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琉璃散人被激怒了。


剛才他根本沒有動真格的,顧忌自己的長輩身份,留了幾分薄面。他要是真想欺負人,就不是剛才的情況了。

事已至此,那就欺負欺負人吧!

琉璃散人動了真本事,雙臂一晃,背後浮現整整七個道印!

這還是被封印的結果,沒有封印的話,他最多能夠操控九個道印!

多個道印同時生效,多重效果疊加在一起,構建出一個琉璃空間,整個空間只有一個主宰者,那就是琉璃散人。

除了他之外,周圍的一切都定格了。

人也好,傀儡也好,全都一動不動。

「神浩星上,大概有十個玄聖有能力越級殺死玄神。」

琉璃散人在虛空中漫步,說話很慢。

「我是其中之一!」 書中的男二對女主,可謂是愛的瘋狂,在她看來完完全全就是有點扭曲的那種,現在他怎麼出現在這裡了。

「你是不是把我認成了莫江湘?」姜小時不知怎麼了就鬼使神差的問出這麼一句話來。

許苑澤褐色的眸子眯了眯,嘴角淺淺彎鉤,盯著姜小時,「莫江湘是誰?是跟你長的很像的人嗎?」

姜小時秀氣的眉頭微不察覺的擰了一下,男二不認識女主?小說裡面也還沒有交代過女主跟男二是怎麼認識的,好像這個人就一直這麼存在的一樣,或許是他們現在還沒有見過面。

姜小時心中有種種的疑問,不過她沒有表現出來,表情還是剛才的那般冷漠,不在跟他交流繼續往前走。

許苑澤看著她遠去腳步有些虛浮的背影,褐眸微眯著,眼神意味深長。

姜小時在機場附近找到一個藥店,買了碘伏和OK綳,把手上的擦傷給處理了一下,藥店的門就被打開,羅亦滿頭大汗的出現在姜小時的面前,大口喘著粗氣,「小小姐,你怎麼不說一聲就離開了。」

「我是被人擠出來的,手受了一點傷,來處理一下。」姜小時把自己手舉給他看。

羅亦看了看她手上的傷,眉心擰緊,「小小姐,嚴重嗎?」

「不嚴重。」姜小時把手收回來,然後站起來往藥店門口走,扭頭回去看著羅亦,「你不是來接我的嗎?還不走?」

羅亦,「……」

……

羅亦開車把姜小時送回老宅,走之前還對姜小時說,「小小姐,五爺說他處理好事情就回來。」

姜小時就跟傅沒聽到他說的話一樣,轉身就進入了老宅。

前腳剛踏入老宅,後腳老爺子就從花園進來,紅光滿面,一臉慈愛的看著姜小時,「爺爺的乖孫,怎麼看起來病怏怏的。」

姜小時在看到老爺子的時候,心情莫名的好起來,扯出微笑,「爺爺,我回來了,就是忘記給您帶蓉城的特產了。」

「爺爺,什麼都不要,只想看到我的寶貝乖孫,還沒有告訴爺爺,臉色怎麼看起來這麼慘白慘白的,是病了嗎?」老爺子心疼的摸了摸她的額頭。

姜小時吸了吸鼻頭,用手握著口鼻,「爺爺我去滑雪感冒了,您離我遠一點等會兒被傳染了。」

「爺爺不怕,你吃藥沒有啊?妞妞那丫頭了,我讓她去找你,人了?」老爺子往門口的方向望了望。

姜小時腦子轉的快,「爺爺,含語回去了,我們一起去滑的雪,她也有點感冒就回去了。」

「我就說怎麼不進來坐坐,爺爺還說給她點零花錢。」

「爺爺,馬上要過年了,您過年給一樣的。」姜小時讓朱管家把老爺子扶著去沙發坐。

「今年過年是爺爺我最開心的一年,你五叔終於把人生大事給解決了。」老爺子樂呵呵的說著。

姜小時看著老爺子樂呵呵的樣子,心中的罪惡感加重,自己跟傅辰修的關係是那樣的有點難以啟齒,老爺子知道了,恐怕會對她失望透頂吧! 琉璃散人並不是在說大話,他現在展現出來的實力,確實有希望擊殺玄神。

一般的玄聖只能掌握一兩枚道印,掌握三枚以上就算玄聖高手,而琉璃散人的極限是九枚,遠遠凌駕在大部分玄聖之上。

其實他早就能突破到玄神了,因為一個宏偉的野心,才推遲了這一步,停留在了玄聖巔峰。

這也是很多玄神都會忌憚他的原因。

琉璃散人在屬於自己的空間中漫步而行,一路走到幾具傀儡身邊,抬起手,空間爆發。

轟!轟!轟!轟!轟!

