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當然,這樣的結果正是李岩他們想要的。感覺到暫時安全了,二人同時槍了口氣一屁股坐了下來,這將近一個小時的狂奔還真的讓他們感覺有些吃力。韓霜晚靠在李岩的肩膀之上微微的喘著氣。


頭上一層細細的汗珠,臉色緋紅,一手給自己扇風一手拿出一瓶水小口小口的喝著!!李岩看著韓霜晚嬌俏模樣,不由看得有些痴了。

韓霜晚喝了幾口,便將水瓶往李岩嘴裡送,卻發現他沒有反應。奇怪的一抬頭髮現李岩在對著她發獃。雖然己經在一起很久了,可還是小臉一紅。眼睛一瞪,嬌嗔道:「果子!!看什麼看!!!天天看還不行呀??再看把你眼睛剜出來!!!」

可怕!!李岩被這河東獅吼一下子就給驚醒了過來,「咳咳,好看,真是好看,看一輩子也看不夠!!」

韓霜晚心中一甜,嬌哼一聲:「哼,算你會說話,現在我們要怎麼走??」

「這裡往前就會出現危險。要不然這些嗜血狂鱷也不會這麼老實的呆在那裡不追擊我們了!!!」

「嗜血狂鱷也要害怕???」這下問題有點大條了!!雖然這片林子不大,看上去倒像是兩片叢林的緩衝地帶,可也不是一時半會沖的過去的!!看來要重新好好的布置一下了!!好不容易走了一半,要是這麼交代在這才叫鬱悶呢!!(未完待續。。)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前面雖然是灌木叢,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己經升起了一層淡淡的迷霧。重新支起元力護罩,拉著韓霜晚的手大步走進了迷霧。兩人剛一進入就發現四周空間發生了變化。四面八方都是霧蒙蒙一片。

神識的探查範圍也只能勉強維持在三十米左右的距離。外面明明是艷陽高照風清雲淡,可這裡卻是陰氣森森,怨氣衝天!!!看來這凶地之名果然名不虛傳!!這裡才算是真正到了迷霧沼澤的兇險區域。

心中一緊,拉著韓霜晚往身邊靠了靠:「看來這回我們是凶多吉少了,雖然看不透迷霧可是,可以肯定這是一個陣法。但是難在此陣是以天地為局自然形成的,後來人為的加上了各種變化和殺招罷了。如果猜的不錯,這裡應該是迷霧沼澤第一關!!」

韓霜晚突然說道:「小心。你知道這個迷霧沼澤是怎麼來的嗎?」

這可到是真的讓李岩有些為難了,撓了撓頭實事求是的答道:「說實話,我還真的不知道!!」

韓霜晚點了點頭,「我猜你也不知道,不過我之前曾經在一份秘卷中知道了一些。這裡原來有一座大城,突然有一天一座神殿從天而降,據說整個神殿都是純金打造的!!可想而知這是多麼巨大的一筆財富,於是所有得到消息的人蜂湧而至。但是哪怕他們招術用盡也沒有從上面弄下哪怕一點點的金屑!!」

「本來得不到什麼好處,這事也漸漸淡了下去。可後來一位道家高人放出話來,說此神殿乃上古神殿之一,其中必有神器!!!自苦神兵有德者居之,如有人敢窺視其中寶藏必受天遣!!!可凡人哪裡管的了這麼多!!而且一聽說有神兵在內更是讓許多仙隱和魔頭也紛紛出動!!一時間真是風雲際會,各路英傑聚集一地呀!!而其中實力最強的當數八魔了。」

聽到這李岩忍不住問了一句:「天下高人隱士這麼多為什麼說實力最強的就是八魔呢?」

韓霜晚並沒有因為我打斷她的話而不高興,繼續說道:「據秘卷上所說八魔本是一母同胞,機緣巧合找到了靈寶天尊飛升前修行的洞府,從此八人一心修行。一身修為一般的地仙也不敢輕試其鋒!!」

