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狐嫣兒淡淡的瞥了一眼她,有些疑惑的盯著墨夜寒。南宮亦痕看著她有些凌亂的頭髮,便好心的幫她梳理著,「你沒傷到哪兒吧!」


狐嫣兒對南宮亦痕這種媽媽般的照顧挺習慣的了,搖搖頭說:「沒有,只不過腹部被踢了一腳,該死的,現在還有些微微作痛。」她的內丹啊!

「啊?!要不要我幫你揉揉?」南宮亦痕緊張的説道。

狐嫣兒一怔,趕緊揮著手道:「不用啦!我自己會揉揉的。」他再怎麼說也是個男的啊!幫她揉肚子,這該有多麼的恐怖!

https://tw.95zongcai.com/zc/36952/ 墨夜寒對於他們之間親密的動作還有很輕鬆的談話,皺緊了眉頭,看來他還是小看了南宮亦痕……

!! 李斯和程向東想去救她,可還沒游過去,李斯就覺得有股力量在拉自己,低頭一看自己的腰肢也被水草纏上了。

草,哪裏來的這麼多水草?

不止李斯,連程向東也遇了難,他手腳被四條水草纏着,整個人四仰八叉的漂在水裏,怎麼看都像是在被五馬分屍。

李斯腰間的力道越來越大,恨不得活活將他勒死,程向東動彈不得,關宇眉也被纏着脖子,馬上就有窒息的可能。

李斯這才發現,周圍哪裏是普通的水草,這他媽是水鬼吧,這些草都是從不遠處一顆巨大的水草裏生出來的,張牙舞爪像是無數雙手,它們是有意識的在行動,李斯真切的看見那巨大水草後頭有一顆人頭。

原來這水鬼已經和這裏的水草合二爲一,他有了無數雙手可以輕而易舉纏住落水的人,然後**食魄,增加自己的修爲。

巨大水草後面的鬼臉十分可怖,那是一個女人的臉,都說女鬼怨氣重真是一點不假,死都死了還要禍害更多的人,方能減少她的一絲怨氣。

那顆頭顱上佈滿水草,乍看就像是個水草攢成的人頭,可頭髮卻是女人的頭髮,又黑又長密密麻麻的飄散在水裏,伸向四面八方佔據着她的領地。

李斯摸出兜裏的手術刀一砍而下斬斷腰間的水草,那水草吃痛嗖的一下縮了回去,李斯遊向程向東一陣亂砍,將纏着他的四條水草砍斷後又去解救關宇眉。

哪裏知道他剛一救出關宇眉,這邊程向東再次被水草纏住,他又游回來救程向東,那邊關宇眉再次被纏了。

媽的還有完沒完,那些水草像是無數條手臂,你砍斷這個那邊又生長出來,砍斷這裏那裏又冒了出來,只要周圍有人,他們不斷生長不斷纏繞,非得把你活活纏死不可。

許是李斯手中有刀她不敢輕易靠近,所以就來來回回折騰程向東和關宇眉,水性再好的人也對付不了這麼多亂舞的手臂呀,一會兒工夫,程向東和關宇眉就又被束縛住了。

李斯急的滿頭大汗,他遊了幾圈體力銳減,再這樣下去可不成,他誰也救不了。

呼,唯一救命的護身符也沒了,這可怎麼辦?

水草的力道越勒越緊,關宇眉和程向東的脖子都被勒住,手腳動彈不得,眼看着這倆人開始翻白眼,馬上就不行了,李斯雙腿奮力一蹬身子一竄,轉眼就來到那顆人頭處。

那人頭眼瞅着李斯遊了過來,滿是水草的臉一驚,表情十分滑稽,她舞出更多水草來阻止李斯,怎奈手術刀十分鋒利,輕輕一揮近身水草悉數落下,李斯握住刀柄一陣亂舞,那些雜亂叢生的水草幾下就被他斬除了。

李斯這纔看清楚,眼前是個體格偏瘦的女屍,她的半截身子沒入土裏,渾身上下長滿水草,她的軀幹就像是一顆巨大的樹,旁邊枝葉叢生,密密麻麻。

李斯砍斷了枝葉,只留下一些鬚根還長在她的身上,可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些鬚根又重新長出了更長更茂密的藤條。