五具傀儡先後受創。

它們一動也不能動,只有挨打的份兒。

接著琉璃散人走向了枯榮子,反掌一拍,印在對方的胸口上。

「噗!」

枯榮子吐血,受了重創。

他不能動,但是五感仍在,可以感受到痛楚,還能聽到聲音。

「剛才那不叫欺負人,現在才是。」琉璃散人淡淡道。

枯榮子心中驚駭,嘴上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只能繼續吐血。

琉璃散人最後才走向百花聖子,要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輩。

雙方越來越近。

百花聖子一動也不能動,眼睜睜的看著琉璃散人逼近,心中升起巨大的危險之感。

這種壓迫,喚醒了他體內沉睡的力量。

世上有六道輪迴,每個人都有前生今世。

少數幸運兒,前世是絕代強者,今生可以覺醒前世的力量,找回前世的記憶與人格。

外界早有傳說,說百花聖子是強者轉世。

這個傳說是真的!

百花綻放,一朵朵的旋轉落下。

周圍變成了花的世界,抵消了琉璃的世界。

百花聖子的表情頓生變化,身體恢復了行動,整個人的氣質與之前判若兩人,尤其是那眼神,深邃如星空。

之前的他,傲慢,狂妄,目中無人。此時的他,深邃,神秘,難以揣度。

在危機關頭,那個前世的人格覺醒了,一同覺醒的還有前世的力量,雖然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琉璃散人見多識廣,察覺到了百花聖子身上的異樣,皺眉道:「你是覺醒者?」

「沒錯,我是覺醒者,能夠覺醒前世的力量。」百花聖子掙脫了空間壓制,向前踏步,走向琉璃散人,「我並不喜歡這一世的自己,奈何沒得選擇,這副身體對我很重要,不能讓你傷害。」

「我本以為自己要教訓小輩,現在看來,誰比誰老還不一定呢。」

「既然知道,就該知難而退。」

「是百花聖子不肯退步,執意要殺我徒弟,該退步的人是你。」

「我可以勸勸他,讓他放你們一馬,別斤斤計較。」

「很好,那我也退一步,既往不咎。」

「我很少能像現在這樣出現,機會難得,想趁機找回前世的感覺,你在臨走之前,能不能陪我過一招?」

「可以。」

兩人在說話之間,一直在走向對方,此時已經走到了面對面。

百花聖子換了人格,力量覺醒,強悍出招,對著琉璃散人轟出一拳,周圍的百花隨著這一拳而旋轉紛飛,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琉璃散人也在此刻出招,背後七個道印疊加,引動域外的高級能量,注入到拳頭當中。

轟!

兩人拳拳碰撞,威力恐怖,震碎空間,一個個道印破滅,餘波擴散開來,猶如山呼海嘯。

琉璃散人與百花聖子雙雙震退一段距離,全都受了傷,唇角見血。

「這力量太弱了,不及我前世的十分之一,竟然只能跟玄聖打平。」

百花聖子搖搖頭,顯出強者落寞。

琉璃散人心驚,對面這小子的身體里藏著個怪物!

