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男子點了點頭,站起了身子,朝著李雲拱了拱手說道:「沒錯,我就是剛剛上任一月的堡主。不知前輩來此所謂何事呢?」


「呼。」吹了吹手裡的茶,抿了一口回道:「帶領你手下的人,跟我去截住一個人。這次任務做好了,可是有獎勵的啊。」

一聽到獎勵,男子臉上就綻放出了笑容,連忙走了下來,站在李雲的面前,欠著身子,「那就多謝前輩的提攜了,小人惶恐。」

「行了,還是去點齊人馬吧,我在堡外等你。」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李雲就朝著堡外飛去了。

堡內的人好久沒有看到有人在空中飛行了,看到空中的難道身影以及散發出來的氣息,都是遠而避之。

看到李雲離開了,男子連忙著手下去安排去了。

沒有了十八子的神識加持,帝天也不喜歡飛行,他總覺得腳踏實地是最好的。反正他也不趕時間,於是就開始步行順便欣賞起了風景。

沒多久的,帝天就停下了腳步,看著身後數百道隱隱約約的身形,心裡一緊,沒想到他們那麼快就追來了。念及至此,那還顧得上欣賞風景,醉雲步加追雲鞋連忙運轉開來,朝著前面的堡奔去了。

一個時辰過去之後的,這才看到了前方的堡,上面三個鎏金大字,天五堡。這才放下了心,在堡內動手的話,堡主肯定不會置身事外的。

想都沒想,直接進入了天五堡。

李雲旋即就從暗處走了出來,眼中閃著精光,摸著那一絲絲的鬍鬚說道:「嘿嘿,帝天啊帝天,你的死期就到了。要不是還要活捉你,我一定會把你千刀萬剮的。」

進入天五堡的帝天此時還不知道危險正在慢慢接近,傻啦吧唧的看起了周圍的建築。「沒想到這裡的房子還不聽可以的啊,起碼比皇閻堡要好多了。」

沒錯,確實如帝天所說,皇閻堡還有普通的磚瓦房,這裡全是用玄幣或者玄石搭建的房子。這一看就是倆字「奢華!」

當來到堡中心的時候,帝天就覺得不對勁了,因為這裡沒有幾個人了。如果是正常情況的話雖然不至於是人滿為患,但起碼應該是川涌不息的那種。

就在這時,空中數十道身影急速飛來。帝天眉頭一挑,身子就朝著前面奔去。來到一個安全的地方,這才轉過身子,看著眼前那幾十道身影疑惑的問道:「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我們是奉命捉拿你的,乖乖的投降,免得讓你受皮肉之苦。」這群人裡帶頭的男子看著帝天解釋了起來。

臉色一冷,看來這天五堡是直屬望月門的了,他們肯定是用傳訊晶石提前告訴堡主了。這下難辦了,雖說眼前這群人最高的才玄皇境後期的境界,不過好漢架不住人多啊。

「不管了,先看看情況再說。」想到這裡,嘴上就說到:「那你們是一起動手呢,還是一個個的上?」

「看來你真的是要敬酒不吃罰酒了。」男子帶著戲謔的神色,身子就朝著帝天沖了過去。後面的人跟著就沖了上來。

帝天選擇一邊實力較弱的人,就運起醉雲步直奔而去。「地決!」輕喝一聲,一道印決就拍在了這男子的身上。男子一個沒注意,直接被打得半死。

就在這時那玄皇境後期的強者直接來到了帝天的身後,一掌拍了過去。連忙轉過身子,著急的一擋。這根本不擋不住玄皇境後期強者的一擊,帝天直接倒飛了出去。

「嘭!」

落在了數十米開外。從地上爬了起來,擦了擦嘴角流出來的絲絲血跡。臉色有些發白的看著不遠處的人群,醉雲步繼續運轉了起來。

手中的天決順勢就凝聚了起來,就在快要進入人群堆的時候,追雲鞋直接激發了出來。面對突然快了一倍多速度的帝天,這些人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

而那一道天決已經拍在了一個男子的身上,沒有多做停留,又是一道天決凝聚了出來。「砰!」男子直接被砸飛了出去。

這時玄皇境後期的強者已經緩了過來,看到帝天還在那裡殺人,臉色十分的難看。居然在自己的手底下殺人,也太小看自己了吧?

