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然而這還不算什麼,更讓他們震撼的是,這些敵軍之中,裝甲車,火炮的數量多的超乎想象。


通過望遠鏡觀察,可以看到前面三排,全部都是整整齊齊的裝甲車!

「那是米國的裝甲車,該死!」

一名將領通過望遠鏡看到了最前面的畫面,頓時氣得破口大罵。

聽到這話,其餘將領都是臉色一變。

米國!

怪不得突厥和匈奴人這一次如此兇猛,火炮力量比以前強大了數倍不止,原來是米國在背後援助!

不過想想也就是了,米國一直和大夏敵對,明裡暗裡進行各種陰謀。

突厥和匈奴對大夏進行侵略,肯定會在背後幫忙!

將領匆忙來到指揮部,將消息告訴陳浩。

「大人,敵軍已經出現要塞之外二十里的位置,隨時可能發動進攻!」

「我們的人已經觀察到,敵軍聯軍擁有大量的火炮武器,能對城樓城極大的威脅!」

聞言,陳浩臉色一沉,但眼下已經無路可退。

他道:「傳令,所有戰士進入一級備戰狀態,隨時準備迎戰!」

「是!」

將領領命,隨後便下去了。

與此同時,陳浩也是換上了戰甲,手持長槍,來到城樓之上!

雖然身為最高統帥,但陳浩本身也是一位宗師五重的強者,這種級別的高手,在戰場上可以說就是一尊人形兵器,完全可以在萬軍從中穿梭自如!

那些火炮完全傷不到宗師級的強者,反而還能在萬軍之中,取敵將首級!

陳浩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準備,必要時刻,自己親自加入戰場!

……

一個時辰之後,轟鳴之聲傳出,火光衝天而起,一場曠世大戰,就此拉開序幕。

突厥和匈奴聯軍,對大北境邊境的要塞,發起了猛烈的進攻!

無數裝甲車沖在最前面,炮火對準了城樓上的士兵們,一頓狂轟濫炸!

。 早上9點半,C市城北區XX公寓。

昨天徐晨忽然來C市,對思語來說,絕對是她這個假期,甚至是她前30年的人生中最意外的驚喜,沒有之一。古人說,世間有四大幸事:久旱逢甘露,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她這麼多年的人生中,好像也只經歷過最後一件,就是當年收到了北京C大的研究生錄取通知書,算是真正意義上的金榜題名。如果再加一條,估計就是徐晨到C市了,哎,一點都不押韻。雖然她是個文科生,不過,作詩的能力還是…非常的不ok。

今天,她比平常上班幾乎都要醒得早,可能是昨晚太激動了,好像也沒怎麼睡著。打開行李箱里的化妝包,直接來到洗漱間,收拾好自己后,她很用心地化了個精緻的淡妝,似乎比第一次談戀愛的時候還要專註。還是不要塗太厚的口紅,也不要化太深的眼影了,萬一徐晨不喜歡怎麼辦,她心裡這麼想著。這大概就是戀愛中的女人吧,空窗這麼多年,竟然第一次有點期待談戀愛,還是和她喜歡了這麼多年的人談戀愛,確定不是做夢?嗯,真的不是。

半個小時后,稍微清點了下隨身物品,就打算出門了。今天她穿了一條淺色的連衣裙,披肩的捲髮弄得很是時尚,還特意戴了徐晨送她的那條項鏈,當然,還有永遠都不能拋棄的「恨天高」,反正車上有專門開車的平底鞋,到時候再換就好了。5分鐘后,坐電梯徑直來到地下車庫,導航開啟,隨後就出發了。

