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現在韓峯丹田中的元氣團,幾乎全部是金光閃閃的了,這也標誌着他的元氣級別馬上達到中級別了。而且在元氣的控制方面,他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簡單的說,就算是元氣以極快的速度運行,他也能在瞬間讓他停止。


韓峯苦練這個的原因,就是爲了控制元氣不要在極速狀態下,衝進自己的頭部,否則他又要暈過去了!現在他雖然還不能保證完全避免,但是在百分之九十的情況下肯定沒事!

而且現在他還能控制元氣定向散出體外,如果說以前是大面積撒網,那現在就是定點捕撈。這樣不僅消耗元氣少,而且控制力度更強,探測距離更遠等等,反正是諸多好處!

唯一令韓峯感到不太滿意的,就是元氣柱的壓縮和衝出體外的距離,前一段時間他就能把元氣柱壓縮到兩公分,衝出體外一公分!現在還是隻能壓縮到兩公分左右,只是衝出體外的距離增加了,估計有五六公分的樣子!

照這個速度,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達到一兩毫米粗細,三四米開外的實戰狀態。不過韓峯最近一直都在抓緊練習,尤其是在得知可能跟小鬼子的大陰謀有關後,他更是一有空就運轉元氣,一刻也不敢放鬆!

這說着說着,就又說到韓峯了,咱還是接着蒼龍說。

練了兩個月,蒼龍的功力大漲,而他的生殖功能好像並沒有受到絲毫影響,反而又增大增粗了一些!

降龍看到這樣的結果,很是得意,他高興的說:“看來我的破解之法是管用的,我要成爲載入史冊的人了!龍門的發揚光大看來是有希望了。”

王一劍也驚歎到:“沒想到還能增粗增大,早知道是這樣,我也早就練了!”

就這樣在降龍的安排下,龍門上上下下都開始練起了煉獄神功,憧憬着他們的功力也能一飛昇天,達到逆天的境界。

尤其是王一劍,他見練着個煉獄神功不僅能快速提升功力,還能增大增粗,尤其是後一項這可是他的夢想!於是他比別人訓練的都刻苦。別人練兩個時辰,他就練四個時辰,別人兩四個時辰,他就練八個時辰,而且泡中藥湯的時間也比別人長,有時他乾脆就在中藥桶裏睡!

蒼龍見王一劍這麼刻苦,不止一次的當衆表揚他,把他樹立成了練功刻苦的典型代表,號召所有的弟子都向王一劍學習!

從此他更刻苦了,龍門派也掀起了練功的**!

不過,從他們開始練習到現在也快有一個月了,但是好像並沒有出現像蒼龍長老那樣明顯的效果,大家都只是覺得稍微有點增長而已。反倒是生殖功能好像沒有以前那麼強了,以前經常出現的晨勃現象正在逐漸的消失!

“這可能是個體的差異,或者是練功的時間短,只要達到了六個月,肯定有效果!”降龍是這樣解釋的。

隨後,降龍掌門還讓蒼龍出來作證。因爲這又過了大半個月,蒼龍的功力又有明顯的增長。現在他可以輕易的就把一塊巨石打碎,渾身的肌肉硬邦邦的。他們想着,假以時日肯定能把韓峯像螞蟻一樣踩在腳下!

而且現在蒼龍能輕易的把十幾個師兄弟放倒,要在以前,他頂多能一起打四五個!

“大家看到沒有,蒼龍長老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難道大家還有懷疑什麼嗎?所以大家一定要相信我,我是不會害大家的!你們現在不要着急,一定要按部就班的練功,總有一天會跟蒼龍師兄一樣!”降龍慷慨激昂的一番話,打消了衆弟子的疑慮,他們又接着練功去了。

王一劍見大家都走了,拉着降龍就進屋去了,他神神祕祕的說:“師傅,我問你一件事?”

“什麼事?”

“你確定你這破解之法管用嗎?我怎麼感覺不對勁呢?”

“當然管用了,你沒見蒼龍嗎?他的貨比以前的還大呢!”

“見是見了,但是我怎麼感覺不是那麼回事呢?”王一劍一想到這事他就心煩。沒練這煉獄神功之前,他每天早晨都會勃..起,有時他還會忍不住衝動,自己擼兩把。

可是自從練了這神功之後,晨勃的次數越來越少,最近這兩週都沒有勃..起過了。甚至上次他偷偷的看島國毛片,他下面都沒有一點動靜。這還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這幾天他的兩個蛋總有往上縮的衝動,似乎他們想要消失似的!

