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然後,偌大的識海在三片葉子的幼苗強大的吸力下,開始快速的收縮,風乙墨嚇的魂飛魄散,連忙制止,可惜沒有任何作用,而且,他感覺身體里的生機也開始被吞噬,不停的流向幼苗。


這怎麼辦?

風乙墨想起古城裡的仙晶,毫不猶豫、毫不吝嗇的全部取出,一股腦的塞到識海之中。

有了仙晶,幼苗更加瘋狂,龐大的根系包裹在仙晶上,吞噬起來。 風乙墨感覺身體生機的流失減弱了許多,暗暗鬆了一口氣,希望幼苗適可而止,不要太過分的吸收自己的生機了。

然而,他的想法是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的,十多萬的仙晶數十幾息時間就被幼苗吸收的乾乾淨淨,又長出三片葉子,長高到六寸高,接著繼續吸收風乙墨身體內的仙力、生機。

風乙墨的身體快速的萎縮,骨瘦如柴,雙眼凹陷,充滿了恐慌。

這是他從來沒有遇到過的事情,從來沒有感覺死亡距離自己如此的近,生機的流失,讓風乙墨喪失了求生的慾望,呆坐在地上。

白鳳不知趣的在風乙墨肩膀上跳來跳去,風乙墨竟然對罪魁禍首沒有一絲一毫的恨意。

難道這裡就是自己的葬身之地,自己要死於此了嗎?

如此憋屈的死去,風乙墨實在是不甘心,哪怕是跟敵人搏殺的過程中死去,都心甘!

既然它喜歡吞噬,那就讓它吞噬個夠!風乙墨心中發狠,在須彌鐲里翻找,想要找到一些寶物,塞給幼苗去吞噬。

忽然,他看到了採摘來的藍色花朵,花蕊是黃色的,好像孩童一樣,連忙取出來,驚喜的叫起來:「這是仙童花!」

之前,他根本不認識什麼是仙童花,不過經過觀看大量的玉簡,就有一部《仙草經》,裡面就介紹了仙童花。

仙童花,屬於一種仙草,雖然級別不是很高,卻擁有一項特殊的功效,可以替劫,也就是可以替擁有者死亡一次!

這就是一條命啊,作為仙人,也是怕死的,因此,許多仙人都尋找仙童花,關鍵時候,替自己死去。

因此,風乙墨直接在仙童花上滴入兩滴精血,讓仙童花擁有了自己的氣息,然後塞入識海之中。

仙童花剛剛出現,就被幼苗的根系包裹住了,而且,風乙墨明顯的感覺幼苗不再吸收自己的生機,頓時鬆了一口氣。

幼苗在吞噬了仙童花后,又長高了半尺多,最後停留在一尺高,十二片碧綠的葉子散發強大的生命本源氣息,傲然挺立。

此時,風乙墨完全變成了行走的骷髏,身上的血肉全無,一根根血管暴露在松垮垮的皮膚下,模樣令人恐懼。

罪魁禍首的白鳳飛入識海,就停留在一尺高的小樹上,表情甚為滿足、愜意。

風乙墨長長嘆了一口氣,后怕不已,如果沒有仙童花,自己早就一命嗚呼了。

嗯,不對,小樹吸收仙晶速度如此快,怎麼吸收自己倒慢了許多,從自己開始被吸收生機、仙力,再到找到仙童花,怎麼也有百十息時間,反倒沒事?

他連忙查看自身,立刻呆住了。

在風乙墨身體里,原本是有天玄藤這個第二分身的,可如今,只剩下一截半尺長的枯藤!

風乙墨明白了,在小樹吸收自己生機的時候,是第二分身代替自己,被小樹吸幹了生命!

風乙墨取出那一截枯藤,久久不能平靜。之前,他曾經為天玄藤不告訴自己,就吞噬了嗜血藤而不滿,沒想到關鍵時候,還是他救了自己。

他恨恨的看著識海裡面的小樹,你最好讓我知道你有什麼用處,不然,我饒不了你!

