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爲什麼不讓我進去?我找光明大祭司有事!”我接二連三被告知:光明神殿此時不允許平民進入,請速速離開!守衛的那張撲克臉實在讓我討厭!好似我欠了他的錢賴着不還一樣!


“光明神殿只在光明神殿下准許的日子開放,即七日開放一日,而且,一個平民是沒有權力進入光明神殿的!請快離開,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了。”守衛……可惡的守衛意然敢威脅我?

“沒想到,一向自詡公平、慈愛的光明神意也有平民和貴族之分,那光明神不是跟凡間的帝王有何區別?我不禁冷笑!

“住口,快滾!要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了!守衛雙手~鏘!拔出長劍!看樣子他們是想動手了。

“哦?那就讓你看看平民的憤吧。”我不再多話,索羅斯曾告訴過我,在這個世界,唯一能讓人尊敬你的只有你的實力,就算是一個神,沒有了實力,一樣被凡人當塊泥土踩在腳下,自信——來自實力。

“我仰慕那光,因爲它的聖潔,來自天地最純淨的能量——光啊,我以光之使者的身份召喚你,重擊面前的敵人吧——光之聖錘!

我的吟唱一結束,對面傻呆了的守衛眼睛直直的看着天空落下的巨錘向他們,光之聖錘,光系三階魔法,必須具備魔法師的實力纔可以發出,守衛在光明神殿門前的守衛沒想到有一天竟會有人用光系魔法攻擊他們,恐怕,這是呆掉的了原因吧。

啊——!兩個守衛竟被巨錘重重一擊,委頓在地,一時間昏迷過去,我茫然的呆呆看着倒地的兩個士兵,難道守衛光明神殿的士兵都是如此不堪一擊?

正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慘叫聲終於驚動了神殿裏的人,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一個身穿白袍,滿頭白髮,手執寶石權杖的老頭走了出來,身後兩排隨從訓練有素的跟着他站在他的身後,居然全是老頭!手執權杖的老頭敏銳的眼睛在我身上一掃,緊盯着我的雙眼說道:願光明之光祝福你,我的孩子,可以告訴我這裏發生了什麼事嗎?

老頭的長相估計扔到大街上和別人都不會有什麼區別,但是他的雙眼卻像嬰兒一般純淨,自然,如同一塊湛藍色的寶石,好似有魔力一般不由自主的我老實的說道:是我打傷了他們……說完這句話,我忽然醒覺過來——在人家門前打傷別人的守衛,這麼蠢的事我竟然承認了?我還想他幫我轉成修士?完了……

“哦?你用光之聖錘打傷了他們嗎?我的孩子?”老頭一面打量着我,一面淡淡說道。

是的。

事到如今我反悔也來不及了,男子漢敢做就敢當嘛,大不了不去他的狗屁神殿就是。

老頭枯樹皮的臉上忽然浮起一層淡淡的笑容,這讓我的心越發的忐忑不安起來。

“很好,一個年僅十四歲的小孩子就能運用三階的光系魔法,不錯不錯……”

老頭臉上笑逐顏開的好像我打傷的是他的敵人而不是他的守衛,我的心一下子緊了起來,根據經驗推斷,這裏面一定有——陰謀啊!!!

老頭轉頭向身後的人說道:多爾,羅菲,卡斯特羅,你們說,這個孩子怎麼樣啊?夠資格去侍奉光明神掃羅殿下嗎?

三個老頭老太高聲齊道:讚美至高無上的光明神殿下!願他的聖光引導我們永駐光明!這個孩子無論天資,才質都是上上之選!恭喜你——阿莫羅大祭司閣下!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呀,沒想到在光明神殿門口竟遇到了這等人才!

阿莫羅大祭司笑得興高彩烈,好像撿到了一大箱金幣一樣開心,原本如同嬰兒一般純淨的眼睛卻像餓狼看到食物一般綻放着貪婪的光芒!雖然我不明白眼前的老頭在說些什麼,但是,心裏暗暗感到不妙,連忙行了一個標準的貴族禮:各位尊敬的祭司,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請允許小子告退了……

阿莫羅聽到我說的這句話向我微微笑道:你打傷了至高無上的光明神殿聖衛,將成爲萊雅帝國最危險的敵人,你說你會沒事嗎?