「小子,你這是在找死。」男子暴跳而起,背後的大刀直接被抽了出來。「千化斬。」

只見男子從空中落下,手中的大刀筆直的朝著帝天砍來。早有防備的帝天這一次就不會那麼容易的被偷襲了,轉過身子,醉雲步一施展便來到了男子的側面。

身子往前一突,一道地決就拍在了那把大刀上。男子一時間沒有抓穩,手中的大刀直接飛了出去。見狀,帝天又是一個醉雲步轉了半圈來到了男子的身後,雙手的天決飛快的凝聚了起來。

「啪啪!!」

可以聽到的兩聲輕響,帝天的天決就打在了男子的背上。

「噗~」

男子往前撲了幾步,一口鮮血直接從嘴裡沖了出來。穩住了身形,擦了擦血跡,轉過身子,看著還沒動手的人說道:「瑪德,這小子的身法很是古怪,你們要小心了。給我上,記住給我活捉他。」

說完,他就走到了一邊恢復傷勢去了。

聞言,這些人開始動起了腳步,開始轉起了圈,將帝天團團的圍了起來。這下就算是帝天他插翅也難逃這一劫了。

ps:一更送到,你們手中的花花都砸給我吧,謝謝大家的支持了!~ 帝天挪著腳步,原地轉了一圈,看著周圍的人。腦海里那恐怖的信息量瘋狂的運轉了起來,飛速的過濾著那不實際的方法,最終,確定了一套方案。

嘴角微微翹起,看了看周圍的人。「這是你們咎由自取的,怪不著我了。」莫名其妙的說完這句話,帝天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

「小心!」

隨著一聲大喝,所有人都動起了手,朝著場中的空地打去。這完全就是三百六十度毫無縫隙的攻擊,就算是只螞蟻在這裡面都沒有任何可以躲避的地方。

更何況帝天還是這麼大的一個人。

「嘭!!」

所有人的招式都打在了空地之上,只可惜沒有看到帝天的身影。這些人全部愣在了那裡,傻傻的看著眼前的空地。

「啊~~~」

一聲慘叫,將所有人拉回到了現實。只見一男子直接朝著外面飛了出去,帝天也借著男子這個空隙從中溜了出去。

「他在那裡!」一人朝著帝天所在的方向指了過去。「追啊!!」

所有人都朝著離去的方向沖了過去。

「一群廢物!」

一聲大喝,將所有人的腳步都止住了,帝天也包括在其中。

這聲音。。帝天猛然回過頭,看著不遠處空中的男子,果不其然,真的是李雲。眼睛微微眯起,「我很好奇,你是怎麼跑到我前面去的?」

空中李雲居高臨上的看著帝天,玩味的笑了起來,「那你先告訴我你是怎麼從他們的攻擊中逃出來的。」

「這個太簡單了,要怪只能怪你的人太傻了。」帝天雙手環抱,譏笑了起來,又道:「其實呢,你們都忽略了一個東西,那就是出招的速度。」

說到這裡,李雲的臉色微微變動,像是明白了什麼一樣,似懂非懂的看著帝天。

「既然實力不同,那出招的速度肯定會有差別的。他們的實力我基本上都能看出來,自然能算出他們的時間差距了,憑藉我的身法在其中躲閃的話,還是沒有問題的。」

李雲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眼中閃過一絲欣賞的神色,「真沒想到,你的資質恐怖,你的思維也是十分的變態啊。」

帝天搖了搖頭,繼續說道:「不算什麼的。只是你們的人太蠢了而已。好了,現在說說你是怎麼來到我前面的吧。」

聽到「太蠢了」三個字,李雲心裡就止不住的怒意。不過現在要是著急出手的話,如果帝天自爆,那他不就得不償失了?

想到這裡,這才開口說道:「這天五堡內有傳送洞穴。只要是我們望月門的功傳弟子,都可以學會這結小型傳送洞穴的,只不過要消耗很多人的玄氣罷了。」

「怪不得。。」帝天心裡這才算是徹底的明白了,抬起頭,看著李雲說道:「現在我清楚了,你也明白了,那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

「小子,你想得太好了吧?我費了那麼大的勁,就是要捉你回宗交給掌門處置的。」說道這裡,李雲就看向堡主府吼道:「堡主,你還在幹什麼。快帶著你們準備好的東西過來。」

「卧槽?還有傢伙什?看來這李雲不捉拿自己回去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不過就算這樣,自己也要一搏。」想著帝天就開始進行過濾方法了。