風乙墨把天玄藤枯枝放入須彌鐲內,找了一處靈泉所在,栽種下去,又在四周布下了聚靈陣,期盼有一日,它能重新發芽。

目前,最重要的是恢復生機、體力,哪怕是一頭四級妖獸,也能要了自己的小命!

風乙墨打開須彌鐲,抓出一團混沌氣息,接著是千萬上品元石,包裹住自己,然後,腦海里出現《混沌先天功》的口訣,開始修鍊。

此時他血肉全無,以混沌氣息恢復,可以最大限度的提升肉身的強度。

外面有天然的混沌氣息,身體里還衍生出混沌氣息,兩者相輔相成,沖刷著渾身的經脈,哪怕是最末梢的經脈都得到了增強。

三日後,風乙墨乾癟的身體恢復了正常,混沌氣息充斥著身體每一處,筋骨白玉般剔透,之前所吸收的屠羯心頭精血融入到骨髓之中,讓風乙墨的筋骨皮都超過了五爪黑龍!

混沌先天功衍生出來的混沌氣息更是源源不斷,隨時隨地的讓風乙墨的肉身得以改善,向更高的境界發展。

不過,風乙墨始終沒有弄清楚識海里那一株尺許高的小樹是什麼,有什麼用處。

當他散發神識后,卻嚇了一跳,因為原本只能探出五千里的神識,竟然可以探出五萬里,可以清楚的看到這一殘界的邊緣!

一顆小小的樹苗竟然有如此巨大的威力,真是意外之喜啊!

只不過這個殘界里沒有什麼東西,都是灰色的,寸草不生,就是有一些城池,也都坍塌,沒有任何活著的生靈。

風乙墨正要離開,卻在距離他兩萬三千多里的地方,看到了一座比較完整的空城。

他想了想,奔著空城而去。

肉身變強,風乙墨可以把電掣術始終到極致,竟然超過了瞬移,一晃就是百丈,而不怕肉身承受不住。

經過生死劫難,修為並沒有受到影響,反而讓肉身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狀態。如今,不用寶物,光憑肉身,也能把謀逆的宿澤打敗了。

兩萬三千多里,風乙墨只用了半天的時間,就趕到了。

來到城前,迎面撲來腐朽、陰沉的氣息,卻難以掩飾此城的厚重、古樸。

城寬二百里,長三百里,可城牆高三十丈,厚五十丈,一座城門高就有二十丈,寬百丈,令人無法想象,為什麼會有如此厚重的城牆、寬大的城門。

這座名為「焰城」的城城門大開,詭異的氣息若有若無,竟然令風乙墨的神識無法看透裡面的具體情況。

雖說這裡經過三百多萬年,加上元氣消失,植物消失,不能有存活的人類和妖獸,可風乙墨心中卻湧起了不好的預感,似乎在這寬厚的城門之內,存有一個絕世的凶獸!

自己該不該進去?

正在猶豫,一股熾熱的火焰在城內燃起,達到數十丈高,赤紅色,彷彿可以燒盡這一方空間,無所匹敵! 風乙墨愣住了,他這是第一次在殘界里看到火焰,那赤紅的火焰雖然顏色不是十分鮮艷,卻給了風乙墨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想都沒想,直接施展他足通,消失在「焰城」城門之前。

唿!!

焰城城門裡紅光一閃,一個身高十丈的渾身散發著火焰的人形出現,大踏步走出了城門,向風乙墨追去。

風乙墨連連施展他足通,兩閃就回到了原來的地方,誰知那十丈高的火焰人速度並不慢,化為一道火光,出現在風乙墨身後千丈外。

風乙墨心中微慌,左手一擺,傳送符就出現在掌心中,就在火焰人的手快要碰觸到他身體瞬間,激發了,人就出現在虛空之中。

見火焰人沒有追出來,風乙墨鬆了一口氣,連忙向遠處遁去,離開這個危險的殘界。

那火焰人是什麼,為什麼能夠活這麼久?

