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當然知道,那場大劫羣魔亂舞,便是爲父都要出手和玉皇還有伏羲家兩個小鬼清算因果。還有你……”帝俊譏諷一笑:“莫非女媧能夠掌控萬妖,爲父就不成?到時候天地大變,萬妖失主,你去搶奪招妖幡號令萬妖。人族?爲父以萬妖衆生重塑天帝之位,到時候滅殺女媧人族一脈,看他們兄妹二人還有何面目爲聖!”


……

伏青回到青合宮,就見孫悟空坐在自己的座椅上等了老半天。

“你這猴子不思保唐三藏西天取經,天天來朕這青合宮作甚?”

“這次可只能找你來了!”孫悟空拉扯伏青衣袖,指着下界狐言山:“這可是你道場別府,你座下黑熊精看關不嚴,化作山大王敗你名聲,你要如何處置?”

孫悟空也很鬱悶啊,前幾次各路神仙坐騎頻頻亮相,連觀世音和太上老君都來摻和一手,各種坐騎神通倍出,看得孫悟空眼花繚亂。尤其那隻青牛,神通法力都不在他之下,還有一個金剛鐲玄妙非常,要不是請來太上老君,他也過不得那一關。

“這狐言山本就是我家所開。”伏青淡淡一笑:“你等從此經過,可不是要附上一筆買路錢?那佛門家底雄厚,你去找他們來賠就是。”

“那你先將我家長老放了,回頭讓觀世音菩薩來給你買路錢。”

“放了?”伏青連連搖頭:“莫說什麼朕不放路,昔日鎮元大仙好言招待被你們搗毀人蔘果樹,一羣人偷偷溜走。前不久朕座下幾個小妖好心招待你師傅,卻被你一通亂打。朕可不敢隨便放了你們。到時候你們走人跑路,臨前將朕的狐言山搗毀,朕找誰去?”

孫悟空被伏青一堵,伏青笑了:“放心,朕只困你等九日,九日之後送你們下山離開。”

人爭一口氣佛受一柱香,下面人爲了伏青面子設計劫數,伏青當然不會推了他們好意。

堵住孫悟空,九日後伏青送唐三藏師徒離去。九日被困亂石陣,要不是唐三藏有幾個徒弟保護,早就被亂石陣活生生餓死。

伏青法駕降臨狐言山,哪吒呂布過來相見,三神望着孫悟空一行人離去,伏青道:“下次再見,便是他等修成正果之日。”掂量造化珠,昔日不語山莊重新造化,伏青化作莊主,呂布替代鴻海,耐心等待一行人進入大雷音寺。 進入了綠珠樓后,齊祖光只是一個勁的喝酒,吳化奎等三人則不停的和三位勛貴子弟套著近乎。

前妻有點毒 其他兩人倒也罷了,不過是勛家的富貴閑人,倒是這李國瑞他們倒是真想交好一番。四海營的將士在去年的這兩場遠征中,終於明白了如何在海外獲取財富。

同樣他們也清楚的知道,如果沒有海軍的配合,光憑他們自己可發揮不了什麼作用。因為在海外,船隻就像是草原上的馬匹,牧民無法缺少馬匹,四海營同樣也無法缺少船隻,否則他們便只能是困守在海島上的囚徒一般。

幾杯酒落肚,再回憶下海外作戰時的趣事,李國瑞很快便讓吳化奎幾人放鬆了下來。如此平易近人,且不時爆出粗話的李國瑞,讓宋裕榮兩人看的目瞪口呆,這還是幾年前那個眼高於頂的小侯爺么?

