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牛春花手裏還拿着匕首,一臉兇巴巴,說着就要過來給小塵來上一刀。


“小心,那匕首很古怪!”孫玉柱很擔心,急忙提醒。

但很顯然,他的擔心是多餘的。

小塵連動都沒動,牛春花便趴在地上了。

整個靈魂連動都不能動了。

“出賣靈魂給一個上古兇器,只爲了換取一個白吃白喝的工作?還真是天真呢。”小塵把玩着手裏的小罐子,看向孫玉柱道:“你還在這裏傻站着幹嘛?抓緊回身體給我辦票啊?你再堅持堅持,就可以給自己收屍了。”

孫玉柱短短片刻就經歷了別人一輩子都遇不到的奇怪事情,他茫然看向四周,這裏他倒是熟悉,是某一火車軌道上,可是他怎麼回去啊?

“主人,他可能不認識路!”

小惡魔在揹包裏沒有露頭,說話也是傳音,這種有人的時候,它通常都會變得非常乖巧。

麻煩。

小塵一腳踹出,孫玉柱靈魂瞬間歸位。

孫玉柱大口喘息,整個人都彷彿剛剛從水裏爬出來,繼續新鮮空氣。

“老闆,你怎麼了。”助理上前扶住孫玉柱,保鏢直接將孫玉柱圍了起來,他們四處搜索,似乎在查找可疑的人。

“我剛剛怎麼了。”緩過來的孫玉柱立刻詢問剛剛怎麼了。

助理有些心有餘悸道:“剛剛老闆你就像是着了魔一樣,朝着牛春花走去,我們攔都攔不住。”

孫玉柱想起牛春花在那個黑暗空間裏說的話,頓時感覺冷汗都冒出來了。

如果牛春花的陰謀要是得逞,自己將不再是自己,而是牛春花霸佔他的身體,那他的家豈不是要毀了!

還有這個火車站豈不是要完了?

幸好、幸好有那位大人物在。

現在,他再也不懷疑那個大人物的身份了。

因爲之前的一切都打破了他的原有認知。

彷彿一個更加宏偉的世界正在向他展露!

“趕緊去辦四張票。一張軟臥票、一張坐票、一張硬臥票、一張VIP隔間票。”

助理還有些懵,詢問道:“去哪裏的?”

“去野山嶺南的!”

助理剛要去辦,立刻又被老闆給拉住:“雙份的,給我也來一份,四張票都要鄰座的。”

助理一陣懵逼,那小男孩究竟是何方神聖啊,竟然把他家老闆都給拐跑了!

“可是那男孩的一百也不夠啊。”助理嘀咕着走了,只留下一羣震驚的吃瓜羣衆。

火車站特殊情況大羣。

我是霸道總裁:“帥哥差點親上醜女,難道這就是打情罵俏嗎?”

我是霸道總裁已被管理員火車小精靈踢出羣聊。

一問三不知:“怎麼了?我剛剛睡了一覺,發生了什麼事情,有人被踢出羣聊了?他說了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嗎?還是發了什麼不雅的圖片?”

一問三不知已被管理員火車小助手踢出羣聊。

開口即真理:“我知道我說完後也會被踢出去聊,但是我依然要說,你們發現了沒有,就在幾分鐘前,那個女人身邊的小男孩不見了?你們還記得那個女人之前說了什麼嗎?然後纔是女人和老闆相互走近!”

開口即真理已被踢出羣聊。

你品你細品已入羣。

“娃哈哈,換了個馬甲重新進羣,我發現了一個大祕密,現在火車站只有內部網絡可以用,而火車站內網只爲我們開通了電子火車票查詢權限和本羣的聊天權限。”

“我還發現。”

你品你細品已被管理員火車轟隆隆踢出羣聊。

換個馬甲還來浪已入羣。

“我又回來了!”

換個馬甲還來浪已被管理員機器人踢出羣聊。

已開啓全員禁言。

羣主:“溫馨提示:尊敬的各位旅客朋友們,你們之前所見均爲全息影像,並未出現非自然現象,請不信謠不傳謠,做一個守法好公民。”

全員禁言已關閉。

萬萬想不到:“火車站這是把我們當猴耍嗎?那哪裏像是全息影像了?莫非我這一臉塗抹還是莫名其妙碰到自己臉上的?”

萬萬想不到已撤回一條消息。

萬萬想不到:“竟然沒被踢!我找到聊天的方法了,兄弟們嗨起來啊!”

萬萬想不到已撤回一條消息。

隔壁老王:“其實我們身邊早就出現奇怪的事情了,外面的血雨一直下個沒完,儘管現在已經很小,但是下血雨,這放在以前,誰會相信?”