有時,他都能感到睾丸的收縮,而且他洗澡的時候也注意了一下,他現在的兄弟比以前小多了!最恐怖的是,他問了幾個人,他們也有這種感覺!

他早就想找師傅來問個究竟,但又怕這會影響到已經說好的掌門之位,所以他一直安慰自己說,這只是暫時的,過兩天就好了!

可是這都快一個月了,而且他小兄弟的情況越來越糟,他再也受不了,這才拉住降龍,要他解釋清楚!

其實,王一劍這麼做,也不過是尋求一點安慰罷了!要是降龍知道結果,也不用讓蒼龍試驗了,還用費那個勁?

降龍當然不想王一劍有任何意外,那可是他的親生兒子! 降龍見王一劍緊張的樣子,一時也拿不定主意了,關鍵是他對自己的破解之法也沒底。

這個破解之法,是他無聊的時候,花費了幾個月的時間,從醫書上和偏方上東挪西湊拼出來的,對於到底又沒有效果,他真的不知道。

他的那點信心都是蒼龍給他的!

他見蒼龍練了這功也能照常勃..起,就以爲是自己的中藥湯管用了呢。但是當他看到這麼多弟子包括王一劍,練過這個煉獄神功後,生殖功能確實是在減弱,他的信心又沒了!

“要不這樣吧,你就先別練了!等其他人練過之後,如果沒事你再練!”降龍爲了穩妥起見,提出了這樣的方案。

“可是這樣一來,他們的功力都增長了,只有我的沒長,那我還怎麼當掌門?怎麼能服衆?”

“你說的也有道理,那該怎麼辦呢?”

“算了,我也豁出去了!現在反正也快練了一個月了,我再堅持幾天。如果到那個時候還沒有好轉的話,我再停。你看怎麼樣?”事到如今,王一劍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也好!但願到時候會有所好轉!”降龍心裏也一直不解,爲什麼蒼龍可以有那麼明顯的效果,而其餘的這些弟子都不行呢?

他看着王一劍黯然離去的背影,不禁下定了決心:實在不行就把龍門派的鎮派之寶拿出來給兒子練功用,這可是他的親生兒子,他絕不能看着自己的兒子受到任何傷害,何況這可是斷子絕孫的事,是絕不能發生的!

降龍想到這裏,走出門口四下張望了一下,見沒什麼可疑人員,才一閃身退回到屋裏。他小心的把們鎖好,窗戶也都仔細的檢查了一遍,見都鎖好了,又把窗簾拉上才轉身向他的衣櫥走去。

在他要走到衣櫥的時候,好像不放心似的又返回來,再次檢查了門窗,還從窗戶往外看了看,見確實沒人注意,他這才又走到衣櫥那。

這個衣櫥已經很久了,還是老樣式。左面一半被橫着分成了幾格,可以放疊好的衣服。右面一半上半部分是一根鋼管,可以掛衣服。在衣櫥的最下面,有一排抽屜可以放一些小的零碎的東西。

降龍慢慢的蹲下,拿掉了衣櫥中間的抽屜,把手伸了進去。

就在這個抽屜後面的牆上,有一個很隱蔽的暗格,如果要是不知道,根本就不會被發現。而且爲了保護着個暗格,還把這個衣櫥以不牢靠爲名,死死的釘在了牆上。這樣,就更不會被發現了。而且這個位置,只有龍門派的掌門纔有資格知道。也就是說,現在只有降龍一個人知道。

很快,降龍的手中就多了一個鐵皮盒子。從外表看這盒子很一般,像是一般的餅乾盒子,有的地方漆都掉了,而且連個鎖都沒有。如果就這個樣子扔到大街上都不會有人撿。難道他們的鎮派之寶就藏到這個看似普通的盒子裏了?

降龍拿着盒子小心的擦了擦上面的灰塵,剛要打開的時候,就聽到外面傳來了匆忙的腳步聲。降龍很警惕的迅速把盒子放了回去,把衣櫥的抽屜也安好,他剛站起,就聽到外面有人喊:“師傅,不好了,一劍師兄和人打起來了,您快過去看看吧!”

降龍很惱火的打開門,問:“怎麼回事,沒看我正要休息嗎?究竟是爲什麼!”

那個弟子見師傅很惱火,便小心的說:“一劍師兄和他們幾個一起上廁所,他們笑話一劍師兄的小,就這樣打起來了!”

