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燈塔是賽爾號最高的地方,這一掉下去可不是玩的。


布萊克眼疾手快地抓住他的灰紅的斗篷,「把手給我!」

諾伊爾費力地舉起胳膊。

布萊克拉緊他的手腕費力地把他給拽了上來。

「嚇死我了你!」布萊克不滿意地看著他。

「你看你反應力多快……」「你……!」

……

「以後我就是戰聯的……代隊了。」布萊克假咳一聲試著使氣氛嚴肅點。

「布隊。」米瑞斯眨巴眨巴眼睛叫了出口。

大家點點頭。

「不順口……」蓋亞吐了下舌頭。

「布代隊。」繆斯補充一句。

「嗯。……也不順口。」

「……」布萊克帶著些許黑線聳了聳肩。

「名字都不會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格萊奧天真活潑的笑聲極富感染力,卡修斯禁不住和自家複製體一起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斯塔奧也湊了個熱鬧。

和他關係最好的米瑞斯也被傳染了。

蓋繆先是面面相覷,然後也「噗嗤」出聲。

暗聯幾個不知不覺也笑了起來。

諾伊爾翹起嘴角,拍了拍布萊克的肩,「布代隊。……哈哈……」

結果布萊克自己也笑了。

所以不知怎麼的,大家都笑了起來。

「我們……笑啥呢?」「……不知道。」「……哈哈哈哈哈哈……」

結果又被逗笑了。

在爽朗的笑聲中,阿瑞斯水晶在惡魔星的陽光下灼灼閃爍。 精靈們陸陸續續到了,還在繼續增加。

派特博士的抽取機什麼的快要炸了。

「惡魔星連吃的喝的都沒有,」斯塔奧單手支臉,「這麼多精靈天天要去別的星球飛來飛去找東西吃,好多在路上都被黑魂……」

「那沒辦法。」蓋亞坐在他旁邊。

「唔……」繆斯走過來,「斯塔奧,你被抽到進行第一組滿級精靈戰鬥。」

「我?!」斯塔奧站起來。

「嗯,去備戰吧。」繆斯抱起雙臂,「嗯,二十分鐘以後開始。喂,第一場可要打好!」

「放心吧!」斯塔奧轉身小跑兩步,到了門口又回頭看了他倆一眼。

繆斯微笑著點了下頭,蓋亞豎了個大拇指。

斯塔奧也笑笑,轉身走了。

場地定在惡魔星武鬥台,賽爾號提供備戰室。

備戰室內。

對手是個女的,幽黑色的眸子打量著四周。

「請問如何稱呼?」斯塔奧友好地伸出手。

她扭過頭,黑色的單長辮甩開,在空中滑過陰冷的黑霧般的弧線,「逆明。」她輕瞟一眼斯塔奧的手,沒有與他握手。

「呃,匿名……?」斯塔奧有些不解地看著她。

她也不再說什麼。

「嗯……你是我的第一個對手,認識你我……」

「我是你的第一個對手,也會是最後一個。」逆明勾唇抹過邪魅一笑。

「……你敢跟惡魔星少主星靈王這麼說話?!」斯塔奧不滿地捏住拳。

「到時候別被我打哭了就好。」她笑笑,轉身走出了備戰室。

喧鬧聲中上場。

逆明的嘴角抹過挑釁的笑,「一個小孩子。」

斯塔奧撇嘴,「別小看小孩子。」

她指尖微涼的能量凝聚起來,甩臂一道黑色月牙,「我看你有沒有資格不讓我小看。」

「切……」斯塔奧甩手一道小技能將其抵消,雙手凝聚能量做銀河星爆準備。

逆明看出他的用意,嘲諷一笑,腳下一跺,黑色的氣浪翻湧而去。

斯塔奧虛化身體躲開,「銀河星爆!」他身後陡然出現一大片隕石狀的能量球,齊刷刷地打過去。

「小朋友有點意思。」她的雙眸一凌,氣場散開,擊散了斯塔奧的技能。她再次凝聚能量,掌間黑色的能量球閃爍起來,雙臂前推打出一道柱子般的黑色射線。

斯塔奧側翻跟頭躲開,「嘖……」

