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當初古少在燕京做的不少地下違法事情都是由滾刀肉去着手操作的,所以古少對於這個打手還是很關照的,否則滾刀肉也沒有資格進來這裏了。


“你說那傢伙是一個保鏢是麼?居然敢來到我異國風情酒吧撒野,好大的膽子!”古少冷着臉說道,臉上滿是殺氣。

古少大步向前走去,身後跟隨着一幫小弟,一路走來不少人都是側目,當看清楚來人之後頓時心驚肉跳的,要知道古少的地位可是很高的。

“不錯,絕對錯不了,那傢伙的確是一個保鏢,但是似乎主子去了二樓所以跟隨上去了,不過那傢伙看起來身手也不怎麼樣,如果我之前帶足了兩大戰將,一定可以解決掉那個傢伙!”

滾刀肉殘忍的說道,他的兩大戰將手上可沒有少殺人,也多次爲那些公子哥大少爺做事,實力很強,據說曾經進過部隊,但是因爲違反紀律所以被趕了出來。

“原來如此,既然是這樣的話,儘管給我弄殘了那傢伙,居然敢在本少的地盤上動手,如果不好好教訓教訓還真以爲本少是好欺負的!”

古少冷幽幽的說道,揮揮手,一羣人的腳步頓時加快了不少。

看到古少帶着人衝了過來,

守在二樓入口處的兩個保安也是一愣,雖然這兩人身手很不錯,但是面對古少,絲毫不敢動手。

“古少,您這是?”其中一人不解的開口,露出疑惑之色,畢竟古少興師動衆的來到這裏可是頭一回,這樣子顯然是要動手啊。

古少將事情說了一遍,那兩名守衛也是肯定道:“那人的確是保鏢,不過他手持着他主子的黑卡上二樓去了,不過……”

這名守衛還沒有說完,古少便是一把推開他直接衝上了二樓,這時候那名守衛才反應過來,自言自語道:“不過那傢伙還是有可能是一名僱傭兵的,貌似是這樣的……希望不要出事情吧!”

古少一行人氣勢洶洶的衝上樓,掃視一週,滾刀肉更是興奮的直抖,目露兇色,終於發現了宋陽所在的位置。

當這些人出現,不少人都是側目,樸少皺起眉頭,古少走過去跟樸少說了幾句,後者雖然一直皺眉但也沒有說什麼,而是跟着古少來到陽臺。

“那些傢伙瘋了麼,居然來這裏砸場子……不對,好像是古少的人啊,不知道哪個倒黴蛋得罪他了!”慕容楓笑嘻嘻的說道,搓着手等待看好戲了。

“你啊!”宋陽的聲音在一旁傳來,慕容楓頓時一愣,露出不解之色,而許月這個小妮子則是有點畏懼的躲在了宋陽的身後。

“這些人正是來找我們麻煩的,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想將我們弄成廢人吧!” 顧少,情深不晚 宋陽咧嘴笑道。

這時候一旁的宋恆眼前一亮,一拍大腿道:“我明白宋……楓少親戚所說的意思了,這所謂的冤大頭就是此人!”

宋陽點點頭,宋恆這傢伙反應比起慕容楓的確要快了一等。

說話間,滾刀肉已經氣勢洶洶的殺了過來,鬍子直吹,當看到風情萬種的許月時候肺都快氣炸了,之前被自己撕碎的兔女郎衣服已經不見了,換上了性感撩人的紫色蕾絲長裙。

他可以肯定,此時的許月已經正式從一個少女成爲了少婦,沒想到自己還是來晚了一步!

“王八蛋,居然敢跟老子……跟古少搶女人,真是活膩歪了,今天讓你們有來無回!”滾刀肉氣勢洶洶的說道。

但是很快他愣住了,因爲他看到了慕容楓灼灼的眼神,那樣子……就像是一個極品色狼盯着赤裸的美女!

“看什麼看,找死不成?”滾刀肉氣勢洶洶的說道,大手一揮,吼道:“來人動手,有什麼事情古少撐腰,在這裏古少就是王!”

顯然這傢伙有恃無恐,此話一出周圍不少人都譁然出聲,沒想到此事居然是古少授意的,難怪此人膽子這麼大,居然敢在這裏鬧事。

不過很快有人鬱悶了,這傢伙的目標難道是慕容楓身旁的那個青年麼?

