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獃獃的看著馬老五手裡的兩把五四手槍,還有嘴角帶著冷笑的潘建軍,這下他們是明白了,原來歹徒真的來了啊!而且還是部隊的軍人?


「呯!…呯!…噗噗!!!…」

馬老五看著那幾個收費站的人還在那發獃,手中的兩把五四手槍對著泥巴地面就是兩槍,子彈激起的泥土飈賤而起。

「……..」

槍聲一響,還沒等收費站的這些人員反應過來的時候,大路兩邊就同時衝出了幾條人影,幾個人手裡全拿著手槍,衝鋒槍,這一下子收費站的這些人可就真害怕了,要知道,剛才潘建軍,馬老五兩個人在的時候,還感覺威脅不大,畢竟自己這邊人多,誰知道,這些壞蛋還有幫手?是呀!這就對了啊!

電話上說是四輛車啊!電話內容只有劉鐵梅一個人知道,但具體有多少歹徒,她卻不清楚。

很快,幾個馬氏兄弟,還有小唐,老路等人把收費站的人員全部都綁了起來,打搬開了路障,幾個人再跑到後面去把車開過來,可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傳來一陣汽車馬達的聲音。

「….大哥!…雷子追來了!….車還不少啊!….」

把車開過來的馬老三,突然,從車裡探頭,大聲的朝站在收費站欄杆前抽煙的潘建軍說道。

「….大家都快點!…老五你們幾個去放火!…懂了嗎?….」

潘建軍朝馬老三點點頭,示意自己清楚了,手攀著車前反光鏡的鐵杆子,腳踩著車上踏板,對著還站在收費站平台處,正準備上後面車的馬老五,小唐幾個人揮手示意道。

「…轟!…轟!!!…」

兩聲巨響之後,兩朵黑煙滾滾的煙柱,從鹽田收費站升起,接著就是一片炙熱,火光衝天,鹽田收費站給燒了!

嚴研等人的車剛拐過山道,就看到了前面收費站的情況。

嚴研這下子可不是開始的兩輛警車了,而是後面跟了十多輛車,要知道,深市的路況是目前國內最好的,要知道建設一個新城比返修舊城可要簡單多了。

市局的動作很快,軍區那更是接到了市委市政府的命令后,馬上就派了一個營的兵力出來「剿匪」了,兩廂這一合併,這下人就多了,大部隊這就很快追上了嚴研的兩輛千倉百孔的警車了,這下大部隊可就出發了,大有勢不把人抓住不回頭的氣勢,而王強的心也安穩的落進了肚子裡面了。

「…太可惡了!…一定要追上他們!….」

嚴研坐在車上,白玉般的小拳頭,狠狠的錘在車上的靠椅上,美眸泛著怒火,銀牙緊咬的恨聲說道。

「…是呀!這把火燒得真是!….」

坐在副駕駛的王強,看著不少部隊的官兵。留了一部分人在那救火,解救那些被捆著的收費站人員。而他們則是繼續追趕前面逃竄的罪犯!

這條道路的盡頭,就是是通向香港的一個入關口的,叫做錦渡口岸。

關口對面現在還是香港由皇家警察駐守著,這邊自然就是國內海關人員了!

這個關口,這個年月還不是很熱鬧,不過到了改革開放的後世,就相當的繁華熱鬧了。

今天,錦渡口岸的皇家警察們,不象平時那樣的聚在一起打牌,打發無聊的時間。要知道,在香港混的很好,上面有關係的警察,才會被派到這來當值,這裡可是「肥油美差」啊!

四點整,就會來一輛旅遊大巴,據說這是國內開放改革后,代表香港第一批中學生友好訪問團,對內地進行友好訪問,這也是很多香港人希望親眼看到傳說中「大陸」的樣貌的一個機會,自然也是英港政府對大陸的一個「試探」?

要知道,不用過多久,香港就要回歸祖國的懷抱了,對此,英國人也不可能不清楚這一點,畢竟,華夏這麼多年的努力也不是白費的,泱泱大國開始慢慢地恢復世界應有大國的風範了。畢竟和平還是世界的主旋律不是?所以,香港回歸那就是遲早的事情。

李振宇今年二十八歲,雖然現在只是個警長(SGT)(三柴/沙展),但是,他在警察局的人脈的關係非常的硬,他的親叔叔,就是一個總警司(CSP)(一拖二/痴線婆)。

這海關口岸,那最是滋生腐敗的地方了,而且油水極多,他倒是很會做人,每年都會孝敬不少的「孝順」給這個總警司的親叔叔,就算你廉政公署也不能說,侄兒子送給親叔叔東西就是行賄吧?

