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畫面之中,整片天空風雲卷積,赫然渲染成了一片血紅的顏色,無盡血雲滾沸激揚,浩蕩長空之下,一道偉岸的身影手持血刀,身周繚繞著一層濃郁的血氣,在高天之上縱橫衝擊!


遠近的山嶽樓閣之中,一道道高大的身影逆起衝天,腳踩長空,發出一聲聲瘋狂怒吼,從四面八方,向著那一道血色的身影衝擊而去!

然而,即便是如此多的強者瘋狂攻擊,依舊是難以阻擋高天之上那一尊血色殺魔,持刀橫空,一刀掃出,便是爆發出一陣凄艷血芒,宛若劃破天地的太初之光,橫衝而過,頓時掀起一陣凄風血雨!

那擋在刀芒路線上的數百強者,在這驚世一刀之下根本沒有絲毫抵抗之力,一道道功法如煙花般綻放破碎,一件件武器顫鳴崩碎,在刀芒的橫掃之下紛紛爆開,化成漫天血雨!

殘餘的刀芒橫衝而過,頓時將一座巨山之尖生生削斷,倒砸下來,落在韓羿眼前這一片宮殿之上,頃刻之間崩塌傾倒!

高天之上,那血色魔尊毫不停留,身隨刀走,在群雄圍攻之間橫行無忌,縱橫捭闔,掀起無盡的腥風血雨,一道縱橫,有我無敵!

在那血色身影的瘋狂屠戮之下,一尊尊不世強者的殘肢斷體,如同雨落一般從高空之上不斷墜落,一把把散發著無盡鋒銳的神兵寶刃,錚鳴聲中崩斷碎裂,到插在肆虐而過的廢墟之中!

但凡魔影殺過之地,屍橫遍野,血流成河,原本富麗莊嚴的宗門景象,被徹底肆虐成一片修羅血地!

專屬暖夫別想逃 一聲長嘯驚天而起,震散長空血雲,昆元深處,一片巨大的峽谷瘋狂顫動,地面崩碎,彷彿被巨人手掌生生撕裂,變換成一個巨大的鴻溝!

鴻溝深處,一道雄偉的身影衝天而起,手持一把烏黑長槍,狠狠地刺入了那團血霧之中,貫穿了那血色魔影的身體!

血霧深處,一聲痛苦的嘶吼咆哮而出,聲震長空,直接將大量圍攻的強者震成血霧,轟然潰滅,遠近的山巒樓閣更是紛紛搖顫,轟然崩潰——一吼山河碎!

咆哮聲中,血霧之中刀光一閃,直接將那裂谷中衝起的人影立劈兩斷,落下高天,偉岸的魔影殺伐十方,浴血而狂!

雙眼目光緊隨著那一道身影衝擊縱橫,韓羿感覺自己的心臟都為之揪緊,呼吸急促,渾身熱血幾欲沸騰!

然而就在這時,韓羿忽然感覺腳下一緊,似被什麼東西緊緊抓住,然後眼前刀光一閃,重重幻象盡皆潰滅,只剩那一道森冷刀光,朝著自己面門狠狠劈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嚇!」

這一刀來的毫無預兆,韓羿根本沒有絲毫準備,猝不及防之下,眼看那冰冷的刀鋒迎面而來,頓時驚出一身冷汗。

索性他在拓瀾大試煉場中經歷重重磨練,反應速度絲毫不慢,僅僅只是一驚之後,便是毫不猶豫地向後仰倒,仰躺在了地面之上,間不容髮之際閃過了這奪命一刀!

然而,韓羿還沒有喘一口氣,便是感覺腳踝之上的拉扯之力驟然傳來,似乎要拉著自己倒滾過去,森冷的骨刀再次從天而落,狠狠插落!

這一次韓羿有了防備,比之剛才應對起來還要從容,冷哼一聲,右手之中匕首閃現,狠狠地釘落在地面岩石之中,奮力一掙,便是掙脫了那腳踝之上的拉扯之力,閃過刀鋒,向後翻身躍起,退出數丈,向著那突襲自己的存在抬頭望去!