想了半天也不得其解,也就作罷。

飛行了半日,風乙墨試著散發神識,虛空中,神識可以探出五千里,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風乙墨伸手感受了一下罡風,雖然較突破界力時候要弱的多,卻還是十分犀利,之前,他曾經試過神識延伸出破天舟,當時就遭到了罡風的剿滅,如今神識卻可以探出五千多里,說明神識發生了變化。

咦,這裡罡風如此強勁,是不是可以修鍊九天罡風訣?這九天罡風訣還是來自於外祖父風際會,只不過此法訣只到化神期部分,再往後就沒有了。所以,風乙墨的修為進入化神期后,就沒有再修鍊過。

如今,風乙墨已經是渡劫中期修士,對一些功法自然有獨特的理解,加上學識淵博,完全可以開山立宗,推演九天罡風訣後續功法,不是什麼難事。

風乙墨盤膝坐在虛空,雙手掐訣,開始修鍊九天罡風訣。

一縷縷罡風,經過風乙墨的身邊,瞬間就沖入虛空之內,消失的無影無蹤。

然而,隨著風乙墨的手勢不停的變化,再經過他身邊的罡風好像得到了某種召喚,盤亘在風乙墨的周圍,不再遁走,而是鑽入他的身體里,沿著經脈肆意的游弋。

一道罡風、兩道罡風,十道罡風,百道罡風……

越來越多的罡風鑽入風乙墨的身體,給他送來九天罡風訣修鍊感悟。如果不是經脈經過混沌氣息的洗刷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他早已被鑽入身體內的罡風撕成碎片了。

風乙墨的雙手動作越來越快,快的像風,幻影重重,身體隨著湧來的罡風起伏不定,好似,這一刻,他化為了一縷風!

如果有人在,就會發現風乙墨的氣息慢慢的變淡,當他隨著一股罡風飄走的時候,徹底的消失了氣息。

風乙墨停止了動作,雙目緊閉,處於一種玄奧的狀態,腦海里的九天罡風訣不斷的閃現,後續法訣一個字一個字的出現了。

風乙墨就在虛空中,隨風逐流,忘記了一切,宛如與這虛空融為一體。

他身體內爆走的罡風忽然柔順下來,從兇狠的餓狼變成了溫柔的綿羊,乖巧的不像話,慢慢的彙集到一起,盤旋起來,最後,凝聚成一顆淡青色的珠子。

如果風乙墨睜開眼睛,就會發現,這是一顆風本源珠!

可是,風乙墨進入了一種深度頓悟之中,就連千裡外,出現了一隻龐大的虛空獸都沒有發現。

這隻虛空獸足有三千丈大小,就好似一片黑雲漂浮在虛空中,自由自在的吞噬著虛空中的隕石。

隨著罡風的飄動,風乙墨距離虛空獸越來愈近,然而,虛空獸就好像沒有看到風乙墨一樣,緩緩的從風乙墨身邊經過。

驀然,虛空獸身體突然上下起伏,呈現波浪般,連綿不絕,最後,在其尾部,猛然抖動了幾下,排放出一塊灰色的東西。

這東西只有三尺大小,淡灰色,柔軟如水,不是別的,正是虛空獸吞食了隕石后的排泄物。

不巧的是,排泄物飄飄蕩蕩,正好落在前行的風乙墨身上,而風乙墨渾然不覺,與危險的虛空獸擦肩而過。

過了許久,虛空獸都不見了蹤影,而罡風,帶著風乙墨飄出十幾萬里之外。

嗖!!