逆明手腕一翻將射線凝聚為能量球跟蹤追擊。

斯塔奧瞳眸一縮,倉皇地躲閃幾下,在空中繞了好幾個圈子,最後一個不小心還是被擊中,「呃啊!」他身子一偏整個精靈從空中掉落下去。

「斯塔奧!」米瑞斯一驚,被旁邊艾辛格拉住。

「嘖嘖嘖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她輕搖頭,腳下一點全身騰起,握拳準備最後一擊。

斯塔奧雙臂撐地費力地爬起來,長喘一口氣,「異次元……」

逆明頓覺不妙,凝起能量球打出。

「星空!」他把能量球打散並攻擊出去。

她頓生某種強烈的束縛感,急退數步試圖脫離結界範圍。

斯塔奧趁機衝過去,「幻魔拳!」

她眉頭一皺,身前突兀出現一黑色護盾。

斯塔奧連揮數拳,招招帶有能量旋風,護盾上很快出現裂痕。

她的雙眼閃過一道犀利的冷光,護盾中心突然凝起黑射線擊出。

斯塔奧一驚,但來不及躲開,黑色的能量射線刺穿了他的胸口並將他擊飛了出去。他重重摔在地上,全身痛得有些抽搐,一口血水漏出嘴角。

「斯塔奧!」「別激動,米瑞斯!」

逆明掙開束縛,看著他嘴角的血,玩味地笑笑,疾速衝出,點地騰身,將能量凝於手中,俯身向下打出一拳。

「異次元殺陣。」斯塔奧雙臂猛一撐,單膝跪地,準備發出招數。

她微微搖頭,合眸默念著什麼,張開手掌一翻,周圍環境頓時混沌不清漆黑一片。

斯塔奧一驚,視線模糊一片。

看剛才的戰局,這傢伙不可能是暗影系,可是現在這濃濃的暗影氛圍……

斯塔奧的意識也模糊起來,他晃晃頭努力保持清醒。忽然只覺後頸一擊劇痛,眼前的一切瞬間混淆一片,很快失去了知覺。

黑霧散開,逆明自傲地勾起嘴角,凝起能量球欲置其於死地。

「光箭攻擊!」

只覺背後一熱,她猛地跳開,「什麼?」

「你是誰,說!」他跳上武鬥台,走到斯塔奧面前擋住。

她邪魅一笑,「我……是一個想得到阿瑞斯水晶的精靈啊……」

「別打了。這局算你贏。」紐斯主播急忙說道,「啊啊,快帶傷者下場!滿級精靈下一局對戰隨機抽取對手立即進行!」

……

「斯塔奧?!斯塔奧!?」米瑞斯在他旁邊拍拍床鋪,呼喚著他的名字。

「傷得不輕,但應該不致死。」繆斯皺眉,「下手這麼狠,不是善茬。如果我們當中又有人被抽到與她對戰,小心為計。」

斯塔奧緩緩睜開了眼睛,棕色的眸子有些渙散,「米瑞斯……」

「醒了……」他咬咬下唇,「傻,都受傷了還硬拼。」

「……第一場我就輸了,沒法幫大家為爭奪阿瑞斯水晶出力了……」斯塔奧一臉滄桑,真讓人難受。

「不怪你。」諾伊爾抱起雙臂,「好好休息,身體為重。」

「那個傢伙可能與黑魂組織有關。」布萊克微微皺眉,「我不大確定。」

「嗯……總之不管遇到什麼樣的對手,大家都要儘可能地保存實力,」蓋亞看向窗外能量波動的陣陣閃光,「……雷伊……」 高中低對決同時進行,主武鬥台交給滿級精靈,其他精靈自找空地進行……

惡魔星真熱鬧。

一隻火炎貝和一隻毛毛打得熱火朝天,旁邊好多小精靈圍觀叫好。

諾伊爾邁著輕緩的步伐繞過他們,眼神輕瞟迅速飛過的一道細細的藍光——是毛毛的電光火石技能。

他被抽中,與一個機器人對戰。

機器人么?

幾個月前你也是個機器人,不是么諾伊爾?

是的吧——一個想著隨時造反的「大逆不道」機器人。

一個有思想敢做敢死的……機器人吧……

……會心痛會流血會落淚的機器人……?

低著頭,沉默著,胡思亂想著,自問自答著,緩步向前走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