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生前那麼操勞,過得渾渾噩噩,疲憊難受,已經夠了,死後終於可以享享清福,還真有不少鬼不樂意投胎,畢竟誰都不敢肯定自己能夠投身一個富貴人家啊。


說話和氣的陳浩,讓圍觀的鬼有了好感,然後隨着一起進了書店。

很快,鬼魂們就發現,這完全沒什麼變化嘛,就是門口貼張紙,然後這生意算是開張了嗎?

對陳浩這種簡單的做法,不少鬼哭笑不得。然後沒有什麼新鮮感,一部分鬼很快離去。

不過也有鬼感覺很心動。

雖然不想投胎,但是能夠完成心中的遺憾,貌似也不錯呢。

終於,一個老鬼走到陳浩身邊,笑呵呵的問道:“老闆,我有個遺憾,不知道能不能幫我完成啊?”

陳浩看有生意來了,笑道:“這要看老伯你是什麼遺憾了,簡單的很快就能幫你,難得也能想想辦法,但是也有很多執念,因爲各種複雜原因,即便想辦法也做不到,那就沒轍了。”

老鬼連忙道:“我的遺憾很簡單,我想告訴我小兒子,他媳婦偷漢子了,估摸着那女人懷的孩子也不是我親孫子,可是我剛死不到半年,魂魄虛弱,沒辦法給他託夢啊,您能不能幫我去告訴他這事兒,免得他幫別人養孩子,那就不好了。”

老鬼的話剛說完,系統的聲音就響起:“叮咚:氣死鬼周懷德,六個月陰魂,完成死願,獎勵一月道行。”

感知到任務提示,陳浩笑了。

簡單任務啊,這個好辦。

“這個任務沒問題,不過這畢竟是您的家事,我貿然插手不太好,估計您兒子也不會相信我,這樣吧,等天黑之後,我帶你去,然後讓你兒子能夠見你,你當面和他說。”

老鬼大喜,急忙道:“太謝謝老闆了,這半年來,我天天心裏難受,就擔心我兒子,他有了孩子還高興呢,這要不是自己的親生孩子,怕他以後接受不了,還不如趁早斷了,重新找一個,我也能死的安心了。”

陳浩點頭:“這個在理,不過這事兒也不好說,畢竟是不是親生,要親子鑑定,不能以偏概全,即便您兒媳出軌了,但孩子要真是您親孫子,那也不能拋棄不管啊。”

老鬼果決道:“這不可能,我兒子工作忙,經常出差,那女人不僅偷一個漢子,而是好幾個,我死後都親眼所見,懷的是誰的種都不知道呢,絕不可能是我親孫子。”

陳浩一臉黑線。

這老鬼也是有意思了。

氣死鬼,難不成就是親眼看到兒媳出軌氣死的?還看到好幾個,嘖嘖,現在的都市女人啊,沒法說。

這邊老鬼得到了幫助,讓幾個觀望的鬼也都心動了,很快一個小姑娘也上前,怯怯的道:“老闆,我也想尋求幫忙。”

陳浩看向小姑娘。

嗯,十六七歲的年紀,長得還算清秀,花一樣的年紀,死了真心可惜。

要塞之賊主天下 “小妹妹你說,你有什麼執念?”

小姑娘抿抿嘴,這才道:“我是被人害死的,但是死後卻被鑑定是自殺,我不甘心。”

說到這裏,小姑娘臉上浮現悲憤的神色。

叮咚:“摔死鬼丁雪,九個月怨魂,完成死願,獎勵十年道行。”

重回90當富豪 嗯!

陳浩錯愕,居然又是一個十年道行任務,這小姑娘到底經歷了什麼!

看向小姑娘,陳浩目光凝重道:“小妹妹,說詳細一點,是誰害死了你。”

小姑娘可憐兮兮的道:“我是一個學生,有一天晚上,老師叫我去幫忙辦件事,但是他卻帶我去了一家酒店,要我陪人喝酒,但是我不願意,被強行灌了一杯,然後就頭暈了,就有人想欺負我,當時我掙扎,慌亂中從樓上摔了下去。”

陳浩面色一變:“人渣啊,這人該死,嗯,你是想要報仇嗎?”