在香港法律上,可沒有這樣一條的規定。 所以,香港回歸那就是遲早的事情。李振宇今年二十八歲,雖然現在只是個警長(SGT)(三柴/沙展),但是,他在警察局的人脈的關係非常的硬,他的親叔叔,就是一個總警司(CSP)(一拖二/痴線婆)。

這種海關口岸最是滋生腐敗的地方了,而且油水極多,他倒是很會做人,每年都會孝敬不少的「孝順」給這個總警司的親叔叔,就算你廉政公署也不能說,侄兒子送給親叔叔東西就是行賄吧? 妖嬈外交官 在法律上可沒有這樣一條的規定。

李振宇站在口岸值班室內,看著一輛雙層黃色大巴士,緩緩的駛進了檢查通道內,兩邊的黃色的小燈開始亮起,接著,「哧…」的一聲,大巴士上的車前門緩緩打開了!車上開始陸續下來很多穿著校服的中學生,男女都有,還有老師摸樣的人,一邊招呼著,這群一邊下車,一邊嘰嘰喳喳議論嬉笑的女孩子們。

「…沙展!…你看….」

值班室內的另一個乾瘦的警員看了眼李振宇,帶著詢問的口氣,問了句。

「…嗯!…隨便檢查下!就放行!…」

李振宇白了下那個乾瘦的手下警員,心說,這可是香港校車啊!夾帶私貨?搞走私?量他們也沒這麼大的膽子,再說了,千萬不要小看這個校車啊!

這上頭有兩個來頭「巨大」的小丫頭,可不是一般人能得罪得了啊!

你看,就那兩個身邊還跟著兩個戴著墨鏡的型男,哈!一看就是職業保鏢,而且還是很厲害的那種!嘶…這兩個小丫頭長得可真是明媚皓齒,漂亮可愛極了,前凸后翹的,特別是穿上了校服,那更是另有一番,迷人的風情味道啊!這兩個清麗無雙的漂亮女孩,不是別人,真是,宋薇和鄧盈盈,她們兩人沒跟那些「阿姨」們一起回大陸,她們是趁著跟著學校跟大陸友誼交流之際,一起跟同學回大陸。

看樣子,鄧盈盈和宋薇現在關係非常好,跟同學之間的友誼也相當不錯,所以才會跟著同學們一起坐大巴會國內,而不是坐周曼麗的私人飛機。她們並不知道周曼麗人不在油布街小巷,而現在京城更是風雲密布,邪風不斷。

「…SIER!…這兩個女生妹好鬼靚啊!…真的不搜查了?…」

可惜那個乾瘦一臉色樣的警員,兩眼放著YIN光,看著宋薇和盈盈兩個嬌嫩美麗的女孩子,跟著一群戴著太陽帽,手裡拿著小紅旗的男女學生,排著隊走進檢查房間通道,咧著一嘴黃牙,帶著貪婪之色說道。

「哼!…雞仔!我看你是不想要命了啊!…你知道這兩個女孩子是誰家的人嗎?…」

李振宇從衣兜里掏出根煙,叼在嘴上,邊上的乾瘦警員趕緊的拿出火柴給點上。

「…誰的啊?…難道是那個黑道大哥家裡人?…」

那個叫雞仔的乾瘦警員帶著有點詫異問了句。

「….哼哼!黑道老大在那家人眼裡算個屁啊!…半山道6號!駱家公館!這兩女孩就是住那裡面的大小姐!…你還敢對她是搜身?我真的好佩服你啊!哈!….太強了!….」

李振宇看著這個對自己一直很貼心懂事的手下,要是別人他巴不得落井下石,那會證實相告啊!

「…嘶…我丟啊!…是哪位大哥大大的家裡人啊!…我說呢!…我的天啊!…好險啊!…難怪宇哥說隨便檢查下啊!…要是得罪那位的家裡人那還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現在在香港,只要是說起駱公館香港黑白兩道,沒有不頭上冒汗的,那可不是熱的,而是極其害怕,要知道,只從香港黑道魁首洪家全家乃至親戚老小,突然一些之間垮台,失蹤的失蹤,被抓的被抓,整個就是一副被人滅門的慘狀,而香港黑道社團幾個老大全都老實了,安靜了,而周聖手的紅星社卻一躍成了香港炙熱巔峰的最大黑社團,那些什麼新義安,洪興門等等黑社團全都加入紅星社,對於其他一些不服氣的,反抗的大小黑社團,紅星社直接就是剿滅!