一望之下,韓羿頓時露出愕然之色,只見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不是想象中的什麼敵人,而是一具通體慘白的骷髏骨架!

那具骨架通體慘白,破破爛爛,手中提著一口生鏽的長刀,兩隻空洞的眼窩之中,一簇詭異的紅色火焰騰騰跳動,散發出陣陣詭異波動,正定定地望著自己。

而在自己原本站立的地面之上,另有一隻慘白的骨爪破土而出,緊接著地面破裂,又是一隻殘破的骷髏從地底鑽出,跳動著火光的眼眶望著自己。

「亡靈生物?!」

看著出現在自己眼前的兩隻骷髏,韓羿眼中光芒一閃,早就聽說,這遠古遺迹之中眾多強者隕落,屍積成山,結果衍生出許多亡靈生物。

但他卻是沒有想到,自己才剛剛進入遺迹,便是遇到了這中亡靈生物,並且還是一次碰到兩隻,之前因為玄門令的緣故,見到了遠古幻象,猝不及防之下險些被這兩隻骷髏直接殺死。

想到這裡,韓羿就是一陣心有餘悸,但是見到了這兩隻骷髏之後,韓羿的心反倒放了下來。

因為,在這兩隻亡靈生物身上,他並沒有感覺到太過強大的壓力,很顯然,雖然這兩具骷髏生前可能是一方強者,但是死了無盡歲月之後,屍骸化作的亡靈,卻是強不到哪去。

看清敵人之後,韓羿再也沒有絲毫遲疑,這亡靈生物雖說與常人不同,但戰鬥起來卻沒有什麼差別。

一陣乒乒乓乓的激烈打鬥之後,韓羿從容的站在原地,周圍滿是一地被拆散的骨架。

通過交手,韓羿能夠察覺得出,這兩隻骷髏大致能夠相當於煉體第八重的七血武者,若非是之前那沉浸在那幻象之中措不及防,根本不能對他造成絲毫威脅。

兩隻骷髏頭在地面之上滾來滾去,其中的兩團亡靈火種騰騰跳動,韓羿一個不注意,便是從各自的眼眶之中呼嘯而出,化成兩道流火,朝著遠處飛掠而去!

看著兩團迅速飛遠的火種,韓羿嘴巴張了張,暗道失算,早就聽說過,亡靈生物不屬於正常生命,他們的一切能量來源,都是那一團亡靈火種。

只要火種不熄,哪怕是將身體完全拆散了,也不會對他們造成實質的傷害,打敗亡靈生物之後,一定要將火種絞碎,才算徹底!

而且,亡靈火種之中蘊含著一些奇異的能量,很多宗門都有需求,在出發之前,流雲宗便曾給每一名弟子分發過一種專門收集亡靈火種的玉瓶,回去之後,可以將收集到的亡靈火種上繳換取獎勵!

看著兩團到手的火種在自己眼皮底下逃走,韓羿頓時暗嘆大意,但也沒有繼續糾結,回頭望向自己身後那一片衰頹的遺迹,眼中漸漸浮現了感嘆之意。

雖說並不明白,為什麼之前自己會看到那萬古之前的種種畫面,但韓羿知道,這一切必定和玄門令密不可分,那震撼性的一幕幕畫面,在萬古歲月之前,曾真實的發生在這片天空之下!

那一天,天昏地暗;那一天,血流成河;那一天,屍橫遍野;那一天,殺生武帝血屠昆元!

「一人之力屠戮整個宗門,殺生武帝,不愧萬古之名!」複雜的嘆了一聲,韓羿收起心中感慨,目光之中湧上堅定,向著遺迹深處邁步而去!

雖說在他身後就有一座宮殿廢墟,但這裡之是遺迹外圍,就算裡面有什麼寶物,也早就被之前的試煉者搜刮而去,輪不到他來發財。

想要獲得更多的好處,就要向內探詢,深入遺迹,只不過雖說距離遺迹核心越近,機遇越大,但將要遇到的危險也是越大!

