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然而,老劉並沒有停止,發了瘋般地,同樣使出了剁餡的本能,不停地揮刀。


也是該著這日本兵找死。如果他不摘下鋼盔,就是老劉把菜刀砍爛,全都碎了,鋼盔也不會壞,腦袋便因此而保住。

也不知道老劉在砍第幾刀時,日本兵的鋼盔竟然摘下,露出了腦袋。

而此時,老劉手裏的菜刀如同颳風一樣,隨着陣陣冰雹而下,最後一刀,硬生生地砍在日本兵的腦袋上,隨之,刀也陷了進去。

突然之景況,老劉沒想到,吳凡宇也沒想到。

老劉如此發瘋,吳凡宇為什麼沒上前阻止。

其實,他沒有上前阻止的原因是已經認識到老劉的菜刀雖然危險,但一時半會也砍不死這日本人,只要老劉手裏的恨不轉向,不砍在別的部位,日本兵的腦袋便掉不了。如此地讓老劉狂砍,是想讓他發泄一下他胸中的怒氣,等他怒氣發完了,以後的工作便好做了,不然,他會不依不饒地要了這日本人的命,不光是他,村裏的人也會如此。

但萬萬沒有想到,此時這日本兵自我露出了破綻。

人要該死,神仙也救不了他。

老劉想要拔出來,再接着砍,他不相信日本兵就這麼死了,還想很剁一陣,才解心中仇恨。

可是,菜刀被頭骨夾的死死的,即使老劉很努力了,也沒能拔下來。看來,除非手腳並用。但日本人是站着的,老劉的腿夠不到。

真是想什麼,就來什麼。恰在此時,日本兵帶着老劉的菜刀,一頭栽向他懷裏。

這可把老劉嚇的夠嗆。他不是真的想殺人,只是為報仇而矣,如果等他靜下來,你讓他去殺,他也沒這個膽,這便是當時的中國老百姓。因為他們善良,看不得鮮血。

因此,日本兵身體一倒向他,他趕緊躲,害怕死屍砸向自己,弄的渾身是血不說,還很不吉利。

眼見得日本兵就要倒向老劉,他不得不撒開正在拔刀的手,兩腳蹦著向後躲。

「噗」地一聲響,日本兵摔倒在地上。

老劉被嚇著了,不知道日本兵是死是活。因為他有點清醒,所以這下不敢上前,而是直楞楞地站在原地。

看的出,老劉開始清醒了,徹底地醒了。因此也知道自己殺了人,闖了大禍。儘管日本兵很壞很壞,但老劉還是覺得自己不該殺人。

見日本兵倒地,圍着的村民也不知道這日本兵是真死還是假死。

由於害怕,害怕日本兵突然跳起來。他頭頂上還有菜刀,死像非常難看。所以村民們害怕,怕他炸屍,萬一活過來,從地上抓起三八槍,再害人怎麼辦!

村民們不懂,吳凡宇清楚,這種可能不是沒有。

正常情況下,人死了,萬事皆休。即使有回光反照,也大不了睜睜眼睛,多喘一會氣,多說幾句話而已。

可戰場上的情形卻不同。明明有的人被殺死了,卻在突然間站了起來,還有可能用槍射擊,或者拿刀殺人,這在電影電視中都演過,碰到那個人倒眉,在勝利的一瞬間,他就沒了,也看不到勝利的果實。

從這一點上看,村民們不敢上前,完全可以理解。

別人怕,吳凡宇不能怕。活着的日本兵他都不在乎,更何況受了重傷或者是已經死了的。

不管這日本兵是活着,還是死了,吳凡宇都必須去親自檢查。

吳凡宇走上前,從安全形度着想,他一腳踢開那支三八槍,所他踢到日本兵夠不著的地方,然後才上前,欠身去看這日本兵是不是具的死了。在確定之後,吳凡宇對村民們說,

「不用怕,這日本兵死了。」

眾人鬆了口氣。到現在為止,總算能把提着的心放下了,終於能回家吃口飯,好好睡一覺了。

吳凡宇目光注視到日本兵腦袋上的菜刀。

這菜刀砍的夠深,可能是日本兵的頭蓋骨過硬,硬是把刀尖給夾住了。

吳凡宇心想,這菜刀老劉還要用,得給他拔下來。隨後,他用了很大勁,才把菜刀拔出,交給老劉。

吳凡宇把刀重新遞給發怔的老劉說:「拿回家去,好好洗洗,還能用。」

那時候,邊民的日子很苦,家家都不富裕,一把菜刀,得用掉不少糧食換,所以誰捨得扔。

殺了鬼了的菜刀還叫菜刀。但有人肯定忌諱,不敢用,嫌它臟不吉利。

其實也沒啥,難道殺過雞的刀就不能用了嗎!當然不是,只要去掉這心裏負擔,菜刀還是菜刀,只不過可能鈍了些,沒原來鋒利。那也不所謂,磨一磨就是了。

即然菜刀還能用,那就拿回家去,如果不想用,留個紀念也行。把它供在某一處,再寫幾個字,「某年某用,此刀殺了兩個日本兵。」估計到了後來,沒準它就是教育後代的一個重要文物。