冷酷法師的俏鬼妻 “你是……那個時候的白癡?居然敢來找我的麻煩,真是不知死活!”宋陽冷着臉說道,絲毫不懼。

“放屁,當我滾刀肉是嚇大的,給我拖出去!”滾刀肉直接下令,身旁不少人也是朝着宋陽撲過去了。

宋陽冷笑一聲,從板凳上跳起來,一腳踢出去直接將其中一個男子牙齒都踢碎了,拳頭生風,一拳一腳,再一次將其中一個人轟飛,雖然沒有動用絲毫武者的力量,但畢竟是

鍛體流的,一拳下去就算是成年男子也有點扛不住!

“果然有兩下子,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傢伙應該也是一個退伍的特種兵……不過似乎實力也就一般!”

其中一個人說道,他是滾刀肉手下兩大戰將之一,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違反了紀律導致被開除,但是多年來這傢伙的實力不僅沒有退步,越發的厲害起來。

“這種小角色居然要讓我們出手,真是麻煩!”另一人嘴裏叼着菸嘴,不屑的看了宋陽一眼,囂張說道。

說着,之前那人直接衝了過去,朝着宋陽就是一個掃堂腿,要將他掀翻在地,但是宋陽哪有那麼簡單解決,高高一躍朝着那人一腳踢過去。

那人伸手去阻擋,但是他沒有發現的是,就在宋陽踢到他的時候,一道肉眼察覺不到的真氣已經飛速的進入了他的體內……

與那人交手了幾個回合,另一個叼着菸嘴的男子似乎有點看不下去了,也出手相助,要將宋陽在一瞬間解決掉。

見到這一幕,一旁的許月小妮子緊張的揪着手,就連露絲也露出緊張之色,看着幾人在打鬥,但是連一個站出來說話的人都沒有!

“果然是冤大頭啊,真是需要你的時候你就出現,太妙了……”一旁,慕容楓興奮的直搓手,他自然不可能爲宋陽擔心,而是在想着待會怎麼說呢。

反正有一點可以確定,這是一個絕佳的藉口……

二樓的陽臺,樸少露出不滿之色看向了古少,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古少,雖然這裏承蒙你的照顧,但是這段時間你的好處也不少,居然帶人來砸場子!”

聞言,古少不緊不慢的說道:“這點樸少還請放心,最近這些公子哥都是越來越囂張了,前兩天還發生了保鏢和我們這裏的守衛動手的事情,如果不好好告誡這些傢伙一次,以後我們的管理會越來越困難!”

樸少皺眉,這話說的的確不假,之前就有人在這裏鬧事,最終被解決掉了,但是這種事情一旦開了先例,以後也會十分麻煩。

“剛纔滾刀肉在樓下被人教訓了一頓,那傢伙也是一個保鏢,所以我纔開了一個特例讓他過來報仇,這樣一來也算是給那些公子哥一個告誡,誰若是膽敢在這裏鬧事的話,一定讓他好看!”

古少得意的說道,對於自己這個打算還是十分滿意的。

但就在他說完之後,樸少先是一愣,隨即錯愕的問道:“你的意思是……你們上來不是找家族少爺的麻煩,而是……找一個保鏢的麻煩?”

“不錯,的確是一個保鏢,聽說是拿着他主人的黑卡上來的,這種貨色根本不值一提!”古少滿不在乎的說道,畢竟只要是這裏的高等會員都有黑卡,能夠來到二樓的哪一個不是?

所以古少也沒有想太多,但是這話一聽到樸少耳中就不同了,因爲……他的記憶之中,拿着黑卡上樓的似乎只有一個人,也就是慕容楓所說的“親戚”,當然,也是兼職保鏢了……

“蠢貨,那傢伙可能是慕容少爺的親戚,你……居然找他麻煩,真是蠢材,壞我大計!”

樸少一跺腳,氣得牙癢癢,直接衝到了大廳之中,當看清楚狀況之後,差點沒一下子昏過去!

(本章完) “慕容少爺……該不會是超級大家族慕容家族的現任族長慕容楓吧,慕容康似乎並不在燕京纔對……”古少喃喃自語,還在爲自己猜對了結果而沾沾自喜,下一個他徹底傻眼了!

“靠,慕容楓!”一反應過來,古少一下子感覺渾身力氣去掉了七八成,差點沒直接癱軟下來,意識到自己創下了多大的禍事!

