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牛奔聞言,肺都快氣炸了,嘴脣哆嗦着,猙獰着一張臉,道:“你……”


“行了,都少說兩句。奔哥兒,你讓環哥兒先把話說完,你和他爭什麼?公孫姑娘說了,他不能動怒……”

秦風本來想勸,只是他卻沒有底氣去勸,說不準牛奔能轉過頭來打他……

溫博便上前,拉開第一次正式爭吵的兄弟倆。

而牛奔看着第一次跟他冷臉,胸口也有些起伏的賈環,憤怒漸漸消失了,反而生起了些悔意。

因爲他還是第一次見賈環跟兄弟們真生氣,可見他心裏是真氣着了。

牛奔又怕賈環氣壞了,想張口哄他兩句,可是一時又想不出該怎麼哄,急怒之下,臉色漲的愈紅……

不想,賈環卻率先退讓了,他臉上的冷意散去,重新浮起笑臉,賠笑道:“奔哥,方纔是小弟不對,我給你賠不是。

不過也不能全怪我,博哥說的對,你總得讓小弟先把話說完吧?”

牛奔本就有悔意,此刻聞言,哪有不趕緊就坡下驢的理兒,哼哼了兩聲,道:“這次就先饒過那小子,再有下次,哼!”

說罷,掉頭回去氣呼呼的坐下了。

這一次溫博卻沒有嘲笑牛奔,而是看了眼面色有些發白的諸葛道和塗成,冷冷一笑,也跟着回去坐下了。

待兩人退去後,屋子裏幾乎凝固的氣氛才緩緩散開。

賈環臉上的笑容又和煦了幾分,他沒用韓大攙扶,點着竹竿,想要坐下。

諸葛道見狀,連忙一把推開木登在那裏的塗成,騰出地上的坐墊,給賈環道:“三爺,您坐這。”

賈環笑着謝過後,順勢盤膝坐了下去,而後笑道:“奔哥就是太過護着我了,他沒有惡意,你們倆不要怪他。”

諸葛道聞言,連道不敢,又替塗成賠不是道:“三爺,這小子一向沒腦子慣了。尋常因爲這張破嘴,不知道惹了多少禍。我也罵他不知多少回了,還是不改,真真是混賬的緊!大爺他動怒也是應該的……”

“大爺?這是怎麼論的?”

賈環好奇道。

諸葛道還沒開口,溫博忍不住噴笑出聲,道:“環哥兒,你還不知道,有個湊不要臉的醜鬼,不經過我們的同意,就給我們排了個座位大小。他倒是有臉給自己排老大……”

賈環聞言哈哈大笑,道:“奔哥當老大,我沒意見。”

“聽到沒有?聽到沒有?”

本來還有些不好意思的牛奔,聽聞此言後,一對細彎眉溜的飛起,綠豆眼兒也睜的溜圓,眉開眼笑道:“以後,你們都要喊我大哥!”

“我喊你個大錘子!”

“我艹!找打是吧?”

“來啊!我怕你?”

……

聽着鬧哄哄的兩人,賈環側過臉不再理會,對面帶豔羨的諸葛道等人道:“什麼爺不爺的?他們是在開玩笑。

來之前我就與你們都說過,這次上戰場,只要不死,回去後便都是過命的兄弟。

所以,以後你們就不要再喊什麼爺了,我聽着牙齒都酸。

我有一座八卦爐 你們都比我大,就直接叫我賈環,或者叫環哥兒,都成。”

諸葛道等人聞言,紛紛臉色一變,呼吸一緊。

不過……

深吸一口氣後,諸葛道沉聲道:“三爺的好意,我們心領了,在我們心中,也都將三爺當成好兄弟了。

只是,總要有個上下尊卑之分。否則,難成體統。

三爺,我們……”

“打住、打住、打住,你再喊一聲爺信不信我抽你小子?怎麼着,瞧不起我,不願和我做兄弟?”

賈環面色不善的道。

諸葛道面色一變,連忙道:“不是,絕無此意,我怎麼敢……

三……這是我莫大的榮幸,只是……”

“沒有隻是,你說的有道理。如果我在軍中,而你們又是我的部下,那麼肯定要講個規矩。

可是現在咱們都不在軍中任職,哪有那麼多上下尊卑?

誰尊誰卑啊?

都是武勳將門子弟,本是同氣連枝,哪有什麼尊卑貴賤?

諸葛,你也不是小氣之人,怎麼現在就這般扭捏?”

賈環“嘲諷”道。

諸葛道聞言,面帶感動,只是,他終究還是理智的多,想了想後,一咬牙道:“最多,只咱們弟兄在一起時,我們叫你……叫你環哥兒。可是在人前,我們還是要叫您三爺。不然,顯得我們太不知禮,家裏大人也會教訓我們。”

賈環笑着應了……

其實,諸葛道等人喚賈環一聲“三爺”,與家裏奴僕們喊他“三爺”,是兩種意思。

李萬機喊賈環“三爺”,代表的是主僕之分。

而諸葛道等人喊他“三爺”,(uukanhu.com)只是一種敬意。

意思是賈環身份貴重。

就跟賈環喊贏歷“四爺”是一個道理。

但是,贏歷終究沒有賈環的氣魄大,即使他知道,當初太上皇未登基前,和賈代善其實彼此間是以姓名直接相呼的,可他終究還是放不下架子。

以爲讓賈環喊他一聲“四爺”,便是格外開恩,就能收取人心了。

然而,對於賈環而言,“皇太孫”和“四爺”又有什麼區別?

