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當晚餐全都備好,四人正式落座。


此時幾人仔細打量起蘇鄰,卻發現他與幾天前初次拜訪的時候,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第七十二章 傳送陣

看着阿雅還流着血的手臂,洛小天本能地走上前去幫她止了血,隨心說道:“阿雅,話說你怎麼會知道我迷路了呢?。。。這裏爲什麼會有仙靈脈呢?”

阿雅不說話,她看着洛小天爲自己包紮傷口時一副認真仔細的樣子,忍不住地就想笑。。。

話說這乾元大陸盛行的就是爾虞我詐,誰實力強,誰就是爺,沒實力,那你就得腹黑,不然保準會死在別人前面,自從獸王笛丟了以後,萬花山莊便是大不如前了,長期以來一直都強忍着魔修的欺壓,過着心驚膽顫的生活。

最關鍵的是,自從爹爹渡劫飛昇之後,萬花山莊的擔子便落在了自己的肩上,由於年輕識淺,修爲未落,莊子裏的人一直都不將自己看在眼裏,特別是那個二叔,幾次都想對自己下毒手,無奈之下,只能乖乖交出了莊主的寶座,隱退二線。

爲了生存,莊子裏的每一個人都在變,不停地變,當然那肯定是越變越黑,也是越變越覺得自己沒有安全感,作爲一個女孩子,自然不喜歡這樣,但形勢往往比人強,作爲萬花山莊的少莊主,那再怎麼着也不能落在別人的後面。

這些年下來,真的覺得累了,累得迷失了自己,阿雅已經再也不是從前的那個單純可愛的阿雅了。。。

“呼”,阿雅輕呼了一口氣,感覺自己很放鬆,沒壓力,整日勾心鬥角的生活,擔心受怕的日子讓她受夠了,此刻,與這位叫‘少’的男子在一起,感覺真的很好,看着他認真主動爲自己包紮傷口的樣子,突然間就覺得他很可愛。。。

“你幹什麼呢你?我跟你很熟啊?誰讓你替我包紮傷口啦?”阿雅佯怒地對着‘少’說道。

“啊?我這不是,看着你的傷口還在流血的麼?真是好心沒好報的說!”洛小天一個愣神,隨即便徹底鬆開了手。

“‘少’你生氣了?”阿雅見少放手放的很是徹底,心頭就是一酸,隨即很溫柔地說道。

洛小天對阿雅說話的語腔顯得很不適應,感覺自己有些茫然,也許阿雅說的對吧,自己於她又不是很熟,在沒經過別人同意之前,就幫人家處理傷口,的確是有些冒失了!

如今,小雨和子峯已經與自己失散了,當務之急便是要儘快取走仙靈脈,然後再想辦法離開這裏,一分一秒都不容耽擱!

“阿雅,你還是儘快帶我去找那個仙靈脈吧,我還有很多的事情呢!”洛小天答非所問地說道。

“少,我喜歡你!”阿雅同樣是答非所問地說道。

“阿雅,你別逗了,玩笑是不帶這麼開的哦,你知道的,我不是這裏的人,我很快就會走的!哦,對了,你有沒有什麼好辦法能讓我離開這裏?"洛小天說着說着就想起了傳送陣的事。

“你還是不是男人?”阿雅話鋒急轉,略有生氣的說道。

“阿雅你沒事吧?這傳送陣與我是不是男人有什麼關係嗎?”洛小天一頓茫然,不解地說道。

“你自己說的話你自己都不記得了麼?你剛剛還跟我講,你到這裏來就是爲了我,還說一旦找到了我,就會帶我回家!你怎麼會這麼快就忘記了?”阿雅兇巴巴地說道。

聽阿雅這麼一說,洛小天明白了,阿雅有辦法能讓自己離開這裏,但他卻不認爲阿雅會喜歡上自己,這認識的時間也實在是太短了點,這怎麼可能?況且,自己對她壓根就沒有想法。

阿雅很想讓自己帶着她一起走,難道是因爲鬼道人?對了,萬花山莊已經被滅族,阿雅一個人留在這裏肯定很危險,看來自己在臨走之前,還非得將鳳魔山莊連根拔起不行!

“阿雅,我的時間不多了,實在不行的話,這仙靈脈我就先不去找!要不你先帶我去一趟鳳魔山莊,我先去滅了他們!”洛小天說的很是誠懇。

阿雅隨之微微一笑,她沒想到‘少’的肩膀還真夠寬的,竟然會爲自己想這麼多,不過少也不怎麼的聰明,自己已經很直接了,他竟然還以爲自己是別有用心,不過看他樣子的確很着急離開,再不幫他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了!

阿雅思量片刻後決定,要於‘少’一起去找仙靈脈,然後再粘着少一起離開,因爲她發現了,‘少’的確是一個值得託付的好男人,於是說道:“你知道鬼道人爲什麼會跑嗎?。。。就是因爲你不知道‘吞劍池’的祕密,其實吞劍池就是乾元大陸唯一的傳送陣!”