我聽到這話就知道,完了,這頭老狐狸肯定要把我賣了,雖然我不知道我對他而言有什麼用處,但凡從人的眼睛裏就可以看出,他對我有不可告人的企圖!

“剛纔,我只是跟守衛大哥起了點衝突,我是自衛的!所以,他們倆受傷與我無關,相信偉大聖明的祭司閣下不會因爲這點小事跟我這小孩子爲難吧?

我故做鎮靜的解釋道,阿莫羅點點頭,我以爲他可以放我走了,“這孩子在這麼威懾下還能保持冷靜,不錯不錯,我越發中意了……”

我兩眼一白~差點暈過去!天啊~!這是什麼人哪!

阿莫羅身後的老太婆走了出來,帶着一臉慈愛的無害笑容向我說道:孩子,恭喜你了,你知道剛纔我們在商量什麼嗎?偉大的光明神殿下十年一次在這凡間選取一名資質上乘的少年進行培育,而這名幸運的少年在十年之後,必定會成爲光明神殿新一輪的領導者——祭司,甚至,你可以成爲大祭司,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

你將成爲整個萊雅帝國除光明神殿下之外至高無上的存在!孩子!想必你此刻的心肯定是很激動吧,彆着急,聽我慢慢跟你說!

‘別說了,我不會答應的!我急急的說道.不管他們想要我做什麼,哪怕是讓我做神,我也不幹!我只不過是想學光系魔法罷了!!!

衆祭司一下子呆住了,想不到,這樣的誘惑居然也有人會拒絕^ 偉大的人物總有着與常人不一樣的經歷——事實上,真相卻是這些大人物們在成功之後將自己的經歷加以誇張和神化而已。

而底層的平民們卻不明白這些,在他們看來,那些高高在上的英雄們是天生帶着五彩奪目的光環降臨世間。

我們通常將這現象稱之爲:愚民的悲哀。

————學者羊皮卷

被拒絕的尷尬很明顯的讓阿莫羅滿是皺紋的臉扭曲起來,不過,阿莫羅不愧爲光明神殿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很快的,他恢復了一臉的慈祥,依舊笑咪咪的對着我說道:可愛的孩子,可以告訴我爲什麼嗎?

呃……這個……。我該怎麼說?難道我要告訴他我不想做光明神的奴隸,說不定哪天我要做他的主子,毫無疑問的我會在神殿下屬裁決所渡過我的下半生!如果我敢這麼說的話,當然不能告訴他真心話。

“尊敬的大祭司閣下,我叫天痕,我是一個戰場剛回來的小兵,帝國魔法學院的新生。我只是想擁有一個光明修士的資格而已,再說,你確定那個十年一次的人選真的是我?我天資孥鈍,實在不敢承擔這個偉大的責任!”我一臉真誠的說道。

“哦?這樣啊,想不到你這麼小考慮的這麼周到,這樣好了,那你就做爲人選之一,等其它的幾個人選湊齊以後,再決定我們這一屆光之聖子的誕生!”

老頭一臉堅決的說道,哦,算了吧。好漢不吃眼前虧,如果我不答應,相信我永遠也無法取得光明修士的資格。卡麗絲縱然能夠教我光系魔法,但是,要是神殿不給我這個資格認證,那麼我永遠無法使用光系三階以上的魔法!

我無奈的點點頭,這件事情就這樣定下了,阿莫羅大祭司向我招招手:跟我來,我的孩子。

我茫然的跟着阿莫羅走進光明神殿的門,與黑暗神殿不同的是,光明神殿充斥着一股濃厚的神聖氣息,無論從裝飾還是格局,黑暗神殿簡樸而大方,而光明神殿卻美麗而繁雜,衆多優美的壁畫書寫着光明神的偉大事績。

傳說中,光明神是衆神之父創造之神的手下的十二主神之一,光這一世間最常見的元素是人們最早熟悉的一種力量,所以,大陸之上,光明神殿擁有的信徒遠遠比其它教派擁有的信徒要多。

所以,在世間,光明神的地位高於其它主神,從他優美的飾物,巨大寬廣的殿堂,還有濃郁的神聖氣息來看,光明神掃羅殿下在人間是地位最高,力量最強的主神,當然,我想要戰敗他讓他承認我的存在恐怕不是一時半會能解決的問題,因爲,神都是高傲的,如果我沒有同樣的實力證明我能成爲他的主人,那麼,恐怕他是不會承認我的地位,即使我曾經是他的主人!

