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然而陳陽卻是不同,如果不是陳鄯和陳贇將陳陽保護在其中的話,憑藉陳陽的天資,若是被外人知曉的話,福禍難明。


煉體符術並無屬性之分,在外界罕見的同時也被許多符術高手當做雞肋的存在,雲符學院將之放在此地也是給高級學員當做觀摩參悟之用,畢竟煉體符術也是貨真價實的符師級別的符術。

陳陽初窺煉體符術門徑,短時間內便是小有所成,而後陳陽也不敢貿然急功,當下便是研究起了煉體符術的符文製作之法。

若是能夠製造大批量的煉體符,陳陽便是能夠不斷的提升自己的肉體力量。

陳陽渾然忘卻了時間,任憑凌琳和周大同兩人在第三層焦急等待

陳陽所不知道的是,在陳陽和金無庸爆發戰鬥過後,其在藏術閣內所做的一切都被雲符殿內的吳江看在了眼中。

擁有著符導師級別精神力的吳江,雲符學院內的所有一切都無法逃脫他的掌控,如今在吳江所居之地,只見其盤坐卧榻之上,面容詭譎的盯著眼那由精神力凝聚而成的鏡像,通過鏡像傳送,吳江可以看到陳陽在藏術閣內的一舉一動。

包括陳陽以咒魂驅動煉體符。

「真是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還是一名咒術修鍊者,且修為還不弱。」吳江沉聲開口道,其面容之上竟然浮現出了一抹森然的殺意。

「當日央平公國一役的目標人物不就是符咒雙修的嗎?莫非和這小子有所關聯?央平,楊平,央平,好一個楊平!」吳江通體黑霧涌動,一股懾人的氣息瀰漫開去。

而後,只見其大手一揮眼前景象瞬間改變,玄幽那恭敬的面容出現在了吳江的面前。

「師傅。」玄幽恭敬的聲音自鏡像當中傳來。

「速來雲符殿。」吳江神情威嚴,低聲吩咐道。

【作者題外話】:ps:五章連發,求支持 「楊平,你是死了是不是?!」

平靜的藏術閣突然之間被一聲刺耳的尖叫聲打破,方圓數里之內,聞者皆是掩耳皺眉。

「這小丫頭可真不是省心的料,不過那個楊平也是點意思。」連群悠哉悠哉的躺在藏術閣前,身後搖椅哐哧哐哧的自然擺動,聽到刺耳聲音不自覺的露出了苦笑。

藏術閣第三層當中,蹲守兩日的凌琳因為連群告知陳陽無恙的原因,已經從初始的擔憂當中變為不滿,如今叉腰對著精元石怒吼出聲,咬牙切齒擺出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周大同在這兩日的時間當中也是陪著凌琳一同等候,至於他到底為何如此則是不得而知了。

原先那兩名輸了陳陽兩千晶幣的高級學員則是已經離去了,不過卻也會在外界觀察著藏術閣內的一舉一動,想要知道陳陽的情況,至於是安好心亦或是別有目的,誰知道呢?

「你這小丫頭咒我不成?」

就在此時,一道懶洋洋的聲音響了起來,隨後精元石掠過刺目光芒,小凌琳驚叫一聲便是掩目後退。

當那光華收斂,在那精元石前,卻是有著一道身影,赫然是陳陽。

「楊平,你終於出來了,嗯?境界突破了?」周大同走上前來,其敏銳的精神力感知到了陳陽氣息上的變化,其眸中掠過一抹異芒。

陳陽微笑頷首,對於周大同還在此地等候也是心中驚奇,表面之上卻是不露聲色,道:「小有精進。」

周大同驚嘆道:「我就說我周大同沒看錯人,楊平兄弟絕非池中之物,來到學院才多久時間便連升數級,真是羨煞我等了。」

「周兄客氣了,再怎麼樣我也是一名符者,而周兄可是一名符士,可別嘲笑我了。」陳陽謙聲說道。

「好了好了,楊平你出來就好了,給,這是那兩個不開眼的傢伙輸給你的兩千晶幣。」凌琳說著便是小手一揮,一枚枚閃爍寶光的晶幣自其空間符寶當中掠空而出,落在了陳陽的面前。