李國瑞卻毫不在意兩名舊友的眼光,在海軍軍官學校學習的這兩年,他終於明白了團隊的重要性,光憑他自己可做不成什麼事情。

而在海外出征的這一年,他更是明白了一件事,在戰場上子彈可不會辨識身份,不管是侯爺還是軍漢,只要擋在了子彈的前面都是會受傷的。

作為一名海軍軍官,以亞洲的海戰規模,他受傷的幾率其實不大。但是如果想要上岸攻擊北大年這樣的城市,那麼受傷的機會就會成倍的增加了。

而財富大都蘊藏在北大年這樣的城市之中,不攻佔城市的話,他們可什麼都得不到。在這樣的狀況下,這些被李國瑞視為炮灰的四海營將士,自然也就成了他極力拉攏的對象。

看到酒席上的氣氛熱烈起來之後,李國瑞這才放下酒杯轉入正題說道:「這次邀請幾位前來飲宴,一來是謝過當日在北大年各位的援手相助;二來便是想要同幾位商議兩件事情。」

聽到李國瑞提起北大年,吳化奎立刻哈哈笑了兩聲,便轉移了話題說道:「小侯爺有什麼吩咐,請儘管說來,只要能夠辦得到的,我們自然不會袖手。」

看見吳化奎等人如此忌諱談起北大年,李國瑞心裡倒是有些不以為然,既然回來之後皇帝沒有追究北大年大火的事情,他可不覺得有什麼可擔驚受怕的。

不過他面上也沒有表現出來,只是順著吳化奎的話頭說道:「吳參將果然夠朋友,那我就開誠布公了。

我這兩位朋友家裡在後勤部頗有些關係,現在總參謀部正在大力推動火器標準化,採用燧發槍和火繩槍替換了原本軍中的各式火器。

這燧發槍和火繩槍日常損耗最大的,一是火藥鉛彈;二便是包裹鉛彈用於密封的小塊鹿皮。我這兩位朋友想在這上面賺點零花錢,因此就想弄些鹿皮回來。

四海營駐紮的台灣島是近年來鹿皮出產最多的地方,比遼東過來的皮子還多。因此想請各位給搭個線。」

吳化奎三人還在猶豫之中,齊祖光已經冷冷的說道:「鹿皮貿易乃是內務府專營的項目,和內務府搶生意,小侯爺覺得我們是活夠了么?」

和這些不上檯面的軍漢坐在一起,宋裕榮就一直感覺有些難堪,特別是齊祖光進門之後就大模大樣的坐在一旁喝酒,實在是沒把他們放在眼中。

聽到了齊祖光的嘲諷之後,宋裕榮按捺不住性子,拍著桌子站起來說道:「你要是不樂意,就滾出去。不要蹬鼻子上臉,真拿自己當個人物了,爺們…」

「坐下。」被喝斷話語的宋裕榮,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了李國瑞,他不明白這位舊友為什麼如此不給自己面子。

一時覺得下不來台的他,雖然不敢對著李國瑞發火,但也乾脆的轉身離去,拒絕在此繼續呆下去了。相陪而來的另一位勛貴子弟,看了看形勢之後,便和李國瑞賠笑了兩句,也急忙跟了出去。

正準備打上一架,出出心頭悶氣的齊祖光,看到這出人意料的場面,也楞在原地有些發獃。看到宋裕榮怒氣沖沖的離去,吳化奎等三人就站了起來,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了。

李國瑞卻坐在那裡紋絲不動,張開雙手招呼的四人重新入席,並說道:「都坐下,不過是幾個閑雜人等。我好心帶著他們過來,想讓他們一年賺個一兩千元的零花錢,卻還要擺什麼臭架子,活該他們就在京城遊手好閒。大家繼續喝,他們走了我們倒是更好談事情了。」

看著李國瑞這番做派,就連齊祖光也有些訕訕的坐了回去,吳化奎這才小心的說道:「其實鹿皮生意也不是不能做,內務府要的都是整張完好的鹿皮,主要是用於製作日本人喜歡的皮衣、皮襪。

但是狩獵么,哪能每次都能完好無損的獲取鹿皮。內務府對於那些破損的鹿皮壓價極低,但是用在包裹子彈上卻沒有任何問題,我們倒是可以從這一塊著手,只是小侯爺的兩位朋友就這麼氣沖沖的走了,這生意還要繼續往下談么?」

李國瑞滿不在乎的說道:「沒事,過上幾天,等他們手頭緊了,自然就會回來向我賠禮道歉。就算沒有了他們,後勤部那邊我也不是沒有認識的人的。

他們走了,我們倒是更好談話了。咱們都是從越南打到北大年的軍中同袍,我也就不說什麼廢話了。

我打聽到一點消息,據說陛下有意對日本用兵,為此打算從四海營和新軍中抽調人手,組成一支不超過3000人的遠征軍,為日本戰事預做準備。」

吳化奎等人倒是沒什麼懷疑的,但齊祖光卻忍不住問道:「小侯爺如何知道,陛下有意對日本用兵?」

李國瑞頓時得意洋洋的說道:「這海外用兵,自然免不了要動用船隻。這南洋也罷了,有那些熟悉地理的海盜帶路。

但是這東洋地方,連熟悉地理的海盜都沒有,完全是依靠於我們這兩年的商船和漁船進行勘察。為了避免出現失誤,我們海軍自然是要先行熟悉東洋的水文地理資料的,這給我們上課的東海巡閱府官員也就透露了這個作戰計劃。當然你們聽過就算,不可繼續外傳,現在這個計劃還在保密當中。」

