等著?」

「可以!不過,你也可以試著強力攻擊一下,加快島嶼陣法之力的消耗。如果能將此島拿下,你在海上也算有了一塊真正的洞天福地。此島,應是上古遺留的古島。」

能隱遁在大海上這麼多久,依舊沒被人類所發現,足以說明這座海島的與眾不同。若是徐海寶能將其拿下,或許也能將其做為自己的道場,真正打造一個洞天福地。

聽完珠靈的建議,徐海寶便在海面眾人的注視下,開始朝能量陣打出一道道攻擊法訣。每道攻擊法術打到能量屏障上,都會產生能量波紋,讓眾人看的目瞪口呆。

「徐顧問打算強行破陣嗎?」

得知那能量是陣法之力,玄機道長等人非常清楚,他們根本找不到破解的辦法。至於暴力破陣的話,他們的攻擊力量有限,只怕捍動不了這樣的大陣。

痛快淋漓的施展一番攻擊法術過後,徐海寶發現能量屏障依舊堅固的很。籠罩在陣法之中的海島,看上去似乎近在咫尺,實則依舊遙不可及。

「珠靈,此島有沒有可能過段時間又隱遁起來?」

「很難!雖然尚不確定,這座懸空島上是否還有人。可陣法之力外泄便無法逆轉,陣法破碎也只是時間問題。只是有一點值得警惕,一旦此島墜海,後果極其嚴重。」

讓珠靈一番提醒,徐海寶也意識到,一座海島從高空墜落,其衝擊力不亞於慧星撞地球一般。到時掀起的巨浪,只怕會吞噬過往船舶,也會形成波及海岸的海嘯。

意識到這一點,徐海寶很快道:「珠靈,你能在它墜落之前,將其吞噬嗎?」

「可以!只是那樣一來,你的精神境界,還有必要提升一些。若是此島面積太大,我吞噬它的過程中,也會消耗你的精神力。一旦你支持不住,後果難以預料!」

嘶!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的徐海寶,也意識到他跟珠靈是一體的。雖說珠靈能吞噬這座海島,卻依舊需要消耗他的精神力。若供應不足,就會傷及他的本源之力。

道心留下傷痕,想要彌補就非常困難了。甚至有可能因為吞噬這座海島,徐海寶會陷入沉睡狀態。何時醒來,或許也要看他的恢復情況而定。

「此島能量耗盡,大概需要多少時間?」

「難以預測!有一點能確認的是,如果你能進階元嬰期,或許問題就不大。」

「好!那我明白了!等回玄武島之後,我就開始閉關修鍊!」

「大善!」

在修鍊的事情上,珠靈也不想逼迫徐海寶。可珠靈依舊知道,兩人共損共榮。徐海寶的修鍊速度看似很快,距離珠靈的層次還太遠,珠靈想恢復依舊遙遙無期。

如果徐海寶能進階元嬰境,那麼混沌珠空間也能獲得一次突破。屆時吞噬一座海島,徐海寶與珠靈聯手,想來問題也不會太大。金丹境,確實有些勉強啊!