從她家到徐晨的酒店其實不遠,坐地鐵也就10-15分鐘,不過她還是選擇了開車。她並不是那種喜歡炫耀的人,她的家境很殷實,沒吃過什麼苦,是那種在很優越的家庭環境中成長起來的有教養的女孩。她的家境也是所有親戚中最好的,雖然不能和楊慧比,但絕對也不差。小時候爸爸也會帶她參加一些應酬,那時候陳健說,帶她見世面,就是讓她知道一個道理:從小被富養的女孩,長大后就不會隨便被什麼小恩小惠收買。所以,即使如今的她面對的是徐晨這樣優秀又有權勢的人,她在物質上也有足夠的底氣不在他面前自卑,在感情上,她對徐晨患得患失,但那只是因為她深愛徐晨,這兩者並不是一回事。

「爸,你們還在老家吧?」她一邊開車,一邊用藍牙耳機跟陳健聯繫,和「高手」一家吃飯的事,還是有必要說下。

「是的,你秀元姑姑一家今天也會來,還有你大嫂的父母和妹妹一家也來了,所以我和你媽這兩天就不回來了,你自己好好吃飯。」陳健在一邊叮囑到。

「嗯,秀元姑姑回來了啊,好多年沒見過她了,我記得她之前是嫁到鄰市了吧?」思語問了句,她這個姑姑和爸爸是表兄妹,年輕的時候嫁到鄰市去了,一般有空就會回來看看,她們上次見面好像還是五年前了。

「你還記得啊,我們也好久沒見了。可惜你又回家了…」陳健的語氣里,還有些惋惜。

「有機會下次見吧,替我向姑姑問好,你們玩的開心,我今天要去看我大哥和嫂子,還會一塊吃飯,這事別告我我媽啊,我怕她又吵我。」思語繼續說到,倒也不是怕劉惠琴罵她,只是不想聽太多閑話。

「哎,你們母女也真是的…你自己照顧自己啊。」陳健也不好說什麼,只好隨她去。

「好嘞,先這樣。」

因為等了兩個紅綠燈,她開了15分鐘才到嘉悅大酒店門口。附近也沒有車位了,酒店的保安告訴她可以停到酒店的地下停車場去,從那可以直接到客房。她只好換了個方向,往酒店地下停車場開去,停車的間隙,徐晨給她發了條消息,讓她一會直接到酒店頂層5507房間找他,然後他們再一起出門。停好車后,找到電梯口,她就直接上去了。嘉悅大酒店一共36層,是C市最豪華的五星級酒店之一,思語上幼兒園的時候,依稀記得和爸爸一起來吃過飯,之前她媽媽一個朋友的兒子的婚禮也是在這辦的,場面很是奢華。這麼多年過去,這裡的裝修和設施還是那麼高端。

來到頂層徐晨的房間門口,她敲了敲門,裡面的人也聽到了動靜,很快,那張熟悉的臉便出現在她面前,徐晨直接就拉著她進來了,她隨手把門帶上。這間套房很大,一看就是酒店最豪華的一間,面積都有她家那麼大了。套房的客廳和卧室是隔開的,電腦桌,電視,沙發,陽台,落地窗、甚至餐桌都一應俱全,頂層視野很好,透過落地窗能俯瞰整個C市。

「不愧是大老闆,住這麼好的房間,有錢真好啊,可以為所欲為。」她來到客廳的落地窗前,有些羨慕地說著。雖說她有時候工作出差住的酒店也不錯,但差旅報銷都有金額限制,不可能住這麼豪華的房間。

「你也不差啊,哪怕是在北京,能開得起奧迪Q7的人,也是不多的。」徐晨從身後抱著她,靠在她肩膀上說到,她也不抵觸他這麼親密的姿勢。

「又不是我買的,那是我爸的,跟你說過的,之前家裡有套房拆遷,我爸就把之前那輛大眾給換了,他雖然不缺錢,但絕對不會拿工資去買豪車的。」她隨口說到,以她爸的積蓄和炒股理財賺的錢,未必買不起,只是他不會這麼大手大腳地花錢。