李岩不由倒吸一口涼氣:「這麼利害????太誇張了吧??」

可是韓霜晚語不驚人死不休,「個人實力他們算是不錯的了,可最為強大的就是,他們在洞府中得到了天尊留下的八荒絕仙陣!!此陣乃上古奇陣之一。而他們八兄弟一母同胞。而且修為相若,一經施展威力更要大上許多!!」

「據說此陣分迷仙、困仙、滅仙三大變陣,而他們得到此地遺有神兵之時,對於八荒絕仙陣的參悟也只困仙略有小成罷了!!匆忙趕來一路殺人無數,終於引起天罰。仙界派出天仙引一萬天兵前來圍剿,卻被八魔引入迷仙陣中。」

「雖然陣法本身沒有什麼殺傷力,卻能讓人產生幻覺,將眼前所到的一切看成敵人,於是一萬天兵自相殘幾乎死傷殆盡!!就在八魔最為得意之時突然神秘神殿正門大開,一道金黃色的光華流水一般四散開來。八魔帶來的手下一經金光拂中之後便如同蒸發一樣消失了!!」

「倉促之下八魔各守一角祭出本命元神強行催動八荒困仙陣這才和神秘金光鬥了個旗鼓相當!!而仙界仙兵也趁機破開一條通道回到天界。後來金光自動退去,,而八魔卻發現自己本命元神被封無法歸位,隨著神殿一同消失!!於是久而久之此地在魔氣和怨氣的長年灌洗之下成了有名的凶地之一!!」

一口氣把迷霧沼澤的來由說完,李岩聽的都呆了。仔細思索了一下:「聽你這麼說來這中心地帶,除了八魔的本命元神之外更是沒有什麼其它的了??」

韓霜晚沒有直接回答「這我不清楚,我只知道秘本之中記錄,在八魔用本命元神發動的陣勢中,基本上任何人沒有生還的可能!!!」

「那不是說我們此行沒有什麼危險了嗎?這是迷陣又不是殺陣!!」

韓霜晚白了他一眼:「迷陣是不假,可是卻己經被八魔改動過了。其中到底有什麼誰也不知道!!而且不要高興太早了,我可是坦白的告訴你。八魔其中任何一個都是准仙級別的!!!你認為這樣還輕鬆嗎?」

「也許。。。我們不用找的那麼辛苦了!!」李岩目光如炬的看著前方。出於對陣法的喜好,現在的一切基本陣法都難不到他。很敏銳的發覺這裡其實是一個幻陣。

只見李岩拉著韓霜晚的手,向左上走了三步,又直行五步,轉了一個圈,眼關竟然出現了一棵大樹!!韓霜晚吃驚的看著眼前的大概。她敢肯定之前這裡絕對都是一片低矮灌木,根本就沒有這麼一棵樹!!可現在它就這麼真實的出現了!!

李岩暗鬆一口氣。他還真怕自己的猜測不對。既然發現了陣眼所在,就好辦了。一掌向眼前大樹狠劈下去。隨著巨樹的轟然倒地,周圍的空間一陣波動,

忽然眼前一亮。所有的迷霧消失不見。剛一睜開眼睛發現二人己經站在一條金光大道之上!

這可是名副其實的金光大道,因為它完完全全是用黃金鋪成的,大道的盡頭則是一座黃金神殿!!陣陣金光閃過,竟然又讓人雙眼刺痛很不舒服。身旁的韓霜晚也看呆了,張大了嘴巴好半天才開口結結巴巴的說道:

「天哪,,難道。。難道傳說是真的??真的有黃金建成的神殿??好雄偉好有氣勢喲!!」看著韓霜晚雙眼,漸漸由震驚到不可思議,最後完全轉變成了不停閃爍的小星星。。。

悲哀呀!!不過說實話李岩心裡也好不到哪去,只不過是沒有她那麼故作矜持,直接召喚出飛劍,蹲在地下就開始撬地下的金塊。

韓霜晚一見有些驚訝,像看怪物一樣的看著李岩:「不是吧??你這是要幹什麼??」

李岩一邊忙活著一邊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你傻了?入寶山哪有空手而回的道理?當然是見者有份了?別廢話了,快開幫忙!!」

