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牛血噴涌而下,衝進桶里。


空氣里,頓時,一股熱燥的血腥味兒 劉月跟柳淑慧早顧不上女孩子的矜持了。

畢竟這次她們如果不好好吃,那下次就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吃到這種豪華大餐了。

左手一隻雞,右手一隻鴨……

不對!

是左手一塊波士頓龍蝦肉,右手一隻帝王蟹的爪子,全然沒有一點女孩子的樣了。

而場上要屬羅寶的吃相最難看了,因為她已經開始對那隻烤鹵豬下嘴了,一手抓著一個豬蹄膀就往嘴裡送,看得何凡直接捂住了眼睛。

也就是這道烤鹵豬提前被廚師切成一塊塊了,不然何凡敢肯定羅寶能直接擼起袖子對整隻烤鹵豬直接開吃。

旁邊的錢寶山看著羅寶這彪悍的吃相也有些吃驚。

畢竟長這麼大他還沒見過哪個女孩子這麼能吃的,因為他看見羅寶吃完豬蹄膀又拿起一個烤羊腿啃了起來……

那一塊接一塊的美食往嘴裡送,也不擔心會不會吃撐了,錢寶山有些擔心的摸了摸額頭的冷汗,別等會肚子吃出什麼問題吧。

「那個……表哥!」

錢寶山不由得看向了何凡,示意的說道:「你朋友那麼吃沒問題么。」

「沒事!」

何凡笑了笑,羅寶那肚子就是個百寶袋,賊能裝食物了,現在才剛剛開始而已。

不過錢寶山畢竟不知道羅寶的食量,所以何凡對著他解釋了一下:「她天生飯量大,這點菜對她沒問題。」

「哦!」

錢寶山聞言恍然大悟,怪不得這麼能吃,原來是天生的。

這世界人口眾多,有些人有點特殊的天賦倒是挺正常的,食量大這一點倒是不足為奇。

「要不要喝兩杯。」

錢寶山既然主動搭話了,何凡自然不能放過他,畢竟他還想套套錢寶山的底。

「可以呀!」

對於何凡的邀請錢寶山很爽快的應了下來,畢竟他平時還真有喝酒的習慣。

而且何凡今天點的還是一瓶帕圖斯紅酒,這簡直就是特意為錢寶山點的一樣。

要不是確認他以前沒見過何凡,他都要以為何凡對他很熟悉了,畢竟他平時最愛喝的就是帕圖斯這個牌子的紅酒。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很快何凡跟錢寶山就打成了一片,聊的話題也是五花八門。