難怪百花聖子那般狂妄,確實有狂妄的本錢,一來背靠天軌城;二來身為覺醒者,前世強大無比。

這一拳,打消了兩人繼續戰鬥的念頭。

百花聖子的前世人格,不希望自己的身體受損。

琉璃散人心懷顧慮,不可能下狠手,把事情做絕。

實力相當,才有談判的可能。

「就這樣吧。剛才這一拳,我玩夠了。別再逼我現身,否則就沒這麼好收場了。」

百花聖子閉上眼睛,再睜眼時,已經變回了那個狂傲無邊的貴公子。

琉璃散人一揚手,解除了所有的道印,收回了諸多空間奧妙。

「剛才你的前世控制了身體,你可記得發生了什麼?」琉璃散人問道。

「算你狠,能把我前世人格都逼出來,還打壞我那麼多傀儡。這次我認栽,放你們一馬。」百花聖子沉著臉道。

「看來你這小輩還沒吸取教訓,也罷,反正是別人家的孩子,我沒必要去費力教導,留給你爹去頭痛吧。」

「哼,只會倚老賣老的東西。還是那句話,給我五年時間,五年內我一定超越你,到時候連你再加上你的狗徒弟,統統都要死!」

百花聖子冷哼一聲,出言不遜,伸手收回了所有壞掉的傀儡,然後取出五枚道果,丟給了受傷的枯榮子。

「本聖子言出必踐,雖然你是個老廢物,沒幫上什麼大忙,這五枚道果我照給不誤!」

丟下這句狂言之後,百花聖子轉身離開。

枯榮子得到五枚道果,算是因禍得福,但是不敢獨佔,猶豫了一下之後,獻給了琉璃散人三枚,算是賠禮道歉,不希望兩人鬧翻。

琉璃散人剛才沒殺枯榮子,留了一手,此時收起了三枚道果,放了枯榮子一馬。

做事留一線,有時候是明智的選擇。

枯榮子灰溜溜的離開了,一場風波就此平息。

范浪搬來救兵,擺平麻煩,目睹了剛才的全過程。

雖然他以後可能會跟琉璃散人反目成仇,但是至少眼下對方幫了他一個大忙,否則很難收場。

「多謝師父。」范浪上前道。

「你我之間,何必言謝。身為玄武者,哪有幾個人能太平一世,難免會遇到各種坎坷。你有危險,為師一定會幫你。」琉璃散人誇下海口。

「大恩不言謝,師父對我的恩情,已經到了說不出謝謝的程度。」

「大部分的風雨,我都可以替你遮擋,不過我也有對付不了的人,你以後要斟酌行事,不能太過張揚,懂么?」

「師父的良苦用心,徒弟自然明白。」

「那就好。」琉璃散人點點頭,「沒別的事情,那我就先走了,天軌城那邊,我替你去打點一下。那位城主可比他兒子懂事多了。」

「有勞師父。」范浪頷首送行。 「小時,在想什麼啊?」老爺子見她在發獃也就喚了她一聲,看著她。

姜小時回神,看著老爺子,回答,「爺爺我沒想什麼。」

「哎……」老爺子輕輕的嘆息了一口氣,眼神慈愛,」小時,爺爺知道你心裡或多或少有點不舒服,也知道你跟你五叔的感情深厚,你五叔跟溫月儒結婚,我就怕你不高興所以就去讓妞妞陪你。」

姜小時,「……「

「妞妞陪著你去滑過雪了,心情有沒有舒暢一點?小時,以後要陪你五叔走過漫長歲月的是溫月儒,爺爺希望你能理解你五叔。」老爺子語重心長的勸說著。

姜小時抿了抿唇瓣,眼睫毛微微顫抖,眼瞼低垂著,「爺爺,您說的我都理解,您放心我也挺喜歡溫月儒的。」

「我家乖孫懂事了。」老爺子欣慰的看著她。

姜小時看著老爺子眼中欣慰的眼神,心中的情緒卻是壓抑的,或許真的不能做傷害老爺子的事情,對她好的人,她都不想去傷害,她對傅辰修的感情她也應該放下,這段感情是註定得不到祝福的,還有可能會傷害到對自己好的人。

「爺爺,我不太舒服,就先上去睡覺,吃晚飯的時候您在叫傭人來叫我。」姜小時怕自己的情緒外泄,也就找了個借口離開。

「好好,不舒服就去休息。」老爺子擔心她的身體就催促她趕緊去休息。

……

姜小時從蓉城回來就只見過傅辰修兩次,每次傅辰修都是很匆忙的離開那一種,轉眼就到期末考試的時間。

楚含語趴在課桌上,半眯著眼睛,看起來困極了的樣子,軟塌塌的,「小時,今天中午的數學怎麼這麼難,我後面有一大半的題都沒做。」

姜小時眼皮子都沒有掀一下的看著自己的手機,微博熱搜就是某某官員,家裡現金上億,一邊看新聞,一邊回答她,「很難嗎?」

楚含語,「……」她能不跟學霸說話嗎?

「明天考完,爺爺說帶我們去泡溫泉,說是表示感謝你去蓉城陪我。」姜小時說。

一提到蓉城,楚含語就想秒變烏龜,從蓉城回來都一個多星期了,姜小時跟傅五叔的關係怎麼樣了,她都不知道,那天她發了那麼一長傳簡訊,姜小時只回了她兩個字沒事,這讓她現在都還處於心驚膽戰的狀態中,現在讓她去跑溫泉,她泡的有點心虛啊,但是老爺子讓去的,那絕對是不能拒絕的。

「去那裡泡?」

「爺爺說是一個很好地方,具體那裡我也不知道,不過爺爺選擇的地方一般都是絕美的地方。」姜小時說。

「那我去南璽院我們一起出發還是你們來接我。」楚含語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