不過用盡全力、汗流浹背,竟然連一點點金屑也沒有砸掉!!終於韓霜晚泄氣的把手中飛劍一丟,毫無形象的仰身躺在金光大道上氣喘吁吁的說:

「不行了、不行了,真的是見鬼了,好像金子和地面融為一體了一樣!!!怪不得密卷上也說了,曾經有很多人想得到這裡的金子,卻想取下哪怕一小塊金塊都沒有辦法。天哪,真是太難受了!!」

李岩這會也好不到哪去,四仰八叉的躺在那裡聽她說完,也深有同感:

「是呀,太殘忍了。。。明明是一個巨大的寶藏,放在你的面前,可你偏偏沒有辦法得到哪怕一點點,這種感覺。。。。真是生不如死呀!!!真不知道是哪個天殺的弄出來的好事,不知道這樣作後果很嚴重嗎?」

然後我們二個就這麼靜靜的恢復體力,四目相對同時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真是太有意思了,雖然沒有得到什麼,不過心裡很開心。」

韓霜晚也直起身子,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是呀,呵呵,偶爾瘋狂一下的感覺,還真的是不錯,唉,天天要裝淑女,真的是很難過的。」

很難過?李岩帶著怪怪的眼神看著她,可能發現自己說走了嘴。不過反正也沒有第三者,而且好像在李岩面前她也不用著再做作什麼。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李岩自己走向那緊閉的神殿大門,韓霜晚在他的身後小心的提防。屏蔽己去,這次根本沒有什麼阻力,很快就來到了大門之前。只見高大堅實的大門金光閃動,十有**也是純金打成。

門上精雕著九龍圖,九條金光閃閃的天龍栩栩如生,而其中二條龍的龍嘴正對著門縫正中,仔細一看原來那裡有一個小小的凹槽,如果真的一顆明珠,還真是一副二龍戲珠圖呢!!伸手用力一推黃金巨門,紋絲不動!!!李岩想試一下它的強度,全力一掌擊出,還沒有愕到門上就被一股柔和的金光彈了回來。

李岩二人有些鬱悶,好不容易到了這裡,怎麼知道還有這麼一出??到了門口還弄的這麼神秘,難道是怕自己的祖墳讓人挖了不成??

而且巨大的黃金門上九種靈力流動,這無明不刻在提醒著他們二人這裡很危險,不要輕易以身犯除!!韓霜晚有些苦笑的對李岩說:

「看來這裡是真的很麻煩了。。。九種不同的靈力在這門上流轉,我們不敢用哪一種靈力去破解都會遭到其它靈力的攻擊。。。這根本就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門上的靈力波動,李岩當在看在眼中,而且他正在考慮的不是如何破解這上面的靈力,是在計算自己的身體能不能承受的了如此強大的靈力波動。

按七霞宗給出的資料,這裡應該存放的是發球崑崙子當年所用留的劍靈舍利,那麼相應的取用方法,也必然和崑崙宗的功法有關!!崑崙宗最神奇的功法是什麼??當然就是可以歸化萬靈的《崑崙道訣》!!而且恰恰李岩就修習過!!

只不過如此宏大的靈力,李岩還是非常的擔憂自己的身體。當年的崑崙劍可是半步天仙的修為!!雖然比五魔差一些,卻也相去不遠。

而且當年雖然都是神魂俱散,僅留舍利。可是這粒舍利中,卻也包含了他對天道的領悟和畢生的修為心得。而且當一種功法修行千百年之後,就會自然而然的產生一種習慣。哪怕你己經換去了意識。沒有主動去修鍊,它還是會自行修鍊。

尤其是以《崑崙道訣》的神奇,將這種意外演繹到了極致辭。也正是因為如此,這裡的危險才會逐年遞增。達到現在讓人聞風喪膽的程度。

既然到了這裡,不拼一把實在是心有不甘,李岩表情嚴肅的地韓霜晚說道:「師姐,一會你離這裡稍微遠一些,我要嘗試用一些方法看能不能破解此門。萬一有什麼閃失,也不致讓你受傷。要是真有意外發生。。。還請你迴轉山門,對掌門能稟一聲。就說弟子無能,有負重望,還請再派其它弟子下山,以免誤事!!」

韓霜晚聽了他的話心中一驚。從二人認識以後,這還是李岩第一次這麼鄭重的交代他一件事!!而且在他的字裡行間韓霜晚竟然聽到了一種絕別的味道!!

