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瑩瑩微微啟唇,玫瑰般誘人的唇瓣中,輕輕的溫柔的吐出三個字。


三個殺氣盈盈的字。

柳夕全身一頓,心臟處傳來一陣陣錐心刺骨的劇痛,全身頓時被冷汗打濕。

幸而此時,她脖子上帶著的生死符發出一陣柔和的青光,包裹著失去了全身知覺的柳夕。

一股無形的力量將柳夕隔絕在天地之外,保護著她不受到任何的傷害。

片刻后,青光消散,柳夕緩緩的顯出身形,手中握著三枚玉符。

「嗯?」

瑩瑩看到柳夕毫髮無損的模樣,細細的柳眉微微的蹙起,似乎想不明白自己的手段為什麼沒有效果。

實際上她的手段已經起了作用,若不是生死符的保護,柳夕剛才就會被不知名的力量擠破心臟。

沒辦法,鍊氣期修士和元嬰期修士之間的等級差距太大,彼此之間的實力差距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確切的說,柳夕剛才的心臟已經碎了。

只是生死符涉及到時間和空間兩種大道法則,一旦生死符被激活之後,裡面蘊含的時空法則便會運轉起來,保護生死符所有者。

柳夕心臟碎裂后,生死符中的時空法則運轉起來,幫助她重新恢復到身體完好時的狀態。

打個比方,生死符的作用相當於讓柳夕回到過去一秒,身體完好無損時的一秒。

只要生死符的時空法則保護著她,柳夕就相當於暫時擁有了不死之身。

這就是柳夕為什麼敢前來糾纏瑩瑩,並且還有把握逃脫的原因。

除了她之外,別人沒有靈力,無法激活生死符。

不等瑩瑩再開口說話,柳夕手中三枚玉符寒光一閃,成品字形向瑩瑩扔去。

「定。」

瑩瑩抬頭,張嘴發出一個字。

三枚快如子彈的玉符陡然停在瑩瑩頭上不到三十公分的地方,便不再前行,似乎被什麼東西擋住了一般。

柳夕嘴角微微一勾,手指快速掐訣,嘴裡輕叱:「崩!」

三枚被定住的玉符突然光芒大放,三座山峰虛影突然出現在海面,重重壓在瑩瑩的頭上,狠狠的砸了下去。

柳夕手一揚,又是五枚玉符扔出,同樣快速的掐訣念咒。

五枚玉符崩裂,又是五座山峰虛影憑空出現,彷彿海市蜃樓一般。

「三山五嶽,降妖鎮魔!」

五座大山的虛影砸在先前三座大山虛影上,明明沒有隻是海市蜃樓一般的虛影,空中卻傳來山崩海裂的巨大聲響。

海水瘋狂的翻湧起來,一道浪潮高過一道浪潮,如同海底火山突然爆發。

萬丈海水驚濤拍浪,填平了巨大的海洋旋渦,也淹沒了八座虛影大山鎮壓的瑩瑩。

在海水淹沒旋渦的那一刻,束縛著軍艦的無形力量消失,倒退中的軍艦速度大減,終於緩緩的停了下來。

「快開,用最快的速度,柳夕撐不住多久的。」主席先生朝班長鄭波厲聲喝道。

鄭波也不敢怠慢,連忙用衛星電話通知駕駛艙。

其實不用他通知,駕駛艙內的三名戰士早就操縱軍艦以最大功率的速度前進,完全沒有考慮過緩衝,也完全不顧動力系統能不能受得了。

眼見八大山鎮壓了瑩瑩,海水又埋葬了三山五嶽,填平了海洋旋渦,柳夕卻沒有絲毫大意。

她低著頭,謹慎又仔細的觀察著海面,隨時預備著瑩瑩從海水中衝出來。她低著頭,謹慎又仔細的觀察著海面,隨時預備著瑩瑩從海水中衝出來。 ?《創世紀》第一章第三節記載,神說:要有光。