「你家就你一個女兒,最後不都是留給你的。再說了,你的年薪也不低,只是北京很難搖號而已,這不是你的問題。」徐晨自然知道,她的收入也不是買不起好一點的車,只是北京這種大城市交通壓力太大,買車需要搖號。有錢沒號,有號沒錢,都是白搭。

「我估計是運氣太差了,這麼多年都沒搖到號,而且,我的駕駛技術也只有那麼好。對了,這條項鏈我很喜歡,你是不知道,我表弟那老婆,前兩天看到我戴這麼高檔的項鏈,眼睛都直了,那奉承的樣子,我現在想起都覺得搞笑。」她轉過身來抱著徐晨說到,可能是心情比較好,今天說的話都變得多了起來。

「一個假期禮物而已,是Amy給我推薦的,你喜歡就好。還有,回北京后住我公寓去怎樣,我平常出差出國比較多,你可以開我的車上下班。」他還真是會為她考慮。

「還是算了吧,我現在住的離公司近,走路就能到。開你的車上下班,不出兩天天就會被全公司人都知道,到時候我還怎麼工作。」她轉過身來,環抱著徐晨說到。

「有我這樣的男朋友讓你很沒面子嗎,看來,我得努力賺錢啊。」徐晨開玩笑地說到。

「你放過我吧,我只是星晨的一個普通員工,你可是高高在上的大老闆,一旦公開我們的關係,你想過…」她話還沒說完,徐晨的吻就覆了上來,吞掉了她後面的話。

「唔…」這個突如其來的吻,她是沒有思想準備的,一時間有些恍惚。

徐晨的吻技很高超,一開始她還有些掙扎,沒過多久她便沉淪其中。慢慢地,他逐漸加深這個吻,無視她微微的掙扎,一手將她固定在客廳的落地窗前,她頓時沒法動彈,只能任由徐晨的擺布。今天出門的時候噴了香水,她渾身瀰漫著淡淡的清香,這讓徐晨很是心動。他的吻不是淺嘗輒止,而是在極力地探尋她的唇舌,手上的動作也沒閑著,極不安分地在她身上遊走,不時地觸碰著她胸前的敏感部位。

頓時,一臉潮紅的她有些受不住了,極力想推開眼前的人,可她和徐晨的力氣比起來,實在太弱了。思語不敢想象,要是再這麼任由他吻著,一會是不是要發生點什麼?雖然她不是沒談過戀愛的人,但畢竟還是沒走到最後那一步過,想到後面的事,她真的有些害怕。猛地,她騰出一隻手稍微隔開了一些自己和徐晨的距離,阻止他進行下一步。徐晨也稍稍感受到了她的抵觸,慢慢鬆開了她。一時間,周圍的空氣都有些曖昧。

「口紅太甜了,沒忍住,不好意思。」徐晨面不改色地說到,眼裡還藏著笑意。

「我今天早上化的妝,都被你毀了。」她一邊擦著嘴唇,一邊有些「生氣」地說到。

「沒事,我很喜歡。」他並不在意這些,只要是她就好。

「你剛剛…」她低下頭去,有些不好意思面對徐晨。

「乖,別怕,我不會傷害你。」徐晨知道她想說什麼,隨即動作輕柔地擁她入懷,很是溫柔地安撫著她。確實,他剛才有些情不自禁,或許她還沒有做好準備,再等等也無妨。

「謝謝你。」她忽然很感動,原來他是這樣尊重她。

「我一會叫餐,一起吃點東西吧。」徐晨揉了揉她的捲髮,笑著說到。

五星級酒店普遍都有送餐服務,嘉悅大酒店的二層就是餐廳,打電話叫餐都是可以送到指定房間的,思語本來就對美食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點了個木瓜燉雪蛤和三文魚刺身後,就直接把菜單交給徐晨了,徐晨也就點了這家酒店的幾道特色菜,中午的午餐就這麼愉快地解決了。不多久,服務員就給他們送來了餐食,兩人便一塊坐下吃飯。