要知道,雖說韓羿是流雲宗的真傳弟子,但那只是因為他領悟了玄寒圖騰,真實的修為不過是氣海三重而已。

同行的那些往屆的流雲弟子,雖說沒有能夠領悟圖騰,但是其本身實力卻是非常強悍,甚至都有氣海七、八重的存在,以韓羿的實力,在所有人中只能排在上中而已。

宗門之所以將所有人分開送入遺迹,一方面是為了最大程度的鍛煉他們,但又何嘗不是為了防止他們為了寶物自相殘殺。

而且,遺迹之中可不僅僅只有流雲宗的弟子,因為這片遺迹的規模實在太大,十大宗門不可能從一個方向派人進入,因此每年都是各自佔據一個方向,將弟子分散遣入!

而每一個人進入這裡,最終的目標必然是這片遺迹的核心區域,在外圍區域,碰到的基本之上都是同門,奪寶之時可能還有顧忌,不會狠下殺手。

但到了核心區域,他們將面對的就不僅僅是流雲宗的弟子,而是十大宗門所有參試之人,到那時候,生死存亡,可就各憑本事了。

一邊有亡靈生物各種凶獸虎視眈眈,一邊還面臨著其他試煉者的殘酷競爭,就連韓羿,對於這一次的試煉都沒有絲毫把握。

但無論如何,他都不會退縮,迎難直上才是他的性格,更何況玄門令剛一到此,便是展現出了異狀,更是令他心頭火熱。

這一次昆元之行,究竟能夠收穫什麼,也許只有到了那遺迹深處,才能找到答案!

只不過韓羿的腳步沒有邁出多遠,便是猛然停頓,抬起頭來,雙眼之中湧上駭然,滿臉震撼!

與此同時,在無數試煉者震撼的注視之下,一道貫徹天地的璀璨血光從遙遠的遺迹核心升騰而起,貫穿天地,震散萬里長空浮雲!

下一刻,天地變色,風雲卷積,無數濃厚的雲層如受招引一般,從四面八方的天際盡頭呼嘯而來,轉眼之間,便是覆蓋了整片遺迹天空,被那一道血色的光華渲染成濃重血色,瘋狂捲動!

而在這浩蕩血雲的卷積之下,一層朦朧的血色光暈,籠罩了整片遺迹空間,在遺迹外圍,形成了一層涇渭分明的界限,似乎完全隔絕成了兩個世界!

這一刻,看著天空中發生的巨大變故,所有進入遺迹的試煉者都是滿臉震撼,驚疑不定,就連在遺迹之外守護的楊坤等人,也同樣如此,就連他們,都是想不到這裡會發生如此變故!

而在所有人中,唯獨韓羿雙眼緊盯著天空中的捲動血雲,雙眼之中異芒閃爍,這般景象,他並不陌生,就在剛才,那遠古畫面中的天空,便與此時一般無二!

只不過,那遠古畫面之中,天空中的血雲要更加厚重,翻湧的更加劇烈,血色更加濃郁,遠非現在的聲勢可比,但即便如此,這裡的動靜依舊足以震驚整個拓瀾帝國!

就算拓瀾帝國所有的決定強者一起動手,都不能造成這般聲勢之萬一,能夠做到如此的,唯有那萬古歲月之前消逝的決定強者——殺生武帝!

「當年殺生武帝布下秘陣,封鎖昆元全宗上下七天七夜,恐怕便是指的這血雲大陣了吧,雖說如今的聲勢遠遠比不上當年,但當年的血雲大陣能夠困住武帝強者,如今這陣法就算殘缺,封住整片遺迹還是沒有問題的吧。」

喃喃自語之間,韓羿忽然感覺胸口一熱,玄門令忽然跳動了一下,一股莫名的召喚之感毫無預兆的傳入韓羿心底,頓時令韓羿神色一變,轉頭望向遺迹深處,雙眼之中光芒閃動:

「殺生武帝,萬載歲月流逝,你究竟留下了什麼東西?為何要引動陣法封住這裡?引我深入,究竟是福是禍?!」

一連串的疑問在心底瞬間閃過,但這些問題,顯然不是韓羿自己能夠解決,沉吟半晌之後,終於目光一閃,舉步向著遺迹深處大步邁去!

