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當那些老人都衝進了洞穴之後,那百餘米區域內的詭異力量平靜了下來,不再暴躁。


看到這一幕,我下意識的瞥了三足鳥一眼。

這情況讓我有點心驚膽戰了,我過去的話,真的沒問題嗎?

三足鳥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中疑問和擔憂,輕聲說道:「你本身就是屬於混血,絕對沒問題的。 全才奶爸 或許會有點壓制和生命力流逝的情況,但是絕對不會出現太嚴重的情況。我也知道你心裡有點不情願,所以我給你一個承諾!」

三足鳥眸光灼灼,很認真的對我說道:「只要你拿到了寶藏內的那件東西,我和老狗它們就能在妖族內組建自己的勢力,絕對不會比八大皇族差。到時候,這股勢力就是你最堅強的後盾,不論是在妖族還是世俗界,絕對是數一數二的……」

三足鳥這樣說,顯然是對那神秘的至寶有著莫大的信心。

不過,我也不是三歲的小孩,它的這個所謂的承諾,水分還是太大了。

因為這個承諾的前提是我能活著從寶藏里出來,並且還是順利拿到那所謂的至寶的前提下。一旦我掛在了裡面,再美好的承諾都是泡影了。

看著我面無表情的樣子,三足鳥神情有點訕訕,不敢直視我的眼睛了,它自己也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是空頭支票了。

既然已經到了這裡,也沒有退縮的可能了,就算我不願進去,我估計三足鳥都得把我扔進去了。

我也不理會三足鳥了,盯著洞口的方向,心中一狠,直接邁步走了過去。

之前那些混血妖族進入那百米區域的時候,雖然有點異狀,但是並沒有太大的問題。我的情況和他們類似,應該也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吧!

一步邁入那片區域,那裡詭異的力量縈繞在我身周,細微的力量鑽進我的身體。

我明顯的感覺到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壓制,與此同時,體內的生命力確實出現了流逝的現象,不過這種情況很緩慢,快速通過這段距離應該就沒多大問題了。

深吸一口氣,我腳步加快,朝那洞穴入口衝去。

而就在距離那洞穴入口十餘米處的時候,異變突然發生了。

那股進入我體內的詭異力量,鑽進了我的心臟之中,然後……

「吼~」心中蟄伏的凶獸蘇醒,低沉的吼聲傳來,沒有暴力殺戮,反而是無上威嚴。

同時,這百米區域內詭異力量猛地一滯,隨後轟然爆發。

就像是一座死寂的火山,猛然間噴發了。

這股詭異力量的爆發,比之前那眾多妖族老者通過時的力量爆發還要強,恐怖至極,瞬間淹沒了我的身影。 「你要是說我們孤立你,你怎麼不想想自己身上的毛病?是你的性格怪癖,跟我們合不來,怎麼反倒成了我們孤立你了?你說這句話的時候,也不好好想想自己,你自己身上的毛病是怎麼樣的,還需要我們說么?」

歐洛微輕抬了眸,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女生不由惱怒:「歐洛微你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

歐洛微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可怕了起來,收起了剛剛的笑意,整個人身上的氣場跟剛剛完全是不一樣。

很好……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她!真的是不怕死!

歐洛微從來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今天,這個女生,話太多了!

「我笑,你蠢!實話告訴你們,你們還不配跟我做同學!更不配跟我說話!現在,我後悔的就是一開始沒有把你們全部給解決!不然也不會這麼浪費這麼多口舌。所以,這個理由還合適么?」歐洛微看著那些同學,心底不由一聲冷笑。

這些人,全是富二代,都嬌生慣養慣了,壓根就不明白什麼叫拋棄一切!

如果她願意,別說一個斯蘭蒂,就是兩個斯蘭蒂,三個,四個她都是可以一鍋端了!就憑她現在的這個實力!

所以這些人,又算什麼?只不過是一些不起眼的螻蟻而已!

被歐洛微「侮辱」的同學們臉色都鐵青著。

歐洛微這是什麼意思?說她們比不上她?呵呵,放眼望去班裡的隨便一個同學家世都要比歐洛微好的不知道多少倍!歐洛微究竟是以什麼樣的心態來說句話的?

似是很有默契一樣,大家突然間沒有說話了,直到方程美帶著幾個學校領導來的時候,才打破了這個安靜。

一開始,她們還擔心這件事曝光的後果,但是現在她們壓根就不再害怕了!誰叫歐洛微竟然那樣說?

學校領導跟著方程美來到保安室,看著站了一個班級的同學,臉色刷刷的沉了下來:「怎麼回事?不用上自習?你們高二三班是想集體曠課?」

項鏈丟失的女生站了出來解釋著:「不是的主任,其實,其實……」

主任略微不耐煩開口道:「其實什麼就說,不然就別說!」

女生嚇了一跳,然後說道:「其實是我的一條祖傳項鏈不見了,班裡面所有的同學課桌都搜過了,都沒有,就歐同學不肯讓搜,所以我決定過來用監控查找的。」

雖然女生沒有明說,但是主任也聽出來了,抓住了歐同學這個稱呼,於是開口道:「歐同學是哪個?請站出來!」

三班同學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歐洛微。

歐洛微:「……」看我幹嘛?她臉上寫了歐洛微三個字了?她沒嘴嗎?自己不會說嗎?