「小語,你是不是對食物天生有什麼排斥心理,平常一直都這麼吃嗎?」徐晨看她吃得很少,覺得很不可思議,他雖然也很講究飲食,但還不至於控制到這種地步。

「我就是減肥習慣了,不想吃太多高熱量的東西。」她邊喝木瓜雪蛤邊說到,因為是易胖體質,有時候稍微放縱一些,體重就蹭蹭上漲,加上她又不喜歡自己的體重超過3位數,所以才一直保持這種飲食習慣,有時候半個月只吃水果蔬菜都不覺得乏味。

「基本的營養還是要有的,而且你不胖啊,該有的都有。」徐晨雖然平常不怎麼「開車」,但這種段子,也是信手拈來。

「靠…吃飯的時候能不能不開車…」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到。

「不騙你,真的,手感很好…」最後那句,他在她耳邊小聲說到。

「我忽然發現,我不能和你一塊吃飯了。」要是地板上有條縫,她絕對會鑽進去的。

「不逗你了,快吃。」說著,他夾了一塊三文魚刺身放到她的盤子里,很是貼心。

「嘉悅的菜品還是這樣,你點的這個毛血旺、清蒸鱸魚、小炒黃牛肉都是他們家的特色菜,尤其是毛血旺,我們南方人都很愛吃,而且是越辣越夠味,自從我打定主意保持身材后就戒掉了,我媽特別會做這個菜,做得可不比嘉悅差多少。不過,我還是更喜歡吃三文魚和木瓜雪蛤,以前我爸帶我來吃過幾次,我是一定要點這兩個東西的。尤其是三文魚刺身,配上芥末醬,我真是百吃不厭。」她心情很好地給徐晨介紹著,從小到大也跟著爸爸吃過不少星級酒店的應酬,對這些東西她都略懂一二。

「看來你的家境真的很好,就算不在北京,你也能生活得很不錯。而且你是那種很有教養,也不會過分炫耀的女生,這一點挺難得的。我爸媽都是普通的工薪階層,家裡最多也就每年過年的時候能稍微享受下,因為當時我要學音樂,他們很大一部分收入都用在這方面了,學藝術的開銷本來就大,像我這種普通家庭,能承擔下來已經很不容易了。」徐晨也開始娓娓道來自己的一些經歷,其實這些事,他很少跟別人說起。他以前覺得,如果自己的家庭條件好一些,父母就不用那麼辛苦地工作了去供他學這學那了,他很體諒家裡的一片苦心。

「但你自身很優秀啊,這份投入是值得的。我爸以前說,教育投資的回報是最大的。多年前的那場比賽,你從那麼多的選手裡脫穎而出拿到前三名,然後你一直努力地打拚事業,每一步都走得很穩當。我剛進星晨的時候,那時候好像還不叫星晨,雖然公司規模不大,但我很看好它的前景,因為我相信你。這幾年,我真的是看著你一步步把它做成這麼大的上市公司。在我心裡,你從來都是出類拔萃的優秀。所以我才說,要感謝你父母,培養出這麼優秀的兒子,讓我遇到。」這是她心裡最真實的想法,正是因為徐晨很優秀,她才願意這樣始終如一地愛他。

「這話留著以後說給我爸媽聽,他們肯定高興。」聽完她說的,他都有點不好意思接話了。

「啊?什麼意思啊?」徐晨說的,和她想的是一個意思嗎?她有點不敢相信…

「趕緊吃飯,跟你開玩笑的。」看她臉紅的樣子,他也就不再調侃她了。

等他們吃完飯後,差不多1點了,想到下午還要去見「高手」和嫂子,因為徐晨的忽然到來,發信息估計是說不清了,她想了想,還是語音說比較合適。徐晨也沒說什麼,這些小事她能搞定,就讓她自己來說好了,不一會,語音那邊很快接通。