至此,香港社會治安安定了很多,黑道也不像以前那樣,經常為了地盤互相砍人,發生群聚毆鬥,流血衝突,而這種情況是是香港警方極其樂意看到的。連港理查德都對這個紅星社的周聖手剛到了好奇。

當然,在香港發生多個事情,只要警局有心人想要去查的話,那肯定是不可能查不出來的,何況是,港都這種存在啊!所以,駱公館,駱林這個名字,就出現在香港各大高級警察老大的辦公桌上面了,基本上總警司以上級別的警察都知道了,香港的黑道變天了,幕後黑手就是一個叫做駱林的一個大陸年輕人,對於報告中指出他的年齡問題,那是直接被這些大佬們忽略了。

很簡單,能做出這些事情的人,年齡已經成了最不重要的一個環節了。現在只要是在香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全都知道了駱家公館的存在,在香港是什麼樣的地位!而且,絕有關知情人士透露,這位駱少爺還是大陸XX的中央紅色高官子弟,那就是太子爺來的啊!

這位也可以說,要錢有錢,要人有人,只要是聰明點的商人,或者是政壇老手,那都是想進辦法的跟駱家套上關係,比如說這次組織成的友誼訪問團,那就是香港的有心人想要跟駱林套上關係,這不就想了個這個好點子了。

至於李振宇知道宋薇和盈盈的底細也不奇怪,要知道,宋薇等人額出行都是帶著有保鏢的,雖然,其它富豪也這樣做,但是,駱家的保鏢可跟那些人不一樣,應該說有著明顯的不同。仔細調查下宋薇,鄧盈盈的學校檔案就一目了然了。

「呼!我的天爺!還好宇哥教訓的是啊!要不然我可是闖了滔天大禍了!….我可是知道獅子山的頂得事情啊!….」

乾瘦警員雞仔只感覺自己的背上涼嗖嗖的,冷汗順著脖頸子一直流進了咯吱窩,心裡有點后怕的搖著頭感嘆道。其實,那次駱林帶著人在獅子山頂開槍射殺大批黑社團的事情,在警局內部基本上不是什麼秘密,一還真以為世上其它人都是傻子啊!之所以沒動駱少,一個是駱少的來頭太大,二個是因為周曼麗的關係,再加上,駱林殺的是黑澀會!就是基於這幾點,港警方才對駱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過呢,要真的搞起來,駱林絕對不會怕怕任何人,這倒是真的,不管是經濟上還是實力上,最後吃虧的絕對不是他!

「好了!…同學們都上車了!…」

關卡檢查果然是走的形式,五十多個穿著學校制服的孩子們在一個拿著一面小紅旗的女老師的招呼下,大家又開始又井然有序的排隊上車了,宋薇和盈盈也在其中,跟在兩個估計是好朋友的女孩子,笑眯眯的低聲說笑著什麼,慢慢地排著隊走著。

看樣子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兩個女孩就是駱家公館中幾個小姐中的其中兩個大小姐,要知道,宋薇和盈盈上的學校可是貴族學校,香港貴族學校,可不是光有錢就能上得了的,比如說,你一個買豬皮的就算是你身價上億,也不可能把小孩送進這種名校,這還有個身份貴重的說法了!駱家公館那可是可以讓香港抖上幾抖的存在了!

當然,這些小孩子也不可能懂這些,學校有的老師是知道的,那還是出生在名門家庭的那種,有人說了,名門淑女不可能當老師吧?誰說的啊?很多世界名門的子女,有不少都是為人師表的說。

黃色大巴車,前後還有幾輛小型轎車,還有幾輛保姆車跟著,開始緩緩的過橋了。是的!

要過一個橋,石頭水泥橋!對面就是華夏國的領土了,也是內地關口所在地了。國內這邊的海關人員,估計也是早就接到上級的命令了,早早的就站在了海關邊上的欄杆邊上,看著從對面緩緩駛過來的車輛。

////////////////////////////////////////////

如此同時,柏油公路上,幾輛全是黃泥灰塵的吉普在疾馳著,現在的路兩邊的樹木開始稀少了起來,只有一些刀砍斧削般的青灰色高聳岩壁,岩石上還差咋著一些灰白的雜草。

「….大哥快到了!還有2分鐘,就能轉彎了!….青石彎道快到了!…」

「…嗯!…我估計後面的人也快追上來了!…這樣!…我們在前面轉彎的地方停一下!…」

潘建軍坐在第一輛車上的座上,微閉著眼睛養著神,其實,他的腦子一點可都沒閑著,要知道,他現在時候有追兵,前面嘛也不安全,要是對方走私集團知道他,被大陸警察盯上了,絕對會來個殺人越貨,黑吃黑,絕對不會幫你!