李斯大驚失色,再次揮舞手術刀一陣亂砍,在與水鬼搏鬥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就像是個屠夫,腦子完全空白一片。這下他的動作更快更狠,不一會兒那些藤條全被他斬乾淨了。

這次李斯不敢耽擱,舉着手術刀衝向她的身體,這水鬼的下體埋入土裏,所以她動彈不得,那雙腿就像是她的根,只要根不斷她就能“活”着。

此時的李斯發揮了做醫生的專長,他對人體構造極爲了解,一刀下去不是亂砍亂刺,而是有目的的找中她的要害,翻翻挑挑切斷她的大筋脈和肌肉,就像是一棵茂盛的植物被切斷水源,那它只有被枯死的份兒了。

這下十分管用,那些鬚根再也沒有長出藤條,眼看着女鬼扭動着身子貌似十分痛苦的樣子,她仇恨的看着李斯,無奈身體無法移動,頭上飛舞的黑髮轉瞬脫落,只留下一個光禿禿的腦袋。

她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成了一灘爛泥。

李斯一手拉住程向東一手托住關宇眉,奮力向着更光明的地方游去,程向東很快恢復了知覺,跟在李斯身後一路遊着。

漸漸的,他們接近了水面,李斯的腦袋猛地從水裏露出來大口大口呼吸着,重新獲得自己的感覺真好。

閉氣太久真的差點憋死,胸腔裏疼痛不已,呼吸粗重彷彿永遠也吸不夠,李斯第一次覺得空氣真他媽是個好東西,他感動的想哭。

再看關宇眉,她被李斯托着胸部,頭後仰着不知是死了還是昏了。程向東也露出頭使勁呼吸着。

呼呼呼,他們看見月亮了。

這裏果真是小靜帶他來的那條河啊,這裏距離小靜家很近,原來這河是跟醫院地下室通着的。

筋疲力盡的向岸邊游去,水越來越淺,李斯的雙腳可以站在地上行走了,他拖着關宇眉無知覺的身子,一步步接近河灘。

把她放到河灘上平躺,李斯開始有節奏的給她心肺復甦:“小眉我們出來了,你不能死啊,這麼多關都闖過來了,你一定不能死。”

程向東趴在河灘上大口喘氣大口咳嗽,他受了傷也無比虛弱,沒有更多的能力去管關宇眉。關宇眉被李斯按壓的胸口起起伏伏,肉團一樣的胸/脯隨着每次用力的按壓下去,又很有彈/性的反彈回來,給李斯的雙手一個溫柔的阻力。

李斯狠狠嚥了口唾沫,趁着月光看見關宇眉清冷柔美的臉上,淡淡的虛弱感,他真的很想附身下去親她一口。

他真的附身下去親她了——人工呼吸吹起了她的胸/部,氣息充滿胸腔的一刻,李斯激動無比,看着那胸/口落下去,李斯再次吹了起來。

關宇眉一點意識也沒有,就任憑李斯這麼折/騰自己,李斯抱起她的身子拍了拍後背,又再次放倒繼續按壓。

時間分分秒秒過去,關宇眉終於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水來,李斯急忙翻過她的身子叫她吐出更多的水。

還好,她終於活了過來。嘔吐完畢的關宇眉哇的一聲大哭起來,絕望而痛苦的,只是眼睛閉着,想必她還活在剛纔的驚慌之中。

重見天日的感覺真好,李斯仰天深深呼吸着,他們還活着,他們都沒有死。

月亮清冷的懸在頭頂周圍有一層烏雲正漸漸散去,郊外的夜晚無比安靜無比美麗,李斯很想就這樣安靜的欣賞月色,什麼也不去想什麼也不去做,可是不行,他知道還有更多的問題等着自己。

他們沒有死,那麼就要考慮下以後的路該怎麼走,既然有人不想叫他們活,說不定下一次痛下殺手的時候更加決絕,李斯時刻警醒着,並下定決心一定要揪出幕後黑手。

他奶奶的,這口惡氣還出不了了麼?