思語:「高手,你在家嗎?我下午幾點來找你比較好?」

高手:「我現在還在家,大概2點左右去工作室看看,一會我給你個地址,你直接來就好。」

思語:「沒問題。大哥,你介意我…帶一個人來嗎?」

高手:「沒事啊,難得你帶朋友來,是誰啊?」

思語:「事到如今,我也不瞞你了,我想帶徐晨一起過來。他昨天下午就到了我們C市,我也是晚上才知道的,想著之前咱們已經約好時間了,所以我就想帶他一起來,你介意嗎?」

高手:「啊?是徐晨啊,他追你都追到家門口了?我不介意的,晚上你嫂子訂好了包廂,我們四個人一塊吃個飯唄,正好也幫你把把關。」

思語:「你別笑話我了,你不介意就好。還有,上回我跟你說的那個事,咱們擇日不如撞日吧,正好大家都在,要不你趁這次幫我看看?反正工作室離你家也近,我到時候隨便找個理由去你家找嫂子聊天,你看可以嗎?」

高手:「這個主意可以,你看著辦唄,我都ok的。」

思語:「那就這麼說好了,今天我就不和你一塊喝茶了,你和他多聊會,我們來日方長。」

高手:「好嘞,地址我發你了,直接來就好,一會見。」

思語:「ok,一會見。」

等她打完這個語音電話,徐晨正好從衛生間出來。看她拿著手機還挺開心的樣子,應該是有什麼好事吧。看時間還比較早,便拉著她來到客廳的沙發上坐著,兩人依偎著的樣子,很像是…新婚夫妻。

「剛剛給誰打電話?」徐晨看她拿著手機,隨口問到。

「我大哥,他一會要去自己的工作室,讓我去那找他,你不介意吧?」她想了想問到。

「沒事,你去吧,要我陪你嗎?」他繼續說到,這點信任,他還是有的。

「其實這次,我是想帶你去見我大哥的,一來是覺得我們之間的關係有些特殊,一開始說清楚能避免很多誤會,二來也是想,介紹你們認識下,說來你們也算同行,說不定以後也有合作的機會。」她很耐心地解釋到。

「我沒問題,於公,商業上多結交一些人脈沒有壞處;於私,他是你看重的朋友,想必一定是很優秀很特別的人。」徐晨的情商一直很高,做事做人都有自己的一套。

「徐晨,謝謝你。」她靠在他懷裡感激地說到。

「謝我什麼?」他繼續問到。

「你的信任,我很欣慰。這一點,我和我爸媽在我大哥的問題上,都很難說清楚。關於我和他的關係,我解釋過無數次,但我媽依然覺得,他對我別有用心,又或者,我對他心存什麼幻想。僅僅是因為他是已婚人士,而我是單身,他們就認定我就是不可以和已婚的異性走得太近,是不是很搞笑…可是你說,我們關係好,聊得來,和他結婚與否有什麼關係啊?交朋友看的是投緣,我們彼此都不是那種沒有分寸的人,誰也不會憑一個人的婚姻狀況去決定是否交這個朋友吧?」這些問題,她一直都沒搞懂過,所以就把心裡的疑問說了出來。

「我覺得,阿姨只是不了解你大哥。都說關心則亂,你媽媽會多想也正常。上一輩的人思想普遍比較保守,他又比你大很多,有這種想法也能理解。當然,你的為人我很清楚,也相信你的朋友是很正直的人。況且,如果你們對彼此都有想法,不應該早在一起了嗎?」徐晨的這番解釋,充滿著對她的信任。

「這個邏輯滿分!更何況,我還不至於去做第三者插足這種不道德的事。我想帶你去見我大哥,也是不想讓你對我們的關係有什麼誤會。我之所以對你坦誠,是因為你值得我信任。」她確實是這麼想的,坦誠,是因為信任。

