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當然,若是境界高過李瀟太多,龍威自然起不到作用,但在這小小的雲水郡國內,幾乎是無人能擋住李瀟的龍威。


「不可再耽誤了,必須要抓緊時間提升自己的實力,去萬妖谷殺了那妖族!」李瀟暗道,平靜內心的情緒后,便運轉聖浮屠功,開始修鍊。

龍脈之力,從地下噴薄而起,與天地靈力一起,匯入了李瀟的體內。

隨著時間的流逝,李瀟的氣勢在不斷的攀升,直到一天後,境界順利突破,進入了御靈境二重。

「不行,實力還是不夠!」

李瀟並沒有滿足,只因他知道,能從幽冥海逃出來的妖族,哪怕實力再弱,也比尋常修士要強。

李瀟雖然能跨境戰鬥,但若是遇到實力強大者,差距就會縮小。

「進入御靈四重,我便可以與靈紙境三重的修士抗衡,哪怕是妖族,實力再出眾,也擋不住我!」李瀟暗道。

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李瀟一直待在皇陵內,借用龍脈之力修鍊。

與此同時,皇宮內,也發生了一件大事。

皇主回歸,得知皇宮內發生的事情后,勃然大怒,更是悲傷。

只因,他的所有子嗣,全部死了。

就連顧雲書,嚴雲也是慘死。

不過,他並沒有將這些事怪罪在李瀟身上。

「該死的天族!」皇主怒吼,當初若非實力不濟,又豈能被天族的人欺凌到這等地步。

「諸位,可否願意輔佐我,與我一同共享這江山。」

大殿內,皇主看著下方的歐陽秋,花久留兩人,滿臉真誠。

皇室這一次損失慘重,就連朝中的大將,都死了一大批。

現在,朝內空虛,急需要強者來穩住場面。

「子嗣沒了,再生幾個,大將沒了,也可以繼續培養,國庫里那麼多天材異寶,足以在短時間內培養出強者。」花久留說道:「八玄宗沒了,我早已沒心情繼續管理世俗之事。」

「郡國太小,我要去遠方,陪著他征戰。」歐陽秋說道。

其口中的他,自然就是李瀟。

皇主聞言,不由長嘆,知道無法留住歐陽秋和花久留,也只能作罷。

同時,他也對花久留和歐陽秋道歉了。

畢竟,他若是足夠強大,強硬,也不會出現獸潮這種事,八玄宗也不會被覆滅。

從此來看,皇主為人還算不錯。

「我也要離去了,若是可以,你可以收留八玄宗的弟子,高層,他們倒是可以幫你打理一下。」花久留說道。

「如此,甚好。」皇主點頭道。

說罷,皇主的神色又古怪了起來,目光落在了大殿外的廣場上。

那裡,足足有上千頭妖獸,其中不乏妖王。

最讓皇主無語的是,一頭如小山般大小的孽龍,正在大殿門口打瞌睡!

「這……這些妖獸,可否讓它們退去?」皇主弱弱的問道,面對這群妖獸,他是真的沒脾氣了。

尤其是孽龍,皇主感覺,對方能一個打他一百個!

「它們只聽孽龍的,而孽龍只聽李瀟的。」歐陽秋聳了聳肩,看似很無奈的樣子:「等李瀟從皇陵回來,這些妖獸自然也就退去了。」

皇主本來還在關心大殿外的妖獸,此刻聽到皇陵兩字,神色頓時大變。

「糟了!岩龍液!」皇主驚呼,雙手捂著自己的胸口,感覺心都碎了。

他很清楚,李瀟進入了皇陵,岩龍液肯定是沒了!

「按理來說,是李瀟拯救了雲水郡國,他用幾滴岩龍液怎麼了?」歐陽秋瞥了一眼皇主,眼中一縷寒芒閃過:「你說個不字試試。」

「額……隨他用吧……」皇主當即退縮了。

畢竟花久留在前不久已經進入了靈紙境,而歐陽秋,就在幾天前,也進入了靈紙境。

皇主雖說也是靈紙境,但只有二重,讓他一人面對兩個靈紙境一重的強者,他還是很心虛的。

轟!