坐在沙灘上休息了好一會兒,又累又餓,這時候要是有隻燒雞就好了,李斯一人就能吃掉一隻。

“喂,你沒事吧?”悲催的程向東腳扭傷了,胸口又被惡鬼抓傷,他正伏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氣。

他對李斯擺了擺手,有氣無力的道:“還好,死不了。”

“你胸口的傷要緊嗎?”

程向東扒開胸口的衣服看了一眼,回道:“不流血了,傷口不深應該不礙事,咦,奇怪……”

“怎麼了?”

“我怎麼覺得這傷口不痛?”

李斯沒理程向東,他抱起關宇眉就要走,程向東叫道:“你幹嘛?你要抱着小眉去哪兒?” 上午最後一節課時,班上突然來了一位插班生。也許是同樣是插班生的狐嫣兒卻非常期待。

左老師將插班生帶進來的時候全班女生都失望了,一陣不稀罕的唏噓聲。

「大家靜一靜!讓我們的新同學自我介紹一下。」左老師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還好班主任的威信比較大,同學們都聽話的閉上了嘴巴。

插班生一開口,那聲音和他外貌完全不符合,非常的富有磁性,很溫和,像是重力的吸引,每分每秒都想向他的聲音靠近。「我叫隱辰,多多指教。」

雖然這個叫隱辰的長得一般,但是狐嫣兒很喜歡他的聲音,對他有種莫名的好感,想親近他。墨夜寒幽深的眸子如臘月的寒風一般,盯著隱辰。

左老師讓隱辰隨便挑了一個座位,然後就向代課老師帶了個招呼,就走了,課還是繼續上。

狐嫣兒對這個插班生充滿了好奇,而班上沒有一個人是待見他的,大部分是因為他那不出眾的外表,而(18)又是出了名的俊男美女班,所以不奇怪會被排擠。

午飯時間,狐嫣兒和南宮亦痕還有尚梓萱三個人到食堂吃飯,剛端上飯,雲思顏就故意走過來一撞,飯菜隨即撒了一地。

尚梓萱氣呼呼的喊道:「雲思顏!」

雲思顏故作很驚訝的遮住嘴巴,不好意思的說道:「哎呀!對不起啊!剛剛沒看到你在這裡,飯都打掉了呢!這該怎麼辦才好啊?!要不然……趴在地上舔乾淨吧……哈哈哈」

狐嫣兒直接一個巴掌扇了過去,清脆而又響亮,把正在吃飯的人都驚呆了。

雲思顏驚訝的捂住被打的臉,睜大眼睛說:「賤-人,你敢打我?」

「呵!打你打的還少么?」

「你!」

雲思顏也高舉起手準備往狐嫣兒臉上呼去,被一隻修長好看的手給抓住了。雲思顏瞪著美眸抬頭望去,立馬就換上了一副可憐的表情,那翻臉的速度比翻書還快,「寒少~~~你看,狐嫣兒她又打我!」

狐嫣兒面無表情的看著墨夜寒,她倒想看看墨夜寒是想怎麼解決這件事。

墨夜寒很快就放掉了雲思顏的手,淡淡的說,「我看的是你要打她。」

雲思顏使勁的跺著腳,不平的說,「那是她先打的我啊!寒少你看!我的臉都被打紅了。」

「是這樣的么?恩?」墨夜寒轉頭看向狐嫣兒,眼底儘是戲謔的意味。

「哼!她是你女朋友,她說什麼自然是真理!」狐嫣兒賭氣般的說道,真看不慣墨夜寒幫雲思顏,讓她氣的快瘋掉了!

「就算是女朋友也有做錯的時候,我向她跟你道歉。」

狐嫣兒和雲思顏都十分驚訝的看向墨夜寒,雲思顏則是一臉的開心,寒少竟然幫她向別人道歉!狐嫣兒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心裡的委屈感都快化成淚水湧出來了。該死的!她現在怎麼變得這麼愛哭?