小姑娘點點頭:“我馬上就要高考了,我的學習成績還可以,肯定可以考上一個好學校的,但是他們卻想害我,我父母爲我討公道,但是沒有任何結果,還被鑑定爲自殺,我不甘心,但是我報不了仇。”

陳浩道:“我知道了,成,你這死願我也接了,不過報仇的事,還是你自己來,誰害了你,誰就償命。”

小姑娘大喜,感激的道:“多謝老闆。”

這時,又有鬼要開口。

陳浩就道:“諸位,如果有執念和遺憾的,可以慢慢來,我也不會離開這裏。今天我先接兩個單,畢竟它們的死願需要時間去操辦,等完成了之後,再接其他的,時間有限,請多多見諒。”

幾個想開口的鬼頓時語塞。

不過聽到老鬼和小女鬼的死願,它們也都很同情,也就點頭答應了。

時間慢慢過去,很快夜色降臨。

準備好了的陳浩,帶着黑貓公雞,老鬼和小女鬼,離開了靈幻街。

從工藝品店出來,依舊是兩個女鬼工作員,陳浩詢問了一下,發現那樑將軍出門了,也不知道幹啥去了。

不過這女人是老鬼,讓道門對它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估計也沒人能欺負的了。

陳浩沒多問,出門駕車,帶着一行離開。

首先是去老鬼家。

萬界之全能至尊 畢竟這個任務先來,而且最簡單,小女鬼的那個,要等學校放學,然後先去找老師,然後再去找那個對小女鬼意圖不軌的男人。

開車不到十分鐘,陳浩就來到了一個小區。

在小區保安處登記後,陳浩來到了一棟樓下。

到了這裏,老鬼開口道:“自從這個女人懷孕後,我兒子就很少出差了,天天在家照顧,昨天我來的時候,我兒子還在家。”

陳浩點點頭,讓黑貓公雞和小女鬼留在車上,然後帶着老鬼上了樓。

來到了九層一戶門口,陳浩敲了敲門。

很快,房門打開,露出一個看起來和老鬼長相有幾分相似的三十歲左右男子。

看到陳浩,男子正要開口詢問,陳浩直接給他加持了靈眼。

然後,男子就看到了陳浩身邊的老鬼。

一時間,男子傻眼了,錯愕的看着老鬼,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老鬼正着急呢,很快發現了不對勁,似乎兒子能看到自己了。

“周同,你看見我了?”老鬼語氣顫抖,激動的詢問。

男子一個激靈回神,驚恐道:“爸,您,您不是……”

“哎呀,真看見了,太好了,周同快開門,我有事要和你說。”老鬼激動的說道。

周同下意識的打開門,懵逼的看着陳浩和已經死去多日的父親進了門。

等周同關上門的時候,才反應過來。

臥槽,我這是見鬼了啊!

雖然這個鬼是已故父親,但是周同還是有些膽戰心驚,莫名的心慌。

“周同,那個女人呢?”老鬼沒有廢話,直接問道。

周同茫然道:“哪個女人?”

老鬼氣怒道:“當然是你追了好幾年才追到的媳婦,呵呵,這婊子綠了你,你知不知道。”

周同有些目瞪口呆。

死去多日的父親突然冒出來了,而且還說自己兒媳婦是婊子,自己被綠了!

這信息量有點大啊。

不過周同很快反應過來,瞪眼道:“爸,這是您兒媳婦,您怎麼可以這麼說?”

老鬼冷笑:“兒媳婦?你見過被兒媳婦氣死的父親嗎?”

周同愕然:“您是被氣死?不是說心臟病突發嗎?”

老鬼沒好氣的道:“我每天按時吃藥,也有違反醫生的規定,就算心臟病,也不能莫名其妙的突發吧,那一天我帶了一些家裏的特產來看你,你知道我看到了什麼嗎?你家裏有一個光屁股的男人,和你媳婦在做那種事,要不是看到這個,我能被氣死!”

