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王夢楠忽然開口說道。


這……

葉風來的時候就猜測到王夢楠肯定會追上來,果不其然,還是來了。

「那就走吧!」

葉風也沒有說什麼廢話,當即就同意了下來。

反正都這樣了,除了束手就擒,他總不能逃亡吧。

「葉先生,那我們……」

寧德光和寧馨頓時緊張了起來,葉風一旦進了大牢,那誰來應對崔家的怒火?

消息瞞不了幾天,崔家就肯定會知道。

到時候……後果不堪設想啊!

沒了葉風,寧德光即便加上青龍幫一起,面對崔家,也只有死路一條。

「放心吧,三天內,我肯定能出來,崔家即便要來找麻煩,也不會那麼快!」

葉風肯定的說道。

三天內?

這麼自信?

寧德光和寧馨都愣了一下,完全不知道葉風的自信是哪裡來的,如果沒有警察來也就算了,偏偏王夢楠來了,還親眼看見了葉風殺人!

這怎麼躲得掉?

「不可能,你三天怎麼可能出來!」

王夢楠立即反駁道,「十六條人命,你三天能出來,視法律為何物?」

法律?

葉風忽然笑了!

有些時候,有些事情,是不能用常理來看待的。

葉風的確觸犯了法律沒錯,但也有將功補過一說,如果他有能力為國家做出巨大的貢獻,這貢獻大到能免除他的殺人罪行,豈不就是可以免除罪罰了? 第484章

這個世界,遠遠不是普通人眼睛所看上去的那麼簡單隨意。

葉風現在身為軍方少將,能在這麼年輕的時候坐上少將的位子,肯定是軍方大佬有人賞識他,如果他能拿出讓那些大佬們賞識的東西,別說這十幾個人,就算葉風做了天大的錯事,也會有人來保他的。

這世界,一切皆有可能!

更何況,今天這大半夜的,死了十幾個人,沒人說出去的話,也就不會造成什麼社會影響,也就給了能掩藏下去的機會。

「一切皆有可能,夢楠,任何事都不要說的那麼滿!」

葉風微微一笑說道:「這些崔家的人本來就不是什麼好鳥,殺了他們,對社會也沒壞處,也許,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還是好事!」

「你殺了人,還是好事?」

王夢楠一陣無語,這男人怎麼這樣啊,一點都不知道改過自新嗎?

「夢楠,看待問題要辯證的看,這些人敢綁架馨兒寧幫主,那平時行事作風本就是沒把法律看在眼裡,壞事肯定也做了不少,我這也是替天行道!」

綜穿拯救男配計劃 葉風認真的說道。

美食獵人 紫藍色 「夠了……」

王夢楠臉色極其難看,她原本以為葉風會坦坦蕩蕩的承認自己罪行,然後跟著自己去警局,她沒想到,葉風居然說了這麼多狡辯的話。

「你跟我直接回警局吧,我不會給你任何狡辯的機會!」

王夢楠冷聲說道:「我只能履行我作為警察的責任!」

「可以,帶我走吧!」

葉風看著王夢楠那認真的眼神,便知道說下去沒有意義,伸出雙手,示意王夢楠帶自己走了。

「葉大哥,你……」

寧馨都是擔心的眼神,畢竟看著葉風就這麼被帶走,任誰也擔心啊。

「葉先生,只要你不想走,我就能把你留下來,就這一個小警察,我還能幫你攔下來!」

寧德光立馬說道。

「你敢!」

王夢楠瞪大著眼睛,倒是沒有想到,寧德光居然敢為葉風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這些人真的一點都不懼怕法律嗎?

「算了!」

葉風擺擺手,沉聲說道:「我既然敢說三天之內能出來就肯定可以,你們在這裡等著我的消息就行了!」

「好,那就這麼定了!」

寧德光見葉風堅持,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一口答應了下來。

「我倒要看看誰能讓你出去!」

王夢楠心裡有點氣,帶著葉風便走了出去,外面已經來了大批的警察,在收拾這一地的殘局,葉風則是坐上警車,被王夢楠一路開往了警局。

這邊剛走不久,秦朗便出現在寧氏莊園門口,看著地上的屍體,以及自己那輛殘破的軍車,一陣無語。

葉風這小子到底做了什麼?

殺了這麼多的人?

「那是……崔大勇?」

秦朗看著擺在地上的那一排屍體,他在裡面居然看到了中海崔家的嫡子,第一順位繼承人崔大勇!

他竟然死在了這裡!

被殺了?

秦朗呆在這裡看了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

這可是天海崔家的嫡長子啊,竟然就這麼的死了?

來不及多加震撼,找了一個警察了解了一下情況,秦朗這才搞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葉風殺了崔大勇?

這……這也太震撼了吧!

這人……到底怎麼想的啊?

秦朗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葉風為什麼要殺了崔大勇,即便他綁架了寧馨和寧德海,也不至於就這麼粗暴的殺死了他啊!

再怎麼說,崔大勇的背後也是崔氏家族!

這肯定是非常的麻煩!

難道說……葉風是為了追求自己的妹妹隨手殺了崔大勇?

這麼一想……倒也不是沒有可能啊!