還不等歐洛微自己開口,主任就開口確定道:「你就是歐同學?」

歐洛微淡淡的嗯了一聲,隨即就沒有出聲了。

主任:「……既然整個班的同學都查了為什麼你不肯接受搜查?還是說,這位同學的項鏈真的是你拿的?」 這裡的詭異力量,在之前我已經見識到了其中的威力,瞬間使人化為齏粉,那樣的恐怖力量,根本不是我能抵抗的。

所以,當感應到這裡的力量呈幾何倍數的爆發,並且將我死死的包裹其中的時候,我的心就已經墜到了冰谷底。

完了,徹底的完了!

腦海中一片空白,心臟似乎在這一刻也停止了跳動,頗有種魂飛魄散的感覺。

就這麼死了的話,我絕對是很不甘心的!

也不知道等我死了之後,父母知道之後會難過成什麼樣?周倩和唐靈知道我死去的消息之後,會不會難過?

還有,媽的,就算死了之後變成了鬼,我也不會放過三足鳥那王八蛋,不是說沒問題嗎?這他媽算怎麼回事?

還有……

咦?

什麼情況?

腦海中急轉這些念頭,心灰意冷之際,我突然發現一件事。

我沒死!

全身上下一點事都沒有,不痛不癢,連一根毛都沒有傷到!

那濃郁恐怖的詭異力量,雖然包裹著我,但是卻沒有傷害我,反而……

反而讓我感到有種很熟悉很親切的感覺。

絲絲詭異的力量鑽進我的身體中,然後匯聚在我的心臟位置,融入其中,像是在滋養。

心中的那隻凶獸,剛剛吼了那一嗓子之後就不吭聲了,這些詭異的力量,很顯然和我心中那古怪的凶獸有關,在滋養著它。

這一刻,我沒有感到心安,反而是有種極其不安,甚至有種驚慌的感覺。

之前孟家三祖曾經說過,我心中的那隻凶獸已經快要真正的覺醒了,我怕,怕它真的覺醒之後,我就不再是我了。

誠然,我現在的實力全是依仗它的緣故,所以我的身體力量才能提升這麼快,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就願意讓它佔據我的身體。

詭異的力量源源不斷的滋養心中的凶獸,雖然我的力量在此時也能感覺到明顯的提升,但是這一切都不是我願意看到的。我想讓這股詭異的力量停下來,但是我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太久,大概半柱香的時間,那詭異的力量已經不再繼續鑽進我的身體中了,依舊縈繞在我的身邊,隱隱傳來一股歡呼雀躍的情緒。

如果將這種感覺說給別人聽的話,別人肯定以為我瘋了,但是只有我知道,這種感覺是真的。

就像是曾經我融掉那本天藏之後,夢中所遇到的情景,那無數符文和古怪圖案縈繞在我的身周一樣。

那感覺,就像是我是它們的王似的。

我已經不知道此時此刻是什麼心情了,心中的那蟄伏的凶獸,已經快成了我的心病了。

我扭頭朝後面看了一眼,百米區域外,三足鳥瞪大了眼睛看著我,瞠目結舌,一副極其震驚的表情,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是最終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剛剛那詭異力量暴動縈繞包裹我的一幕,估計也把它嚇壞了,更讓它不敢置信的是,我竟然毫髮無損。

估計它想破腦袋也猜不出來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我也沒有理會它了,深吸一口氣,將心中的疑惑和不安扔到一旁,邁步走出了這百米的區域,進入了那洞穴之中。

進入洞穴之後,身周縈繞的那股詭異力量就消失了。

boss溺寵:老婆,跟我回家吧 不過,與此同時,一股森涼的氣息從洞內傳來,拂過了我的身體。

陰氣?!

妖神一脈的寶藏,處於妖族中心之地,怎麼會有陰氣的存在?

難道這裡有厲鬼?

別開玩笑了!

如果真的有厲鬼在這裡作亂的話,早就被那些妖族的老者給滅掉了,畢竟這裡不是陰間,這裡可是妖族的地盤啊!

話雖如此,還是小心點為妙。

三足鳥說天藏那本書記載的東西是這座寶藏的鑰匙,如果它所說的是真的話,此次進入這裡的人,也只有我有希望能拿到最後的寶貝了,其他人都是作陪村了。當然,這個秘密萬萬不能泄露出去,要不然還沒等見到最後的寶藏,估計我就會被圍攻了。

我保持著警惕,一步步朝洞內走去。

這座洞穴不是天然形成的,刀斧雕篆的痕迹很明顯,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一顆碩大的夜明珠,微弱的光芒指引著前進的方向。這些夜明珠若是拿到世俗界的話,絕對是價值連城的至寶,而在這裡只是起到照明的效果而已,這樣一來,我對於寶藏內的寶物更加的好奇了。

一直往前走,走了數千米之後,終於走出了這長長的洞穴通道。

前面豁然開朗,是個比較大的洞穴空間,足有數百米方圓。

之前進入的那些混血年輕妖族和那些妖族老者,都在這裡,盯著前方,一個個面色凝重,似乎被什麼難題難住了。

在他們的前方,有八個洞穴,每個洞穴的上方,都有一個字。

「生、死、景、杜……」

看到這八個字的時候,我腦海中直接蹦出一個詞,八門遁甲!