「李岩,到底你要幹什麼??為什麼會這麼說??是不是真的有你相的那麼危險??」

到了這會,也不會對她再隱瞞什麼了,「是的。你也看到了,這上面九種靈力相互平衡相互制約,根本不可能一種一種的消除。當然這裡要用到崑崙的秘技,雖然可以化解不同的靈力,但是卻不知道可不可以中途停下。如果不能,以我現在的修為,恐怕最後。。。」

李岩沒有把最後的結果說出來。可是韓霜晚聽的出來,也知道他的意思。如果不能容納這些靈力,那麼肯定是一個爆體而亡的下場!!

在將後面告訴韓霜晚之後,李岩本以為她會傷心難過的勸自己。誰知道她反而平靜了下來,深情的注視著李岩,每一根頭髮都不願意放過。要將他的樣子永遠的印在自己的心底。

良久,對著李岩嫣然一笑:「好,我答應你,會在一邊看著你。如果你有什麼意外,我會立刻退出這裡回崑崙宗報信。然後我還會回到這裡。不管在哪個世界,我都不會離開你!!」說完在李岩的嘴唇之上輕輕一吻,轉身向遠處奔去。

看著韓霜晚遠去的背影,感受著唇間殘留的余香,李岩心底的一根弦輕的被撥動了。可是他知道現在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深吸一口氣,全力運轉崑崙道訣,緩緩的將右手貼了上去。

李岩的用意很簡單,如此宏大的靈力,不可能收到體內,只是想借自己的身體作為一個導體,將它們引出來釋放到天地之中就可以了。這個辦法在理論上絕對是最安全也最為可行的。只是世事難料,當他的手貼在門的一瞬間,心裡格登一下,暗道一聲:不好!!

九種靈力順著他的右手進入到了李岩的體內,雖然經過崑崙道訣的轉化,己經有一部分轉化成了紫宵帝氣。可是他的修為太低了!!低到根本不可能將一下湧入體內的靈力完全轉化!!足有三分之二的靈力滯留在他的體內。使得他的身體迅速膨脹!!

遠處的韓霜晚看到這一幕,眼中閃過絕望的神色。任由眼角流下兩行清淚,緊緊的捂住自己的嘴,沒有哭出聲音。

李岩感覺非常難受,這樣下去不出十息那麼就是一個爆體而亡的下場!!危機時刻,他猛的想起在婆羅山秘境之中得到的那本〈化元**〉,也許這就是他最後的救命稻草!!

沒有時間猶豫,第一時間左手運轉化元**頂了上去。不得不說,雖然魔宗功法一直為正道所不齒,可是有很多時候卻是有著他極為特殊的功用。剛才還被多餘的靈力充斥到近乎爆體的邊緣,在啟用化元**之後,竟然慢慢的趨於一種平衡。

就這樣,九種靈力在李岩的雙手之間經過化元**和崑崙道訣的轉化,慢慢的在他的體內以紫宵帝氣的形式保留了下來,一絲都沒有外泄。

李岩竟然就這樣在巨門之前打坐入定了!!在他丹田之中的金丹顏色慢慢變起了深紫色,當紫色達到極致之後,猛的破裂,一個小小的人影出現在了原來金丹的位置。元嬰!!多少人窮其一生都無法企及的境界,就這麼在他物我兩戽的混沌狀態下達到了!!

可這遠遠沒有結束,隨著巨門有的靈力越來越弱。李岩身上的強者氣息也越來越濃。當再也沒有一絲靈力湧入之後,他緩緩的收起雙手繼續打坐調理內息,而他的境界竟然達到了空冥前期!!

要知道修士的劃分,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出竅。合體、歸虛、空冥、渡劫。每提升一級都是極為困難的。而他這麼一步登天的機緣。除了種種巧合之外,還是有些不錯的運氣!!