有所決定的徐海寶,很快放棄攻打能量屏障的想法,回到下方的指揮船,看著一眾期待的眼神,徐海寶也搖頭道:「這座海島的防護陣法,我也無能為力!」

「那有沒有隱患?」

「確切的說,隱患很大!肉眼看,這座海島面積似乎不大。實際上,它距離我們依舊很遙遠,所以才會顯得這般不起眼。實際上,這座島嶼面積只怕不小。

一旦失去陣法能量的庇護,這座島嶼一旦墜落大海之中,你們可以試想一下,會造成多大的影響。如果島嶼處於很高的位置,那造成的破壞力越發驚人。」

「什麼?這座島會墜落大海?」

「很有可能!現在島嶼能懸浮於空中,更多緣於島上布了陣。一旦陣法之力消失,我們又找不到控制此島的辦法,或許我們擔心的情況就有可能發生。」

雖說大海上沒人,即便島嶼砸下來也砸不死人。問題是,大海之中有無盡的海水,一旦衝擊力過大,勢必會形成巨浪跟海嘯,席捲整個周邊的海域跟船隻。

聽完徐海寶說出的假設,很快有供奉道:「能動用導彈,將其擊落嗎?」

「時間上來不及!島嶼一旦失去陣法庇護,墜落下來的速度根本無法鎖定。為了安全起見,接下來這段時間我會閉關,希望能有所突破。

若是我的行為還能再進一步,施展袖裡乾坤之法,或許能將此島收入囊中。如果不能突破,那我們必須做好最壞的打算,將損失控制到最小的程度。」

「明白了!」

得知徐海寶現在的實力,也無法奈何這座懸空島,玄機道長等人更清楚,利用現代武器轟炸此島,基本上也不太可能。能做的,或許只有被動防範。

提前有所準備,也許等海島墜落那天,或許也能將損失控制到最小。可不管如何,這件事一旦傳揚開來,勢必造成社會動蕩。一座海島從天而降,這種事科學如何解釋呢?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面對突然出現的懸空島,中斷歷練歸來的徐海寶,發現依舊無法打破島嶼外圍的陣法。甚至通過珠靈得知,失去陣法能量的懸空島,很有可能墜落大海。

