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當然他也知道,若真的惹動安羅國的元胎境強者,不是現在的他能抗下的。


到時候什麼面子,男人的尊嚴,該放下都得放下,該求對方還是得求對方。

「父親,雲叔叔,這事先別急,我想安羅國皇帝也不是蠢貨,被擒下的不止是羅峰,還有那個安供奉,安羅國皇帝只要一查,就能知道有萬寶閣的影子在裡面,而且整件事本來理虧的就是安羅國,那安羅國皇帝真想做什麼也得考慮清楚,最可能的是先禮後兵,派遣使者來,所以我們大可靜觀其變,總之,我保證不會讓天寧國有事。」唐玄語氣肯定道。

雲瀾和唐重對視一眼,他們對唐玄的分析深以為然。

「有玄侄兒這番話,雲叔叔就放心了,重哥,你生了個好兒子啊。」雲瀾哈哈笑道。

唐重也是自豪,唐玄不但在武力上青出於藍超越了他,而且處事冷靜,完全不像一個十七歲的少年,剛才這一番分析就可見一斑,唐玄是真正的成長起來了。

……

時間很快過去,到了皇宮晚宴的時候。

下午的時候,整個皇宮已經在準備了,其實也不用怎麼準備,為了雲夢的大婚準備的很多東西現成可以用,只要把那些有婚禮氣息的東西撤掉就行了。

晚宴就在皇宮最大的一座宮殿里,張燈結綵,護衛森嚴。

下午臨近晚宴的時候,諸多大臣已經陸陸續續的趕來了,這一次晚宴的規模極大,所有大臣都攜帶著親眷趕到,尤其是那些家中有女兒的親眷,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出現在晚宴上。

這樣盛大的宮宴,吃不是重點,重點是交流,大臣們的交流,還有那些王公子弟的交流,天寧國的風氣是比較開放的,男女都有自由戀愛的權利。

每到宴會的時候,促成一對的幾率特別高。

不過,今天的情況有些不同,往常那些還未婚嫁的年輕女眷們都在等待著那些王公子弟們上門,今天她們卻對上來搭訕的那些王公子弟們不搭不理,不時翹首以待的看向宴會大廳的門,似乎是在等著誰出現。

時間到了傍晚,門口的侍衛大喊道:「皇上駕到。」

熱鬧的大殿一下子安靜下來,雲瀾走在最前面,他的身邊唐重,唐玄等人依次出現。

在場的賓客們躬身行禮,高呼「陛下」。

「眾卿平身,不用多禮,今晚是晚宴,大家都放鬆一些。」雲瀾笑道。

所有人起身,那些女眷們的目光卻是齊刷刷的掠過了雲瀾,落在了雲瀾身後那個清秀的少年身上,興奮的交頭接耳。

「是唐玄呢!」

「他終於來了!」

「哇,他身材好棒哦,長得也帥,我記得他小時候不怎麼樣的嘛。」

唐玄參加晚宴,林雨欣為他特地準備了一套衣服,剪裁得非常合身,襯托出唐玄完美的體型,再加上唐玄本身蘊含的無形氣勢,即使是站在雲瀾旁邊,風采也要被他全部奪走。

唐玄的傳奇早就傳得沸沸揚揚,如此年輕就成為天寧國第一高手,擊敗安羅國皇子,成為天寧國億萬百姓心目中的英雄。

所以今天出席的未婚女眷,一百個裡面有九十九個都是為了來一睹唐玄真容的,真正見到后,唐玄比她們心目中想象的還要完美。

年輕,帥氣,又富有強大的實力。

億萬老公多關照 這樣的男人,毫無疑問是任何少女心目中最完美的白馬王子。(未完待續。)上個月新書月我堅持了一月,但是屁股還沒好,上次割過的地方又化膿了,可能又要挨一刀,請見諒!今天請假一天,我會儘快回復正常更新!明天不會斷更!抱歉了,我也不想斷更,斷更就要減少收入!(未完待續。) 如果說唐玄的出現引起了女眷們轟動的話。.