足足運轉了九個周天之後,李岩才感覺到身體舒服了不少,睜開眼睛,看著遠處的韓霜晚,露出迷人的筆意,輕聲說道:「師姐,我好像成功了!!!」

韓霜晚飛快的跑了過來,一頭扎進李岩的懷裡放聲大哭。李岩當然明白她的心情,什麼也不說,就那麼輕輕的擁著她,安慰著她。過了好一會,韓霜晚終於哭夠了,這才心有餘悸的說道:

「剛才嚇死我了你知道嗎??我真的害怕你爆體而亡,當時感覺天都要塌下來了!!只好不斷的祈求上天保佑。還好最終你沒事,老天爺真的對我不薄。。。」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隨著黃金巨門緩緩的打開,一陣耀眼的金光迎面而來。巨門之後,竟然隱藏著如此磅礴的天地靈氣,韓霜晚也不傻,這麼好的機會怎麼會錯過??

立刻就地打坐,和李岩一起,瘋狂的吸收著純正龐大的靈氣。而韓霜晚好像吸收的能力不是很強,在第一時間竟然被靈氣衝擊的身體連晃,而大門也隨之關閉。僅僅不過幾步的距離,卻是完全不同的二個世界。

感受到靈氣盈體的舒爽感覺,李岩也不得不感嘆命運的神奇。一圈柔和的光暈,以李岩的身體為中心四散開去。隨著光暈的推移,空中燥亂的靈氣也平靜了下來,這才讓他有機會第一次好好的打量一下四周的情景。

不知名的神殿之內富麗堂皇,清一色全部都是黃金飾品,而在大殿的中央卻是一個王座。除了王座之上的一個精巧的玉盒再無其它的東西。不用說,那裡肯定就是存放劍靈舍利的地方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會選擇這裡。

緩步上前,隨著實力的提升,現在李岩己經非常的自信。李岩取過玉盒,順勢坐在了寶座之上。謹慎的將玉盒打開,果然,裡面一粒晶瑩剔透的舍利子出現在他的眼前。那種熟悉的靈力波動,讓他一眼就認出這正是他要找的屬於崑崙宗的那一粒劍靈舍利!!

在舍利子的邊上,還有一本薄薄的小冊子。李岩先將那本小冊子取在手中,定睛一看不由大吃一驚。只見上面三個龍飛鳳舞的四個大字「玉靈帝訣!!!」

對於自己之前的修為無法寸進,李岩雖然看上去無所謂,其實心中也是十分焦急的。 重生之軍婚進行時 這本小冊子雖然不起眼,但是肯定和自己修習的功法有關!!

迫不及待的將它打開,從頭看了一遍,果然!!這前面幾乎和自己的玉靈訣一般無二,只是多了許多關鍵的靈力運行路線、行功法門,怪不得外面的玉靈訣那麼多,卻沒有一個人可以大成!!

而且在這本〈玉靈帝訣〉之上。不但記錄了完整、正確的功法,更是還有三種絕學。

帝歸指:《玉靈帝訣》三大功法之一,凝聚天威、帝威。一指點出,宣告天帝歸來。風雲變色,日月無光,天上地下。無人難敵。

玉劍訣:《玉靈帝訣》三大功法之一。一劍擊出。無聲無息,可化萬。威力雖然無法與帝靈指相比,卻勝在範圍攻擊。而且攻擊範圍極廣,周身上下沒有死角。絕對是首屈一指的群戰頂級功法。

御靈術:《玉靈帝訣》三大功法之一。習之可與靈獸隨意溝通,號令天下萬獸。擾說這本是上古御獸門的鎮山之寶,後來不知道為何沒落消沉,最後再無聲息。沒想到這本秘技會被收錄於此。雖然看上去用處不大,可是如果運用得當。絕對不可小視。

看完了《玉靈帝訣》,李岩順手爛劍元舍利拿了起來。只不過是想仔細的看一看罷了。誰知道在他的手和劍元舍利相觸的一瞬間,一股強大的靈力從劍元舍利之中湧出,自動在李岩的丹田之內匯聚。

這次可不像剛才那麼痛不欲生,同根同源的靈力輸入,讓李岩的身體沒有任何的排斥,等完全煉化了這粒劍元舍利之後,他的修為竟然直接達到了渡劫中期!!離大圓滿也只差一步之遙!!