情陷豪門,老婆你最大 兩千晶幣也算是頗為可觀的了,堆在陳陽腳下已經高過了腳踝位置。

「小凌琳,說好的一人一半,你全都交出來難道是想看我雙手奉上嗎?」陳陽看著凌琳,打趣問道。

凌琳連連擺手,說道:「這是你賺的辛苦錢,我只是打個下手而已,不用那麼多的,難道你忘了我們是朋友的嘛!」

「還真的是辛苦錢」周大同聞言神色古怪,道。

見凌琳推辭,陳陽便是不客氣的將所有晶幣都是收入了空間符寶當中。

等到了陳陽,蹲守兩日的凌琳和周大同也並未在藏術閣待下去,三人結伴來到了藏術閣外。

「雖在同一學院,但是院規森嚴我也不好去中級學員幫助楊平兄弟,不過我看楊平兄弟的進境,進階符士指日可待,待到了高級學員區域,你我推杯換盞,再論天下,當然了,不要忘了教我追」

在小凌琳那吃人的目光下,周大同終是沒有繼續說下去,給陳陽使了個意味深長的眼色便是離去了。

看著周大同的背影,言猶在耳心中卻是自覺古怪,不禁問道:「這個周大同到底是誰?」

「哼!不過是我姐姐萬千追求者當中的一個罷了,仗著和總院有點關係在學院當中倒是頗受優待,好幾次我姐姐想教訓一下他都是沒有機會。」小凌琳揮舞著拳頭,道:「等我進階符士了,我一定要替我姐姐教訓他!」

按著連群導師的要求敲了幾下門,當門打開看到連群那蒼老的面容時,陳陽神色平靜,心無波瀾。

連群並未多說什麼,深深的看了陳陽一眼過後便是轉身離去。

陳陽和凌琳告別了連群導師後來到了中級學員區域,所過之處空無一人,很是寧靜。

「你有辦法悄無聲息的離開學院嗎?」陳陽突然停下身形,對著身旁的凌琳低聲說道。

「呀!你怎麼知道我有辦法?」凌琳小臉之上滿是驚訝,大眼睛撲閃撲閃的很是可愛。

陳陽聞言神色一動,道:「可以瞞過學院內所有人嗎?」

凌琳點了點頭,又是搖了搖頭,不確定的說道:「我也不知道這個東西能不能瞞過學院內的人,不過我和姐姐來學院的時候學院內的老頭給了我們一人一枚這個東西,說是可以離開學院的,至於他們會不會知道我也不清楚。」

說著,凌琳自空間符寶當中拿出了一塊令牌,通體烏黑,毫無規則的紋絡密布著,其上有著空間屬性氣息涌動著。

「這枚令牌和學院外的空間符陣有關係」陳陽幾乎一眼便是判定出了那枚令牌上的氣息和學院外的空間符陣氣息相同。

「可是,你要出去幹嘛呢?」凌琳疑惑問道。

陳陽露齒一笑,道:「學院內的日子這麼枯燥我們怎麼也得出去找找樂子不是的嘛?」

看著陳陽的樣子,凌琳嘴角一揚笑得非常燦爛,一大一小兩道身影手牽著手行走在學院當中,眨眼消失不見。

因為上官琉璃的關係陳陽在學院內雖說沒有到橫行無忌的地步,但是其所作所為也不會太局限於院規的束縛。

就比如常規的修行精神力和平常的符術修鍊陳陽都無需參與,如今他和凌琳兩人來到雲符學院外,憑藉著凌琳手中的令牌輕鬆的穿越了學院內的防禦空間符陣。

雲符學院的空間符陣很是玄妙,當初陳陽憑藉自己的方法出來的時候是出現在通幽山脈當中,而如今憑藉凌琳的令牌走出雲符卻是出現在了一道寬廣的長路之上。

陳陽記得,這條路就是曾經接受考驗的那條路,順著這條路走到盡頭便是能夠走到雲符城當中。

走出雲符學院的時候,陳陽驚訝的斜了凌琳一眼但是並未多言。

凌琳的身份一定不簡單,否則的話不會在如此年紀有著如此的修為。

且,學院內的導師還會給她一張自由出入雲符的令牌,這般待遇可非尋常學員所能享受。

再加上凌琳那個身為雲符學院高級學員的姐姐,她的身份,更加的神秘了。

「好久沒有離開學院了,如果被姐姐知道我跑出來的話不知道會不會生氣呢?」

站在雲符城下,凌琳黛眉微蹙,小臉之上有著一抹擔憂,隨後便是被周遭繁華的場面感染,笑容爬上了嘴角。 “實在太坑爹,這就是神兵之主設立的第三道關卡?這麼恐怖的火焰考驗,難道他壓根就不想有人繼承神兵的傳承?”陳道渾身發燙,額頭上則是汗如雨下,這是被火焰包圍的虛空實在讓人熱得受不了。