過了一會,雲夢在幾名宮女的陪同下踏進大殿,則吸引了無數男人的目光。

大婚上雲夢已經展現出她強大的魅力。

不過那時候她離眾人還很遠,不像現在距離這麼接近,經過精心打扮的雲夢穿著一身紫色的拽地長裙,頭戴鑽石頭環,一顆水滴狀的藍色寶石垂在眉心,既顯得高雅又透出幾分楚楚可憐,第一眼不會覺得驚艷,但是第二眼就無法移開目光,這就是陰魅之體的強大之處。

雲夢走到雲瀾等人身旁,向眾人問安后,目光落在唐玄身上,眼睛一亮道:「唐玄哥哥今天穿的好漂亮。」

唐玄咳了一聲:「雲夢,漂亮是用來形容女人的,不要用在我身上。」

林雨欣咯咯笑起來:「小雲夢才是長得越來越漂亮了,真是女大十八變,玄兒,我還記得你七八歲的時候,和雲夢玩得可好了,那會雲夢還說要嫁給你呢,你沒答應,現在是不是後悔了?」

「林姨!」雲夢臉色變得緋紅。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一旁的雲瀾目光微微一閃,微笑不語。

「母親,這種小時候的玩笑話就別拿出來說了。」唐玄苦笑道。

「說說有什麼關係,現在你們一個個都長大了,而且男未婚,女未嫁……」林雨欣姓格直爽潑辣,大咧咧的道。

「咳咳……」唐重用力咳了一聲。

林雨欣閉上嘴,白了唐重一眼。要是以前,林雨欣雖然姓格直接,卻也未必會當著雲瀾的面說,畢竟君臣有別,關係再好也要注意身份,現在不同,唐玄已經是公認的天寧國第一高手,未來前途不可限量,作為唐玄的母親,她不覺得唐玄哪點就配不上雲夢了。

另一方面,林雨欣還是對雲瀾把唐家打入大獄耿耿於懷,雖然雲瀾是被巫師迷惑了心智,但林雨欣那口氣不是那麼容易消下去的,出言擠兌一番也是難免。

「我覺得嫂夫人說的不錯,年輕人嘛,只要喜歡就可以在一起,就怕玄侄兒看不上我家雲夢。」雲瀾哈哈笑道。

「父皇!你們說些什麼呢!就知道笑話我。」雲夢一跺腳,臉色發燙的走到一邊的桌旁,拿起一杯果汁喝起來。

「肚子好餓!我去吃點東西!」

唐玄連忙閃到一旁。

「小滑頭。」林雨欣暗罵一聲。

雲瀾見唐玄沒有接話,眼裡抹過一絲隱晦的失望。

「玄哥!」李東不知道從哪個角落鑽出來。

「東子!」唐玄放下手裡的牛排,用一旁的餐巾擦了擦手。

「玄哥,你太**了,可惜我那死老爹把我送出城去了,結果沒看到玄哥你大發神威。」李東一臉的懊喪。

「你爹也是為了你好。」唐玄道。

「只能這麼想了。」李東拿起桌上一條雞腿用力咬了一口。

這時候,門口的侍衛又高喊道:「萬寶閣斯掌柜,獨臂劍客楊林先生到。」

殿內安靜了一下,旋即就看到兩個身影踏進來。

雲瀾眼睛閃過一絲驚喜之色,他只是試探著派人去邀請了一下,沒想到這位大人物真的來了,而且連那個十二重境的強者也過來了。

十二重境強者,是世俗界的巔峰武力,對天寧國來說,能夠建立起關係好處非常大。

雲瀾連忙親自過去相迎,唐重等人也跟隨上去。

「斯掌柜,楊林先生,你們大駕觀臨,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啊。」雲瀾道。

「客氣了,陛下。」斯掌柜一團和氣。

楊林淡淡的一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雲瀾熱情的將他們迎到主桌那邊,唐玄帶著李東走過去打招呼:「斯掌柜,楊大哥。」

「唐小兄弟!」

斯容和楊林的態度明顯和對其他人不同,不是敷衍的回應,而是真正把他當做相交的人物。

「這是我從小玩到大的兄弟李東,他家的李記商行在天寧國也是最大的了,斯掌柜應該知道。」

唐玄把李東介紹給斯容認識,李家是做生意的,和萬寶閣接觸很有好處。

看在唐玄的面子上,斯容很客氣的和李東說了幾句話。

「你是李東的二兒子吧,不錯,年輕有為,聽說你已經開始接管家族生意,好好乾下去,天寧國的未來都是屬於你們這些年輕人的。」雲瀾鼓勵道。

「陛下,我會努力的。」

李東呼吸略沉,第一次見到這麼多大人物,身旁不但有皇帝,還有萬寶閣的掌柜,十二重境的強者,不敢再隨意,站得筆直,他知道這是唐玄在為他鋪路,心裡當然感激,盡量不露一絲怯色,不能丟了唐玄的面子。