老劉也在掂記着。仗要打,日子還要過,吃飯還是離不開傢伙式的。所以,他痛快地從吳凡宇手上接過了這把菜刀。

老劉接過菜刀,跟其他人一樣,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因為他們不知道以後的事該怎麼辦。

吳凡宇轉向石頭,「石頭叔,你去山上把村民都叫回來。再喊些人過來,把這些日本兵屍體清理一下。

現在,老吳家,村街上,擺着十個日本士兵的屍體。不把他們弄走,村民們怎麼過日子,怎麼回復山村的平靜。

。 時間一晃而過,年輕的新婦翌日給公公婆婆敬茶,從他們嘴裡得知夫君領軍出征與南蠻打仗。

手一抖滾燙的茶水溢出灑在手背上,燙傷嬌嫩的肌膚,難受的低呼一聲。

坐在椅子上的祁老夫人臉色難看,沒發作出來,揮手讓她下去不要在面前礙眼。

衛輕衣回到屋內後日日以淚洗面,擔憂在戰場上的夫君有危險,整個人越來越憔悴。

這日天氣微暖,陽光和煦,她難得踏出依舊布滿紅綾的婚房,在花園內散步。

前方響起腳步聲,穿著一身便服的當今聖上和祁老爺走在一起。

衛輕衣跪下恭敬請安,已為人婦的她頭髮高高盤起,雪白的脖頸袒露在外纖細又脆弱。

「……」

皇帝眼神微暗。

站在旁邊的祁老爺心臟突突直跳,同為男人當然明白這眼神里的佔有慾意味著什麼。

衛輕衣敏銳的察覺到這道目光,請安后不再繼續逗留,回到屋內。

防賊難防,更何況這還是天底下最尊貴的人。

晚間院子里的所有的人全都被撤下,小院子寂靜無聲,格外安寧,幽靜的令人心慌意亂。

「咔嚓——」

房屋門被推開,景臨走進屋內,走到梳妝鏡前撩起她的一縷髮絲放在鼻尖輕嗅。

透過銅鏡看到出現在後面的男人,衛輕衣眼眸瞪大,連忙轉身跪在地上。

「皇上萬歲,陛下,此乃臣婦閨房,陛下踏入此處有損一世英名。」

景臨居高臨下地俯視著跪在地上的女子,喉結震動溢出一聲低笑,沒回答她的問題親自蹲下身將人給扶起來。

他眸光霸銳的直視她,「夫人,其實這不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

以前衛大人攜帶家眷參加過宮廷宴會,他很早便注意到衛大人的女兒面容不俗。

但衛家和祁家早有婚約,這兩人更是早已心意相通,非彼此不可。

景臨霸道地握著她的雙手,湊近到她的耳邊吐出熾熱的氣息,低語道,「夫人,朕很愛慕你。」

衛輕衣身體控制不住的發顫,眼眶裡泛起水霧,緊咬嘴唇。

「陛下,臣婦已有夫君,我的夫君此刻正在保衛荊楚的萬千黎明百姓,您不該做出這等令臣子心寒的事!」

她固然害怕但咬字清晰,斬釘截鐵,語調鏗鏘有力,盯著眼前執掌天下的人心中充滿了悲憤。

「夫人,這個院子里的人都被撤下去了,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祁家放棄你了,雷霆雨露俱是君恩,朕想要你祁家也保不住。」

不止是因為心中微薄的愛慕,更是想要看一看祁謙,祁大將軍歸來后看見心愛的女人在他的身下嬌吟時的神情臉色。

衛輕衣如遭雷劈,「不……不可能……」

出嫁女與陛下苟合,這是天大的醜聞,祁家為什麼輕易的坦然接受,還撤下所有人打掩護?

看出她心中的疑惑,景臨的手撫摸著她的臉頰,善解人意的解釋,「因為祁謙不是祁家的親子。」

明明只是一個宮女生下來后便被送出宮的雜碎,父皇那個老東西臨死前居然想將祁謙的身份昭告天下,有意傳位給祁謙。

他才是東宮嫡子,理應名正言順的繼承皇位坐上龍椅!