「你的人品問題,我倒是很放心。相反,我倒是有點不確定,過不過得了你大哥這關,也有點期待,你這個藍顏知己會怎麼考驗我,畢竟一點準備都沒有…」剛剛在衛生間里,他好像隱約聽到什麼「把關」、「考察」的說辭,想必都是針對他的。

「你希望他怎麼考你?要不要我跟他說說,別太為難你了?不過,根據我對『高手』的了解,他確實不是一個會按常理出牌的人,而且,他很擅長給人『洗腦』,會哄人會聊天會開玩笑,簡直是全才,我認識他這麼多年,還沒見過他搞不定的人和事,哈哈哈…」她笑著說到,似乎說起一說起「高手」,她就有說不完的話題。

「啊?那我壓力可真是太大了,我感覺你好像就被他洗腦得挺成功的,他一般都怎麼給人『洗腦的』?」徐晨也順著她的話問到。

「哎,我也說不太清楚,他這本書太複雜了,反正我是讀不懂,這麼多年,我就勉強翻了個封皮。等會你見見就知道了,不過你也別想太多了,至於他這個人到底怎樣,你接觸下就知道了,你也是閱人無數的人,我相信你應付得來。」她接著說到,高手之間的對決,她就不摻和了。

「好吧,但願你大哥手下留情。還有,你爸媽那邊,有想過怎麼說我們的事嗎?」徐晨更在意的,還是她家裡的態度。

「算了吧,我現在不想和他們說這件事,我家裡的很多事,不是一兩句話就可以說清楚的。」這是個很讓人頭疼的問題,能避則避。

「沒事,你不想多說,我也不多問。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任何時候,我都會尊重你的選擇和意願。」他也不強求,順其自然,一步步來吧。

「謝謝你,懂我。」她是真的很感激,徐晨對她的理解和包容。思語覺得,能有「高手」那樣的知己摯友,是人生的幸運。但他們能夠相識的根本源頭,卻還是因為徐晨,人生有時候確實不可思議,充滿著陰差陽錯。。周離第一時間將兩部秘籍強化。

銅爐中還剩下十七枚古文字,各自消耗兩枚灰白色古文字,使兩部功法去蕪存菁,推演至更高的品階。

他繼續強化,消耗兩枚灰白色古文字,將《鍛骨訣》強化為《氣血鍛骨訣上部》。

又消耗兩枚灰白色古文字,將《練臟法》強化為《五行練臟法上部》。

《我,人間武聖》第一百三十四章鍛骨,淬臟(求訂閱!) 第338章出師不利

穆劍靈挑眉:「什麼事?」

季柚帶着滿滿的期待,眼巴巴地看向這位實力強大的老師,小聲問:「老師……我想問一下,為什麼您對嬌嬌、岳棲光他們的要求只是進前100,對我卻要求進前十呢?這是不是說明,您更加看好我?覺得我才是戰鬥系最強的一位?」

猜測是猜測,但既然跟穆老師正通話呢,季柚這實在憋不住了,想要問清楚到底是不是這樣?

當然——

問這話不是她不自信,實際上,季柚感覺自己現在渾身上下,連噴出去的空氣都帶着一股自信,她之所以,主要還是想聽老師親口承認。

季柚這個問題一拋出來,穆劍靈嘴角微抽,想過很多,甚至想過季柚會問自己為什麼要特意照顧她,甚至把雲霧茶都拿出來了……

但是!!!穆劍靈萬萬沒想過,季柚問的是這麼無語的問題。

於是,氣氛有點凝滯。

自信心爆棚的季柚,還在等著聽來自老師的誇獎呢。

忽然——

穆劍靈道:「愛做夢,不是錯,但腦瓜子裏面總想些亂七八糟的,就是腦子真有問題了。」

季柚:「……」

季柚心口一窒,差點栽倒在地,但她猶不死心,頑強地追問:「可……可老師的確對我的要求更高呀。」這不假啊。

穆劍靈斜她一眼,道:「我讓他們打進前100,是知道以他們的實力可以做到,但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