這還是因為他短時間之內的提升過快,神識完全跟不上修為的原因,否則直接渡劫飛升也不是不可能的。當然,如果這樣的話,以他現在的狀態,連體內的靈力都無法運用自如,哪怕是最低等級的天劫他也是必死無疑,

李岩接下來就是要學習《玉靈帝訣》上面的功法了。仔細的在腦海中回憶著《玉靈帝訣》上面的文字,臉上的表情也是越來越古怪。

原來這套功法要比他想像中還要複雜的多。起點就是要修為達到渡劫期以上!!否則修習此功十有**要爆體而亡。另外就是此功法最注重的是以靈養氣,以力養氣,以神養氣,以魂養氣,最後形成一種捨我其誰,霸絕天下的氣勢!!這就是帝氣!!

只有在體內先產生了一股帝氣,那麼才能繼續向下修鍊《帝歸指》一指點出,天帝回歸!!!李岩想像著當年創此功法的必是一代奇人,那種霸氣和自信,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擁有的,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最終創出如此霸氣的功法。

這《玉靈帝訣》雖然最主要的記載著如此培養帝氣。卻也開篇言明帝氣並不一定全是天生的。當然也有那種一出生就尊貴萬分之人,可畢竟是少數。這裡主要講解的是帝氣。而霸氣、自信,就是對帝氣最好的解釋。

無巧不巧的,李岩因為修習紫宵驚雷訣,雖然始終無法凝聚雷靈力,卻是將一身的靈力都轉化成了紫宵帝氣!!這絕對是天地間最為尊貴的一種靈力!!與這《玉靈帝訣》所描繪的竟然是完全一樣!!!

不論自己的決定是對還是錯,前途是生還是死,都是一往直前,絕不退縮。哪怕天王老子,也休想讓我低頭!!天要阻我,我就打破這天!!地要攔我,我就踏破這地!!天上地下,唯我難尊!!!這才是真正的帝威!!

當然想要達到這一程度,並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的。這需要平時點滴積累,不斷的升華。好在自從上得崑崙宗以來,李岩己經在慢慢的培養自己的這種感受。雖然還遠遠達不到帝威天怒的高度,可是總是在身上多了一絲尊貴之氣。

修鍊的時間總是過的很快,可李岩除了玉靈心法入了門,體內帝更加精純氣之後,帝歸指竟然毫無寸進!!經過幾天的努力,可以說帝歸指力的運轉路線早就己經熟記於心。可是他全力點出一指,也不過是比普通飛劍一擊威力微微強上一點而己。。。這是讓李岩十分惱火的地方。

他可不認為這才是帝歸指的真實威力,如果是那樣也不會成為渡風的壓軸功法了。可是到底差在哪裡呢??再次將帝歸指的功法從頭到尾仔細的讀了一遍,確定並不是有所遺漏。那麼就一定是自身的問題了。

連續的又試了幾次,還是沒有絲毫的進展,根本就和頂級功法的名頭不配!!有些懊惱的停了下來,遠處一直為他護法的韓霜晚也走了過來,關切的說道:「怎麼了??是不是遇到了問題?」

「師姐,我是不是太笨了??明明好像一切都完全具備,可是我卻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將它們整合在一起!!這幾天一直在修習功法,以後這將是臨陣對敵的殺手鐧,可是一點進展也沒有!!」李岩有些泄氣,靠坐在寶座之上,樣子說出來的疲憊。

「也許是你想的太多了,」韓霜晚走了過來,輕輕的替他按摩著緊繃的肌肉,「如果你把心態放正,用心去體會,去感受,可能效果會好一點,試著試著也許就成功了呢??」

「一定可以的,我一定可以成功的!!!」聽了韓霜晚的話,李岩默默的對自己說,一遍又一遍的練習著帝歸指。

可是在如此強大的靈力支配下,他竟然還能練到自己靈力乾涸,可見李岩有多麼的拚命。到最後己經是近乎一種本能的行為在自己出指了。而他也漸漸的進入到了一種物我兩忘,神遊太虛的狀態。。。(未完待續。。)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恍惚問,李岩只感覺到他的腦海中有一個身影悄悄的蘇醒,本來模糊的輪廓不斷的清晰,不斷的變大。一股強大的氣勢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