於是,這個世界就有了光。

而此時,瑩瑩輕啟唇瓣,也說:要有光。

海上已是深夜,黑幕下的陰雲低垂濃厚,偶爾會有一絲半點的星光泄下,很快就會重新被瀰漫的黑雲遮住。

然而,一道如同天地初開時的第一抹光,卻從瑩瑩的指尖綻放,霎時間照亮了整個天地。

血染江山:妃傾天下 那道光明媚卻不刺眼,光芒萬丈卻溫和柔軟,像是最溫暖的光之源,散發的光芒融化世間一切冰冷。

這道光來得快去的也快,光明之維持了一瞬便重新被黑暗佔據。

柳夕直面這道光之源,身體開始融化,如烈日照耀下的雪花。

只一個呼吸的時間,她的身體就在剎那間的光芒中消散,隨著光芒的消失而變成了不存在。

光芒消失后,柳夕的身影再次出現。

她的臉色恰白,眼神震駭,形容有些狼狽,不可思議的盯著海底的瑩瑩。

和光同塵。

剛才那道光,一定就是傳說中的滅世之光。

要不是有生死符的保護,她剛才真的會從這個世界徹底消失,身體會融入那道滅世之光里,化成光的一部分。

強烈的后怕和生死之間的大恐怖讓柳夕全身都顫慄起來,眼睛突然就紅了,眼底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咦?」

瑩瑩再次詫異的驚呼出聲,偏著小腦袋,眼裡全是疑惑。

她似乎不太明白,為何一而再再而三都殺不死這個渺小的人類。

不,她不是人類。

瑩瑩心裡陡然泛起一股強烈的厭惡,一種深入骨髓的痛恨從她靈魂深處溢出,如潮水般將她從頭到腳淹沒。

修士!

一個瑩瑩從來沒有聽過的詞語,莫名的出現在她的腦海,隨之而來的還有翻江倒海般的深仇大恨。

此刻瑩瑩的眼中,再也沒有那些殺死哥哥的兇手,她連看都沒有看那艘拚命逃跑的軍艦。

毫無疑問,此時她眼中只剩下柳夕,也只容得下柳夕。

瑩瑩清冽如冰的眼睛里,兩隻瞳孔紅艷如血。柔嫩雪白的皮膚上,一片片黑色的鱗甲生長而出。

無數骨刺從她身體各個位置鑽了出來,骨刺上冷光繚繞。

柳夕敏銳的感受到來自瑩瑩身上巨大的敵意,那是猶如天敵般的深仇大恨。

於是她知道,這個真的是巫族,百分百的純種巫族。

「逆奴!」

瑩瑩氣勢衝天,嘴裡暴喝出兩個悶雷般的字。

遠古時期,巫族乃是天地萬物之主,任何生命皆是巫族的奴隸。

巫族吞噬天地萬物強化自身,所過之處,片草不留。

天道大怒,降下三千大道法則,散入世間。

除了巫族,任何生命皆可參悟修鍊,於是世間有了修士、妖族、鬼魅、魔族、精怪……

然後萬族聯盟,共誅巫族。

巫族將萬族聯盟,稱之為逆奴!

「一切違逆我者,皆是逆奴,必將遭受……」

瑩瑩手指著柳夕,緩緩開口。

柳夕的身形忽然一動,眨眼間便出現在瑩瑩身後,青蓮寶劍爆發出無形劍氣,一劍刺向瑩瑩的後背。

「叮。」

瑩瑩的話被打斷,柳夕的劍同樣也被她背上的黑色鱗片阻擋,鋒利的劍氣竟然無法刺穿薄薄的黑色鱗甲。

「逆奴皆該……」

瑩瑩轉身,開口。

柳夕一劍插向她張開的嘴,鋒利的劍氣從劍尖出沖入瑩瑩張開的口,打斷了她即將出口的話。

瑩瑩咬住劍尖,不讓劍尖插入,但劍氣已經沖入了她的嘴裡,刺傷了她小巧可愛的舌頭,割裂她的喉管。

鮮血從瑩瑩的唇角流淌出來,她的瞳孔一縮,眼中孕育的憤怒如狂風暴雨。

逆奴,逆奴,該死的逆奴!

我要吃了你,吃了你!

瑩瑩心裡瘋狂的叫囂著,神色猙獰如地獄中爬出的惡鬼。

她想張口,詛咒這個背叛了自己的逆奴,詛咒這個敢用劍刺她的膽大包天的逆奴。

但她嘴裡咬著劍,她張不開口。

瑩瑩伸手,她的手臂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兩條黑色的毒蛇,毒蛇張開巨嘴,一口咬向柳夕。

柳夕卻比她更快一步,一枚玉符夾在她的指尖,貼到瑩瑩胸前。

「惶惶天雷,擊!」

柳夕低喝一聲,激活手中的玉符。天空一聲悶雷巨響,一道紫色的閃電劃破重重黑雲,如一道閃電三叉戟,直直的落了下來。

柳夕躲開了巨蛇的蛇口,一腳重重踏在瑩瑩的咽喉上。

瑩瑩牙齒微微一松,柳夕趁機抽劍,又一腳蹬在瑩瑩的臉上,借力快速的退出三步。

瑩瑩氣的差點瘋了,低賤的逆奴,竟敢踩她的臉!

