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白雲飛一下就是喜歡上這裡。


因為這裡是一個練級的好地方。

找到地方,沈琳和白雲飛互相點頭致意以後,就開始群怪了。

以前,都是沈琳群怪,白雲飛跟著保護,也會不閑著的單挑妖獸,一對一的打。

但是,今天,既然身懷仙裔血脈的秘密,在朋友間已經不是秘密,白雲飛今天就可以用仙裔族人的身份,打妖獸了。

以人族身份,斬宗弟子職業打妖獸的時候,白雲飛是單攻職業,打妖獸是一對一的。

沒法像沈琳一樣,群攻武技,一打一大片。

不過,當白雲飛以仙裔族人的身份,精靈族的職業打妖獸之時,那情況,有了一些不一樣。

雖然精靈族的弓技是單攻技能,可是,精靈族的種花技能,卻是群攻技能。比如入夢花,比如陽神花。

栽下陽神花之後,所有靠近陽神花的妖獸,都會被自動攻擊,不停掉血。

這也是陽神花可以破人族職業刺宗弟子的刺殺潛藏技能的原因。

即使你潛蹤過來,人眼無法一下看見,可是,對於種下的陽神花來說,一次全範圍的攻擊,就會讓你受傷流血,然後自動顯形。

同時,白雲飛還可以召喚靈界里的異獸協助戰鬥。弓技加上召喚異獸協助,再加上種花,白雲飛這個單攻職業的打怪速度,即使還是比不上劍宗職業的沈琳,但是,卻也不會比她慢多少了。

就連沈琳見了,都是覺得神奇的對白雲飛讚不絕口的道了:「雲飛,你現在打妖獸的速度都快超過我了。以後,你可可以群妖獸帶人了。」

聽到沈琳這話,白雲飛道了:「在這裡帶咱們身邊的人,可以。我的仙裔血脈是秘密,給你們知道沒有關係。在外面不行了,我用這樣的技能帶人,會讓人看出來的。所以,在外面,我還是只能夠以一個斬宗弟子的身份出現。琳兒,你可要記得啊,到了外面,別暴露我這個秘密。」

「那倒是呢。我知道了,雲飛。不過沒關係,以後需要帶人了,你的秘密不方便暴露,那就還叫我來帶。」沈琳也立即一下想明白了,白雲飛的確不能夠在外面群怪帶人了。

因為這會暴露他是仙裔血脈的秘密。

而這個秘密,只是如她這樣的好朋友,少數幾個人可以知道的秘密。

一想到白雲飛的秘密,可以告訴她,卻是不能夠讓別的人知道,沈琳就是一下覺得,似乎,她現在已經是白雲飛身邊,很是親近的朋友了呢! 發現這點,讓沈琳還是很開心的。

現在兩人打妖獸都很快了,妖獸越打越少,漸漸的,兩人離開的距離漸漸就是遠了。

這也沒辦法,雖然妖獸是打不完的。但是打的太快,也會讓妖獸急劇減少,只能夠換地方了。

「雲飛,救我!」

白雲飛正在栽花打怪呢!

突然聽到沈琳的呼救之聲。

剛栽下的花,白雲飛也不管了,立即用上精靈族的身法武技,靈狐,立即如同一隻小狐狸一樣,飛快跑向沈琳剛剛在的方向。

白雲飛幾乎是很快就是趕到沈琳的旁邊了,一眼看去,沈琳正在被一隻好高大的狼人在攻擊。

那狼人的攻擊好高!

一下拍過來,就是可以把散仙加9裝備的沈琳,都拍的氣血幾乎見底。

只要出現一次致命一擊,沈琳就算是現在按著元寶大葯也會活不過來了。

「琳兒,不要慌,我來了!」白雲飛立即用上斬宗弟子的拉怪技能,想要把這個高大狼妖的仇恨轉移到自己的身上。

但是,竟然是miss!

百試百靈的拉仇恨技能竟然miss了!

而這個時候,沈琳也一掌被那高大狼妖給拍飛了。

整個人正好飛落在白雲飛前面不遠處。

沈琳散仙加9的裝備,都是被拍的稀爛,衣裳撕開一大塊,沈琳女孩子雪白的肌膚,暴露無遺。

可是,這個時候,白雲飛顧不上看沈琳暴露出來的那些給他的便宜了。

白雲飛再次使用另外一個拉怪技能。

幸好斬宗弟子不止一個拉怪技能,還有第二個。

白雲飛立即用了。

現在沈琳已經昏迷了,已經沒法再吃氣血葯了,如果此刻她再被高大狼妖給攻擊,那麼沈琳就真的再也活不了。

白雲飛拼著再拉一次怪,不止指著這一個拉怪技能了。白雲飛生怕技能再被miss,所以,同時他整個人也是硬頂著衝過去,對著那高大狼妖就是一通猛砍。

打出來的仇恨越高,就是越能夠把怪物對別人的仇恨轉移到自己身上。

就好像,一個人打你一拳,一個人砍你十刀,你更恨誰?更想先幹掉誰?這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白雲飛的瘋狂和拚命,沈琳在昏迷之中,眼睛看的模模糊糊,但是,她還是感覺到了,那是白雲飛在為了她跟那隻好恐怖的魔狼戰鬥了。

她心裡真的很感激白雲飛。

但是這個時候,好疲倦啊。已經控制不住的真的徹底昏死過去了。

白雲飛的攻擊起效了。

魔狼似乎是被白雲飛給打怒了,一巴掌向白雲飛拍來。

白雲飛一掌被拍飛,但是,挨了這一掌,白雲飛卻是心裡不知道多高興。

因為這說明,他終於把妖獸的仇恨吸引到自己身上了。

也就是說,沈琳得救了!