周同下意識的道:“不可能,方雅不是這樣的女人,爸……嗯,你不是我爸,我爸已經死了,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周同狐疑的看着陳浩和老鬼,有些警惕的問道。

老鬼氣結,瞪視兒子道:“呵呵,你爸我死了,就不是你爸了對吧,行,你不認我沒關係,但是我絕不允許有一個不是親孫子的孫子,你不是不信嗎?去你房間,第三個抽屜裏面把你那個所謂媳婦的筆記本電腦拿出來,我告訴你密碼,讓你看看裏面都存了些什麼。”

周同驚愕的看着老鬼,好一會兒後,他終於進去了房間,

老鬼道:“密碼是736,裏面有一個文檔叫故事,打開後還有兩個文檔,其中一個名叫做頭髮的文檔,密碼是110,你打開後看看,裏面就是你那個不可能綠你的女人自己做的事還給自己錄的影。” 聽到老鬼的話,周同心中一緊,看着筆記本電腦,一時間卻不敢動了。

老鬼冷哼道:“怎麼?你不是很相信她嗎?打開看啊,看到底是誰騙你。”

周同怔怔片刻,終於打開了筆記本電腦。

少時,電腦開機,然後周同按照老鬼指點的密碼,果然能夠進去。

這讓周同心髒一跳,臉色有些難看了,打開文檔,果然看到了那個文件夾,裏面有個做頭髮!

做頭髮,周同很熟悉了,以前和老婆打電話,好多次都在做頭髮,每次都笑着讓她慢慢做,做好看點!

可是現在看到這三個字,他的心一下子就冷了。

繼續輸入密碼,又對了,而後文件打開,周同就看到了裏面數十個視頻!

一些視頻上,他都能看到一個**的熟悉身影,正是他的妻子方雅。

看到這個,周同徹底懵逼了,震驚了,顫抖了。

老鬼卻是無動於衷,它可是看到真人實戰的,那才叫氣憤呢。

“打開第三個,這個是那女人最愛的,你不在家,她可是經常打開來看呢。”老鬼繼續說道。

周同回過神來,面色鐵青,一言不發的打開了第三個視頻。

視頻一打開,就是晃動的錄影,還有各種嬉笑。

聽起來很熟悉,然後周同就看到了更熟悉的。

除了妻子方雅,鏡頭中出現的男人,他也認識,正是他的好朋友 。

我草泥馬,這不僅被綠了,而且還被最好的朋友綠了!

想及好朋友經常拿好酒過來各種安慰,各種鼓勵他工作,呵呵,現在看到這個,這是鼓勵嗎?這是支開他啊,怕是好多次自己被灌醉了,都有不可描述的事情發生。

周同眼睛慢慢變紅,隱隱能夠聽到牙齒摩擦的聲音。

很快,視頻中的畫面就不堪入目了,這還不說,兩人間的對話更是刺激到爆,句句直扎周同的心窩。

特別是妻子某種迷濛狀態,更是直接說好想嫁給你之類。

那樣子,簡直比周同以前看過的某島國片還要刺激!

看到這裏,周同已經怒火攻心,二話不說,直接一拳打中了筆記本電腦的屏幕,把屏幕打碎,把自己的手都打破了,血水橫流。

隨後他轉身就往外走。

老鬼呵斥道:“你要幹什麼去?”

周同憤怒的道:“我要找她,我要問……”

“問你娘了個畢,這都這樣了,你還問,你特麼是個傻逼嗎?”老鬼怒斥。

周同不動,但是也不言。

老鬼繼續道:“好吧,我已經死了,管不動了,說什麼你都可以不聽,不過你要記住,我有一個女兒,一個兒子,你是我唯一的兒子,最重視的兒子,你姐當年我對她不好,自從嫁到外地,幾年都不回來,我不管她,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她孝不孝對我來說無關緊要,畢竟生的孩子都是別人家的。但你是我兒子,你要是衝動了,到時候你會有什麼後果,去坐牢,去槍斃?那我老周家就絕後了。讓我周家在你這一代絕後,我有什麼臉面見祖宗,你這樣做就是大不孝,我做鬼都不安寧,你死了我要把你打得魂飛魄散,免得讓你在祖宗面前丟臉。”

周同看向老鬼,眼中淚水無聲的流淌:“爸,你說這是爲什麼?難道我對她不夠好?我追了她七年,爲她付出了那麼多,我這麼拼命的工作是爲了什麼?還不是爲了給她一個更好的生活,爲什麼她會變成這樣?”