此刻的樸少肺都快氣炸了,主要是他實在是太相信古少了,覺得這傢伙絕對不會做出什麼危害異國風情酒吧的事情來,事實上也是如此,所做的一切也是爲了酒吧,但是他忽視了一點,因爲古少並不在這裏的緣故,根本不知道慕容楓今晚也到場了,一同到場的還有宋家的宋恆!

原本樸少是打算利用幫助這兩人解圍的機會請他們二人去商量事情,當然自己也準備了一系列的後續工作,所以他有絕對的把握讓兩人答應自己的要求,到時候達到目的不是問題。

但是現在,只要滾刀肉這麼一攪合,可想而知會帶來什麼後果,慕容楓倒不是大問題,畢竟這個傢伙洞察力不算太過敏銳,但是他可以肯定宋恆一定發現了端倪,到時候找藉口離開就出事情了!

結果到了大廳之後,樸少發現自己還是想的太過簡單了,因爲宋恆居然和慕容楓走在一起了,這兩個完全不對頭的人走在一起,顯然已經完全發現自己的企圖。

“該死的傢伙,壞我大事!”

樸少咬牙切齒,恨不得當場發作,這恐怕是唯一的機會了,卻因爲一個白癡壞了自己的大計……

現場的氣憤頗爲火爆,宋陽以一敵二,雖然不時的“中招”,但是都不影響他的戰鬥力,與這兩個所謂的“戰將”交手,一時間沒有落敗下來。

慕容楓雙目噴火,雖然看起來很憤怒,但是實際上心裏都快樂開了花了,看到樸少陰沉着臉走出來的時候,怒吼道:“居然敢對我慕容楓的親戚動手,你們這些雜碎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對於慕容楓這個名字滾刀肉不是很明白,畢竟他所接觸的層次還達不到,但是落在其他人耳中就不一樣了,知道慕容楓已經徹底“憤怒”了。

“你算什麼東西,這裏可是有古少撐腰的,給我拿下這些狂徒!”滾刀肉不知死活的叫囂着,在酒吧大打出手,甚至打算親自動手解決掉慕容楓!

啪!

樸少衝上來就是一個巴掌,二話不說接連踹了幾腳,那架勢十分可怕,一系列動作直接打的滾刀肉七葷八素的反應不過來了。

“樸……樸少?”

當看清楚來人,滾刀肉一下子軟了,畏畏縮縮的說道,心裏一片冰涼,知道出事情了,居然連古少都沒能攔得住樸少,顯然其中不是那麼簡單的。

“你這個蠢貨,都給本少住手,誰若是再敢動手拖出去宰了!”樸少現在哪裏還管什麼風度啊,直接爆發了,恨不得把這個亂來的蠢貨直接挫骨揚灰。

衆人助手,宋陽一邊甩着手一邊站

回去,來到了慕容楓的身後,咧開嘴笑着說道:“很久不曾活動筋骨了,感覺……有點不過癮啊!”

慕容楓知道這話是什麼意思,這傢伙根本就是覺得對方太弱了,就連動用古武的興趣都沒有。

“樸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古少……您來了!”滾刀肉畏畏縮縮的說道,這個時候古少也來到了現場,看到慕容楓之後一陣發暈,雖然覺得宋陽似乎有點眼熟,但是一時間也想不起來到底是誰。

“你可知道此人是誰,這可是慕容家族現任族長,你居然膽敢對慕容少爺的親戚動手,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樸少陰沉着臉吼道,再一次動手,狠狠教訓滾刀肉,想要挽回一點什麼。

“慕容家族?!”

滾刀肉傻眼了,超級大家族慕容家族的人,這可不是自己能夠得罪的起的,這傢伙來頭居然這麼大,想到這裏滾刀肉都快哭了!

“還不快滾!”樸少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刻都不想再看到滾刀肉這個蠢貨,居然爲了一時之快來到這裏,當然更加恨的是沒能及時阻止的自己!

滾刀肉屁滾尿流的離開,灰頭土臉,古少知道,這傢伙已經是一個死人了,就連自己也要跟着倒黴,按照樸少的性格,絕對不會就此善罷甘休的!

當滾刀肉幾人離開,樸少抱歉道:“真的不好意思慕容少爺,都是我管教不嚴居然讓人上來打攪你,多有得罪,還請見諒!”