但對諸葛道等人而言,“三爺”和“環哥兒”兩個稱呼,卻有天壤之別。

前者雖然尊重,但卻有很大的距離。

而後者,卻瞬間將彼此的距離拉的很近,很近……

……<!–flag69sb–> 每人喊了聲“環哥兒”後,諸葛道這一撥六人,好似做了件多麼了不得的事一般,一個個都興奮不已。

好像,就這一個稱呼,便讓他們徹底融入了賈環圈子一樣。

賈環還樂呵呵的和他們每一個人都對了對拳,這讓另一面的曹雄和趙虎有些羨慕,曹雄的眼中幾乎都是赤果果的嫉妒了……

等親近之意大生後,賈環才喚道:“塗成?”

諸葛道聞言,連忙將他身後坐在地磚上的塗成一把扯過來,道:“三……環哥兒,他在這,嘿嘿!”

賈環呵呵一笑,又喚了聲:“塗成?”

塗成這次知道自己答了,連忙道:“三爺……”

“嗯?”

“環……環哥兒?”

塗成面色漲紅,眼中甚至出現了幾朵水跡,顫聲哽咽的叫了聲。

其實,若在往日,他們雖然也羨慕過賈環這個圈子,也想過有朝一日能融合進來。

但,卻絕不至於激動至此。

賈環出身高貴不假,可他們的出身也不算卑賤。

只是,今日,他們不是因爲賈環的出身而感到激動,而是因爲賈環身上的人格。

一個義字不用多說,

他們都已經知道,賈環之所以潛伏去準葛爾龍城,就是爲了去幫秦風采草藥,救他爹。

值得不值得先不說,光這份心,這份義氣,就足以讓他們崇敬不已!

再說功勞……

武勳將門子弟,最崇尚的,還是赫赫軍功。

而這一次,賈環立下的大功,幾乎是他們一生都無法企及,甚至都不曾想過的大功。

孤身潛千里,夜割可汗頭。

焚龍城,燒軍糧,毀神火!

風雨秘事 而後更是和自己的家將,一起滅了敵方的武宗大國師!

這一樁樁一件件,哪一個不是煌煌大功?

他們又怎能不拜服?

再論心性……

他們私下裏都曾談論過,若是他們也瞎了,他們能不能做到,像賈環這般笑容浮面,積極面對?

答案是否定的。

就算他們能做到不去尋死覓活,但也難免就此消沉和頹廢。

他們甚至連深想都做不到……

而如今,賈環居然還這般平易近人!

他們不會以爲賈環平日裏都是這樣,因爲對於賈環,他們的瞭解,都是從他過往輝煌的戰績中得到的。

敢於硬憾忠順親王,敢於無視義武侯方南天,敢於毆打宰相公子……

這樣的人,該是何等的飛揚跋扈,傲氣凌人?

但今天,賈環卻這般親和的待他們。

他們覺得,這是因爲賈環看得起他們,尊重他們。

因爲他們跟着賈環一起奔赴戰場,並且在之前的大戰中,他們拼死殺敵。

也許,這就是英雄惜英雄!

種種原因相加,就讓平日裏冷酷驕傲,自詡一身硬骨頭的塗成,流下了淚。

但是沒有人笑話他,因爲他們也都很感動。

不過,賈環卻笑了,他憑感覺擂了塗成一拳,“嘲笑”道:“幹嗎?你多大了?奔哥又沒真打到你,就委屈成這樣?”

“噗!”

明知道賈環胡扯,可塗成還是忍不住破涕爲笑,噴笑出來。

諸葛道等人更是給力的放聲大笑。

笑的塗成面紅耳赤。

笑了一會兒,賈環壓了壓,笑聲止住後,他道:“言歸正傳,說說塗成方纔的問題……”

“三……環哥兒,我方纔真不是有意的。我就是老管不住這張破嘴,我真不是說環哥兒你……嘿!”

“啪啪!”

差點又說出一個“瞎”字,惱怒急躁的塗成,翻手就給了自己兩個耳光。

用力之大,臉上瞬時就紅腫了起來,令人側目。

“誒?”

賈環皺眉道:“什麼毛病?跟誰學的這些?”

塗成沮喪道:“環哥兒,因爲這張嘴,道哥教訓過我不知多少次,我都改不過來,所以後來就越少說話了。

之前有一年上元,宮裏大宴,太上皇宴請了所有武勳將門,連帶家中子弟都一起去。

結果我當着李相爺的面,說掖池裏的老烏龜是老而不死的賊王八。

那回,我爹當場給了我一個大嘴巴,回去後又打了個半死……”

“哈哈哈!”

賈環仰頭大笑,指着塗成道:“你說的對,他本來就是老而不死的老賊頭。

李老頭兒可不是省油的燈,你回去捱打,八成有他的首尾。”

塗成訴苦道:“可不是嘛,他一個勁兒在我爹跟前說他老了,還……還說太上皇其實比他還老……

我看我爹當時死灰一樣的臉色,就知道回去準沒好果子吃。

臨走時,那老貨居然還偷偷跟我擠眼睛……”

“哈哈哈!”

想起李光地的手段,賈環忍不住又大笑起來。

許是見賈環笑的爽快,塗成也跟着呵呵笑了起來。

衆人也忍不住笑了陣後,賈環不提這茬了,開始解釋道:“是這樣,塗成,我簡單的說一下。

從古而今,遊牧民族便經常叩關華夏。

但他們絕大多數,並不是爲了入主中原,而只是想撈一票就走。

包括金銀,包括人丁,包括糧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