“唉!你們什麼時候能讓我省點心!”降龍邊說邊跟着那弟子去拉架了。

…………

再說陳培中。自他跟降龍見過面喝完酒,他的底氣就足了。現在他至少也有一個可以合作的勢力了,雖然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是隻要開了頭,還怕沒有結果嗎?而且這個頭他開的還不錯。

接下來,他就要借處理韓峯的事來鞏固自己的地位,他要讓王智敏知道,沒有他陳培中是不行的。而那個姓吳的無非就是錢多點而已,沒什麼大用。

陳培中靠在寬大的老闆椅上,一邊喝着茶一邊考慮着這事怎麼辦?當他把所有的設想又捋了一遍後,他把韓峯叫了進來。

“坐!”韓峯一進來,陳培中就讓他坐下,“這兩天比較忙,也沒有跟你再溝通。今天一共說兩個事,一個是對你獎勵的事情,一個是你新崗位的事情。”

“您說!”

“其實這兩個事,我上次也跟你說過。這馬上就要召開董事會了,我會在會上提出對你建設新分支機構的獎勵,這個只要是我提出來了,基本上沒什麼問題。到時候你新辦一張銀行卡,裏面不要存錢,把卡和密碼給我就行,到時候我會讓他們把錢直接存到你的卡上。”

“嗯,多謝陳總的信任與栽培!”韓峯對於要卡和密碼感到很不解,爲啥不直接打到工資卡里或者發現金呢?但是他又一想,可能是有什麼要求咱不知道吧,反正這是好事,管他呢!

陳培中接着說:“還有就是總經理基金這塊,從明天開始就由你來負責了。你要好好的幹,爭取再立新功,到時候我再給你申請獎勵!另外,這個事情最好不要跟別人亂說,否則別人會認爲我不公平,任人唯親呢!”

“明白,明白!”韓峯連忙點頭答應。

“行,今天咱就說到這,你出去把陳雅璐叫進來,我也跟她談談。”陳培中已經想好了,他多少還是要給陳雅璐些賠償的,否則韓峯這一關他就過不去。而且陳雅璐還知道他不少的祕密,要是真給他捅出去,就算是不坐牢,也得被唾沫星子給淹死!

陳雅璐被叫進去了,韓峯則坐在自己的電腦前面,打開了盯盤軟件。他有好長時間沒有盯盤了,明天就要開始操作,所以要先熟悉一下。

但韓峯打開軟件的一瞬間,楊小春的電腦這面立馬就有了反應,它提示楊小春,韓峯已經打軟件了。

楊小春看着電腦任務欄上,閃動着灰色的“上線”兩字,嘴角一撇冷哼了一聲:“哼,好戲就要開始了!” 雖然楊小春想早點把韓峯弄走,但是他也知道不能急於求成,否則自己的目的很可能還沒達到,就暴露了。他要先觀察一下,等到有把握的時候再動手不遲。

現在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來形容楊小春的狀態,是最恰當不過的了。他等的就是韓峯操作大資金的時候,只需要一次,他的目的就可以達到了!

而陳培中也好像很配合楊小春似的,他在第二天就把一些賬號遞給了韓峯,說:“你先用這些賬號熟悉一下,等你熟練了再把大資金都調過來!”

韓峯點頭答應着,並把新辦的銀行卡遞給了陳培中:“密碼是卡號的後六位。”

陳培中接過銀行卡就出去了,就在他轉身的瞬間,眼神中留露出一抹得意的笑。看來,他已經給韓峯挖好了坑,韓峯也跳進去了。

“喂,你過來一下吧,我這有張卡給我複製一下。”陳培中說完就掛了電話,原來他之所以讓韓峯把卡交給他,就是爲了複製一張一模一樣的卡,到時候他就可以以韓峯的名義來用這張卡了。

辦好了這件事,陳培中又給降龍打了電話,約他到龍湖鎮放鬆一下,降龍也很愉快的答應了!反正今天曹玉珍又不在,他也不用顧忌那麼多了。

在之後的幾天裏,陳培中和降龍又多次見面,不是去洗澡就是去唱歌,要不就是直接去根浴。有時是在龍湖鎮,有時是到中州市,兩人很快就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這不剛纔兩人又在一起爽了一下,然後又一起去喝酒。酒正喝到**處,陳培中說話了:“老哥,我有一個競爭對手老是喜歡背後捅人刀子,我本也不打算收拾他,可是近來他們仗着背後有人,是越來越猖狂了!如果再不收拾一下他們,他們都不知道人外有人了!”