當那一指點向蒼天的時候,自己的身形也做於了和他一樣的動作,冥冥中,二道人影融合了!!!一指點出,洞穿天地!!!就在這一刻,李岩終於喚醒了自己的帝魂,點出了真正的帝歸指,宣告大帝歸來!!!

帝魂配合之後,李岩的表情更加淡定,面上無悲無喜,不怒自威。身上不時散發出驚人氣勢。這是他還無法完全掌握這突然增加的實力,這是真正的來自本源,可以令天地戰慄的實力!!!

李岩身上的氣勢忽強忽弱,足足過了一個月,這才慢慢的平稱下來,又過了十天左右,才最終消失隱藏了起來。李岩慢慢的睜開眼睛,流露出狂喜的神色。

在一邊的韓霜晚當然也發現了他的不同,就在剛才那一瞬間,只感覺到整個天地間只有他一個人。那種氣勢完全與天地完美的融為一體,讓人有一種頂禮膜拜的衝動!!

「成功了!!我終於成功了!!哈哈哈。。。」李岩高興的一把將韓霜晚抱了起來,在那裡又跳又笑的,像一個小孩子。韓霜晚面上帶了一絲羞紅,心裡更多的還是一種幸福和甜蜜。

一直蹦了很久,李岩這才停了下來,有些不好意思的將懷中的玉人放下:「嘿嘿。那個。。。剛才有些失態,希望師姐不要介意呀!!一時高興,就有些忘形了。。。」

韓霜晚活動著被他弄的有些酸痛的胳膊。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還能怎麼樣??反正你都興奮過了!!真不知道怎麼一下子變成一個孩子了。」

李岩當然聽的出來這是己尼原諒自己了,於是討好似的說道:「師姐,我告訴你,現在我己尼將這本功法中的最強技能學會了!!這帝歸指那可是凝聚天威、帝威,發出的天地間至強一擊!!一指點出,宣告天帝歸來!!風雲變色,日月無光。無人敢擋其鋒!!以後就沒有人敢在我面前欺負你了!!」

儘管韓霜晚知道這只是李岩一時的衝動之詞,可還是非常的高興:「那就恭喜你了,這樣我們在對抗魔宗的時候就更加多了一份把握。這裡的事情差不多了。那麼我們下一步要去哪呢??」

李岩剛要說話,只感覺到自己乾坤袋中有什麼東西在對一直聯繫自己的神識。有些奇怪的在乾坤袋中一翻,找出一塊古樸的玉符。仔細一想便認出這是一塊傳音玉符,只不過是一直沒有怎麼用過。這一次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消息呢??

關於這種傳音玉符的使用方法他早就熟記於心。將自己的一縷神識探入其中。立刻王倫的聲音傳起了他的腦海之中,「李岩,大事不好。其它門派前去尋找劍靈舍利的弟子全都被魔宗人狙殺。和你一起下山的四位弟子本命玉牌也碎了。現在整個崑崙宗或都說整個正道除了你之外,全都被魔宗完全的堵在了自己的山門之中!!所以現在有一個重要的任務要交給你!!」

聲音有了一個短暫的停頓,似乎也是有些為難,「李岩,其它的劍靈舍利還好說,畢竟都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可是當年七霞仙子的劍元舍利不知為何竟然存在於天魔山上!!所以這一粒舍利是無論如此都要想辦法搶回來的!!如果被魔宗之人得到。那麼正道危矣!!」

李岩感覺自己的嘴裡有些發苦。天魔山??魔宗的大本營!!自己現在修為是提升的挺快,也有了至強功法。可是那裡還有五個老不死的呢!!他可沒有自大到以為可以一挑五。

可能王倫也知道這樣要求他有些過分。最後也是一聲嘆息:「唉,你自己看事行動吧。一切以保重自身為主,不要輕易冒險。如果事有可為,那麼可以一試。如果實在不行,就找個隱蔽之所,安心修鍊,不要再回崑崙宗了!!」說完,玉符重新暗了下來。

