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白蓉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以前他覺得自己父親勢在必得,所以當然也沒有太過於開心。


現如今自己的男朋友有如此的成就,白蓉蓉當然很替韓風高興的。

「爹,你也明白。韓風的公司剛剛成立,就已經有了如今的成就,我怎麼能不高興呢?」

白老爺子看著自己女兒的樣子,無奈的笑了笑。

「好啦,我就是開個玩笑。他在那邊,你快去和他慶祝這個好消息吧!」

白老爺子也不敢相信韓風竟然有如此的才能,所以當然也慢慢的接受下來。

白蓉蓉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朝著韓風的方向走去。

此時的韓風周圍圍滿了人,無非就是來恭維韓風的。韓風覺得一點意思都沒有,甚至有一些想要逃跑的意思。

白蓉蓉看到這個畫面,忍不住想要笑,因為他還是頭一次看到韓風如此狼狽的模樣。

韓風也看到了不遠處站著的白蓉蓉,連忙對身邊的人說道:「大家有什麼合作上的事情,直接去我公司談就好了,現在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去處理,就不奉陪了。」

還沒有等其他人反應過來,韓風早就已經跑出了人群。

白蓉蓉也跟著韓風離開了這次晚會,兩人走到大門口的時候,總算鬆了一口氣。

韓風望著身邊的白蓉蓉,臉上露出了笑容:「我這次沒有讓你失望吧?」

白蓉蓉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剛才他聽到韓風的名字,就知道自己沒有看錯人。

「當然沒有,你在我心裡永遠是最棒的。就算這次競標沒有成功,我也還想和你在一起。」

韓風聽到白蓉蓉說的這番話,立刻把白蓉蓉擁入了懷中。

這個地方畢竟不是久留之地,所以韓風馬上帶著白蓉蓉離開了這個地方。

這一幕剛好被走出來的陶可兒看見,他看著白蓉蓉和韓風待在一起,嘴角露出了不經意的笑容,隨後走進了晚會當中。

第2天一早,白老爺子便叫醒了白蓉蓉。

白蓉蓉還沉浸在昨天的美夢當中,就被自己的父親給叫醒了。

她有些無奈地聽著外面的敲門聲,只能下床無奈的去打開了門。

看著門口站著的父親,白蓉蓉心裡更加變得無奈起來:「父親,你這麼早叫我起來幹什麼呀?」

白老爺子望著眼前的白蓉蓉,然後指了指下面:「昨天的李叔叔來了,你快收拾一下吧。」

白蓉蓉立刻明白了自己父親的意思,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

昨天她確實把這件事情答應下來,但是沒有想到李叔叔竟然這麼著急,這一大早上就來到他們家裡。

白蓉蓉關上房門,隨便找了一身休閑的衣服,便穿上走下樓去。

李叔叔和李權早就已經在樓下等待已久,李叔叔望著自己的兒子,心裡更加滿意了。

「李叔叔,你們怎麼來這麼早呀?不是說好出去吃飯嗎?怎麼這麼早就來我們家了?」白蓉蓉有一些無奈的望著坐在沙發上的李叔叔,還有李叔叔身邊的李權。

李權現在長相看起來還不錯的樣子,不過和韓風比起來,還是稍微遜色一點。

李叔叔看到白蓉蓉之後,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這不是我們家兒子著急嗎?說這麼長時間都沒有見到他的蓉妹妹了,所以我便一大早就帶他來了。希望沒有打擾你們。」

白蓉蓉無奈的嘆了口氣,知道自己會打擾別人,還這麼早來,她又不好意思說些什麼,只能無奈的笑了笑。

「怎麼會呢?是李叔叔抬舉我們了。」

白蓉蓉順勢坐在了自己父親的身邊,她可不想和這兩個傢伙有什麼瓜葛,所以便離得很遠。

卻沒有想到李叔叔直接站了起來:「讓兩個年輕人坐在一塊兒吧!」

。 柳昱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不自覺地點了點頭,對她的話表示認同。

「你說得對,是我太過分了。」

他在感情問題上的確有很多處理不當的地方。

比如,對秦舒糾纏不休。

比如,對辛寶娥的深情視而不見。

繼續這樣下去,只會害了自己,還拖累別人。

柳昱風歉疚地看著辛寶娥,鄭重其事地說道:「以後,我不會再選擇逃避。」

「昱風哥哥,謝謝你。」

辛寶娥溫聲回道,唇角悄然彎了彎。

看來自己今天這一趟果真沒有白來。

當然,她也沒忘記自己來這兒的另外一個目的——拿回銀針。

首發網址et

辛寶娥正打算先試探一下,確認柳昱風真的撿走了那根銀針。

還沒等她開口,卻聽柳昱風說道:

「寶娥,關於褚奶奶車禍的事,我有些話想請你幫忙帶給秦舒。」

辛寶娥面露不解,下意識地問:「什麼話啊?」

只見柳昱風的臉色悄然嚴肅起來,一字一句地說道:「褚奶奶的車禍,並非偶然。」

他雖然一直沒有露面,卻也在關注最近發生的事情,尤其是褚老夫人車禍那件事,事發第一時間他就覺得不同尋常,一直在暗中調查,果然查到了一些線索。所以他才在車禍幾天之後,才有空來探望褚老夫人。

這件事情,本來是打算今天跟秦舒見面之後好好說一說的。

可是,她卻讓辛寶娥來了。

但她卻壓根兒沒打算來見他。

聽到柳昱風的這句話,辛寶娥臉上的神色頓時僵了一下,愕然地看著他,心裡緊了緊,「昱風哥哥,你是說褚奶奶的車禍……」

一絲不安的感覺,在她心頭蔓延。

只見柳昱風微微點頭,面色凝重地說道:「我這兩天一直在調查這件事情,發現褚奶奶車禍事件的背後,跟你老師潘中裕有關係。」

辛寶娥瞳孔縮了一下,眼底快速地掠過一絲驚惶。

昱風哥哥竟然查了褚老夫人車禍的事情,而且還查到跟潘中裕有關!

他到底是怎麼查到的?

辛寶娥心裡狂跳如雷,臉上卻不敢露出半點兒異樣。

她不可思議地說道:「怎麼會跟我老師有關?他為什麼要設計褚奶奶出車禍呢?」

柳昱風搖頭,叮囑道:「你回去後跟秦舒說一下這件事,讓她多留意潘中裕那邊。她跟潘中裕打過交道,對他也比較了解,應該更容易查出他做這件事的動機。」 時間過得很快,傍晚來襲。

天空中一輪紅月降臨,似乎彰顯著今晚是大凶。

距離夏波不遠的地方,一條空間隧道敞開,一隻只野怪的身影在空間隧道里浮現。

「這次任務的難度有點高啊,竟然這麼多人。」

「b級任務,已經差不多了,完成這個任務,就能夠休息休息了,這幾天實在是太累了。」

「別吭聲,前邊有人!」

從空間裂縫走出來的野怪竊竊私語,他們來自不同地方的野怪,受聘於規則,不同於刷新出來的野怪。

刷新出來的野怪都是沒有完成固定任務,沒進入野怪城裡的野怪,實力自然不如他們強大,要知道每進行一次任務的野怪實力都會獲得相應的提升。

而系統會根據公路上的玩家等級產生相對應等級的任務,野怪便會接取任務,不過在接取任務的時候,系統會進行評判,那就是參加本次任務的野怪實力是否符合該任務的難度。

一般來說,是沒有該公路上的野怪的,但偏偏他們前來的時候就有一隻該公路上的野怪。

這隻野怪正是夏波。

夏波正在打量他們,他們也在打量夏波。

擁有野怪令的夏波得到了非常完美的偽裝,這些野怪根本看不出來夏波是玩家。

「有人提前來到這裡?」還有不知情的野怪說道。

「別吭聲!」立馬就有越改制止他。

「你是,這裡的boss?」其中一名長相醜陋,滿身猙獰的血口的野怪出聲問道。

「不是,跟你們一樣,也是來完成任務的,不過我不是來自野怪城,而是本地野怪。」夏波隨口道,這還是他第一次接觸野怪。

他竟然能夠聽懂對方說的話,以前擊殺野怪的時候,可是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因為自己殺野怪的時候,野怪都是大喊大叫的。

想必是野怪令的作用。

「本地也怪?」

這些野怪愣住了,開什麼玩笑,本地也怪我們能從你身上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氣息?