通過一番交談下來,何凡發現錢寶山的知識面很廣,無論他講什麼話題錢寶山都能應答如流。

而且有時候錢寶山提出來的話題何凡卻有些抓瞎,因為那是他沒有接觸過的事情。

列如高爾夫、騎馬、滑雪等,這都是何凡沒有接觸過的運動。

不過錢寶山很會察言觀色,一看他說的話題何凡接不上,立馬就會轉移到另一個話題上,一點也不會讓何凡尷尬。

不過雖然話題被錢寶山巧妙的跳過去,但何凡自己還是覺得有些尷尬,追根到底還是他自己底蘊不足的緣故。

何凡打定主意等有空一定要去把這些運動都好好學學,最起碼也得懂點皮毛,以後要是有人再跟他討論這些話題也就不會出現接不上話的尷尬場面了。

不過這場談話下來何凡也不是沒有收穫。

他已經可以百分百確定錢寶山是個富二代了,而且還是家底深厚的那種富二代。

錢寶山有稍微透露說他家是做能源跟礦業這方面的,但具體也沒有多說。

這兩個行業可都是富得流油的行業,在何凡想來只要跟這兩個行業沾邊,那家底絕不會少到哪裡去。

「凡哥,明天你有沒有空。」

這時候錢寶山已經改口了,沒有稱呼何凡為表哥了,這也是何凡提出來的。

畢竟兩人現在說起來真沒什麼關係,一直表哥表哥喊就有些不妥了。

「怎麼了!」

對於錢寶山的詢問何凡有些好奇。

「我朋友那有個馬場,你如果有興趣我明天可以帶你過去看看。」

既然何凡都來京都了,錢寶山作為京都本地人,怎麼說也得帶何凡好好在京都逛逛,不然面子上掛不住。

「可以呀,我剛好對這個挺感興趣的。」

何凡一口答應了下來,這還真是一瞌睡就有人送枕頭,他這才剛想到要學學這些運動,沒想到錢寶山就主動提出來了。

「那就說定了,明天我來接你。」

看到何凡答應下來錢寶山也有些高興,畢竟今天吃了何凡一頓,怎麼說也得找個機會補回來,畢竟這裡是他的地頭。

宴席過後,由於何凡喝了酒,所以就讓王子傑送表妹他們幾個回去了,而他則是回到了酒店房間休息了。

他跟錢寶山兩人喝了三瓶紅酒,還是有些困意了,畢竟今天也算是舟車勞頓了。

……

而王子傑把洪倩茹他們幾個送到學校門口就折返回酒店了。

等王子傑開車走後,錢寶山走了兩步頓時覺得腳步有些輕浮,再加上頭也有些昏昏沉沉的,頓時對著洪倩茹開口:「小茹,我頭有些暈,我先回去了,就不送你進去了。」

「嗯,你自己能回去么!」

「當然可以,我自己打個車就行了。」

錢寶山今晚也喝了不少,現在只想回家早點休息,畢竟他平時也比較少喝酒,現在還能撐著沒醉已經算是不錯了。

「我先走了,等到家給你發個消息。」

「嗯,你路上注意安全!」

看著錢寶山打了一輛計程車離開,洪倩茹這才放心的跟劉月還有柳淑慧兩人走進學校。

「小茹,你那個表哥是幹嘛的呀,看起來好有錢的樣子。」

三女漫步在去往宿舍的道路上,劉月一臉好奇的詢問洪倩茹。

「這個我也不怎麼清楚。」

洪倩茹如實的說道,她是真不清楚何凡到底怎麼掙這麼多錢的。

「怎麼可能,他不是你表哥么!」

劉月停下腳步一臉詫異的看著洪倩茹,她以為是洪倩茹不想跟她說。

旁邊的柳淑慧也是這麼認為的,畢竟在她看來,洪倩茹既然跟何凡的關係這麼好,就沒有理由不知道何凡是幹什麼的。

「真的,我是真不知道我表哥是幹什麼的,我只聽我爸媽說過好像是跟股票有關!」

看著兩個好閨蜜一臉不信的表情,洪倩茹紅著臉苦苦解釋,她不想因為這件事情讓兩個好閨蜜對她產生誤會。 禮堂二層的獨立貴賓席位上,凱文手裏捏著一把精緻的水果叉,吃得津津有味。

終於等到了這一刻。

「雖然我不太懂你們中國人的審美,不過你家小姑娘的確與眾不同。」咽下一顆藍莓,凱文中肯地給出評價。

巨大的舞台中央,那個盈盈而立的美人,讓凱文想到了一位八十年代著名的影視巨星,珍·西摩爾。

除了在芳草時的與眾不同。其他任何場合目光永遠鎮定自信,優雅從容的氣度舉止,處處都顯示出一種大家風範。

不管是站在媒體面前臨危不懼,英姿颯颯。還是此刻在座無虛席的巨大禮堂的舞台中間,被衝破天際的熱烈呼喊包圍,竟然也沒有被吞沒。

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場,完全鎮住了整個禮堂。

所以當凱文得知余卿卿有精神疾病史時,才會那麼不敢置信。

這個女人,有一種近乎完美的偽裝能力。她將外表修飾得無可挑剔,把自己重重裹起來,保護自己。

然而真正能讓她卸下防備的,沒有幾個人。

修要想抵達她沒有防備的內心,或許不是一般的困難。至少凱文覺得,這看上去比抓三角洲的販毒頭子,簡單不了多少。

「辭彙量這麼匱乏,難怪只是個技術宅。」嚴驄連瞥一眼自家兄弟的精力都沒有,雙眼目不轉睛鎖住台上的女人。

儘管如此,他卻對於凱文對余卿卿的評價很不滿意。

與眾不同嗎?

當然。

卻遠遠不足以形容她的美好。

與眾不同這種泛指太大眾,也太過寬泛。怎麼能夠詮釋出她的萬分之一?

莫名其妙被懟的凱文舉著一塊黃桃,心裏嗶了狗。

戀愛腦的男人真是得罪不起。情人眼裏出西施,得給他慣成什麼樣才作數?

他明明是在誇他家小姑娘好嗎?怎麼誇得不到位也要被懟?

誰技術宅了?他只是把更多的時間花在訓練和任務中。難道要像布萊迪那樣把全世界的妞都泡個遍?

算了吧。布萊迪還沒有****簡直是人間奇迹。

正在和古雲霄喝酒把妹的布萊迪:阿秋~

熱烈的氛圍一直持續了幾分鐘仍沒結束,余卿卿只是淡然地笑着,承受着這些莫名的熱情。

余卿卿很想不通,她的出現為什麼會帶來那麼大反響。

她既不是成功人士,也算不上社會名流,更沒有巨星的頭銜。到底是什麼引發了這場全民風暴?

她不覺得她的人氣旺到,足以讓與她素不相識的學弟學妹們瘋狂吧。這太奇怪了。

說實話,余卿卿久久未開口不是享受這種狂熱。她只是當下被這種氣氛搞得有點迷,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和她預想的,有很大出入。

其實吧,余卿卿想得有點太多。二千多人的禮堂,也不是所有人都對她抱有好感。

還有些跟她一樣迷惑的人,和根本就覺得她是心機婊的小綠茶們,可是等著看她笑話呢。

畢竟,在座的演講人員中,只有餘卿卿在度娘上查不此人。

她也就靠網暴事件刷了一波熱度而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