李岩並不傻,雖然王倫並沒有明說為什麼要他一定要去取那粒天魔山的劍靈舍利。可是也猜出一個大概。現在所有正道大門派全都被魔宗包圍,雖然還沒有發生大的衝突,可是誰也不願意先挑起戰事。

這樣一來就是一個長期僵持的局面。可是魔宗作為攻擊方,可以隨時隨地的從其它地方源源不斷的調集資源,增加人手。而被困的正道門派卻是在吃自家老底,用一點少一點。一消一漲,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最後的勝利者是誰。

而且九粒劍元舍利,幾科己經可以肯定是對抗五大魔祖的唯一手段。如果讓魔宗的人得到,不管是煉化還是毀掉,都會將這一部分傳承完全的抹殺!!那樣以後就再也沒有什麼可以對五大魔祖構成威脅的了,在這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內。都會是魔焰囂張、正道凋零的時期!!!

這也是為什麼王倫單單讓他去取那一粒舍利了,而且還在說事不可為就儘可能的遠離是非地,安然度世,給崑崙宗留下一點香火。李岩軒軒的收起傳音玉符,臉色凝重。

韓霜晚也看出他的心情不好,卻不知道為何:「怎麼了??莫不是山門有變??」

李岩點了點頭:「不錯。魔宗突然發動大規模的攻擊。將所有正道門派全都圍了起來。而且八大門派派出尋找劍元舍利的弟子,無一倖免,全都被魔宗狙擊殺害。現在可能只有我們二人僥倖存活。」

「什麼??」韓霜晚也沒有想到之前一直很平靜的魔宗竟然一出手就會是如此大的規模,「這事有點不太正常呀??」

「的確不正常,我猜想可能是因為魔宗打入正派中的探子,得知了劍元舍利的事,所以他們這是怕我們停課劍元舍利對他們形成威脅,這才會如此的偏激。」李岩到是看的透徹,沒有人願意讓對手強大起來。

「恩,這麼到也是合情合理,那麼我們下一站去哪??」韓霜晚現在對這些看的不重了,只要能跟在李岩的身邊,一切都值得。

這話還是真的讓李岩有些為難。七霞仙子的劍元舍利可是在天魔山呀!!五大魔祖坐鎮的地盤!!自己可是沒有一絲一毫的勝算。可是不去?道義上又實在是說不過去,那可是關係到整個正道的生死存亡!!幾番掙扎之後,目光堅定的看著北方,一字一頓的說道:

「我決定了!! 獨孤伽羅不孤獨 下一站我們去天魔山!!尋找七霞仙子的那粒劍元舍利!!」

「恩,你哪我就陪你去哪。不管是天涯海角還是刀山火海,我都會一直陪你走下去!!生死相依、不離不棄!!」聲音不大,卻每一個字都如重鎚一般擊打在李岩的心坎上。就算是他再遲鈍,這時候也不可能沒有一點反應。

輕輕的將韓霜晚摟在懷中:「師姐,李岩何德何能,可以讓師組如此傾心??終身大事,萬萬不可唐突,以免遺憾一生。。。」

韓霜晚在李岩溫暖的懷抱之中拱了幾下,找到一個最舒服的姿勢,毫不在意的說道:「這有什麼,自從那天你救了我之後,你的影子就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裡,再也無沅抹去。既然上天給了我這麼一相和你長相廝守的機會,那麼我就一定要好好的把握!!我知道你這麼優秀的人,喜歡你的女孩子一定很多。我不在乎,真的不在乎,只有讓我知道你心裡有我,那我就知足了!!」(未完待續。。)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李岩對於韓霜晚的情意如何還能裝作不知!!可是在他的心裡還有另外一個人的影子。現在外面魔宗彷彿受到了什麼刺激一般。全力出動,到處都是魔宗弟子。婉靈兒就這麼一個人離去,他心中也是極為擔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