三天後,皇陵內傳出一道爆響,嚇的皇主神色蒼白,慘呼一聲:「那小子該不會炸了我先祖的陵墓吧!?」

說罷,皇主從大殿內衝出,直逼皇陵而去。

(本章完) 這個走廊也並不平靜。

路瑾帶著周邢剛過兩個房間,就遇到了鬼打牆。

因為這裡的房間和走廊都跟一個模子里印出來的一樣,剛開始路瑾也沒有發覺。

直到周邢說累,感覺田甜越來越重了。路瑾才一個激靈,想到什麼。

……

解決掉鬼打牆后,周邢幾乎是累到脫虛。

任誰背了三個人的重量,還走了那麼長的路,都得累成狗。

這人也真是能忍。

都那麼重了,還咬牙撐著,就不會想著把人放下來歇歇嗎?

「我……」

「不急。」路瑾按下想要起身的周邢,「我們這麼無頭蒼蠅似的走也不是辦法,得想個辦法……」

這裡不知道這樣的走廊有多少個,那個想要佔據原主身體的鬼又在哪藏著?

所以他們這麼找下去,別說找到鬼了,他們都要累成鬼!

不過有一點,她現在仔細一想,就覺得不對勁。

要說那個鬼屋就那麼大的地方,就算是這個鬼很厲害,能把他們弄到另一個空間里,但這……也太大了吧!

不僅如此,這裡好像盤踞著無數怪東西。

走廊兩邊的這些門內,好像都有東西在裡面。而這個門就像是……封印,把它們封印在裡面。

「辣雞統,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走了這麼長時間,那個鬼該不會在地球的另一頭吧?!

系統:【地球另一頭倒沒有那麼遠……宿主,你要多動動腦子。不管怎麼說,你們不離開這裡,就永遠別想找到那個鬼。】

離開這裡?

路瑾精準的抓住系統話里的重點。

離開這裡……他們現在在的地方?

難不成他們現在在的其實還是假的,他們陷入那個骷顱頭製造的假幻境中還沒有醒?

路瑾抬手一棍子打在牆上。

「咔嚓咔嚓——」

一條條裂縫如蜘蛛網一樣,自中心往外擴張。

「砰!」

整條牆炸裂,如果不是周邢眼疾手快,最後關頭抱起田甜躲開,只怕他們都要被砸死。

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他們躲進了對面的房間里。一個黑影直直的立在牆角處,一動不動。

以往哪一次這些怪東西不是前仆後繼的衝上來,這次怎麼這麼安靜?

這種情況從沒有見過,難不成在憋著放大招?

周邢緊張的手心都出汗了。

「你是什麼人?出來!」路瑾一聲怒喝,那個黑影晃動了兩下。

而後,一個高大俊美的男人……小碎步的走出來。

周邢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哦,他確實沒看錯,這裡竟然還有別人!

樊桎低著頭走出來,偷看了路瑾一眼,又趕緊低下頭。

路瑾用棍子挑起他的下巴,「告訴我,你在這裡幹什麼?」

如果不是聽到她的話,可能會以為她在耍流氓。

樊桎打了個打打哈欠,揉了揉泛起生理眼淚的眼,癟了癟嘴,「這裡是我先來的,我可以分你們一半,但是你們不準再打擾我睡覺了。你們剛才就已經打擾到我睡覺了。」可能是怕路瑾他們不懂,最後還專門提醒他們。 當皇主來到皇陵時,整個人都凌亂了。

放眼看去,皇陵崩塌,煙塵四起,李瀟更是灰頭土臉的站在廢墟邊,看似很鬱悶的樣子。

「怎麼回事!?皇陵怎麼崩塌了!」皇主沉聲道,看向李瀟時,眼中帶著不善之意。

畢竟這是雲水皇室的皇陵,乃祖墳!