憑什麼父皇想傳位給祁謙,衛輕衣也鍾情祁謙?

景臨怒火中燒,手上的力道加重,嘶啦一聲扯掉她身上的衣衫,捆綁住她的雙手。

「衛輕衣,朕看中你是你的榮幸。」

他心中的怒火與妒火越燃越旺,在那張本該屬於祁謙和衛輕衣的婚床上做出令人作嘔的事。

「滾,滾啊,你別碰我,你滾開!」

「滾?呵,你是屬於朕的!」

……

屋內響起低吼聲和低泣聲,絕望的哭喊聲繞樑不絕,但院子里的人早已被撤下沒人能聽見她悲戚的求饒。

。八百多年前,劉掌柜機緣巧合,誤入了極北之地的一個冰窟。

在冰窟之中,他不僅得到了道祖的傳承,還從道祖留下的傳承中得知了千秋魔劫的存在。

不久之後,北域遭逢天火之災,炎魔出世禍害蒼生。

劉掌柜和蠻聖聯手將炎魔打敗,卻無法將他殺死,只得將他封印在北域地下。

那時

《我沒想捉妖啊》第一百四十六章難道不是我嗎 看到自己的娃在那裡大快朵頤,紅王臉上有些幽怨。

「臭小子!」,他嘟囔一句,便開始收拾換洗下來的衣服。

平日里王宮自然是有僕人負責處理這件事,但紅王現在閑著也是無聊,反倒是這種許久不幹的活計有時候能夠激發他的思想。

「紅,你打算給孩子起個什麼名字?」

哺乳完畢,抱著兒子開始曬太陽,希羅娜來到紅王身邊。

「暫時沒考慮好,但我把那個傳承給他了。」

紅王開口,具象果實的事情,希羅娜自然一清二楚。而看到洛克斯的自白書後,紅王對於具象果實的運用也更加得心應手。

那位「前輩」能夠具象出傳承,紅王自然也行。給自己家娃的傳承就是他花費兩百萬靈魂精華具象出來的。

雖然具象傳承比起直接具象強者來說更加複雜,也並不是很方面。但得到傳承的人比起直接具象的強者更能夠突破極限,獲得更加強大的實力。

這一點,這些年中,紅王可謂是切實體會到了。

具象強者的成長完全比不上海賊世界的本土人物。

當年艾斯德斯是大將強者時,道格拉斯巴雷特也只能算的皇副,但這麼多年過去,巴雷特就要成為四皇級彆強者,艾斯德斯距離那個門檻卻還有很長一段路。

甚至五年後,就算是青雉庫贊都能達到大將級別,而艾斯德斯或許還是大將。

這種實力的停滯不僅是發生在艾斯德斯身上,包括希羅娜在內很多仁都是如此。

唯二獲得較大突破的也只有老天師張之維與李元芳。

前者距離天神已經不遠,後者在經歷不斷戰鬥后已經隱約邁入王者的門檻。

過上兩年,李元芳的實力不會遜色於羅傑、金獅子,世界第一大劍豪這個名頭到時也算是名副其實。

然而紅王明白,不論是張之維還是李元芳他們能夠突破也都是因為他們的前路有人走過。

張之維記憶中有許多道家法術,李元芳則是因為花之國中有人在內氣走的很遠。

就連這二人自己也認為,自己不過是拾人牙慧而已。

所以這些年,哪怕冷卻期已經到了,紅王也並沒有進行新的具象。

剩餘的機會不多了,他需要精準把控每一次具象能力。

————

當問題再一次回到起名問題時,紅王的話讓希羅娜思考良久。

「以那位惡魔王者的名字命名嗎?夏洛特聖主?」

「這不是固定的,我算是個起名廢,名字的事情你就和媽媽商量著來唄。」

紅王開口,希羅娜也同意了。

反正時間還長,他們也不用太過著急。

隨後紅王找到歐申納斯,交代了一下湯姆的事情。

這位萬國重臣沒有任何不滿,那年去見湯姆時,這老朋友跟他說了很多關於海上列車的事情。

歐申納斯從眼神中看出,湯姆是真的熱愛這件事物。現在有著讓老朋友完成願望的機會,他也不會太過著急。

至於世界政府會不會食言,沒人有這個擔憂,區區一個持刀五老星現在是沒有能力得罪起萬國。

一個月後,持刀五老星帶著上百船材料來到萬國主島。

而雙方都默契的沒有出面,世界政府那面是一位CP0出面完成交易,紅王這面則是燕雙鷹清點貨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