雖說不知道武帝的召喚究竟是福是禍,但手中攥著玄門令,無論如何韓羿都不甘心放棄這樣一個機會。

並且,按照風清雪的描述,殺生武帝雖說以殺證道,但卻並非嗜殺之人,雖說為人處事亦正亦邪,但卻是光明磊落,從他為了報宗門之仇,絲毫不顧自己生死這一點就可以看出,殺生武帝乃是性情中人!

只有這樣一個強者,才能在隕落萬古之後威名長存,這樣一個強者的召喚,韓羿有九成把握,絕對不會對自己不利!

而此時此刻,血雲大陣驚現世間,如此浩大的聲勢,勢必波及八方,引來群雄關注!

待到血雲散盡的一刻,必定會有大量強者湧入這片遺迹之中,到那時候,恐怕就算自己擁有玄門令,也難以在群雄手中撈到什麼好處。

只有此時血陣封天,無人能進的情況,才是自己有所收穫的最佳時機,若想得到什麼,必須要抓緊時間!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就在韓羿向著遺迹深處繼續進發之時,遺迹邊緣,那些留守在外的宗門領隊,卻都是炸開了鍋!

楊坤臉色陰沉的站在血色光暈的範圍之外,瞪著身前不遠那被血色籠罩的遺迹區域之中,一道由血雲凝成的模糊人影,神色之間滿是陰沉。

剛才,他曾試圖衝進那血色範圍之內,但是他的腳步剛剛踏入其中,那道模糊的身影便是從天而落,阻擋於他!

更加令他震撼的是,那看似微不足道的一道血影,蘊含的威力竟是如此之強,僅僅一刀,便是將秘藏境界的他生生震退,若是在血色範圍之內停留更久,他毫不懷疑,自己會死在這裡!

「該死的,這是什麼陣法?僅僅只是外圍區域幻化的一個陣靈就如此之強。」楊坤臉色陰晴不定,心中震撼。

「這樣強的大陣,就算傾盡整個拓瀾帝國之力,恐怕都無法布置而出,肯定是這遠古宗門遺留而下,如今不知受到了什麼刺激而爆發而出,恐怕,是這遠古宗門的傳承要出現了!」

楊坤身後,站著數名跟隨而來的宗門執事,其中一人皺了皺眉分析道。

「有這種可能,但是它早不出世晚不出世,非得在這個節骨眼上,那些弟子可都是宗門的希望,真傳弟子就有三名,絕對不容有失。但是如今我們都進不去,裡面的情況究竟如何,有沒有危險,就得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

一邊說著,楊坤眼中精光一閃,沉聲命令道:「遠古宗門傳承出世非同小可,速速傳信宗門,將這裡的情況詳細稟告!

這大陣雖強,但也必定有消散之時,消散之日,恐怕就是傳承出世之日,到時候,恐怕少不了一番爭奪,無論如何,我流雲都要佔到先機!」

另一個方向,那開炎宗的老者剛剛送下少主,飛出遺迹,浩蕩的血雲便從遙遠天邊匯聚而來,封住了整個遺迹。

回頭望著那被大陣覆蓋的昆元遺迹,老者的臉色也是沉了下來,眉頭緊皺:「該死的,那裡的異動一直非常平穩,按理說還不會出世才對,怎麼會忽然出現這種變故?!」

「難道?」老者忽然想到了什麼,雙眼之中光芒一閃,湧上精芒:「沒錯,一定是那女娃,她又回到了遺迹之中,手中的令牌引動了傳承,才會造成這等變故!」

「該死的,那女娃可是有著龍脈實力,而且手段眾多,少主恐怕對付不了啊!」想到此處,老者臉色愈發陰沉:

「不管了,我先將此地情況稟告宗門,一切由宗主定奪,如今鬧出了這麼大的聲勢,勢必引來八方關注,想要分一杯羹,也不容易,只能盼著少主他們在遺迹之中,能夠先其他人一步,有所收穫!」

昆元遺迹之變雖說聲勢浩大,但畢竟是發生在廣袤深邃,人煙稀少的昆元山脈之中,短時間內,並沒有引起太多的關注。

但是將這裡作為試煉之地的十大宗門,在最初的震撼之後,紛紛果斷下令,將這裡的消息第一時間傳回宗門!

而且,在那廣袤的群山之中,必然有著不少傭兵、修者的身影,十大宗門不可能將他們都揪出來殺掉,他們會將這裡的消息帶到四面八方!

越震撼的消息,傳遞的速度就會越快,未來的半個月中,昆元山脈中發生的驚天變故,如同風暴一般,以一種恐怖的速度,瘋狂的席捲了整個拓瀾帝國。

但凡在拓瀾帝國有點實力的勢力,都是聽到了風聲,起初還都持有觀望姿態,但當見到親眼見證了這場劇變的十大宗門,都是派出了豪華陣容前往之後,這些勢力也都不再遲疑,紛紛調動精銳實力,趕赴昆元!

並且,這一場風波愈演愈烈,甚至波及了周圍的幾個帝國,眾多雄踞一方的強大勢力紛紛動身,一艘艘沉重的戰船,一架架蕭殺的戰車承載著眾多強者,在巨禽拉扯之下碾壓虛空,從四面八方遠征昆元!

只不過所有勢力到達之後,面對那一座隔絕內外的血雲巨陣,都是沒有絲毫辦法,哪怕數名通玄強者聯手攻擊,都不能撼動巨陣分毫。

所有人,無論來早來晚,無論實力強弱,都被拒在遺迹之外,只能等待血光散盡,陣法大破之時,才能去爭奪遠古傳承!

而如此多的勢力爭奪傳承,必定會產生激烈的爭奪,可想而知,到那時候,這萬古之前的流血之地,勢必被新鮮的熱血再度染紅,一場驚天之戰正在醞釀!

而不管外界形勢如何變化,處於遺迹之內的試煉者們都是絲毫不知,最初的彷徨驚疑過後,都是繼續上路,進行著各自的試煉!

而伴隨著天空血雲的翻滾,遺迹之中,一個最為顯著的變化,就是那些亡靈生物全部莫名其妙的暴躁起來!

許多深埋地底,久未出世的強橫亡靈都是破土而出,許多零散的骨架,在亡靈火種的匯聚之下,拼接爬起,如同受到召喚一般,無數的亡靈生物紛紛現身,遍布了整個遺迹,暴躁橫行!

許多試煉者對這種情況都是極為驚疑,認為是天空血雲大陣開啟之後,召喚出了那些沉睡的亡靈,但韓羿卻知道不是如此。

這些亡靈生物,昔年都是被殺生武帝屠殺而亡,而天空中的血雲大陣,正是殺生武帝召喚而出。

雖說這些亡靈生物早已磨滅了前生的記憶,但卻無法磨滅那一絲根植於骨子深處的恐懼。

因此,當浩蕩血雲再度瀰漫了這片區域的時候,所有的亡靈生物都是暴躁起來,一頭頭骷髏破土而出,瘋狂屠戮著這片區域之中的一切生物!

許多原本在遺迹之中生存的魔獸凶禽,都是受到了波及,被忽然爆發的亡靈生物瘋狂血洗,就連十大宗門的試煉者,也同樣有不少被暴虐成災的亡靈生物殺掉。

不過好在,現在所有的試煉者都在外圍區域,亡靈生物數量雖多,但生前大都是遠古昆元宗的外門弟子,本身修為就不多強,化為亡靈之後,也只有煉體境界的實力,因此傷亡並不是很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