慕容楓一愣,忽然間癱軟在自己的座椅上,拍着胸脯露出一副後怕的模樣,大口喘着氣,哀叫連連:“唉呀媽呀,可算是嚇尿我了,這胖子太可怕了,差點沒將本少嚇得**!”

宋恆也拍了拍慕容楓,嘆氣道:“慕容少爺,真是不好意思,剛纔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我也被嚇傻了,一時間居然沒有反應過來……”

說着,宋恆還露出十分抱歉的樣子,看着這兩人的表情,樸少氣得臉色鐵青,這哪裏是嚇得,根本就是興奮地!

但是他不可能說出來,明明知道卻只能打落牙齒往肚裏咽,依舊抱歉道:“真是不好意思了,兩位,如果不嫌棄的話我爲兩位準備一份薄禮壓壓驚,還請移步……”

“不必了不必了!”

慕容楓一聽直接搖頭,擺擺手道:“算了算了,嚇尿本少爺了,我需要回去喝杯茶找兩個妹子談論一下人生,這纔是壓驚的最好辦法!”

“樸少,我看慕容少爺也是受驚不小,我們知道此事與您無關,但是今天就算了,下次我們一定登門造訪。”宋恆與慕容楓一唱一和,幾乎找不到什麼間隙。

“這……”樸少一呆,心裏頗爲苦澀,到最後還是這個結局。

“兩位少爺,之前都是我的過失,以後兩位在異國風情酒吧的一切消費都全免了,還請兩位賞臉一聚,我還特意爲兩位挑選了佳人相伴……”一旁,古少也出來說話。

他已經決定了,只要能夠挽回,就算是付出再

大的代價都是在所不辭!

樸少心裏都罵翻了,這傢伙實在是蠢貨,居然連對方的心思都看不穿,如果真的有心思留下來還會拒絕的這麼果斷麼。

果然,慕容楓直接拒絕道:“不必了,我與恆少是那種缺錢的人麼,之前我與恆少還商量着一起去找樂子,就不留在這裏了,之前差點沒將本少爺嚇尿,如果再留下去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說着,慕容楓站起身,還做出一副雙腿發軟的樣子,宋陽趕忙攙扶住他,扶着他一直往樓下走去。

這個時候哪裏還有人膽敢上前啊,就連樸少二人都被拒絕了,現在衝上去豈不是找不快樂麼?

慕容楓一邊走,一邊碎碎念道:“奶奶的,嚇死本少爺了,差點沒嚇得尿褲子,看來這地方是沒法呆了!”

看着慕容楓離去,不少人都是露出惋惜之色,這原本是結交的一個好機會,更有許多大小姐失去了嫁入豪門的機會在那裏暗自跺腳。

離開了異國風情酒吧,宋陽直接開車帶着幾人離開了那裏,朝着慕容家族的別墅駛去。

車上,宋恆心中忐忑,手心都不禁出汗了,抱拳道:“宋大師,宋恆有一件事情相求,還望答應!”

聞言,宋陽微微皺眉,沒有開口算是默許了。

“宋大師,還請不要對宋家出手,因爲……宋家目前所隱藏的實力很強大,就算宋大師能夠對付恐怕也會付出很大的代價!”

宋恆恭敬的說道,聞言,宋陽嘴角掀起一抹弧度,他知道宋恆這個傢伙還有許多話沒說,但已經明白了。

拜月宗的確是隱藏了不少的實力,想要解決很艱難,但是如果自己真的有實力去解決的話,第一個遭殃的不是拜月宗而是宋家,拜月宗會不會滅亡不敢說,但是宋家一定會倒大黴!

“放心吧,這個時候還沒有到那種程度,但是以後……宋家的存亡不在我的手上了,至於你們該怎麼處理,我想你自己清楚!”