一艘四十幾丈長的飛舟出現在虛空中,剛剛還在數十里之外,眨眼就到了跟前。

在飛舟里,坐在兩男兩女四個年輕的修士,年紀都不大,三十歲左右,可是每個人氣息強大,都是渡劫後期。

這四人都是來自靈界墟鼎界鼎天宗的修士,天資卓越,進入虛空,就是為了探險尋寶來的。

男的分別叫危進、嚴深,危進是大師兄,嚴深是二師弟,而另外一邊的兩個如花似玉的女修則是他們的師妹紅雲和秋瑩瑩。

不知是四人駐顏有術,還是服用的異寶,除了眼睛充滿滄桑外,外貌竟然和二三十歲年輕人一樣。可是,能夠修鍊到渡劫後期,哪一個不是千年的老怪,甚至是萬餘年了。

紅雲閑著無事,朝外面觀看,就見一個盤坐的身影隨風逐流,她以為自己眼花了,定睛看去,櫻唇頓時張開的大大的,都能塞下一個雞蛋了,美麗的眸子里儘是不可思議的神情。

UM-Missoula/Missoula College/Jameson Law Library 「危、危師兄,你看外面,是不是有人?」紅雲叫起來。

「有人?別開玩笑了,這是虛空,不是什麼人都能來的,虛空里危機四伏,到處都是罡風、隕石,碰著傷挨著亡,還有厲害的虛空獸,怎麼會有人呢?就算有同道來,也都會像咱們這樣,乘坐飛舟的!」嚴深嗤笑起來,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坐在紅雲前面的秋瑩瑩聞聽,順著紅雲縴手所指的方向看去,瞪大了眼睛,果然,就在飛舟不遠處,一個盤膝而坐的人跟著罡風飛行,似乎,那人與罡風融為一體了,輕飄飄的。

「危師兄,真的有人啊!」秋瑩瑩驚叫起來,頓時引來危進、嚴深二人。這是因為風乙墨漂浮在紅雲這邊,而危進、嚴深二人坐在另外一側,看不到他而已。

等二人看清楚風乙墨一個人,閉著眼睛,身上什麼都沒有,就這麼漂浮在虛空中,吃了一驚。 男神說他很愛你 「危師兄,他是不是死了?」秋瑩瑩好奇的問道,因為他們不敢把神識探出飛舟,只是用眼睛觀看,因此他們只能看到風乙墨渾身僵硬,閉著眼睛,連胸口都沒有起伏,似乎就是一具屍體,被虛空里的罡風吹著飛行。

「應該死了。你看他身上連防護鎧甲都沒有,怎麼能承受的住罡風的侵蝕?走吧,與咱們無關!」危進面無表情的說道,好像看到的不是一個死人,而是阿貓阿狗一般。

「不知道是誰帶他來的,太可憐了!死了也沒有地方埋葬,唉!」秋瑩瑩嘆了一口氣,有些憐憫的看著風乙墨。

而嚴深一直目不轉睛的看著風乙墨,此時,飛舟的飛行速度慢了下來,與外面的罡風幾乎一樣,可以清楚的看到風乙墨渾身上下的細節。

嚴深看的不是別的,而是落在風乙墨身上的軟綿綿的虛空獸排泄物。

「師兄,你看,那灰色的東西是什麼?」嚴深突然指著虛空獸排泄物問道。

危進看了看,眼睛一亮,來了興趣,認真的看了看,似乎想起了什麼,「莫非是咱們此行的目標之一無極泥?」

「什麼,危師兄,你說那就是無極泥?」紅雲、秋瑩瑩同時尖叫起來,好像看到鬼了一樣。

無極泥,在整個靈界都是頂級的寶物,他之所以珍貴,就是因為此物不在五行之內,非金非土非水非火非木,不受五行牽制,不受五行相生相剋,如果以此寶煉製出來兵器,根本無懼五行兵器,屬於頂級兵器,特別是防禦性寶物,減弱五行攻擊法寶的威力。

除此之外,在仙寶排行榜前十裡面就有一座無極玲瓏塔,就是以無極泥所煉製的,專門收取各種五行法寶,十分厲害!試想,當敵人祭出了攻擊仙寶,還沒等殺到跟前,就被無極塔玲瓏塔收了,連兵器都沒有了,還如何鬥法?

因此,無極泥是所有人趨之若鶩的寶物!

此行進入虛空,宗門給四人的任務之一就是尋找無極泥。無極泥的誕生之地就是虛空!