這個世界崇尚力量,有足夠的力量纔有資格做足夠的事情,力量證明一切。

神殿中,阿莫羅手中拿着一件白色長袍,對我說道“我的孩子,這是一件神殿光明法師的長袍,他代表着神殿的地位,我把他送給你,另外,我以大祭司的名義賜予你光明神聖法師的稱號。”老頭一臉笑容的說道:你可是神殿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神聖法師哦……

我一臉無奈的接過長袍,經過修改的長袍穿在身上顯得很合體,也難爲他們了,一下子要找出一件小孩子穿的神聖法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顯然,我身上這件長袍經過魔法的修改,這個人情又欠下了……

阿莫羅伸出雙手,在虛空中畫了幾個簡單的魔法符號,身前的祭壇聖火頓時顯得明亮起來,魔法符號不斷聚集着光線,形成了一個光彩奪目的印記,在空中閃耀着令人心醉的光芒,阿莫羅輕輕一招手,那個魔法印記在他的掌心像是一團火焰不斷燃燒!我呆呆的看着這一切,阿莫羅掌心的印記忽然飛向我的額頭。

轟……一股巨大的光系能量從我的額頭涌入,啊!我的身體不受控制的漂浮起來,整個身軀仿製像是發了光,剛剛穿上的神聖法袍變得透明,強大的威壓氣息充斥着整個殿堂!一股巨大的能量從我身體涌入又從額頭上那個印記射出!整個光明神殿這一刻變得神聖而又威嚴!

巨大的光系能量無處不在的劇烈運動着,一陣狂亂的能量涌動之後,神殿的穹頂上出現了降下乳白色的光線,熾白的光線從穹頂上投射到我的身上,成爲了一道光柱!

恍惚中像是光線形成了一個金翼天使輕舞着翅膀從大門內飛出,圍繞着我拍打着翅膀,我莫名的對天使產生了幾許親切,輕輕的在空中伸出雙手,天使飛舞的翅膀剎那停頓!

美麗的天使拍打着翅膀在我的身軀四周圍繞,嬌美的容貌,婀娜的身軀,身體四周散發着淡淡的聖潔光暈,這一切如同夢幻一般!

美麗的天使最後用雙翼虛抱着我,漸漸消失在空氣中。

我在心底苦笑一聲: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鋪天蓋地的能量一下子消失了,光線由明變淡漸漸從四周凝聚到我身上,我輕飄飄的從空中落下,我的身體四周發着淡淡的聖光,阿莫羅早已跪伏在地上,口瞪目呆的看着這一切。

我扶起眼前這個嚇傻的老人,阿莫羅驚訝的指着我身體四周叫道:“神聖光環!是永久加持的光系魔法威力加成三成的神聖光環!!

哦~!天哪~偉大而仁慈的光明神殿下,你可以告訴這是怎麼一回事?一個魔法師的印記竟也可以驚動天使降臨!這是神蹟!絕對是神蹟!!”阿莫羅狂喊着:“一個魔法師階位的小孩竟能擁有大魔導師也無法擁有的神聖光環!難道,我眼前的這位剛剛受記的法師竟是光明神殿下轉世嗎?哦~不不不……偉大的光明神殿下請原諒我無知的褻瀆!”

阿莫羅語無倫次的吶吶自語令我苦笑,我無奈的扶起僕伏在地上的老頭,給他放了一個簡單的光明治療術,老頭感應到熟悉的光明力量,這才緩緩醒來,“神蹟啊!這絕對是神蹟!尊敬的光之聖子!請原諒我的無知吧。”老頭一臉的悔恨!我認真的說道:尊敬的大祭司閣下,請不要這樣叫我,我不是什麼光之聖子,我只是一個光明修士而已,請記住我說的話!