吳化奎和兩位同僚對視了一眼,方才對著李國瑞問道:「那麼小侯爺想讓我們做什麼呢?」

李國瑞目光灼灼的看著幾人說道:「現在自然還什麼都做不了,不過等你們之中有人被選入了遠征軍后,我希望到時候大家能夠在日本再合作一把。」

齊祖光頓時放下了酒杯,起身說道:「我對這件事沒什麼興趣,小侯爺就不必算上我了。」

吳化奎馬上抓住了他的手臂,勸說齊祖光留下來,看著齊祖光堅持要走,李國瑞不由嘲諷的說道:「齊游擊何必裝出這副樣子,如果我記得沒錯,在北大年可是你的部下先動的手,現在裝成正人君子有意義么?」

齊祖光頓時有些嫌棄的看著李國瑞說道:「我和部下當初是為小五他們報仇,可不像你這麼貪得無厭,連咱們大明人都不放過。」

李國瑞頓時不甘示弱的說道:「什麼大明人,不過是一些背棄了祖宗的海外棄民。他們要自認是大明人,看到王師到來為何不開門投降,反而協助那些番人守城?再說了,你們既然是報仇,幹嘛還把財物抬回去,這火說不定都是你們放的…」

齊祖光一時語塞,吳化奎和兩名同僚頓時上前分開扯住了想要動手的兩人,吳化奎攔在兩人中間說道:「大家都好好說話,別發脾氣。這北大年的事也別再提了,傳出去對誰都沒好處。

齊游擊,你就算不喜歡小侯爺的提議,也要為自己的部下想想。咱們四海營可不比其他軍隊,在海外和那些蠻夷交戰倒也罷了,還有各種瘴癘毒蟲,那可真是把腦袋提在褲腰帶上過日子。

四海營的將士,最少也要十年的服役期,不在平日里積攢些外快,這要是出了什麼意外,總要給家中留下點什麼不是?齊游擊你自己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可你的部下都是有家人的,你總要為他們考慮考慮吧?」

齊祖光的態度終於軟化了一些,吳化奎這才對著另一邊的李國瑞說道:「小侯爺關照我們兄弟,兄弟們自然是感激的。不過北大年這種事,也是可一不可再。

董將軍治軍向來嚴厲,要是我們每次都這麼干,恐怕不待朝廷有所覺察,董將軍就要拿下我們問罪了。小侯爺不妨說說計劃,若是沒有什麼可行的計劃,不如就當咱們今日什麼事都沒有,如何?」

李國瑞瞪著吳化奎看了半天,看著對方絲毫不肯讓步的目光,終於收斂了怒氣,從懷中拿出了一張手繪的圖紙說道:「好吧,大家都一起過來看看,這是日本最大的金銀礦島-佐渡島…」

近兩年的海軍軍官學校生涯果然不是白費的,李國瑞憑藉記憶偷偷手繪的地圖,已經和海軍參謀部用以教導他們上課的地圖相差無幾了。看到這副精細的地圖后,就連齊祖光也在心裡讚歎了一聲。

不過聽了李國瑞的計劃,吳化奎等人都皺起了眉頭說道:「既然這裡是日本最大的金銀島,防守必然相當嚴密。海軍參謀部已經在地圖上標註了出來,肯定是已經知道島上的金銀礦了。你讓我們趁亂打劫,不是和陛下爭食么?」

李國瑞卻面不改色的說道:「陛下要的是金銀島,對島上往日的庫藏怎麼會知曉?再說了,島上的金銀真有這麼豐富的話,我們也不可能全弄入自己的腰包。到時便如同北大年一般,陛下拿大頭,咱們拿小頭,陛下難道還會追擊不成…」 大雷音寺,唐三藏一行人取回真經後,再度前來大雷音寺繳法旨。這時候的雷音寺金光漫漫遮天地,梵音佛唱不絕耳。是婆娑淨土中的如來道場,而不是最初唐三藏一行人所看到的投影寺廟。

天庭諸位大帝道君紛紛旁觀,太乙真人道:“如今南瞻部洲傳入佛門真經,日後佛門必將興盛一段時間。”

邊上趙公明道:“左不過一劫興衰,自讓他折騰。到時我等再爭回來就是!”