偏偏柳夕的速度快若閃電,她竟然真的被她踩了臉。

就像一隻蚊子圍著大象飛舞,哪怕大象比蚊子強大無數倍,卻一時拿飛舞的蚊子沒有絲毫的辦法。

「該死的逆奴,以我之名義,賜你毀……」

「嘩啦啦!」

粗大如三叉戟的紫色閃電將瑩瑩從頭劈到腳,毀滅性的力量彷彿要凈化世間的污穢,周圍的電離子紛紛爆裂,簡直如同一場小型的磁暴。

柳夕早已御劍閃開,遠遠的看著腳下的磁暴場面,以及爆炸中心被電漿淹沒的瑩瑩。

她明白,紫電風暴或許可以傷到瑩瑩,但卻不可能重傷瑩瑩。

等到紫電風暴過後,瑩瑩身上的傷就會被她強大的自愈力癒合。

這次出來,柳夕只準備了十二枚高級符籙,現在已經消耗了五枚。好在其他初級符籙數量非常充分,暫時還能夠糾纏。

果然,紫電風暴中傳來一聲尖叫,柳夕迅速的掏出一枚玉符激活,身體周圍出現了一圈透明的靈力護盾。

音浪一瞬間推開了瑩瑩周圍的電漿,強烈的音浪蔓延開來,四周的海水劇烈的炸裂。

柳夕頂著重重音浪沖向瑩瑩,護著她的靈力護盾如水蒸氣般快速的消耗。

她不能給瑩瑩說話的時間,必須將她的詛咒扼殺在喉嚨里。

畢竟生死符不可能一直保護著她,玉符裡面的靈力一旦耗盡,她連瑩瑩一招都接不住。

瑩瑩見到柳夕衝到身邊,憤怒的大叫道:「忤逆我者,必將遭受……」

「閉嘴!」

青蓮寶劍挽出朵朵青蓮劍氣,衝擊的全是瑩瑩張合的嘴。 ?青蓮劍氣如同劍刃風暴一般,每一道劍氣都直奔瑩瑩柔嫩的嘴唇。

瑩瑩張開手護住臉,狂暴的劍氣將她兩隻布滿黑色鱗片的手臂切割出千百道細小的傷口。

等到劍刃風暴過後,瑩瑩放下手臂,嘴巴一張,便要開口。

柳夕的劍尖又已經光臨她那張櫻桃小嘴,左手還握著一枚被激活的符籙。

瑩瑩心肺都要氣的炸裂,太欺負人了,這還讓不讓說話了?

這個該死的下賤的逆奴!

長長的魚尾閃電般拍在柳夕身上,將她像蒼蠅一般拍成了一團血漿。

血漿一閃,柳夕再一次完好無損的出現,這一次繞到了瑩瑩的身後,雙手執劍,重重的插入瑩瑩的後頸。

瑩瑩偏了偏頭,卻沒有完全避開柳夕全力刺下的一劍,半邊脖子頓時血花四濺。

巨大的魚尾又一次拍向柳夕,柳夕早就防備著,腳下一個瞬閃,出現在瑩瑩的面前,一拳轟在瑩瑩小巧的鼻子上。

這一拳布滿了靈力,破開空氣,力道超過了兩千斤。

瑩瑩只覺鼻子一陣酸痛,腦子裡有短暫的空白,接著便被無窮的憤怒佔據。

此時此刻,柳夕絕對是瑩瑩最痛恨的人,仇恨值甚至超過了殺死蘇沐的異能者。

「死!」

可愛小嬌妻 瑩瑩短暫的發音,終於再一次詛咒出口。

柳夕身形一頓,馬上渾然無事的繼續朝瑩瑩揮劍。

青蓮寶劍在她手裡如臂使指,一重重的劍浪鋪天蓋地的湧向瑩瑩,在不給瑩瑩絲毫開口的機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