阿莫羅大祭司嚴肅的對我說話道:“天痕,你知道嗎?在幾千年的歷史上,還沒有一個魔法師能引發神蹟,要知道,就算是一個最有天份魔法師,最多也是擁有一些低階光明魔法永久加持而已,除了神明垂青,我想不出還有誰能有這個資格,光明神既然把將神聖光環賜予了你,我想神明旨意我已經明白了,神的旨意不容違背,以後,你就是神殿大祭司的繼續人了!”老頭一臉的鄭重!

我只能苦笑暗想:“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怎麼我老是碰上這些亂七八糟的事?”

“好吧,既然尊敬的大祭司閣下如此堅持,那我就不推辭了,至於以後的事就等以後再說吧。”我誠懇的說道。

阿莫羅點點頭:以後你就常來光明神殿吧,這裏有衆多的典籍可以供您參考。有神明的垂青,相信你不出百年很快就會成爲大陸上最強的魔法師。光明神的榮光遍灑整個大陸有希望了,這次有神蹟降臨,我想,這一天不會很遠了。願光明神的榮耀遍灑大陸的整個角落!

阿莫羅的老臉上激動的神情掩蓋不住的興奮起來!

神蹟?真的假的?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下可大賺特賺了,拉了一個有力的靠山啊! 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爭鬥,而我們人類,最常用的解決爭鬥的方法當然是武力。以力量的大小來區分利益的大小,這是自古以來人類的認知。

所以,利益的不均衡導致了人們對力量的瘋狂崇拜,可悲的是,他們不知道,極度的武力並不能帶來所有的利益,只能帶來毀滅與死亡。

————學者筆記

看着阿莫羅那張因興奮而扭曲的老臉我不禁一陣惡寒!離開光明神殿的時候,我的腦袋依舊一陣陣發昏————我還是不明白爲何一個小小的儀式會有這麼大的陣仗?哦~難想的問題還是不要想了~而且,一個神聖法師的稱號不是很牛氣嗎?老頭說這個稱號與神殿祭司的地位相等。

呵呵,去找卡麗絲吧,相信蘭爾雅他們肯定等急了。

阿莫羅給了我前所未有的待遇————一輛有着神殿徽章的馬車,十二個騎着高頭大馬的神殿守衛前呼後擁。我拒絕無力下不得不接受了這很騷包的舉動,相信今天過後,整個聖都都會知道我的存在,我坐在馬車裏美美的想,正在我做着美夢口水流出三尺還不自覺的時候,馬車外一陣喧譁驚醒了美夢中的我。

“怎麼回事?”我一陣惱火的向馬車旁的神殿衛士問道。

“閣下!騎士亞倫向你致敬,請原諒,前方有個老人擋住了去路,很快就能解決,請閣下稍候。”騎士亞倫————就是神殿守衛領頭的那個傢伙,一臉歉意的向我說道。不得不說,很神棍的光明神殿教導出來的騎士優雅,溫文有禮,縱使我對他們沒什麼好感,卻也發不出火來,只得翻翻白眼……

亞倫轉身縱馬向前方擁擠的人羣馳去,我等了好一會兒,還不見他回來。正在我漸漸不耐煩之際,前面的喧鬧聲越發嘈雜起來,只聽得“叮叮”幾聲,拔劍了?

我興奮的想到:“難道打起來了?”在帝都居然有人敢對神殿騎士動手?這下可有熱鬧可看了。我推開車門急忙跳下馬車向人羣跑去,當我撥開人羣看到的卻不是什麼衆武士大戰神殿騎士,只是一羣貴族少年圍着一個老頭揚言要動武罷了。

亞倫站在人羣當中皺着眉頭,俊美的臉上一陣陰霾低聲向我說道:“閣下,你怎麼也來了?”我看了看這羣貴族白癡的舉動,毫無疑問,這只是帝國最常見的一種事,貴族欺壓平民,無論是搶錢搶女人還是搶田地,不過如此罷了,能讓亞倫皺眉說明這羣少年的身份不僅僅是貴族!

果然,亞倫接着說:“閣下,領頭的那個正是萊雅帝國蒙利王朝的皇子羅格.蒙利。他是蒙利一世最小的兒子,當然,也是最寵愛的一個兒子,神殿和國王正處在敏感期內,我不方便出面。”亞倫一臉的尷尬,哦?神殿和國王不和?看來這已經不是什麼祕密了,只有我這個外地人才不知道這件事。

“亞倫!”我淡淡說道,“趕開他們。”亞倫一臉不解的看着我,似乎難以置信我會下這樣的命令。我緊盯着亞倫的眼睛一字字的說道:“聽清楚了,我說趕~開~他~們!”