這就是黑道啊!沒啥好說的!潘建軍皺了下濃黑的眉頭粗糙的食指,摸了下自己的大鼻頭,細長的眼中陰冷冷芒一閃而過,帶著寡毒的薄唇微微一挑,淡淡的對開車的馬老五說了句。

馬老五馬上點頭,沒有吱聲,他剛才報地名的時候,就知道這位大哥又要搞什麼花樣了。他也知道,後有追兵,不解決掉,他們可就相當被動了,而離他們去交易的地方已經沒多遠了,時間也不多了。

所以,要知道,他們手上這批貨還是「文物」!其實,他們走私文物的時候,並不是很多,一般都是「做舊的舊東西」哄騙下香港菜農戶還是可以的! 一片空曠的露天場地,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正在練拳,天上的太陽有些大,少年的臉上掛滿了汗珠,可依舊一絲不苟的一拳一拳的揮舞著,每一拳揮出,少年都會聚精會神,用盡全力。

陳強穿越到這個世界十四年了,自從三年前見到一人踏空而行后,他便改變了對練武的看法,真正明白了武修的神異之處,從此一改稀鬆懶散的態度,開始每日堅持練拳,日復一日寒暑不易。

這拳法並非陳強胡亂瞎練,而是在子陽府流傳甚廣的築基拳法,這套拳法的特點是進境緩慢,卻對消耗較少,以陳強家裡日日粗茶淡飯的境況,也不至於將他練廢。

正在習練拳法,陳強忽然感應到一絲乳白色的光點融入他的身體,隨著乳白色的光點融入,身體的疲憊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酣暢淋漓的舒暢。

他感覺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呼雀躍,彷彿乾裂的土地終於得到了雨水的滋養,這些乳白色光點被肌膚吸收后,化成能量細流,融入到每一寸血肉骨骼當中,緩慢的強化著體魄強度。

這一過程結束之後,一股充滿力量的感覺浮現在他的心頭。

「啪!」

一拳擊打在前方的空氣中,清脆的音爆聲隨即響起,陳強堅毅的臉龐,浮現出開心的笑容,三年寒暑的辛苦,終於換來了回報,他的內心既有成功的興奮,也有收穫的滿足。

「那些乳白色的光點,想來就是天地元氣,果然神奇的很!」對於天地元氣,陳強以前只是知道,直到現在才算真正『見識』到。

「叮,產生氣感,進階系統開啟。」一聲機械的聲音突然在陳強腦海中響起。

突然出現的聲音將陳強嚇得一激靈,隨即他的臉上出現茫然的表情,緊接著是錯愕,之後是狂喜,最終歸於堅毅。面部表情,可謂瞬息萬變。

境界:築基前期(產生氣感)

主修功法:基礎築基拳法,凡階功法,特殊效果:無。(可進階,需下品靈石100)(備註:主修功法,只能同時存在一種)

輔修功法:無

輔助職業:煉丹師(未開啟)

輔助職業:煉器師(未開啟)

輔助職業:陣法師(未開啟)

根骨資質:黃階(可進階,需中品靈石100)(影響體魄強度)

靈竅資質:凡階(可進階,需下品靈石100)(影響修鍊速度)

神魂資質:凡階(可進階,需下品靈石100)(影響道則領悟)

金行資質:玄階(可進階,需上品靈石100)(影響相關靈材萃煉,相應道則領悟)

木行資質:凡階(可進階,需下品靈石100)(影響相關靈材萃煉,相應道則領悟)

水行資質:凡階(可進階,需下品靈石100)(影響相關靈材萃煉,相應道則領悟)

火行資質:凡階(可進階,需下品靈石100)(影響相關靈材萃煉,相應道則領悟)

土行資質:凡階(可進階,需下品靈石100)(影響相關靈材萃煉,相應道則領悟)

陳強想要試驗下進階系統的功能,可惜並沒有靈石,只能作罷,不過輔助職業他倒是可以嘗試著開啟一種。

平息下心中的激動,陳強繼續修鍊基礎築基拳法,武道修行關鍵之處在於勤懇不輟,不能有懈怠之意,他剛剛產生氣感,進入到築基前期,可謂剛剛把武道殿堂的大門,掀開一條細小的門縫,今後要走的路還有很長。