“不錯,小鬼你倒是挺聰明的。自神兵之主收服我之後,他本就想將破天槍永遠的封印在虛空中。因爲我是天火,天地間最強的火焰,所以說你根本沒有機會通過我的考驗的。”火靈得意笑道。

“這麼說我豈不是我隕命於此?”陳道有些沮喪道。

“可以這麼說。小鬼,準備接受火的考驗吧。自神兵之主逝去以來,千萬年之久,已不知道有多少自詡天才的修煉者死於我焚神天火之中。”火靈道。

“這回真的死定了。仗魂尊者,快點想想辦法,難道就要這樣看我被燒死?”陳道盯着手指間的魂靈戒,拼命叫喊着仗魂尊者,向詢問逃脫的辦法。

任由陳道連叫數聲,手指間的魂靈戒也絲毫反應,而仗魂尊者也連個鬼影也未見着。

這時,反倒是火靈等得有些不耐煩,渾身火焰燃燒的更加兇猛,雙眼也燒起兩團火焰,像是被陳道慢吞吞的反應給激怒了。

“小鬼,別再磨磨嘰嘰嘀咕着什麼。反正你都要死,趕緊接受火的洗禮吧,若你能夠活着通過我的考驗,將會受益無窮,到時候你自然就明白其實的好處。”火靈口吐一團熊熊火焰,直衝着陳道焚燒而去。

“媽啊!你這不是要生烤活人?”陳道頓時急了,轉身撒腿就跑。

“焚神烈火,天火囚籠。”

火靈嘴中吐出的火焰變成將陳道整個人密不透風包圍住,而陳道則再次陷入了熊熊烈火的包圍之中。

正當陳道想用意念控制魂靈戒進入裏面時,卻被被一股強大的精神力也抵制,生生將他意念控制住,而魂靈戒也沒有任何響應。

“魂靈戒怎麼不受我的控制?啊!好熱,渾身就像被燒着一樣,五臟六腑好痛,難道我就這樣被燒死了?仗魂尊者,快點出來救救我,我可不想死這裏。”陳道赫斯底裏衝着魂靈戒叫喊着仗魂尊者,依舊沒有絲毫反應,仗魂尊者也沒有一如既往白影飄飄的出現。

魂靈戒中,一個小角落裏,仗魂尊者皺着眉頭正注視着陳道在虛空火焰的一舉一動,臉上表情則是讓人有些難以捉摸不透。

“孩子,踏上強者之路,註定是要艱難與孤獨。總是想要依賴外力成長,遲早會半路夭折隕命。想要變強,成爲強者,這一切唯有靠你自己,這一次我幫不了你。”

仗魂尊者注視着臉上表情越來越急慮陳道,在火焰包圍中逐漸開始慌了手腳,有種面對不知所措感覺。

火靈則是沒有那麼多的耐性,手中火黃色的烈焰揮向陳道,增強包圍陳道的威力,而此時真正的火的考驗正式也開始。

“仗魂尊者竟然不理會我,這是爲什麼?難道他就要眼睜睜看着我被火焰燒死,卻無動於衷?很好,仗魂尊者,既然你不肯定幫我,那我就靠我自己實力活下來,我證明給你,就算沒有的你幫助,我一樣會活下來的。”陳道見到仗魂尊者絲毫不理會自己求助,最終也放棄了求助,而雙眼卻變得堅毅起來,充滿了熊熊鬥志。

可沒當陳道的雄心壯志燃時,火靈則是驅使着熊熊烈火以焚天蓋地之勢朝陳道燒去,令他有些措手不及。

反倒是仗魂尊者在魂靈戒笑個底朝天,因爲他壓根就不擔心會被火靈之後給燒死,他是伏魔杖,更是死亡戰場的士兵,命硬得很呢!