司儀走過來:「陛下,時辰差不多了,人也全部齊了。」

雲瀾點點頭,站起身,開始宴會致辭。

簡短的祝詞說完后,雲瀾的話鋒一轉,朗聲道:「諸位,其實今天這場晚宴,能夠順利的舉行,我們都要感謝一個人,此人在天寧國危難之際,力挽狂瀾,讓朕擺脫了巫師的控制,又擒下了安羅國皇子,他不但是朕的大恩人,也是整個天寧國的英雄,他就是我身邊這位少年,也是唐重元帥的兒子,唐玄!請我們共同舉杯,敬這位天寧國最傑出的青年!」

雲瀾舉起酒杯:「敬唐玄!」

宴會諸人也都舉起酒杯,高呼:「敬唐玄!」

「陛下和各位大人太客氣了,我也是天寧國的一份子,做這一切都是應該的。」唐玄舉起酒杯,謙虛的說了一句。

祝酒詞說完,雲瀾宣布宴會開始。

天寧國的宴會並不是一大群人圍在一起吃東西,食物酒水就堆放在四周的餐桌上,想要自己去取就可以,宴會中人群隨意走動,互相交談。

唐玄剛剛走到一旁的餐桌準備繼續吃點東西。

立刻便有數位妙齡少女走過來。

「唐玄大哥,你還認識我嗎?我是烏蘭家族的烏蘭雪啊。」

「唐玄哥哥,好久沒見了,你猜猜我是誰。」

「唐玄……」

這些妙齡少女個個裝扮得花枝招展,身上香氣襲人,圍著唐玄,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道,眼睛大膽的在唐玄身上梭巡。

唐玄從小在天寧國長大,又是唐重之子,身份高貴,整個京城和他年齡相差不大的哪個不認識他,這些妙齡少女家世也都個個不凡,小時候和唐玄見過面很正常。

只是讓他現在認出這些少女來就有些為難了。

別說女大十八變,就是沒變,唐玄又哪裡會記得這麼多人的名字,有的可能就是見過幾面而已。

「呃……」唐玄看了半天,除了自報家門的腦海里能搜出印象來,其他幾人愣是猜不出來。

「唐重哥哥,你真是貴人多忘事,我是蘇紫,你不知道了。」

「太令人傷心了,我是喬美萱啊,唐重哥哥你小時候和我可好了,現在竟然記不得人家了。」

少女們嬌嗔著,有姓格膽大的就直接在唐玄的胸口上輕推一下。

「抱歉,抱歉。」唐玄無奈的向那些少女道歉。

「道歉有什麼用啊,唐玄哥哥自罰一杯。」有少女舉起酒杯。

「還有我的。」

圍著唐玄的少女越來越多,唐玄想脫身都沒辦法,只能一杯一杯的喝著「賠罪」酒。

見唐玄這麼好說話,少女們起鬨的更厲害了,她們都是京城貴女,出身名門,天寧國風氣又比較開放,所以膽子很大,唐玄現在是天寧國的大英雄,很多少女心目中的偶像,能有這機會還不使勁鬧他。

「可惡!」站在遠處的雲夢正心不在焉的搭理著幾個上來搭訕的王公子弟,眼睛瞥到被一群少女擠在中間的唐玄,咬了咬貝齒。

十五歲的少女,心思還比較單純,對唐玄要說愛慕,還很模糊,敬慕的心更多,但是看到唐玄被一群妙齡少女圍在那裡,心裡又有些莫名的小糾結,說不上來的感覺,就是不喜歡。

「唐玄哥哥,也真是,什麼酒給他都喝啊。」雲夢看了好一會,唐玄已經喝下十幾杯酒了。

她並不知道唐玄的海量——別說十幾杯,就是十幾壇下去都沒感覺,只知道連續喝酒很容易醉倒,而且傷身。

看不下去的雲夢起身,快步朝那邊走過去。

公主駕臨,那些身份高貴的少女們也不敢太放肆,讓開道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