亞倫收回目光,低頭行了個騎士禮,低聲說道:“如你所願,尊敬的神聖法師。”亞倫拔出長劍,駕馬驅開人羣,沉聲怒喝:“各位,難道你們沒看見神殿的車駕嗎?你們的心中還有沒有光明神的存在?”

在亞倫的怒喝聲中,人羣一下子散開了,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我當是誰這麼威風呢,原來是亞倫騎士,好威風!好煞氣啊!只不過,本王子正在辦正事,無關人員請繞道吧。”果不其然,白癡王子一臉挑釁的向亞倫說道。我暗歎:這下王子有苦頭吃了,神殿的騎士在大陸上的實力從來是有目共睹的,可不是那幫皇宮衛士可以比擬!

亞倫長劍平舉向白癡王子行禮:“哦,原來是羅格王子,請恕亞倫無禮,神律第三條:神聖法師高於王權,皇室當禮敬三分,馬車上坐的是這一界選定光之聖子————下一界的大祭司繼承人天痕閣下,請羅格王子先行避讓。”

“光之聖子?我怎麼沒聽說?這一界光明聖典不是還沒開始嗎?”白癡王子一臉茫然,隨即大怒道:“好啊,神殿六級騎士也會撒謊了!難道當我羅格是白癡?”亞倫一臉平靜的說道:“神殿事務國王無權干涉,光之聖子已經選出,明天神殿會有通知,至於您————羅格殿下,還沒有質問的權利。”

婚後強愛 白癡王子大怒:“亞倫,你不要欺人太甚!憑你一個小小的騎士,還不放在我的眼裏,蒙利王朝的尊嚴不容挑釁!曼羅在哪?給我砍了他,一切有我負責!。”

一個黑影出現在羅格的身後,人羣外的我頓時感到莫名的壓力襲來,黑色的鐵面具,黑色的長袍,黑色的頭髮,手中緊握着一柄青光流溢的長劍,白癡王子有個氣勢逼人的黑跟班?有意思,低啞深沉的聲音從鐵面具後響起:“亞倫閣下,久聞神殿光明鬥氣威力絕倫,今日能夠領教,不勝榮幸。”

亞倫神情凝重,手持長劍跳下馬來,緩緩說道:“原來真的是王宮禁衛長曼羅閣下,想必禁衛長不會跟小孩一樣見識吧?試圖挑戰神殿威嚴是一個愚蠢的決定!”

黑麪具男子低聲說道:“你不是同樣如此?尊敬的亞倫騎士?不必多言,動手吧!”亞倫回頭看了我一眼,我想他此時也正把我看做一個小屁孩吧。

黑麪具一聲輕叱,青色長劍爆發出強烈的青色光芒,閃電般向亞倫刺去,皇室獨有的“霸氣”六級!來聖都的路上,卡麗絲曾對我說過蒙利皇室獨有的鬥氣“霸氣”是一種很奇特的鬥氣,它不同於大陸上已知的武技,加諸於兵器上的霸氣能讓兵器鋒銳無比不亞於一把神兵!

看來亞倫這次有難了,神殿守衛的劍一向是劍在人在,劍亡人亡!我看過亞倫的劍,雖然可以說上是一把好劍,但是跟黑麪具的青色長劍比起來,明顯不是一個檔次,更何況還有霸氣的增幅?

亞倫臨危不亂,身體四周同樣顯現一團淡淡的白色光暈,長劍平挑,叮~亞倫精妙的劍術下劍尖挑中黑麪具手中青色長劍的劍背!黑麪具威風凜凜的一劍頓時被破,同是六級武士,在兵器的不同下,劍術就成爲決定性的優勢,兵器的交擦聲不絕,兩個身影交織在一起,旁觀的人羣鴉雀無聲,屏住呼吸看着這難得的一幕爭鬥.