況且從火靈臉上神情來看,一臉天真無邪的邪笑,像是擺明要玩弄陳道似的,或者說陳道將是成爲神兵之主唯一人選,經歷火海的看考驗,那看去更想是在鍛鍊陳道。

“逃!趕緊逃,絕不能被火燒着了。”

當熊熊火焰圍住陳道時,“逃”則是他的第一反應,隨即撒腿施展出靈動身法朝四周奔逃。

“想逃?那麼有那麼容易,讓你嘗試一下萬火焚身的滋味。”火靈得意笑的道。

任由陳道運轉起靈動身法四處狂逃,在這片四面臨火的火海中,他根本沒有絲毫逃跑的勝算。

火靈揮動火焰手,無數團冒着熾熱溫度的火焰朝陳道四面包圍而來,一下子將他困住其中,也在剎那間他渾身汗如雨下,揮汗如雨,雙眼間也映滿了熊熊烈焰,閉眼睜眼的瞬間陳道無意識間陷入了眩暈中,漂浮在火焰包圍的虛空,任由被火焰光團包住自己的軀體燃燃燒起。

啊!

陳道猛然的尖叫一聲,當他睜開眼瞬間,竟然發現自己身處在一片由火焰建築而成的宮殿,火靈則是漂浮在自己的身旁,左右飄動着。

“小鬼,你叫陳道吧?”火靈問道。

“不錯,我就叫陳道。火靈,這是什麼地方?難道我通過第三道關卡了?”陳道望着眼前一望無際的宮殿火牆,很是驚訝與困惑,隨即衝火靈詢問道。

“你倒想的挺美的,被那麼一點火焰燒燒就想通過神兵之主的考驗了?別癡人做夢了,想要通過考驗,後面的吃苦的路還長着呢。”

“那你爲何要帶我這裏。”

“因爲這裏就是你考驗之地,火焰宮殿。在這裏,你將會承受到你前所未有的疼痛感,萬火焚身之苦,赤炎穿心之痛,琉火融五臟六腑之疼,更有給人痛不欲生的精神上折磨。這些痛苦都是世上最殘酷,最疼痛的感覺。陳道,你準備考驗了?”火靈臉上神情變化多端,不斷變幻着各種人在疼痛掙扎時的表情,但這無非就是想要陳道知難而退。

“這麼慘啊!”被火靈這麼一說,陳道腦海中出幻象出自己被火焰焚燒致死的那一刻,頓時臉上神情大變,心中燃起退卻念頭,然而當他想起父親陷於哭難之中,等待着自己拯救他,眼中突然卻燒起一股雄心壯志的火焰,言語很堅決道:“人總有一死,燒死總比被人打死強。”

“難道你真的不怕死?”

“當然怕死!但爲了變強,爲了我想要保護的人,就算死又如何。準備開始考驗吧,我絕不會在這裏死去的,因爲我還有我的夢想還未完成。我要活着,更要得到虛空中的神兵,成爲神兵之主。”陳道很灑脫的回道。

“說得真好,說得真漂亮,這話聽的真人感動啊。不過你很快就不能說出這樣的話,你將會承受到來地獄的火焰焚身,那可是比錐心之痛更加痛苦。”火靈的眼神中燃燒一道火焰,隨即在陳道耳邊“轟隆”的一聲響起,眼前冒出一座十幾米高的火焰巨塔,上面佈滿了兵器,更是燃燒着熊熊火焰,之後火靈頗爲幸災樂禍的笑道:“這座火焰巨塔就是你最後考驗。這要你進入巨塔後,一個時辰之內出來就算你通過考驗,屆時你將就是新任的神兵之主。而我也將會侍你爲主,伴主征戰天下。但前提是你有沒有命活着出來。”

巨塔也緩緩打開火焰大門,而塔內更是燃燒着熊熊烈火,仿若是稍有不留神就會被火焰給吞沒一樣,讓人看着就有一種心驚膽戰的感覺。

“這就不需你擔心了,只等你侍奉我爲主的那一刻來臨吧。”

陳道望着這噬人心魂的火焰,眼神飄忽不定,閉眼沉思半刻,突然睜眼一開,像是應該做好決定,舉步跨踏上前,逐步靠近巨塔大門。

“好狂妄的空氣,卻像足了當年神兵之主的脾性。千百餘年來,我早就厭煩了暗無天日的虛空,倒是着希望你能夠通過巨塔的考驗,帶我離開此地。”火靈道。

不等火靈的話音落地,陳道毫不猶豫邁步進入塔內,頓時火焰洶涌四起,剎那間將陳道淹沒在火焰之中。而巨塔大門則關起,陳道身影則消失的無影無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