「你憑什麼要給她道歉?!她犯下的錯你給她道什麼歉?!」狐嫣兒大聲的喊著。

「你不是說她是我女朋友么?既然這樣她犯的錯理當由我來給她道歉。」墨夜寒說的是那麼的理所當然,卻不知道他這一舉動多傷狐嫣兒的心。

狐嫣兒小臉十分認真的說道:「如果你執意這麼做,那麼你和雲思顏以後將會是我最大的敵人!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她真的看不下去了,那麼高高在上的人,現在竟然為了雲思顏那樣的女人向她道歉,到底是憑什麼?!這一刻,她嫉妒雲思顏嫉妒的發狂。

墨夜寒愣了愣,被狐嫣兒那認真絕情的話語給堵住了嘴巴,心好像被重重的撞擊了一下。

!! 南宮亦痕意識到現在這麼尷尬的局面,拉過狐嫣兒小聲的說道:「算了,嫣兒,我們不要和他們一般計較了。」

「不!我一定要聽墨夜寒的答案!不然我絕對不走!」狐嫣兒特別的堅定的說道。

墨夜寒都快抓狂了,只要他看到狐嫣兒那張令人心疼的臉,就說不出絕情的話,他心裡也是不希望狐嫣兒恨他的,更何況是為了一個區區的雲思顏。放下身段,讓所有人大跌眼鏡,柔聲的說道:「吃飯吧!別生氣了。」

雲思顏頭都快暈了,寒少現在是在向狐嫣兒示弱么?!用一種從來都沒有對她說過的溫柔語氣,對狐嫣兒說?望著狐嫣兒的眼睛里都冒著火了。

墨夜寒說完,就匆匆的離開食堂了,好像連飯也沒有吃。不過現在這種情況,誰吃的下去?

但他示弱的話語依然沒有讓狐嫣兒心裡有多好受,反而越來越想不通墨夜寒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了,他對自己忽冷忽熱,一下很好,一下很冷漠。可她對這樣的他,只有接受。

「誒……嫣兒,吃飯吧!別再去想了。」尚梓萱又重新為狐嫣兒打過了一份飯,嘆息說道。

中午,大家吃飯都食之無味,都是象徵性的吃了幾口。

下午的體育課,倒讓很多人都開心了,終於能放鬆一下了。

按照習慣,體育老師先讓大家跑了兩圈,熱熱身,然後就直接自由活動了,體育老師不知道是有什麼事,說完讓大家自由活動后就不見了人影。

一些從剛開始就看不順眼隱辰的人,趁著現在這個好時機,幾個人一起圍住了隱辰,推慫著他,滿臉都掩蓋不住的嫌棄旨意,「喂!插班生。你難道不知道我們(18)班不是想進就進的么?」

隱辰被推的往後退了一步,低著頭沉沉的說:「狐嫣兒不是也是插班生么?」

一個男生直接一巴掌拍在了隱辰的頭上,將他的頭髮都拍亂了,凶道:「狐嫣兒也是你能比的?!你有什麼資格和狐嫣兒比?就你一副乞丐的樣子,也好意思和我們心中的女神相比?!」

不知道是不是大家聽錯了,隱辰冷冷的哼了一聲,然後抬起眼睛,竟是暗灰色的,「與乞丐一個班的你們也好不到哪裡去。」

「你想死么?啊?!」男生們被隱辰說的怒氣沖沖,一起都集體抬腳向他踢去,隱辰只是默默的隱忍著,輕聲的悶哼著。

「你們快停下來!別踢了!」一聲嬌怒讓男生們停了下來,一起都低聲念著,「狐嫣兒?」

狐嫣兒本來在一旁和尚梓萱還有南宮亦痕聊天的,可是卻發現了這些人在集體的對插班生拳打腳踢,於是一個沒忍住就跑了過來。

男生為狐嫣兒憤憤不平的解釋道:「狐嫣兒,你別管了。這個插班生竟敢拿他和你相比,真是不知好歹,就該教訓教訓!」

狐嫣兒睨了一眼隱辰,一本正經的對他們說:「我和他一樣都是插班進來的,沒有什麼特別的待遇。所以你們不要這樣對他了,畢竟我們都是一個班的,那樣的話就該互相幫助才對不是么?」

那些男生都把狐嫣兒當做女神,女神都這麼說了,他們也不敢再說什麼了,小聲的怒罵了隱辰幾句便都散開了。

狐嫣兒將隱辰扶起來,問道:「你沒事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