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然而,此時沒有人做聲。


「問你們話呢!天雪蓮呢!」此時,秦家的戰將也忍受不住了,站出來吼道。

現在一團亂,但他們也未曾感覺到任何天雪蓮的痕迹,心中已經慢慢的升起了不好的預感。

「天……天雪蓮沒有奪回來!他們實在是太厲害了!」山谷中的一個戰將低著頭,站出來說道。

「廢物!都是廢物!天雪蓮這麼重要的東西竟然都丟了!你們是做什麼的!廢物!都是一群廢物!」

頓時,後來趕來的三個戰將幾乎同時發怒了,原本以為一定能到手的東西,最後卻失敗了,盜走天雪蓮的就是兩個年輕得不像話的修士罷了,沒想到三大勢力這麼多的人都沒有擋住!

「吞天鏡,擊天劍都被你們祭出來了,你們竟然還沒有留住他們!」

「他……他們忽然消失了……」

眾人一陣沉默,不久之後,周家後來趕來的戰將才略微開口:「你們……是不是將那個戰師的少年給忽視了?」

其餘人點頭……一個戰師根本無法入得了他們的眼。

「蠢材!都是蠢材!你們竟然將那少年給忽視了!他才是最麻煩的那個!」頓時,三個戰將都有些惱火了。

戰師少年!竟然又是那個戰師少年壞了他們的好事!

「大……大人,一個戰師,應該不會有什麼威脅吧?」

「閉嘴!整頓好人馬,回去找家主領罪吧!」

此時他們哪裡還有什麼心情說這麼多,沒奪得天雪蓮,任務失敗……回去等待他們的定然就是懲罰了。

不久之後,秦家方面,一個急切的聲音忽然傳出……

「擊天劍?擊天劍不見了!」

轟!

「什麼!」秦家的戰將徹底的蒙了……擊天劍,怎麼會不見了?

「大……大人,擊天劍……擊天劍真的不見了!」

傻了……此時此刻,秦家的戰將真的是徹底的傻了,擊天劍怎麼可能就忽然不見了?難道是被其他幾個勢力拿了?

不對,不可能啊!雖然他們三大勢力明爭暗鬥,但也絕對不敢公然就去搶奪各自的寶物的,這樣會引起大規模的家族爭鬥,對誰都不好。

然而,此刻擊天劍卻是消失了。

「是他們……一定是他們!」秦家戰將聲音冷冽的道。

但很快,他臉上又露出了淡定的笑容:「沒想到他們竟然敢奪取擊天劍……擊天劍上有家主留下的氣息,他們定然不可能抹去,看來……天雪蓮最後也許會是我們的也說不定了,這件事情,千萬別傳出去了,走!回去稟告家主!」說著,那戰將心情大好。

擊天劍有家主留下的印記,不管走到哪裡他們都是找到!

三大勢力紛紛離去,山谷此刻也是一片凌亂,無人理會。

而紀羽跟慕芊芊,此刻已經是到達了天玄森林的邊緣處。

沒有人再追上來,他們自然也沒有任何的必要再做什麼隱藏。

「獃子!將天雪蓮拿出來看看!」慕芊芊迫不及待的道。

紀羽很快也將天雪蓮拿了出來,此前一直沒有好好的觀察,現在他才發現,這天雪蓮有一種特殊的芬芳,而且瀰漫著一種古怪的力量,至於是不是真的對丹田有用,他就不得而知了,他更在意的是,為什麼會看到一個巨獸親手將天雪蓮栽種在山頂之上……這種神奇的景象他怕是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吧。

「看不出來……還是回去試試看再說吧!」慕芊芊也看不出這天雪蓮的神奇之處,但現在他們也沒有太多的時間,那孩子怕是又處於危險的邊緣了吧。

他們再一次趕路,此刻,天色已經慢慢轉暗,玄月高掛,隱約之間能聽到魔獸的嘶鳴,夜間,那也是魔獸的天下。

老爺子的家,在天玄森林邊緣,這裡顯得比較獨特,偌大的森林竟然就這麼一個木屋,在紀羽他們靠近的時候,不知是出現了幻覺還是什麼回事,他們只感覺魔獸的聲音忽然都徹底的消失了。