既然對方不想告訴他們,他們自然也不會打聽對方的出處,一般來說野怪是非常忌諱這個問題的。

「好了,既然都到齊了,那我就說一下這次任務吧,一共十五人,等級最高的目前十六級,實力強悍,不容小覷,不過我們也不差,只要相互配合不出問題,將這些人殺死還是比較輕鬆的。」為首的野怪似乎是這支小隊的隊長。

夏波在一旁靜靜的聽著他們的交談,沒有插嘴。

「你…你就先跟著我們吧。」好像是隊長的野怪轉身看了眼夏波,短暫思考,才說道。

「可以是可以,不過在行動之前,我有事情要問你們。」夏波淡淡的說道。

「嗯?你還有什麼事兒?」隊長很客氣的說道,眼前這野怪出現的實在是太詭異了,剛好是在他們開闢的空間傳送位置不說,身上還有一股莫名的氣息,就好像深藏不漏的高人一般。

在這野怪之間因為是系統傀儡的緣故,本著本事同根生的想法,他很客氣。

「我想了解一些關於怪物城的事情,怎麼樣才能夠進入怪物城?」夏波說道。

「進入怪物城?需要完成一定量的任務,或者完成這次任務,這次任務的難度非常高,一般本公路的野怪實力沒有那麼高的,你是這個公路的野怪,既然是跟我們一起行動的,那隻要參與這次任務,完成之後就能夠回去了。」

「原來是這樣,怎麼樣才能夠參與任務?」

「參與任務的方式很簡單,只需要跟著我們踏上公路,即為加入公路。」野怪說道。

那感情好。

夏波點頭:「行,既然這樣,那就出發吧。」

隊長盯著夏波看了一眼,便招呼著自己的人小心翼翼的摸向公路,這次任務是有一定難度的,如果能夠偷襲一個人,或許任務的難度便會大大降低。

所以這次任務他準備的非常充足。

眾野怪在黑暗之中摸索著前進,很快,一條筆直的公路出現在他們的視野之中,依稀能夠看到公路上停放著三輛戰車以及兩輛房車。

公路前還有篝火,火光之中還映照著晃動的人影。

數只野怪小心翼翼的摸向公路,倒是跟在他們身後的夏波大搖大擺的走著,絲毫沒有擔心。

野怪也沒在意身後的動靜,反而是精神緊繃著,無不注意力集中。

這次行動看似非常簡單,但實際上充滿了不定性因素,對於野怪而言,除了特殊野怪之外,其他野怪都是沒有技巧的,但是四維屬性極其恐怖。

不過在恐怖,他們的實力也是極具穩定的,就好像是三角形一樣,具有穩定性。

戰鬥值是幾,那就是幾。

擁有技巧就不同了,因為不清楚技巧的強大,實力會隨時發生更改,就像是面對著些玩家一樣,他們的實力強大足以把十四級玩家碾壓,但就因為技巧的不穩定性,所以具備一定的風險。

至於如何成為特殊野怪,那就需要完成九死一生的特殊任務,而且死亡將不再復活!徹底從這個世界消亡。

「計劃統一,先把…」

隊長停下正要說計劃,就看到一道人影已經出現在了公路上!

仔細一看,不正是這條公路上的野怪嗎!

「隊長,他!」

「該死!這些人發現了!」

「先不要動!我們還有機會!趁著這些人出手,我們偷襲!」隊長立馬壓低聲音,扼制這些人的舉措。

夏波的舉動瞬間導致計劃暴露,那些正在篝火前談天的異族目光看向了這邊,嘴裡發出嘲弄:「呦,又來經驗了,小沫,去把它殺了。」

火光中站出來一個身材苗條的異族,但模樣卻極為醜類,這是相對於夏波的審美觀而言。

但是對於這顆星球上的人來說,這是女神級別的任務。

卻見女子款款走來,彷彿婀娜多姿的天鵝,眉目帶電,風情萬種。

夏波差點吐了,就好像異形在你面前擺騷弄子易班。

「你們真的噁心到我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