阿雅說着便看了看洛小天,發現他正滿臉的茫然與驚愕,於是接着說道:“相傳吞劍池是仙界的一位大能在乾元設下的一個超時空傳送陣,它能吞噬一切不屬於這裏的東西,比如不久之前,它就將‘紫青雙劍’送至了仙界的‘棲霞天’也就是說,你是從哪裏來的它就能將你送回哪裏去!”

“如果是不應該存在的東西,它就會將其直接吞噬,比如‘天晶劍’,干將,莫邪等等!還有,不管你是來自於什麼界位的人,只要想進入乾元大陸,就都會被傳入吞劍池,除非你能破裂虛空,直接進入,比如你就這麼過來的,而且這個祕密已經是衆所周知!”阿雅耐心的說道。

阿雅說的夠詳細了,洛小天終於明白鬼道人爲什麼會突然跑掉,只是因爲吞劍池的祕密在仙神兩界那是無人不知,唯一不知道的,恐怕也只有最下位的修士,也就是神州大陸的地仙!

女媧在散化真元的時候,將一部分的真元強行入注了天晶劍,所以‘天晶劍’纔會爲吞劍池所不容,看來靈小紫應該也會這樣,如果不能及時地幫靈小紫找回真身的話,那她最後的結局也同樣會爲天地所不容。

此刻,洛小天頓覺自己對靈小紫的愧疚,她與自己說了很多遍,讓自己去幫她尋找真身的事情,而自己竟然將她的要求全部拋入了腦後,這實在是自己的不對。。。

既然吞劍池是仙界的大能在此佈置下的一個傳送陣,表示劍池附近的仙靈脈就是爲傳送陣提供靈力的,一旦將仙靈脈抽取,那傳送陣必定會受到影響!

只是阿雅明知道這些,卻還要帶着自己來收取仙靈根,表示這裏的仙靈根會有很多,如果真如此想,那證明這吞劍池附近必定會有着其它的天才地寶!

半晌後,洛小天頓然覺悟,於是急切對阿雅說道:“阿雅,快告訴我仙靈脈的位置在哪?我這就要去收寶,越快越好!”

“那好,你要跟緊我!”阿雅說完便一個雀躍,竄進了叢林。。。

下集【仙界大能】敬請關注! 哐!

巨雷劈在漠雪傲和陌冷容身旁,兩人疾速飛身躲過,免得被天雷灼傷。

沒有想到這場激戰,既然觸動了仙神。

隨著幾番天雷的劈下,一個龍身人頭,手執雷神之錘的男子降落在眼前。

雷神!

朽木、焱烈紛紛跪下行禮,迎接雷神的到來。

陌冷容用一種怪異的目光盯著雷神,他沒有對人下跪的習慣,特別是眼前這人。

同樣,一身傲骨的漠雪傲也從不會對人下跪,不論在他眼前站著的這人是誰。

一雙銳利的眼眸盯在漠雪傲和陌冷容身上,凌厲的聲音從嘴裡說出,「大膽人類,竟敢私闖無極世界,罪不可恕」

「罪不可恕?我到要看看怎樣個罪不可恕!」,陌冷容笑著說道,一言一行對眼前這人都表現出不屑。

漠雪傲看了陌冷容一看,他以前沒有發覺,他竟有如此傲骨,見了天神還有如此膽量敢挑釁。

可漠雪傲同時又覺得奇怪,因為他覺得陌冷容好像不單單的對眼前這人的不屑才這樣,總覺得他們之間好像發生過什麼事情。

「大膽!」

轟鳴的聲音一處,手中鎚子錘下,一道巨雷劈向陌冷容。

危險的亮光映在紫色瞳眸中,陌冷容身形一轉,輕鬆躲了過去,嘴角仍掛著對雷神的不屑。

見陌冷容竟躲過他的懲罰,雷神大怒,哐哐!連續幾下對陌冷容劈下天雷。

陌冷容幾番都險險多過去,胳膊最終還是被劈出了一道傷口。

但這傷,對他來說似乎絲毫疼痛都不起,他嘴角的嘲諷愈加明顯。

哐!