南極大帝稱是,望着佛門越發涌動的氣運雲海不知在想些什麼。

紫微大帝高深莫測,目光望着邊上缺席的伏青,擡眼看向下方一座山莊。

大雷音寺位處婆娑淨土,是釋迦摩尼如來的佛國勝土。如來見得唐三藏一行歸來,就欲爲他們授予正果。

唐三藏一路走來雖然彰顯自身毅力,但也僅僅與此。老實人,天天被妖怪抓,一點機智變通都沒有,時常被人蠱惑。自家徒兒做下殺孽,將他功德一點點消去,最後一個功德佛的果位。

孫悟空殺氣太重,經過一路磨礪後只能算是神通佛,連佛心正覺都沒圓滿,是外道金剛佛。只有一個名號,享受香火功德。

豬八戒六根未盡,塵念未消,只得了一個菩薩果位。沙僧勤勤懇懇,但一路上佛性不深,只有羅漢果位。反而是小白龍一路上參悟大道,果位還在豬八戒和沙僧這兩人之前。若論佛性,連孫悟空都比不上。

“不愧是西海太子,靈慧非常。”燃燈古佛暗自點頭,只可惜一路上沒有多多積攢功德,不然一個佛陀果位也跑不了。

娛樂圈的科學家 但就在佛光籠罩五人,將他們化作正果身的時候,忽然孫悟空等人頭頂紅光不絕,塵緣未了,將如來賜下的幾個佛印一一彈開。

諸佛心中驚訝,連忙詢問因果。

孫悟空想起一事,道:“我等來時路過一座山莊,八戒一時不慎打壞那莊主寶貝。我等有約,說是以土地交換。還請佛祖賜他萬畝良田,好了卻這段因果。”

如來心中怪異,詢問觀世音。觀世音翻閱功德博道:“這件事並未被五方揭諦記錄在案,未在八十一難之中。”

如來默默點頭,暗中掐算一番,察覺此事的的確確是凡人之事,並未算入唐三藏劫難:“倒是五方揭諦失察了。”

唐三藏一路十數年,經過事情大大小小,不可能樁樁件件都算入八十一正果劫數,所以如來也沒多想。

“你等此約不了,日後難有正果之日。”

孫悟空深深一揖:“那還請如來老趕緊送他萬畝良田,好讓我等因果了斷。”

“你這猴頭,萬畝良田說得輕巧!”觀世音在邊上嗔怪:“凡間土地不過人王首肯,哪裏那麼容易送的?”

擡頭望向人間,又道:“啓稟我佛大日如來,這段因果確要了結。但萬畝良田贈與個人,事關重大,堪比送一國主之位。不如佛祖在佛土給他留一丈之地?”

婆娑淨土萬佛來朝,無量光輝超勝日月,那顆夜明珠能夠照亮多遠?不過是米粒落入滄海罷了。

如來笑道:“這有何難,就在此佛土送他一丈之地吧。”

諸佛笑了,在佛土中送他一丈之地,就是讓他死後登入佛土化作極樂天人,成爲佛門一信徒而已。因爲婆娑淨土有信衆百萬,故而諸佛再不將此放在心上。

如來伸手一抓,一顆寶珠從不語山莊落到大雷音寺。如來看不語山莊中的兩位莊主垂老,暗道:如今他們壽元看似只有三年,到時候帶入佛土化作天人,也可了卻這段因果。

因爲元始天尊幫忙矇蔽天機,如來並沒在第一時間察覺不對勁,將夜明珠在眼前一拋,承諾:“只要這明珠光輝照耀之地,貧僧都許給他。”

如來話音一落,寶珠光輝大漲,神光萬千,佛土自身琉璃瑪瑙等七寶靈光都被神光壓制,光芒突破婆娑佛土前往其他佛國。

西方講求恆河沙世界,一位佛陀就有一座佛國,這些佛國在西牛賀洲之上演化三千世界。如今被光輝照耀,一座座佛土被造化神光籠罩,甚至西牛賀洲本土也被神光籠罩。

“不好!”燃燈古佛最先反應過來,頭頂二十四顆寶珠照耀大千,欲要護住自身一方佛土。

然而空中忽然垂下一根金鞭,對着二十四顆寶珠狠狠一籌,一隻帶着翅膀的銅錢輕輕一掃,二十四寶珠紛紛墜落被銅錢手中。只留下二十四方即將崩潰的佛土。

“趙公明!”燃燈古佛臉色一變:“諸位小心,這是截教的算計。”