沒多久,堡主府數十道身影一躍而起,朝著這邊趕了過來。

帝天睜開了眼睛,看著飛來的數十道人,手中都拿著一個類似於碗狀的東西。白了一眼,就知道肯定是困住自己的東西了。

「前輩,屬下已經把東西拿來了。」堡主一來就朝著李雲走了過去,看都沒看帝天。

李雲淡淡的看了一眼,點了點頭說道:「那就交給你們了。」說著身子就朝著後面退去了。

堡主恭敬的說道:「前輩請放心,屬下一定會把事情辦好的。」說完就轉過了身子,朝著帝天看了過去。

感受到目光的帝天,也朝著堡主看了過去,四目相對。

堡主臉色突然的一變,臉色煞白。

「還愣著幹什麼?動手啊。」見堡主遲遲未動手,李雲就忍不住催促了起來。

堡主朝著帝天走了過來,然後跪在地上,恭敬的說道:「屬下參見公子。」

這下所有人都愣住了,這都哪跟哪啊?前一分鐘還信誓旦旦的說肯定拿下,現在就跪在地上給人家叫公子了。

帝天也是愣住了,盯著跪在地上的人,腦海里沒有絲毫的印象。忍不住問了起來,「你是誰?我怎麼沒有見過你?」

堡主跪在地上,拱著手說道;「屬下是君天山的手下,他曾經救過屬下一命,然後將屬下改名為君寒雲,命屬下來這裡成為堡主,自行發展。」

「君天山?」帝天摸起了下巴,似乎聽過這個名字,這才點了點頭說道:「那你又是如何知道我的?」

「是這樣的公子,天山老大他已經把您的畫像,雕像已經放在了大廳之上,時不時就對我們說這是公子,是一個偉大的人。讓我們見到此人,必須行大禮,稱其公子。」

帝天的臉上這才露出了笑容,「好了,起來吧。沒想到君天山對我很上心嘛。」看到君寒雲站起了身子,這才朝著後面的李雲看了過去。

「李大長老,要不要嘗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呢?」說道這裡就拿過了君寒雲手中的『碗』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到了這時,場中的人盡數走到了帝天的身後。只剩下了李雲這個光桿司令了。

嘴角一抽搐,雖然說自己是玄侯境中期的高手,可是人家手上有蓋天碗。這個東西可是曾經困住玄侯境後期巔峰高手的天器啊。

自己這點實力很明顯是逃不出來了,李雲看了看堡外,發現有上百道身影趕來。這才微微一笑,沒想到讓他們讓他們堵住帝天,現在卻用來救自己了。

順著李雲的視線看去,發現有人趕來,帝天的臉色一變。。

ps:二更送到,各位手中的花花都在給我吧,謝謝大家的支持了!~ 「快,用你們手中的碗困住他。」帝天連忙吼了起來,要是那群人來了,可就大事不妙了。

聞言,君寒雲也沒有多問什麼,直接吩咐手下讓他們用起了蓋天碗。

只見數十道小型的蓋天碗朝著空中飛去,散發著淡淡的藍色光芒,開始了融合。這一個個的碗有規律的組合了起來。

就在最後一個碗組合了起來之後,藍色光芒瞬間大盛,一個巨大的碗就在空中形成了。帝天被刺得微微眯了眯眼,他現在很是好奇,因為第一次聽說這個東西的。

李雲抬起頭,看著頭上的那巨型大碗,知道自己是躲不掉了,於是就閉上了眼睛。不是躲不掉,他可以閃開的,不過那巨型大碗會一直跟著,你不停他就一直跟著,到後面還是會被困住,還不如自投羅網來得痛快。

「落!」

一聲大喝,所有人的手往下一壓,那空中的大碗穩穩的落在了地上,徹底的把李雲困住了。

下一刻,數百道身影就飛了過來。看著眼前那巨大的碗,再看了看帝天還好生生的站在那裡,就知道發生什麼情況了。

帶頭的男子說道:「你們快把我們的二長老放出來,不然望月門大兵壓來,你們全部都要死。聽到了沒?」

帝天走了出來,眉頭一挑,雙手環抱,戲謔的說道:「你在跟我開什麼玩笑?你們望月門的人都去太初門了,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你們居然在這裡大放厥詞。」

男子臉色一下子難看了起來,沒想到帝天還知道太初門的情況。看了看身後的人,這才有了一些底氣,看著帝天繼續說道:「難道你以為我們這些人不是你們的對手么?」

「行了吧,要是你們真能打的過我們早就上了,還在那裡托時間么?」無奈的搖了搖頭,繼續說道:「你們的二長老已經告訴我們了,你們體內的玄氣全被都用來結傳送洞穴了。這一路你們又沒休息,你們的體內還有多少玄氣呢?」

「不信你可以試一試。」男子越說越沒信心了。

扭過頭,看著君寒雲說道:「他們交給你了,別讓我失望哦。」說完帝天就朝著後面退去了,準備看好戲。

兩邊都是玄王境和玄皇境,不過看起來望月門內邊玄皇境的高手比較多。不過他們的玄氣已經不多了,還有一勝的希望,實在不行小爺自己動手解決了他們。想到了這裡,帝天就看了看蓋天碗,忍不住一笑。

「我們是第一次遇到公子,一定要好好表現,別讓他失望了,聽到沒?」君寒雲可是知道帝天有大輪迴丹這個逆天丹藥的,準備好好表現一番,讓帝天賜丹。

「是!」

這些人走到了君寒雲的身邊,朝著對面看了過去。

「好,既然你們真的選擇這條路,但願你們別後悔。」男子從空中落了下來,身後的人也從降了下來。

「望月門弟子聽令,給我殺了他們,救出二長老。」戰前鼓舞,提升一下士氣還是很有必要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