危進表情凝重,又看了看,沉聲道:「我看著像,至於是不是,還需要進一步驗證。算了,我出去看看,你們都留下!」

說完,他身上浮現出一套金色的鎧甲,威武不凡,竟然是一整套的上品道器鎧甲,把渾身上下都遮擋的嚴嚴實實,只留著兩隻眼睛,一閃,就出現在飛舟之外。

「嘖嘖,這是太上長老賜予大師兄的岳陽金甲鎧吧,真是威猛,好羨慕啊!」嚴深看著離去的危進,讚歎道。

「哼,你就別眼紅了,你的白雲連銀甲也不錯啊,太上長老太偏心了,最好的兩副鎧甲都送給你們了,我跟紅雲師姐的就差多了!」秋瑩瑩撅著小嘴,不滿的說道。

嚴深得意的哈哈一笑,摸了摸鼻子,道:「不說了,咱們看大師兄!」

嚴深、紅雲、秋瑩瑩緊張的看著外面,就見全副武裝的危師兄,向死人飛去。

本來,風乙墨就夾在在罡風流中,飛行速度與危進四人的飛舟幾乎相同,可是,就在危進靠近風乙墨的時候,突然颳起了一股強烈的罡風,原本飄蕩盪的風乙墨就被罡風夾著飛向遠方,躲開了危進的一抓。

危進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飄走的風乙墨,飛身向前,再一次伸手。

可是,原本柔順的罡風突然狂暴起來,一道道罡風沖向危進,哪怕他身上穿著岳陽金甲鎧還是被罡風衝撞的歪歪斜斜的飛出數十丈,在金色的鎧甲外表,出現了一道道深淺不一的痕迹。

好在這岳陽金甲鎧擁有自我修復的能力,在脫落罡風範圍后,就慢慢的恢復了。

危進心有不甘,身形一晃,再一次向風乙墨衝去。

然而,他剛剛進入罡風流速帶,罡風就開始狂暴,好似變成了鞭子,對著危進,鞭撻、抽打,幾下子就把他轟飛了出去。

危進又驚又怒,幾乎要爆走了,忽然想起什麼,驚愕的看著盤膝飄動的風乙墨,「是你搞得鬼?你怎麼能調動這裡的罡風?」

風乙墨長長嘆了一口氣,睜開了一雙眸子,眼睛里透露出精光,深邃而睿智,「你這個人真討厭,不知道本座在修鍊嗎?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擾於本座,是不是該打?」

聽了風乙墨的話,危進大吃一驚,他還是頭一次見有人敢在虛空里修鍊呢,不過,他臉色隨即露出不解的神情,眼前的年輕人修為不過是渡劫中期,怎麼能肆無忌憚在虛空里修鍊,他不怕罡風、隕石還有虛空獸嗎?

「好了,念你是初犯,也就不進行懲罰了,你走吧!」風乙墨重新閉上眼睛,十分自然的一招手,數道罡風飛來,托著他的身體向前方飛去。

危進完全愣住了,此人果然能夠操控罡風,他是如何做到的?

不對,自己好像是來拿無極泥的,怎麼把正事忘了,連忙展開身形,向風乙墨追去。

「道友且住,在下有一事與道友商量!」危進大聲道。

風乙墨停住了身形,問道:「什麼事?」

危進指了指風乙墨的胸口,風乙墨低頭看去,這才發現自己胸口上不知何時貼著一塊灰色的軟軟的泥巴一樣的東西,心中一動,莫非此人要這塊泥巴?

「道友,在下想要你身上的這塊泥巴,可否割讓?多少元石請開口,只有我危進能夠滿足的,盡量滿足。」

風乙墨沒有回答危進的話,而是仔細觀察泥巴,發現強大的神識竟然看不出泥巴的跟腳,無從下手的感覺,非金非土非水非木,更不是火,莫非此物超出了五行範圍?

風乙墨幾乎要仰天長嘯了,之前,為了五行破源陣而苦苦尋找無極石,沒想到竟然碰到了無極泥,真是太幸運了,連忙收到須彌鐲內,冷著臉,道:「不賣,給多少錢都不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