隔壁老王已撤回一條消息。

永遠相信科學:“血雨是大自然的一種非常奇異現象,曾經的西方某處小城降落似血一樣的深紅色雨水。這是可以用科學解釋的:由於暴風雨氣流中混入紅色塵土或鳥羣及其它動物被圈入風暴中受傷流血而使雨水染成紅色。”

永遠相信科學已撤回一條消息。

永遠相信科學:“這種曾經發生過的事情,現在再一次發生,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完全可能是某位瘋狂科學家的惡作劇。”

永遠相信科學已撤回一條消息。

瘋狂科學家:“我懷疑你在誣陷我,我有證據。”

萬萬想不到、隔壁老王、永遠相信科學、瘋狂科學家已被羣主踢出羣聊。

羣主:“溫馨提示:本羣僅可聊與火車站有關的事情,請乘客不要聊一些敏感詞彙,機器人檢測到就會被踢出羣聊,踢出羣聊的乘客朋友,將不能再獲得折扣卷哦。”

羣主:“擁有折扣卷,當再次購買本站臺往返車票時可享一折購票服務。”

火車站特殊情況大羣一片安詳,再無一人聊天。

羣內活躍用戶一千多人。

孫玉柱拿着票馬不停蹄出現在會客室。

這裏依然只有一人,那個揹着書包的小男孩。

而此刻,孫玉柱感覺的自己心跳跳的非常快,就跟即將面臨大考一樣。

敲了敲門,裏面嗯了一聲,孫玉柱不敢怠慢直接進來。

“什麼時候可以走。”

小男孩隨手將一張清單放入自己書包內,然後看向這個英俊帥氣年輕有爲的青年老闆。

“三個小時後有途徑野山縣站點的火車經過。”

“票給我吧。”小塵覺得這個青年負責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對,莫非自己灰飛煙滅了兩隻小鬼被發現了?

拿過票,小塵皺了皺眉:“你這是什麼意思?四張票?”

“因爲去野山縣需要三天時間,如果您做累了可惜躺着休息一會兒,如果軟的不舒服,可以躺硬臥,如果是覺得太吵可以睡VIP隔間。”

小塵點了點頭,將四張票都接了過來,然後拿出兩千道:“我查了查,四張大概需要兩千。”

“不用的,這是我應該做的。”

小塵皺眉道:“我不喜歡欠人情!”

無奈之下,孫玉柱只能收下。

三小時後,火車開動,小塵看着坐在自己身邊的青年,板着臉道:“我懷疑你跟蹤我,你是不是要解釋一下!” 硬座上,小塵抱着書包乖巧坐在,小腦袋趴在書包上偏頭看着青年。

青年不敢看小男孩,只看着車窗外的血雨,似乎沒聽到問話。

小塵:“……”小傢伙厲害了,竟然不回答我的話。

懶得理會這人,小塵打開新手機,從書包裏翻出贈品藍牙耳機戴上,然後開始翻動手機功能。

夏爲公司出品的手機,已經是全球公認最強手機出品方。

沒有之一!

夏爲致力於納米科技的研究,如今最新上市的最新款夏爲P1億pro內嵌納米芯片,已經做得外形的隨意轉變以及手機的專一性。

所謂充電一秒鐘,通話一年也並非是空話。

最新款的手機相比起上一款夏爲P1千萬pro來說,多了許多從未有過的功能。

例如宇宙探索、能量採集、機器人形態轉化、非電力充電。

可以說,在這部手機的發佈會上,夏爲公司CEO兼董事長曾揚言,此後五百年,再無手機可以超過他。

因爲這位董事長知道,此手機芯片利用了宇宙造物。

且全球限量一百部。

定價兩千萬RMB,只是一次試探。

算是試水。

可是剛剛僅僅上市三天,就出現狀況了。

緊急之下,夏爲公司應官方要求,全部召回進行銷燬。

可是,唯有一部,召不回來了。

當然這是週一的事情,週日的小塵還不清楚。

“謝謝你救了我。”正檢查手機的小塵,忽然聽到身邊人說話了,立刻摘下了耳機。

蜜愛前妻:寶貝乖乖受寵 同一時間,在小塵偏頭的片刻,手機屏幕上出現了一行小字:“003號檢測人類文明系統啓動。”

小塵有所察覺,立刻回過頭,看向手機,結果手機依然黑屏,沒什麼變化。

小塵:“沒事,舉手之勞而已,對了,那老太婆你怎麼處理的。”

畢竟那老太婆已經死了,會不會有些麻煩。

至於老太婆的兒子則是被她自己給獻祭掉了,也怨不到小塵頭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