我沒有接觸過八門遁甲,也不知道是什麼鬼東西,不過腦海中確確實實的出現了關於這個的記憶,那不是屬於我的記憶。

與此同時,幾道古怪的圖案浮現在我的腦海中,不斷的移動疊加,似乎因為這八門遁甲的緣故,那幾道古怪的圖案想拼湊出來什麼東西似的,一切都在我的腦海中默默的進行著。

我來到這裡,前面那些人明顯也察覺到了,但是沒有人理會我。或許,在他們的眼中,我根本不值一提吧!

這樣正好,沒有人關注我,方便我低調行事。

在前方那些人竊竊私語的時候,我腦海中那幾道古怪的圖案最終定型了,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道新的古怪圖案。

我的眸中一亮,下意識的看向那八個洞穴其中的一個。

死門!

物極必反,死之極之至即為生!

死門,就是通過這八門遁甲的活路,唯一的一條活路!

而就在這時候,前面那些人似乎商討出了結果,直接有八位混血妖族的青年走出,每人選擇一個洞穴,直接沖了進去。

顧少一寵成癮 在無法選擇的情況下,似乎這種情況是最好的試探方法了。

剩下所有人都死死的盯著那八位混血妖族,我自然也不例外,不過我的視線主要集中在那進入死門的妖族青年身上。

我想看看,我腦海中那古怪圖案推測出的安全通道究竟準不準確!

八位妖族青年深吸一口氣,身上妖氣覆蓋籠罩,防護己身,直接衝進了八個洞穴中。

一個呼吸的時間后,慘叫之聲傳來,戛然而止,沒了聲息。這聲慘叫,是從杜門那邊傳來的,很顯然那位青年凶多吉少了。

寵妃是個女魔頭 這聲慘叫,像是拉開了序幕似的,在這之後,短短的幾個呼吸的時間裡,慘叫之聲連綿不絕的響起。

最終,除了生門和死門之外,其餘六門皆傳來凄厲慘嚎。

這樣一來,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死死的關注生死兩門,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喘,緊張的等待著。 歐洛微輕笑了一聲:「我為什麼就要給她們搜?老師你應該是最清楚的,是個人都有權利保護自己的隱私,老師你也不例外吧!」

最後一句,她完全就是在給主任挖坑跳,而這個坑,主任也不得不跳進去!

果然,主任臉色一沉,沒好氣的硬聲道:「確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隱私,但是歐同學你隨意辱罵同班同學就是不對了!」

歐洛微笑了一下,只是這次只說了兩個字:「是么?」

主任並不知道歐洛微「是么」這兩個字到底是什麼意思,只是順著她的話接了下去:「是!同學之間本就應該互相幫助,互相鼓勵對方,而不是落盡下石!」

歐洛微沒有接話,反而是看向了站在一邊的那些所謂的「同班同學」。

目光冷卻了下來,而這個時候方程美還不嫌事大一樣在旁邊起了哄。

「對,主任,你知不知道歐洛微是怎麼逼我們發下毒誓的么?她竟然用拳頭威脅我們,我們打不過,只好順從,主任,這種手腳不幹凈脾氣又不好,還隨便動手的學生還要繼續留在斯蘭蒂么?斯蘭蒂可是全A市甚至整個華國最好的貴族學校,怎麼可以讓這麼一顆老鼠屎毀了?」方程美絲毫沒有注意到主任因為她的話臉色而微微的難看。

歐洛微只是這麼簡單的看著方程美,沒有做反駁,只是把話開始引到了監控上面。

「老師,真相是什麼,你應該看監控才能明白!並不能因為某個人的一面之詞而盲目,不然,你這個主任也就做到頭了!」

如果說剛剛方程美的話只是讓主任臉色不悅,那麼歐洛微的話,可以說是一把火把,徹底點燃了他的怒氣!

「歐同學,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么?我教書這麼多年,你還沒出生我就已經在教了,這就是你對一個老師的態度么?」主任被氣的不輕,這還是頭一次,有人質疑他的能力!

說著,主任憤憤的走到保安面前,打開了監控……

幾乎是所有的同學都看了過去,就除方程美沒有看過去,因為她有足夠的自信自己能贏!

歐洛微,你就等著乖乖的離開斯蘭蒂!乖乖的當眾向我道歉!乖乖的,做回之前的你!

……

電腦上正播放著高二三班的監控,根據那個女生的說辭,在午休的時候項鏈還在,只是上體育課之前,把項鏈放在了桌子上。

監控內,歐洛微從下午第一節課就趴在桌子上睡覺,一直睡到體育課中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