諸佛在造化神光涌向他們佛土的時候紛紛施法阻攔,但智慧佛、功德佛沒有神通法力,輕易讓神光照耀佛土打上印記。懼留孫等古佛雖然法力無邊,但當他們出手時紛紛被玄門道人阻攔。

懼留孫看着頭頂滴溜溜滾動的翻天印,無論如何也難以救援自己的佛土。只見自己的佛光被造化神光壓下,金色光輝成就五色絢爛神光。定光歡喜佛眼見頭頂一柄混元金斗不時打轉,心中驚懼。

至尊霸愛:火爆召喚師太妖孽 雲霄幽幽傳音:“師弟昔年帶走六魂幡,斷了我截教勝機。如今還請歸還法寶,日後你跟我截教再無關聯。”定光歡喜佛是昔年截教長耳定光仙,當初闡截兩教大戰,他偷偷拿走六魂幡逃過一劫拜入佛門,在截教中人緣並不好。

聞言,定光歡喜佛扔出一物,了斷因果。但此刻他的佛土被造化神光籠罩。

“善哉善哉,南無阿彌陀佛。”懼留孫等將希望寄託佛門聖人,不過聖人如今也幫不得他們。

伏青也有些愣住:“我欲要圈佛門土地,只是打算拿到西牛賀洲,也沒指望掌控所有佛土佛國啊。而且玄門這些人怎麼出手的?莫非……”目光投向天空,是三清聖人暗中幫忙?

“回頭你來玉虛宮中,老道爲你傳法一次。”玉清聖人悠悠傳音,隨後一卷盤古幡落在西方極樂世界,攔下想要出手的兩位聖人。

“師侄取回定海珠,這是貧道對師弟一脈的賠禮。還請兩位道友原諒則個,讓我師兄弟三人和好如初。”元始天尊在西方極樂淨土之外稽首,內裏兩位佛門聖人不言不語。

伏青這次舉動就是元始天尊在推波助瀾,爲的是幫助截教找回來場子,討好一下通天教主。而且也能打擊佛門氣運,不讓佛門影響三清門人的修行。

造化神光再怎麼來也不敢落入西方極樂世界,但除此之外一應佛土都被籠罩。

趙公明收回定海神珠,二十四片佛國一一崩潰,正巧造化神光照耀而來。在造化之力的作用下佛土一一復原,平添造化玄妙。

燃燈古佛靈機一動,主動放開佛土讓伏青施法造化佛國,口頌:“南無阿彌陀佛,南無寶象青光勝王佛,南無青離高天上尊洞陰大帝。”

隨着這位過去佛祖口頌佛號,一道佛門正果業位化作蓮花飄入不語山莊。

伏青望着眼前這朵蓮花沉思,忽然伸手一託,蓮花入手承了這道業位。孫悟空手中佛珠飛到伏青身邊,一縷佛門氣運牽扯西遊功德,化作一道舍利子被伏青收起。

元始天尊俯視人間,對身邊雲中子道:“佛門倒也捨得,你稍後前往大赤天尋你大師伯,看看他什麼時候賜下赤玉如意,我等助這小子一臂之力成就大羅道君,也算了卻昔日和伏羲一脈因果。”

雲中子應諾,前往大赤天尋太清教主。

……

不語山莊在佛光照耀下消融不見,化作一柄山河扇被伏青收入。只見伏青身邊佛光涌現,燃燈古佛很機智的送伏青一道佛陀果位,沒有讓造化神光籠罩三千佛土,抽取太多佛門氣運,只讓這些氣運助伏青參悟佛門大道,凝聚一尊佛陀化身坐鎮佛門。

“這些都是微末枝節,朕將造化神光席捲三千佛土,這世界無量量川河江海悉數納入掌控。”背後造化寶樹升起,寶樹上三顆道果瑩瑩放光。左方木德果是伏青自身帝皇之道,不成青帝不得圓滿。中央五彩道果是玄靈造化道果,是自身修持玄法。而右邊水神道果應對天地一應水道,一張巨大的神網籠罩天地,五大部州包括地仙界衍生三千世界都被神網籠罩。佛土中,泉水池水紛紛盪漾,佛門掌控無數川流中都有神光涌動。