許久,兩個身影分開,黑麪具低低笑道:“亞倫閣下真不愧是神殿精英,既然劍法比不出高下,那麼,只好用點別的手段了……。”

黑麪具說完,低低的聲音響起,像是法師在默唸咒語,青色長劍籠罩着一團黑色濃霧,瞬間,濃霧就將亞倫圍住。

黑麪具低喝道:“黑暗束縛!侵蝕!靈魂燃燒!!!”隨着黑麪具的低喝聲,一個三級黑暗魔法,一個五級,而靈魂燃燒則是六級高階黑暗魔法!!!

亞倫神色大變!飛快的從背上換了一柄短劍!一顆晶瑩的寶石出現在他的左手上,三級魔法黑暗束縛逼近亞倫身側時光系元素大漲,那一團黑霧不時的被消融着,黑麪具一聲狂吼,青色長劍像是一團旋風撲向亞倫,亞倫將短劍緊握胸前,從劍上發出一團如同雞蛋殼一般的光芒將他整個身軀包容在裏面,七級光明魔法————光明守護!

兩個武士最後竟用魔法比拼?我瞧得眼珠都快要掉下來!

而且還是瞬發的魔法,武士是不可能發出魔法的,魔武雙修只存在於傳說當中,已知大陸歷史上的二個魔武士最終都是爆體而亡,我想,這兩位能發出魔法靠的是魔法加持武器!而且使用條件特別苛刻!魔法加持武器本身已經罕見,而同樣催發武器的寶石更加罕見!這兩位打的不再是戰鬥了,而是在燒錢啊!我婉息的想道。

六級黑暗魔法靈魂燃燒,激發本身潛能,以燃燒生命爲代價,換取絕對性的力量!換句話說,用了這個魔法是找死,很少有黑暗法師會去用,對於一個武者來說就不同了,壓倒性的速度,力量,以倍計的增加使用者的所有能力!足夠讓一名武士在一場重要的戰鬥中獲得勝利!但是代價太大了。

這場戰鬥毫無疑問亞倫必將落敗!七級的光明守護都不行!

黑麪具鬼魅般的身影圍着亞倫不停的刺出手中的劍,光明守護的能量不斷減少,最終,咔咔聲中,護盾碎裂了……亞倫噴出一口鮮血,左手中的寶石化爲粉沫,委頓在地。

“住手!”我一聲輕喝,走入場中,向亞倫扔了一個一級光明治療術,止住了他的傷勢,黑麪具腥紅的雙眼緊盯着我,手中的長劍不停顫動着,彷彿一隻蓄勢待發的猛獸緊盯着我,我心中一陣惡寒,這下玩大了,他不會連我也想揍吧,我輕輕說道:“願光明之神眷顧你~勇敢的武士,你已經贏得了這場爭鬥,請放過亞倫騎士,他也是一個真正的武者!。”

“你是誰?”黑麪具原本低啞的聲音變得更加難聽,像是野獸在咆哮。

“正如亞倫騎士所說的,我就是神聖法師————這一界的光之聖子。”我一臉神棍的說道。

黑麪具一陣愕然,看着我身上白色的神聖法袍,原本危險的氣息終究散去,料想他也不敢向一個神聖法師動手,即使這個法師僅僅是一個小屁孩!籠罩在黑麪具身上的黑氣漸漸散去,白癡王子神彩飛揚,彷彿是他自己打了個大勝仗似的剛想說話,黑麪具在他耳邊低低說了幾句話,小白癡臉色一變,帶着那羣貴族少年揚長而去。

我一臉歉疚的走到亞倫身邊,亞倫依舊昏迷不醒,其餘的神殿衛士一臉忿忿,只不過是憑着一件超強武器戰勝了對手,算不上武者的榮耀,我聽見他們在竊竊低語,“好了,分六個人送亞倫騎士回光明神殿,把經過告訴大祭司,其餘五個跟我回驛館。

“放心吧,亞倫沒有生命危險”我淡淡說道。呵呵,這下,國王跟神殿口水仗有得打了。我這個惹事的源頭一臉正經的說道。怎麼說亞倫也是爲我受傷的,以後不找那個白癡的晦氣我還怎麼在帝都混?

我看到人羣散後那個坐在地上發呆的另一個惹事的源頭————老頭,還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呢,示意其它守衛帶上這個老頭,明天再問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