「這地下的龍脈消亡了。」李瀟皺眉道:「龍脈消亡,依龍脈而建的皇陵自然也就崩塌了。」

「不可能!皇陵建立幾百年,更有陣法守護,怎麼可能崩塌!」皇主不通道:「更何況,我從未聽過龍脈會消亡!」

「無知。」李瀟十分鄙視的看了一眼皇主,解釋道:「皇陵內有岩龍液,是你先輩用陣法,強行凝聚龍脈之力而誕生的,時間久了,龍脈之力自然就消亡。」

這話一出,皇主愣了片刻,他盯著李瀟的雙眼,似乎有些不信。

「我沒必要騙你。」李瀟輕語:「更何況,我就算是騙你了,那又如何?你能把我怎樣?」

皇主聞言,當即沒了脾氣。

先不過皇宮內還有一大群妖獸,就說歐陽秋和花久留,就不是他能對付的。

更何況,如今李瀟的境界,已經達到了御靈三重,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卻不弱於靈紙境一重。

如此一來,皇主哪還敢說半個不字!

當然,皇主也看得出李瀟並沒有騙他,心裡不免苦澀,長嘆一聲:「唉……」

皇陵被毀,龍脈消亡,這對於皇主來說,無疑是一場災難。

先祖屍骨無存,這還算小事,龍脈消亡了,雲水郡國就無法秉承天地氣運,國運就會日漸衰退,直到雲水郡國消亡。

雖說天地氣運虛無縹緲,但皇主心裡很清楚,若非皇陵下的龍脈枯竭,天地氣運消失,雲水郡國又豈能經歷這種災難。

獸潮爆發,天族降臨,這些災難,若是天地氣運還加持在雲水郡國皇室身上,或許就可以避開了。

「盛青學宮下有龍脈,你可以將皇宮遷移到那裡,秉承天地氣運,可保雲水郡國千年平安,昌盛。」李瀟說道。

「只能如此。」皇主嘆息:「我已經失去了太多,不能再失去這個國度,更不能再看著我的子民遭受折磨。」

「有此心,甚好。」李瀟點頭道。

就在此刻,孽龍從遠處飛了過來,宛若一座山嶽。

不過,當他落在李瀟身前時,身上不由黑芒一閃,化作了一個身穿黑袍的……小屁孩!

其臉蛋很圓,粉嫩嫩的,眼睛也很大,瞳孔漆黑,深邃,宛若無盡的浩宇一般。

「額……這位是……」皇主懵逼了,那麼大頭孽龍,結果成了一個三四歲的小屁孩,這……是不是誇張了點?

李瀟倒是很淡定,他知道孽龍活了八百多年,但八百多年對於龍族來說,只不過是生命剛起步而已。

「有妖王告訴我,萬妖谷內的那個妖族,發現了一口療傷聖泉,其傷勢在快速的癒合。」孽龍聲音稚嫩,粉嫩的臉上,掛滿著焦急之意。

「如今他是什麼境界?」李瀟問道。

「靈紙境四重。」孽龍沉聲道:「我們要不離開這裡吧?等那妖族恢復過來,莫說雲水郡國,連四周的其他國度,都難逃那妖族的魔爪。」

李瀟聞言,直接一巴掌排在了孽龍的腦門上,憤懣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本皇難不成要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小妖在我人族的地盤上撒野,興風作浪!?」

「可……你不是他的對手。」孽龍十分委屈,摸了摸自己的腦門,那裡被李瀟一掌拍出了一個大包,疼他的呲牙咧嘴的。

「不去一戰,怎能知道。」李瀟凝聲道,隨即有嘆息:「看來不能再等下去了,現在就出發!」

李瀟本想著去盛青學宮,借用那裡的龍脈繼續修鍊一段時間。

但如今看來,時間緊迫,不能再等下去了。

「走,帶我去萬妖谷,找小妖!」李瀟說道,瞪了一眼孽龍:「還不快變回來!」

孽龍相當的委屈,哭喪著臉,又變回了本體。

隨即,李瀟踏上了孽龍的背,一人一龍,朝著萬妖谷方向飛去。

與此同時,皇宮內的妖獸也退走了。

這一刻,不僅是皇宮,連整個皇城的人都鬆了一口氣。

「李瀟人呢?」

當皇主回到大殿時,歐陽秋便詢問了。

「他和孽龍去萬妖谷了,說是要去找什麼小妖算賬。」皇主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