“是麼,還有人敢動你呢?他們是什麼人,說來聽聽,要不要我找人收拾他們一頓!”降龍滿不在乎。

“其實也沒啥,就是南河華夏石油的副總,叫吳仁新,他有一個兒子叫吳有德。”

“沒問題,我讓人去收拾他,你想要什麼結果?”

“這人最疼他兒子,所以就從他兒子下手吧!也不需要多嚴重,弄斷條腿警告一下他們就行,讓他以後做事小心點!”

“沒問題,我現在就打電話。估計咱還沒吃完飯呢,這結果就出來了!哈哈……”降龍這面剛說完,那面就撥通了電話:“蒼龍,我是降龍啊。現在有個事,你帶上幾個人趕緊到中州來,到了給我打電話。”

“多謝老哥的鼎力相助,老弟敬你一杯!”陳培中見降龍安排好了,趕緊端着酒杯過來。

“這都是小事,以後有事你說話。”降龍的豪邁之情頓起。

這事對於降龍是小事,而對於陳培中這可是大事。他這招就是敲山震虎,警告吳仁新別太逞能,否則他兒子吳有德就可能玩完!

你說吳有德也夠倒黴,上次他本想找韓峯報復,結果差點被韓峯扒光;好不容易請人去砸店,沒想到又遇上韓峯,白搭了一百萬不說,還把自己的工作也弄丟了。他爹沒辦法,只好把他弄到自己的公司,當個跑腿的小職員。

按照吳有德的性格,又依仗自己父親是副總,肯定會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但是這段時間,他不僅沒有遲到早退,而且表現的還不錯。

難道是吳有德突然醒悟了?

當然不是,原來前一段他爲了籌集賠給韓峯的一百萬,他偷偷的把他父親淘來的一幅畫給賣了。這幅畫是吳仁新準備給總公司人力資源部的主任的新年禮物,爲了這幅畫他可廢了不少力氣。哪曾想就在家裏放一天,就被吳有德給賣了!

吳仁新知道後,把吳有德狠狠的修理了一頓,要不是他苦苦哀求,吳仁新真想把這個跟自己長的差不多的兒子給掐死!

爲了平息老爸的怒火,吳有德也只能暫時委屈自己了,誰讓自己做了錯事呢!他本以爲這樣自己就能沒事了呢,誰知今天下班還是出事了!

今天他們剛發了工資,吳有德把銀行卡拿在手裏,左思右想最終還是決定去放鬆一下。最近他可憋壞了!

Www ▪ⓣⓣⓚⓐⓝ ▪℃o

這段時間他是夠老實的,不僅按時上下班,連家裏的一點錢也都不敢動了,甚至連吃飯的錢都是用信用卡套.現出來的。

好不容易熬到發了工資,雖然不是很多,但是還夠他去揮霍一次的。

原來他在鑽石人間的時候,想高興放鬆下,直接就去了,連錢也不用。但是自從被炒之後就不行了,就連那些保安見了他都是愛答不理的,做人做到這個份上也算夠失敗的!

他本想去鑽石人間的,那裏的幾個小妹他都很熟,而且活也好,但是他又怕被人嘲笑,所以往另外一家去了。

但是吳有德還沒到地方呢,就被幾個戴着面具的人給圍住了!

“各位好漢,你們是不是認錯人了?我可是遵紀守法的良好公民,我可什麼都沒幹啊!”吳有德見來者不善,慌忙解釋起來,因爲他覺得自己最近也沒得罪什麼人啊!

“哼哼,你說叫吳有德不?”那幾個說着,就把吳有德像提小雞一樣,拉到了一根隱蔽的地方。

“是,是,是!”

“那就沒錯,我們找的就是你!”

“可……,可是,我真的什麼都沒幹啊?你們是不是誤會了!”吳有德就快尿褲子了。

“誤會?你還是回家問你老子幹什麼了吧!現在有人出錢買你的一條腿,而且這只是一個警告。如果你老子還繼續執迷不悟的話,就等着讓他給你收屍吧!另外,給你老子帶個話,別特麼的太猖狂,否則連他一塊辦了!”

“啊?!可,可……求你們饒了我吧!”吳有德在做最後的努力。

“少廢話,我說的你都記住了嗎?”

“記住了,記住了!”吳有德的頭點的如雞啄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