「不知那孩子怎麼樣了!」

「希望沒事吧!你那個火焰不知道能撐多久!」

紀羽跟慕芊芊一同走進門,木屋之中有著昏暗的光芒,走進之時,他們看到老爺子還趴在那孩子的旁邊,操碎了心。

紀羽跟慕芊芊臉上都有幾分內疚,畢竟,這是他們害的。

「要不等明天?」

「不行,等不了太久了。」

此時,老爺子似乎也被他們吵醒了。

「你們回來啦?聖蓮血草……找到啦?」那老爺子此時臉上還有幾分的驚喜。

「恩!老爺子,你的孫子有救了!」慕芊芊有些高興的說道。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天玄森林外圍……

玄月高掛,月光溫和撫摸著這片大地。

一間小木屋之中,燭火的光芒照亮了這間小屋。

木屋中的一張小床上,一個孩子裸露著上半身,他小臉蒼白,看上去沒有什麼血色,而他身後盤腿而坐的,是紀羽。

萌寶來襲:失憶總裁不負責 紀羽他們來得算是及時,小男孩的丹田此刻是越來越虛弱了,若是再延時一個晚上,說不定這小男孩就死去了,好在,他們趕上了。

慕芊芊就站在紀羽的旁邊,有些擔憂的看著這一切。

那個銀色小圓球此刻還在小男孩的體內,她還能感覺到,但紀羽的火焰力量卻是越來越微弱,能困住那個小圓球其實就已經是一種奇迹了。

「獃子,你小心點!他的丹田還非常虛弱,別太蠻幹了!」慕芊芊叮囑著紀羽。

紀羽凝重的點了點頭,的確,這小男孩的丹田經過兩天的折騰,已經變得比之前虛弱太多了。

火靈變的力量也已經慢慢消失,再這樣下去,銀色小圓球絕對會徹底吞噬了他的身體,必須要趕緊抓緊時間!

天雪蓮被紀羽一手托著,在戰氣的作用下慢慢的懸浮在半空之中,發出一種誘人的芬芳。

老爺子此時在旁邊,更是大氣都不敢出一口,看著自己的孫兒,慕芊芊似乎看得到老人此刻心中的疼痛。

這一次,必須要成功!慕芊芊心中暗道。

天雪蓮在此刻初步被紀羽煉化,化成斑駁的星星點點,在空中慢慢落下,在這孩子的頭頂之上散落而下。

火靈變小心的控制著天雪蓮的力量,紀羽使用意念之力,小心的控制天雪蓮的斑駁星點的落下,慢慢的將這股力量引入小男孩的丹田之中。

「恩?怎麼回事?」在此刻,紀羽心中有些吃驚。

因為他發現,在自己將天雪蓮引入小男孩丹田的同時,自己的丹田,在此刻也有些溫和舒適的感覺,似乎同樣的也有一些力量湧入,鞏固他的丹田。

難道這是天雪蓮的力量?

紀羽心中好奇,天雪蓮竟然有此奇效!

他沒有太長的時間去驚喜,只是更小心的運作著,因為此時,才是真正關鍵的時候,天雪蓮要徹底的落入小男孩的丹田之中,一旦大意了,一切都會功虧一簣,而那小男孩最後也將必死無疑,紀羽他不敢大意。

時間慢慢的流逝,慕芊芊此時也跟著緊張了起來,如果不是因為她沒有意念之力,她早就已經親自動手了,但此時她也只能在一邊小心的看著。

千萬要成功啊!她心中祈禱著。

順利!出奇的順利!

紀羽赫然發現,自己只是稍微引導一下,天雪蓮便慢慢的融入了小男孩的丹田之中。

他都有些不敢相信,這一切竟然會這樣的順利,讓他感覺到一種不可思議。

絕地歸來,冷漠老公愛上我 與此同時,他也感覺到一個神奇的狀況,他的丹田……此時竟然也跟著充實了不少,實力似乎也跟著提升了一些。

紀羽心中嘖嘖稱奇……該不會這也是天雪蓮的作用吧?

最後,天雪蓮徹底被紀羽給煉化了,消失在紀羽的手中,徹底的融入小男孩的丹田之中。

「呼!成功了!接下來我要將那東西給逼出來了,千萬別再讓它逃了!」紀羽深呼了一口氣,對慕芊芊道。

慕芊芊認真的點頭,這一次自然不會再讓那該死的小圓球跑了,一次教訓已經是足夠了!