老鬼冷笑:“怎麼?對她好,她就該對你好,那武大郎對潘金蓮不比你表現的更好,結果怎麼樣?傻兒子,世上的女人多的是,這樣的女人,不要就是了,再去找一個新的,找一個知冷知熱,真正對你好的,生幾個孩子,讓周家傳承下去,你這樣,我才死得瞑目。”

周同默默哭泣。

好一會兒後,周同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號碼很快接通,然後一個女聲甜膩的響起:“喂,親愛的,想我了?”

周同語氣淡漠的道:“你在哪?”

女聲嘻嘻一笑:“我不是說了嘛回孃家,這會兒正和幾個姐妹一起呢。”

周同臉黑如墨,目光冒火。

周同二話不說,直接把電話掛了,並且直接關機。然後看向老鬼認真道:“爸,你放心吧,我不做傻事,我會跟她離婚的,娶了這種女人算我眼瞎,但是我不能爲了她把自己葬送了,我會找到更好的,不會讓周家絕後。”

老鬼欣慰的笑了:“好孩子,你能想通就行,要記住,女人不要太漂亮,合適就好,我們老家的阿芳一直都沒有忘記你,但是你當初非要娶這個女人,我和你媽都阻止不了,現在知錯還不晚,你還年輕,如果你願意,可以去找阿芳,她是我們看着長大的,是個好女孩,肯定會一輩子對你好,如果……算了,兒大不由爺,我也就能幫你這一次,以後,你自己看着辦吧。”

它的話落,系統的聲音就響起。

“叮咚:氣死鬼周懷德,六個月陰魂,死願完成,一個月道行獎勵發放。”

隨着系統的聲音,老鬼的身上也冒起了白光,然後慢慢飛起,散去。

周同看的大驚失色。

陳浩這時道:“你父親解開了心結,準備投胎去了,好了,我的任務完成,告辭。”

陳浩說完,轉身就走。

幫見面,拿獎勵,其他的,與他毫無關係,這一家子會如何,那就是他們的事了。

下了樓,上車,陳浩問了丁雪的學校所在,然後驅車離開。

十幾分鍾後,陳浩來到了邕寧第五高中。

到了學校門口,陳浩道:“丁雪,你先去看看,那個欺騙坑你的老師在不在。”

丁雪點頭,然後進去了學校。

幾分鐘後,陳浩意外的發現,丁雪和一個男孩子一起出來了。

這個男孩子看起來也不大,同樣是個鬼。

“老闆,王老師不在,今天他沒課,不過秦牧知道他去那裏了。”丁雪到了車前,開口說道。

陳浩看向男孩子。

男孩看起來普普通通,有些瘦高。

“你好,你知道,能不能帶我們去找他?”陳浩問道。

男孩秦牧笑道:“這個當然可以,對老王這個畜生,我早就看不慣了,要不是我還有機緣在等我,怕受到影響,失去機緣,我早弄死他了。”

哎……

陳浩驚奇的看着秦牧。

這小鬼頭,還挺有意思啊,你都死了,還機緣?啥機緣這麼厲害?

等丁雪和秦牧上了車,秦牧就指點了地方。

陳浩開車前行。

秦牧卻在後座打量陳浩。

被一個鬼盯着,陳浩很敏銳的就感知到了,笑道:“秦牧,你看我幹嘛?”

秦牧道:“我懷疑,你就是我的有緣人。”

陳浩:“……”

大爺的,老子現在最聽不得有緣人這三個字了。

要不是這秦牧看起來就是個普通陰魂,而且這會兒還在熱情的幫忙,陳浩真想把它趕下去。

陳浩不說話,秦牧繼續道:“越看越像,老闆,幫個忙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