又是一聲巨雷劈下,這次,漠雪傲竟然擋在陌冷容面前,升起一道保護罩,替他抵擋住了天雷的攻擊。

陌冷容詫異的看著擋在自己眼前的這個男子。

只見他回過頭來,精緻面具下傳來一道聲音,「既然這次我們的目的一樣,都是救出雲梓墨,那麼我就不會對你的事情不顧」

陌冷容眸光微沉,他不懂,這個男人為什麼也會這麼捨命的救雲梓墨。

「大膽的人類,竟敢跟天神對抗」

「天神?呵~這又是什麼東西?」

漠雪傲帶著面具,人們看不到他的臉,可是聲音,卻同樣充滿著不屑。

這不禁讓人們感嘆,這是兩個怎樣高冷的男人。

陌冷容和漠雪傲的不屑,徹底惹怒了雷神。

一道道天雷從天劈下,巨雷轟鳴聲響徹天地,晃蕩不安逐漸瀰漫向整個無極世界。

天雷聲響,仍被關在無極世界的人們畏懼起來。

這聲音警示著他們,真的發生大事情了。

昏迷不醒的雲梓墨,燒焦皮膚下的血管內高高鼓了起來,從一點,慢慢流向全身,她手指輕輕潺動了一下,動作渺小到好像那是幻覺一般。

巨雷聲不斷響起在耳邊,同時也在喚醒這個正在昏迷的女子。

天兵天將降落在了無極世界,將漠雪傲和陌冷容層層包圍,一場激戰,隨著兩人的動手拉開了帷幕。

人類,對抗天神。

陌冷容和漠雪傲的力量強大到讓雷神都驚訝一番,他沒料到區區人類竟然修鍊到了如此高的修為,甚至可以憑藉人力,與天兵天將抗衡。 葉府。

葉良東打量着蘇鄰的臉,笑問道:“小鄰這些天發生了什麼好事嗎,怎麼氣色這麼好?”

不僅是葉良東這麼覺得,就是韓梅和葉小涼聞言也暗暗點頭。

蘇鄰無奈一笑,自然知道原因。

自從他將【辰陰石玉】刻畫成聚靈陣後,每天涌入身體的靈氣無時無刻不在改善着他的體質。

幾天前,蘇鄰還是個從縣裏進城的毛糙小子。

此時再看蘇鄰,就會發現他臉上的斑痕痘印全部消失,皮膚細緻如玉,白嫩似雪,相比葉小涼也不逞多讓。

再加上蘇鄰今天穿了一件稍顯正式的襯衣,整個人看起來風度翩翩,儀表堂堂,忍不住讓人叫好。

蘇鄰笑道:“也許是這幾日修煉略有進境,所以纔看起來有些精神。”

葉良東聞言點點頭。

他之前就瞭解到,蘇鄰現在正寄住在一家武館。看蘇鄰如此上進,他心中自然非常滿意。

韓梅卻怪聲怪氣地說:“這倒真是好事,小鄰你得好好修煉,可不能被小涼落下太遠。”

葉小涼正在吃菜,聞言差點被嗆到,面色潮紅,咳嗽不斷。

她仍記得蘇鄰乾淨利落解決掉唐司銳三人的場面,又怎麼敢說自己比得過蘇鄰?

但是開學的事她始終沒有告訴父母,怕他們多想。此時聽韓梅竟將自己與蘇鄰作比較,頓時覺得非常尷尬。

韓梅有些嗔怪地看了葉小涼一眼,在飯桌上如此作爲,是非常沒有禮儀的一件事。

同時她注意到,葉小涼今天對蘇鄰頻頻側目,不由微微心驚:“蘇鄰這小子越來越像個小白臉了,小涼該不會真被他迷住了吧?”

這時她發現葉小涼又在偷偷觀察蘇鄰的臉色,一顆心不由往下沉。

“不行,不能讓小涼對這小子繼續增加好感!”

韓梅突然開口招呼道:“小鄰,快吃菜吧,這些都是叔叔阿姨特地準備的飯菜,像是這東星斑、和牛肉,都是縣城裏吃不到的美味,”

蘇鄰笑着點頭,每道菜都淺嘗輒止。

“味道確實不錯,葉叔韓姨費心了。”

韓梅見狀有些失望,本以爲這縣裏小子第一次吃到這種美味,一定會會失態,那時他窮酸本質便會暴露無遺,小涼自然會對他失去想法。

沒想到他竟然能如此平靜,韓梅不由有些氣惱。

其實韓梅真是打錯主意了,試想蘇鄰一位未來的真仙,在諸天萬界戰場上縱橫無極,什麼龍肝鳳髓沒吃過,怎會因這區區幾道凡間菜色而失態?

結果一頓晚餐結束,韓梅吃得沒滋沒味,葉小涼也顯得心不在焉。

葉良東和蘇鄰卻十分開懷。

他們二人談天說地,從古事說到今事,從現在談到未來,葉良東彷彿遇到知己般打開了話匣子。

而蘇鄰就像一口深不見底的幽潭,不論葉良東說什麼他都能談上一二,一些非凡的見解讓葉良東也忍不住撫掌稱快。

要不是韓梅攔着,葉良東差點要開一瓶酒同蘇鄰開懷暢飲,真就像老丈人碰到滿意的女婿一樣。

葉小涼也是第一次見到穩重的父親高興成這樣,她不由盯着蘇鄰,想不明白他究竟有何魔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