……

遠陽鎮,地處子陽府東南邊陲,距離萬獸嶺只有百里之遙,有不少由散修組成的冒險小隊在萬獸嶺探險,會在遠陽鎮休整,在探險過程中破損的兵刃,就需要就近修復或者更換,而陳強的父親陳佳祥便在此開了一家陳記鐵匠鋪。

陳記鐵匠鋪前院是做生意的地方,兵刃打造、售賣、修復都在這裡完成,後院則是生活的地方,往常陳強回來會直奔後院,今天一改往日習慣,進了鐵匠鋪后,看著他的父親打鐵,便沒有挪步。

「怎麼?想學打鐵?」陳佳祥左手握著鐵鉗翻動著燒得通紅的器胚,右手掄動大鎚『乒乒乓乓』的敲打著,目不轉睛的盯著眼前將要成型的戰刀。

「想學!」陳強語音不高,音調卻很堅定。

「行,你先到後院幫你娘做飯,具體的一會再談。」陳佳祥面部表情有一絲不易察覺的變化。

到了後院看到玉桂芬,陳強乖乖的叫了一聲『娘』,便默不作聲的開始擇菜,玉桂芬看到自己兒子聽話的樣子,悄無聲息的笑了笑。

陳強從前回到家中,沒有與家人先打招呼的習慣,都是被玉桂芬用拳頭教育出來的。

「雪馨呢?」陳強將擇好的菜放到一旁,向玉桂芬詢問道。陳雪馨,陳強的妹妹,今年剛剛一歲。

「在睡覺。」玉桂芬說道。

「哦,我去看看。」陳強用清水將手洗凈,甩掉水漬,向外屋而去。

外屋左右兩側各有一道門,左面那道門后是陳強的房間,右面那道門是他父母的房間,陳強邁步走入了他父母的房間,陳雪馨便睡在這個房間中。

房間內用粉紅色的軟墊單獨隔離出一小間,像是屋中屋、室中室,以粉紅色格調為主的小隔間內,正中央放著一張嬰兒床,陳雪馨在嬰兒床內安靜的睡著,看著粉雕玉琢的小傢伙,陳強嘴角扯了扯。

「總感覺還少了點什麼?」對於自己親手打造的嬰兒房,陳強總感覺還有欠缺。

一時想不出頭緒,陳強又輕手輕腳的退了出去,他沒有弄出一點聲響,生怕把小傢伙吵醒。

中午,玉桂芬吃完午飯,便到前面將陳佳祥替了過來,飯桌上只剩下陳佳祥和陳強父子二人。

「你真想學打鐵?」陳佳祥再次確認道。

陳強點了點頭。

「不練武了?」陳佳祥問道。

「上午練武,下午打鐵。」陳強不可能放棄練武,他想學打鐵也只是想看看能不能輔助習武。

「各行有各行的規矩,你是我兒子,這個規矩也不能破!咱們器行的規矩你可懂?」陳佳祥原本嚴肅的面龐更添幾分莊重。

「我懂!」陳強說道。

「你去準備吧!小心點別讓你娘知道!」說到最後,陳佳祥小聲交待道。 「….大哥快到了!還有2分鐘,就能轉彎了!….青石彎道快到了!…」

「…嗯!…我估計後面的人也快追上來了!…這樣!…我們在前面轉彎的地方停一下!…」

潘建軍坐在第一輛車上的座上,微閉著眼睛養著神,其實,他的腦子一點可都沒閑著,要知道,他現在時候有追兵,前面嘛也不安全,要是對方走私集團知道他,被大陸警察盯上了,絕對會來個殺人越貨,黑吃黑,絕對不會幫你!這就是黑道啊!

沒啥好說的!潘建軍皺了下濃黑的眉頭粗糙的食指,摸了下自己的大鼻頭,細長的眼中陰冷冷芒一閃而過,帶著寡毒的薄唇微微一挑,淡淡的對開車的馬老五說了句。

馬老五馬上點頭,沒有吱聲,他剛才報地名的時候,就知道這位大哥又要搞什麼花樣了。

他也知道,後有追兵,不解決掉,他們可就相當被動了,而離他們去交易的地方已經沒多遠了,時間也不多了。

所以,要知道,他們手上這批貨還是「文物」!其實,他們走私文物的時候,並不是很多,一般都是「做舊的舊東西」哄騙下香港菜農戶還是可以的!

很快,道路轉彎處到了,後面的三輛車看到潘建軍的車子停了下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