真發生這樣的事,相信沿海地區勢必會形成一次巨大的海嘯。考慮到這種情況,徐海寶隨即決定閉關突破。對他而言,專門修鍊的話,突破元嬰也並非沒可能。

將此情況告知玄機道長等人後,徐海寶也沒在這裡多待。島嶼外面的能量沒耗盡,誰也別想登上這座看似很近,實則有可能很遙遠的懸空之島。

臨行之時,徐海寶也建議道:「想個理由,將藍洞附近禁航。另外密切派人實施監控,如若情況有變,記得及時通知我。這段時間,我會待在玄武島閉關潛修。」

「好!這些事,我會讓上面處理好的。等陣法能量耗盡,你能否提前上島呢?」

「一切都是未知之事,我先前的憂慮,也是建立在陣法能量耗盡時,我能否及時控制。雖說我是修真者,可我修為畢竟有限,想力扛這樣一座島嶼,也是痴人說夢。

事實上,我們應該慶幸,這座島在海上現身。如果在內陸地區,你們應該知道會造成多大的影響。先監控,後續有什麼變動,我也會時刻注意的。」

知道玄機道長等人,也不想看到災難降臨。問題是,這種事情人力完全無法控制。況且,懸空島上是何情況,所有人都不知道,一切似乎都是未知數。

唯有聽完珠靈建議的徐海寶,覺得專心潛修一段時間,對他自身而言也是一件好事。修為越高,真出事的話,也能做更多事,爭取把損失降到最低。

名門隱婚 沒實力,一切都是枉然。雖然徐海寶不會出什麼事,可自認『海洋修士』的他,自問無法坐視不理。真砸一座海島到大海中,天知道會發生何等驚變。

甚至趁著這個機會,徐海寶也交待道:「特事院近期,密切關注各地的情況。如發現有什麼異常的情況,一定要及時通報。我擔心,天地會有大變。」

「你指的大變是?」

「不知道!但我隱約覺得,總會有什麼事情發生。這座懸空島,早前肯定遁入小世界之中。要不然,早就被人發現了。唯有小世界,才能讓其隱藏其中。

如果你們不了解小世界,那至少應該聽過洞天福地。別人都說,如今是末法時代,那些洞天福地卻不見蹤跡。修真者離奇消失,這其中必然有什麼聯繫。

現在懸空島顯露真跡,誰也說其它的洞天福地不會現身呢?如果洞天福地現身,裡面究竟還有沒有人生存呢?這一切都是未知數,我們卻不得不防!」

進階金丹境之後,徐海寶隱約能感覺到,這個世界開始對他產生的排斥力。即便徐海寶很少吸收外界的靈氣,甚至很多時候還反哺這個世界靈氣。

但徐海寶依舊能感受到,天地給他施加的排斥力越來越多。或許冥冥之中,有這樣一股力量,希望徐海寶離開。他的存在,或許打破了某種平衡。

只是對紅塵未了的徐海寶而言,兒子才出生這麼久,他又怎麼可能捨得拋妻棄子離開地球呢?一旦離開,他跟這些至親之人,或許就真的天人永隔了。

有得必有失,此番讓珠靈一番提醒,徐海寶也開始考慮,究竟應該做何選擇。如果真能找到離開地球的路,也許徐海寶會考慮,把家人帶進混沌珠空間一併離開。

若這世上真有修真界,或者比地球更高維的空間,對徐海寶的長生之路而言肯定更好。-相應的,珠靈能獲得的進化程度就越高,徐海寶能獲得的好處就越多。

當然,這些事徐海寶不會跟任何人說。況且,徐海寶暫時也沒找到離開地球的路。前番在藍洞看到的傳送陣,想來只是傳送至這座懸空島的。

想離開地球的傳送陣,只怕徐海寶也要好好尋覓一番才會有收穫。至少在徐海寶看來,早年存在過地球修真者,很有可能都通過傳送陣,去了更高維的世界。

那個世界,想來應該是修真界。可究竟是什麼,或許只有傳送之後才知道。如果真要前往更高維的空間,徐海寶覺得一個金丹境,還遠遠做不到自保。

唯有進階元嬰,或許才會擁有一些自保之力。加上有珠靈傍身,即便遇上一些真正的高手,徐海寶也不至於沒有一拼之力。當然,這些都是徐海寶自己的想法。

交待了一些事,徐海寶也沒讓別人送。對他而言,回到大海等於回到家,從空中回去還不如從海上回去。反正這段時間,家人都待在玄武島生活。

有時間,家人偶爾也會回窪山島那邊住,反正有遊艇代步,一切都很自由。加上家人基本都沒太多事,時間完全能自由掌控,想去那住就去那住。

看著消失在大海中的徐海寶,依舊待在船上的玄機道長等人,也知道這件事必須彙報上去。不論最終結果如何,出了這麼大的事,也需要做一番應對的。

好在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座突然顯露蹤跡的懸空島,還處於相對平穩的狀態。但先前徐海寶的一番話,還是令玄機道長等人擔心。這會是天地大變的開始嗎?

如果真有洞天福地顯蹤世間,那麼生活在洞天福地中的人,究竟又是什麼人?這些人出來之後,他們又是否認同現在的政府,願意接受政府的管理呢?

若是不肯配合,到時真打起來,那場面只怕很難控制。至少有一點玄機道長等人能夠確認,那就是洞天福地中出來的人,只怕大多都跟徐海寶差不多。

最不濟,武者跟修士的比例,應該會比外界更多。這些人一旦出世,勢必會帶來社會動蕩不安。相應的,也會改變很多人固有的思維,引起社會的動蕩跟混亂。

好在徐海寶之前已經說過,真發生這樣的事,也可通知於他。做為金丹境的修真者,徐海寶雖然稱不上高手。但相比玄機道長等人而言,他是當之無愧的第一高手。

如果連徐海寶都無法震懾那些人,也許國家只能動用殺手鐧,以核彈這種非常規武器,震懾那些居心不良之徒。洞天福地扔顆核彈過去,估計裡面的人也撐不住吧!

關於這些事,徐海寶暫時也不用過多關注。對此刻入海的徐海寶而言,他先去藍洞那邊看了看。發現流入藍洞的海水數量,確實比之前多了不少。

再回頭看看懸浮於空中的海島,徐海寶也很好奇,究竟是什麼陣法,能用海水充當能量。甚至這股能量,將一座島懸浮於空中。又或者說,那座島本身就自帶懸浮屬性。

要真這樣的話,至少不用擔心整座島嶼突然從空中墜落至大海。若能成功登島,或許徐海寶還能找機會,控制島嶼上的陣法核心,讓其繼續隱遁於世界之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