逐漸的,紀羽將火靈變引入小男孩的丹田之中,由於小男孩的丹田變得穩固了許多,而且慢慢的生出了戰氣,紀羽也不再像之前那樣的保留,而是開始加快火靈變的運轉速度,很快,火靈變便出現在小男孩的丹田當中。

「注意!」

紀羽忽然大喝一聲。

慕芊芊全神貫注。

火靈變運轉了起來,小男孩身上發出了一陣陣的煙霧,臉色也從蒼白轉向了血色,慢慢恢復了原本的健康。

紀羽小心駕馭著火靈變,此時,一陣銀色光芒乍現。

一個小圓球在此刻忽然不知從什麼地方衝出。

「還想跑!」

慕芊芊趁機下手。

然而,又一次出乎了她的意料……

那個銀色小圓球竟然絲毫沒有逃跑的意思了,非常容易的就落在了慕芊芊的手上,一動不動。

看到這個場景,紀羽呆住了……慕芊芊也有點傻了。

這小東西,這一次怎麼會這麼聽話了?早幾天追它可是追得非常痛苦的啊!

「是不是你的火焰將它嚇住了?」慕芊芊看向紀羽,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也許吧……」

紀羽也不確定,但火靈變畢竟是神火,被神火圍困了兩三天,說不定這個小圓球真的折服了也說不定啊。

「那……那個……兩位,我的三娃兒怎麼樣了?」這時,老人的聲音忽然傳來。

「已經好了,放心吧老人家!」紀羽跟慕芊芊異口同聲。

老人一陣激動,不斷的感激著二人。

「太好了!看來三娃兒這回是命不該絕了!多謝兩位的相助!今晚還請在老漢家裡歇息一晚吧!」老人感激,挽留。

「也好吧……」

紀羽只覺得心中有種說不出的奇怪,他看向慕芊芊,慕芊芊也沒有拒絕。

「兩位想必是年輕的夫妻吧,老朽這裡還有一間房,今夜就跟孫子一起睡,將房讓一間給你們吧。」

老人家的話直接讓紀羽跟慕芊芊一怔……慕芊芊的小臉此時簡直是紅透了,非常的可愛,紀羽臉皮厚,但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兩個人,一間房?

「不是!我們只是剛認識的,不是什麼夫妻!」此時,他們又一次開口,異口同聲……然而,老人已經帶著孫兒去睡了。

一間房,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獃子!你要是敢亂來小心我……」慕芊芊朝著紀羽坐了一個舉刀的動作。

紀羽翻了翻白眼……他哪裡敢亂來啊!這可是女王啊!

「我說……你有沒覺得有些奇怪?」沒有多久,紀羽忽然開口。

「恩,是有點。」慕芊芊道。

一夜無話……

第二日一大早。

「這是哪?」

「奇怪了,怎麼會這樣!」

紀羽跟慕芊芊兩人幾乎同時開口,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模樣……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真的,此時此刻,紀羽滿心只有一個問題……

「為什麼會這樣?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慕芊芊也跟就與差不多,此時她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不敢相信。

獃獃的看著紀羽,紀羽也獃獃的看著她,兩人臉上都有著震驚,有些不可思議。

「難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事么?」

片刻之後,紀羽又開口問道。

這實在是太奇怪了……

紀羽看向這周圍,木屋? https://tw.95zongcai.com/zc/65800/ 哪來的木屋?

他們根本就是躺在一片空地之中,什麼都不存在!

老人呢?小孩呢?木屋呢?

一夜之間,全都消失不見了!

紀羽跟慕芊芊一時間都接受不了,這……難道是見鬼了?

「我說……他們是不是幽魂啊?」慕芊芊抱了抱肩,有些低聲的問道。畢竟是女人,再大膽在面對幽魂的時候,都會有些小小畏懼。

但紀羽卻很快堅決的搖了搖頭:「不可能!絕對不會是幽魂,我感覺得出他們的氣息,絕對都是生人!」

紀羽曾經進入過幽魂界,見過幽魂,他分辨得出幽魂跟人類的區別,那老人跟小孩,絕對不可能會是幽魂!

「但為什麼……他們都不見了?」慕芊芊又問道。

紀羽也沉默了,這……他也不知道,毫無徵兆,老人跟小孩竟然都消失不見了,這實在是……

不驚動他而離開,起碼也要達到聖人級別吧?畢竟就算他睡覺,意念之力也是時時刻刻都在注意著周圍的,而且還有個王者慕芊芊,就算是聖人,要走得乾乾淨淨也不太可能吧?連他們睡的床都沒了,一夜醒來成了一片空地?

這……傳說中的神仙能不能做到這個紀羽不知道,但紀羽可以肯定,就算是聖人也做不到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