來不及多想,連忙給自己的幾個上級領導打了一個電話,彙報了一下情況。

一位軍方少將,在市區里做了這麼大的事情,肯定是要彙報一番的。

「沈司令,我是秦朗,蛟龍突擊隊的葉風將軍恐怕遇到點麻煩……」

電話剛一接通,秦朗便將這邊的情況給簡單說了一下。

「你現在立即到我辦公室里來一趟!」

電話那頭的沈司令,沒有急著發話,而是沉默了一下之後吩咐道。

「是,司令,我這就過去!」

秦朗心裡一沉,便答應了下來,坐上車,直奔天海軍區。

一般來說,軍方的人在地方上犯了事,大領導都會直接帶回軍區處置,關起門來自己解決,但葉風的事情發生之後,沈司令卻沒有第一時間答覆,那隻能說明他也沒有把握能保住葉風,所以才會說出這番話,讓秦朗趕去軍區彙報,這樣,他在這段時間裡會詢問自己的上級,以及跟地方上溝通,看將葉風撈出來的可能性有多大。

不過想想也是,以前軍方的人員在地方上出事,最多也就是打架鬧事,也就是一些小摩擦,但這次葉風的卻不一樣,殺人!

而且一次還是十六條人命!

這樣的消息如果擴散出去,是會引起恐慌的,在天海這個地界上,這十來年裡都還沒有發生過這麼大的刑事案件,十幾條人命,而且還是被一名軍方的人殺了!

這如果傳出去,普通的民眾對軍隊的印象都會很差,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單單從這個點上來說,軍方就保不下來葉風!

……

天海軍區!

即便是晚上十點鐘,軍區辦公大樓依舊是燈火通明!

在最上面一層的司令辦公室里,沈忠和坐在辦公桌前,拿起了電話,卻沒有急著撥打!

他是天海軍區司令員,年輕才四十五歲,但已經是一方大員,雖然天海不是省會城市,但這裡卻是整個江南省的軍事要地,天海軍區也是直接受命於中部戰區,在戰略地位上,和中海軍區平起平坐,絲毫不落下風!

這不僅得益於天海的地理位置特殊,但同時也和他這個軍區司令有分不開的關係,沈這個姓氏在軍方更是一個特殊的存在。

沈家先祖是開國將軍之一,進入新世紀,沈家的子弟全都從軍,在軍方有很大的影響力,沈忠和是沈家所有子弟裡面軍職算低的一個了,由此可見,沈家在軍方影響里的恐怖。

「秦市長,是我,沈忠和!」

沉默良久之後,沈忠和還是撥通了天海市市長秦烈的電話,反正遲早要說的,不如早點打吧,秦烈是天海秦家的人,也就是秦朗的父親,跟沈忠和算是不錯的朋友,有交情,這樣的事情說起來也方便。

「沈司令?你有什麼事啊?」

萌寶來襲:天才兒子迷糊媽 秦烈的嗅覺很敏感,在這麼晚的時間裡打電話過來,肯定是有什麼大事,否則,大半夜的誰打電話?

「秦市長,是這樣的,剛剛小朗跟我彙報了一件事,是我們軍方一個將軍在天海做的事情……」

沈忠和便將秦朗說的話,又原封不動的彙報給了秦烈,順便在話裡面透露了一下引渡的可能性。

這話說完,電話里頓時很是沉默了一段時間。

「沈司令,這件事……恐怕不行!」

秦烈緩緩開口說道:「十幾條人命,我沒辦法讓這樣的人走出監獄,更沒辦法把他交給你們軍方,即便他是什麼人才,也不行!」

拒絕的很徹底!

如果這中間有一點可操作性的話,秦烈也不會把話說的這麼死!

但現在話已經說出來了,說明這也是秦烈深思熟慮之後做出的決定。

「行,我明白了!」

沈忠和也沒有再多說什麼,掛掉了電話,坐在椅子上,在思考著這件事帶來的後果。

葉風是他主張引進的軍方人才,還一次性授予了少將軍銜,一旦這個事情傳開,必定將成為他在工作上的重大失誤,也會影響他的晉陞仕途!

「砰砰砰……」

思考的時候,響起一陣敲門聲音。

「進來!」

沈忠和整理了下自己的神情,喊了一聲,便繼續坐在辦公桌前面。

「司令,我來了!」

秦朗推開門走進辦公室,跟沈忠和打了一聲招呼。

「小朗啊!」

沈忠和點點頭,說道:「剛剛我跟你父親也通過電話,這件事……我們恐怕很被動,沒有辦法做點別的事情,你去看看他吧,看有沒有什麼想說的,能幫的盡量幫個忙,別的事情……看警察那邊怎麼判吧!」

這……

秦朗有點無語,也有點覺得不可思議,就這麼沒了?

都不保一下!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這件事牽涉面太廣了,十幾條人命,不管是誰,都沒有辦法全身而退,即便他是軍方少將也不行!」

嬌妻難追 沈忠和沉聲說道,「就這樣吧,你做好自己的事情,這個時候,不能再出任何別的紕漏了!」

「是,司令!」

秦朗從沈忠和的語氣里聽到一點心累的含義,便也不敢再多問,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隨後他就直奔警局,見到了正在關押室里的葉風。

「你來的是真慢啊,這都過去兩個小時了。」

葉風看著秦朗來了,也沒有什麼任何的意外,他開的是秦朗的軍車,肯定會有人跟他彙報的。

「你怎麼還能這麼淡定?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麼,十幾條人命啊!」

秦朗看著葉風那冷靜的樣子,看不到任何的著急和慌亂,也太假了吧,真的不怕這下輩子都在牢裡面度過嗎?

「要不然我還能怎麼樣,哭嗎?」

葉風嗤笑一聲,「我能束手就擒的進來,也能平安無事的出去!」

囂張?

狂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