宋陽淡淡的說道,繼續開車。到達了目的地宋恆被慕容楓找車子送到了宋家,慕容楓這個傢伙二話不說腳底揩油溜走了,留下宋陽和許月以及那個金髮碧眼的混血兒美女露絲。

原本宋陽還想溫存一下呢,現在多了一個美女實在是有點不好意思了,爲他們二人找了房間安排下來,然後去找元天青,結果這個傢伙還在修煉,真是一個狂人。

與元天青交談了幾下,宋陽來到外面,隨便弄了點東西吃掉,經過了這麼幾個小時還真是有點餓了。

宋陽神識掃過,看到許月這個小妮子對金髮碧眼的露絲倒是很有興趣,轉來轉去的,絲毫沒有意識到這個女人也是屬於宋陽的。

對此宋陽也是有點懶得去理會了,就這麼順其自然吧,自己還有許多事情需要去處理……

這個時候,宋陽忽然一愣,因爲他感覺到龍玉之中,白殼烏龜那個傢伙似乎動了幾下,神識給自己傳音了。

(本章完) 燕京,慕容家族。

宋陽找了一間頗爲安靜的屋子,慕容楓直接將周圍的人給清空了,這裏甚至安排了霸劍宗的強者巡邏,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這些人立馬會加以阻攔,甚至是出手抹殺。

宋陽的眼前,是從龍玉之中取出來的法老金冠和印度古鏡,並排放着,當然還有一顆璀璨的藍寶石,裏面封印着黑色的蠍子,神祕莫測。

白殼烏龜在桌子上爬來爬去,趴在印度古鏡上面看來看去,烏**伸出來,小眼睛滴溜溜的轉着,露出人性化的深思之色,琢磨了半晌。

wWW☢тт kдn☢c○

“我滴個神啊,這該死的破鏡子該不會是以虛空仙金鍛造的吧,這個材質有點古老了,不過還是有點類似於虛空仙金,這東西指甲蓋那麼大小的都是奢求啊,哪來這麼大一塊……”

白殼烏龜不斷讚歎,都有些傻眼了,小眼珠子轉來轉去,居然張嘴就咬,結果疼的齜牙咧嘴罵罵咧咧:“奶奶的,疼死本大人了,這玩意怎麼這麼硬啊,本大人居然咬不動!”

見狀宋陽更是心驚,白殼烏龜看似沒什麼殺傷力,但是實際上它的嘴巴絕對是厲害的很,就連自己的寶體都可以咬破,一般的金屬哪怕是堪比靈寶級別的武器了,這傢伙也絕對可以咬斷!

但是卻奈何不了這個印度古鏡,絕對是一個了不得的事情,這個印度古鏡的硬度可想而知,定然是十分不凡的東西打造的。

宋陽原以爲這只是一個有年代的古老銅鏡,卻不料如此厲害。

“虛空仙金是什麼?”宋陽疑惑的問道,他知道各種金屬,但是從來沒有聽過這種東西的存在,還是第一次。

“唔……那種東西跟你說了你也不會明白,不過那玩意卻是這天地之間最堅硬也是最寶貴的金屬,價值無量,本大人當初都得不到啊,如果這面古鏡可以融掉然後再造的話一定可以打造出最強的神兵利器,甚至超越你的青龍劍……”

白殼烏龜垂涎道,眼睛冒着幽光,恨不得將古鏡給重新打造成保甲或者是鋒利的武器,定然橫掃一片。

不過顯然它沒這個實力,虛空仙金太過堅硬了,他沒辦法損壞。宋陽將藍寶石拿在手中摩挲,總感覺這裏面封印的黑色蠍子還沒有死,十分詭異。

“這……這個皇冠該不會也是虛空仙金打造的吧,不對,雖然呈現金色,但絕不是虛空仙金,應該也是一種不弱於虛空仙金的稀世金屬打造的!”

白殼烏龜咋舌,在那裏碎碎念,兩個小眼睛泛着幽光,如果這傢伙實力還在的話,估計早就把這些東西搶過去融掉了。

“你這傢伙就別想了,這可是四大古國的瑰寶,據說很神祕,一定隱藏着什麼祕密,要是被我解開了說不定一飛沖天,所以你這傢伙還是老實一點!”宋陽沒好氣的說道,差點沒拍死這個傢伙。

白殼烏龜撇撇嘴,不滿道:“切,你們這所謂的四大古國還沒有本大人年歲久,能隱藏什麼大祕密,難不成還關係到那個……”

說着,白殼烏龜忽然閉嘴,不再說下去了,宋陽無奈,這傢伙有時候突然不說話,吊人胃口。

“你可

以嘗試將藍寶石再次放進金冠之中,我想既然有人講這兩者分開來,一定是因爲合起來有什麼祕密,說不定你小子還真可以解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