一股神威橫掃天地,將所有江河湖海打入伏青的印記。

“青離高天上尊洞陰大帝”這是燃燈古佛所言名號,指的是伏青如今成就無上水神之尊。天地一應川江海之神都要受他節制,故而稱呼爲高天上尊。

呂布瞧着伏青身上氣息越發強橫,暗思:“這小子心氣太高,想要壓服他不努力不行啊。”思及自己目前準備的一件事,呂布有了主意。

“找到了!”伏青心中暗喜,在水神網籠罩整個洪荒後,終於找到歸墟入口。“過兩天去歸墟一看。”

大雷音寺,諸佛面色不佳,被伏青算計一番丟了多少氣運,還有玄門橫插一手奪走幾件法寶,更是雪上加霜。

但釋迦摩尼作爲萬佛之主,他的話就是佛門諸佛的意志,只能吃了啞巴虧讓伏青全了自身水神網,籠罩天地一應川流。甚至在婆娑淨土,他們都感覺到那位水神的目光窺探。

一位佛陀輕嘆:“日後我佛門除了極樂淨土外再難有清靜之地了。”

諸佛無言,見唐三藏五人頭頂佛光落入眉心,化作佛陀菩薩果位後也沒心思慶祝,只讓如來安排他們的道場。

與凰爲謀 唐三藏這位功德佛跟着如來修行,豬八戒等人也都如此,唯有孫悟空並未留在佛國而是回到花果山修持。

孫悟空強憋着一肚子好笑:“伏青果然是青丘之主,跟他們家那些狐狸精一模一樣。連如來老兒都在他手中吃癟。”跟諸佛辭別後就往花果山飛去。他可沒準備跟諸佛一樣,日夜參禪修行佛法。

不過就在他離開後忽然一隻大手將他抓住,定眼一看,眼前一位老祖站在孔雀背上,正是昔年傳授他道法的菩提祖師。

“你這猴頭,跟那伏羲家的太子算計佛門氣運,若非爲師幫你遮掩,那位師兄早晚找你麻煩。”準提聖人開示因果後,孫悟空真正拜入準提聖人座下。

“這麼說,弟子本來就是佛門中人?”

“是也不是,爲師雖然是佛門中人,但也是玄門中人,仙佛同修,方爲菩提。回頭爲師好好給你解說,如今你隨爲師去接你這位師兄吧。”準提聖人帶孫悟空前往伏青所在地。

伏青撤下不語山莊後腳下荒山被造化靈氣籠罩,化作一方生機盎然的修行福地。

伏青正要離開,忽然看遠處一隻五彩孔雀大鳥飛來,託着一尊佛母聖人,伏青見了連忙道:“晚輩拜見準提佛母。”

“青光如來,你如今且隨貧僧修行去吧。”準提佛母偷偷擡眼瞧着空中,見那位娘娘沒說話後鬆了口氣。手中七寶妙樹一掃,伏青那串佛珠和舍利子化作一尊青光涌動的佛陀站在伏青身邊。

化身!伏青感覺自己可以完全掌控化身,示意化身走到佛母身邊。

在玄門的幫忙下伏青坑了佛門好大一筆,將佛門氣運截取收入自己手中。不過佛門反應及時,趕緊送了伏青一尊佛陀業位讓氣運沒有落入伏青代表的伏羲女媧一脈,而是留在佛門作爲一個不受管轄的佛陀。

爲了防止這位佛陀學着密宗禪宗那些開闢支流的大佛祖一樣稱王做祖。準提佛母二話不說親自前來帶他去修行,只讓伏青作一位閒散佛陀。

女媧娘娘忽然傳音伏青:“佛門寂滅之道有些看頭,你學佛門寂滅手段再參悟玄門長生之術,演化生死之道合入木德。木德枯榮生死,如此一來你的木德心即可大成。不久之後天庭遭逢劫數,你有一尊化身在佛門也可逃過一劫。當日暗算你那人修持佛門功法,你去佛門一探究竟也好。”

總之,利大於弊。

寶象青光如來對準提佛母一拜,跟着這位佛母前往佛土修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