果然,妖獸現在不管沈琳了,徑直就是朝著白雲飛再次撲來!

靈狐!

白雲飛再次用精靈族身法,然後快速帶著這個高大妖狼跑。

這個時候,白雲飛沒時間還想著打妖獸老怪。

這個時候,白雲飛只想儘快騰出時間來治療沈琳,生怕拖久了,沈琳會流血而死。

「荊紅姐,你快帶著齊韻姐過來看看琳兒。琳兒昏倒了!」白雲飛也同時在公會頻道里呼叫荊紅趕快過來。

「來了!」荊紅立即就是給出回答,然後馬上就是帶著齊韻往白雲飛這裡趕。

「雲飛,我們離你比較遠,你等我們一會兒。」

荊紅還擔心的讓白雲飛多堅持一會兒,因為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白雲飛這個時候,也顧不得多說了,趕緊帶著高大魔狼再入森林,然後試圖儘快甩開他。

過了一會兒,魔狼似乎是丟失了攻擊的目標,迷惑了一會兒,然後就是平靜下來。

這是仇恨隨著目標在眼前視野里消失,仇恨就自動消失了,妖獸也就不會繼續再追了。

剛剛發生的事情,妖獸就會好些忘記了一樣,然後身影繼續鑽入這茂密的大森林了。

甩開大魔狼,白雲飛趕緊去看沈琳。

解除靈狐狀態,白雲飛來到沈琳的身邊,翻開沈琳的身子,想要看她怎麼樣了。

卻是突然看到駭人一幕。

沈琳漂亮的小臉都是黑了,黑氣重重。

這種黑氣,白雲飛熟悉,是戾氣之源的魔氣。

就跟剛剛那個魔狼身上的黑色魔氣一樣!

沈琳一定是被那個魔狼的大爪子給攻擊到了,然後沾染了魔氣,那些魔氣,都有戾氣,會影響人的心智,這是爹非常嚴肅告訴過他的事情,白雲飛自然記得清楚。

白雲飛心念剛想到這裡,沈琳突然也醒過來了,她一下看見白雲飛,然後馬上就是朝著白雲飛發動了攻擊!

她張開她的嘴巴,張的大大的,一口黑氣的咬向白雲飛的脖頸。

就好像狼會咬斷動物的氣管一樣。

白雲飛知道這是沈琳已經被戾氣影響心智了,所以,並不會怪她。

可是,卻也不能夠讓沈琳真把自己給咬死了。

所以,白雲飛眼疾手快的趕緊用上全身的力氣,用上雙手雙腳,把有了妖狼魔性,掙扎不已想要吃人的沈琳給壓在地上,不能夠動彈。

「雲飛,我們來了!」這個時候,距離比較遠的齊韻和荊紅才是剛剛趕過來。

一趕過來,看到白雲飛壓在沈琳的身上,沈琳正在掙扎,衣服也是被撕開的不像樣子,雪白的肌膚十分晃眼,而她也正在努力推開白雲飛,這一幕,這一看,作為女孩子的荊紅立即怒了。

「白雲飛,你在幹什麼?你想要欺負琳兒嗎?」

齊韻也是一樣的想法。

寵妻無度:軍爺,悠着點 畢竟,眼見為實。

但是,突然間,齊韻不這樣想了。她昨晚主動跟白雲飛說了,給他留門,他都沒有來委屈她。又怎麼會現在像是幾輩子沒有見過女人的餓狼一樣,去強行欺負沈琳。

何況,還是白雲飛主動叫她們來的。

如果白雲飛真有心強行欺負沈琳,總不會蠢得自己叫人過來發現吧。

除非白雲飛是想把她們一起都給欺負了,來個大小通吃。

「不對!荊紅,雲飛不是這樣的人,一定是出什麼事情了!」齊韻不會懷疑白雲飛,她立即就是趕忙趕去了。

一到了白雲飛的身邊,齊韻果然也是看到沈琳現在的樣子了,一臉黑氣,眼睛兇狠發紅的像是野獸。

「雲飛,琳兒這是怎麼了?」齊韻真的是有些被沈琳的樣子嚇到了,不知道她到底遇到了什麼,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 「韻兒,幫我按住沈琳!她現在被妖狼的黑暗戾氣影響,已經失去心智了。不能夠放她走了,不然,她會以為自己是妖獸,去跟那些妖獸一起走了!」白雲飛長話短說的讓齊韻和荊紅來幫忙。

荊紅也趕過來看到沈琳不對勁的樣子了,雖然現在白雲飛騎在沈琳身上的樣子,真像是一個在強行侮辱民女的流氓,但是,現在荊紅也都是相信白雲飛的確是在拯救沈琳了。

「幫忙!」

齊韻一叫她幫忙,荊紅就是立即過來幫著壓住沈琳的雙腿,不讓她掙脫開了。

現在她們兩個幫著白雲飛按住沈琳的樣子,真像是在幫白雲飛欺負沈琳呢。

這讓荊紅的心裡,都這個時候了,都火燒眉毛了,都是感覺怪怪的。

有齊韻和荊紅幫忙,白雲飛總算是輕鬆多了。

白雲飛更加用力的壓住沈琳,死死壓住,不讓她亂動。

壓了一會兒,沈琳漸漸不動了,老實了。

白雲飛才是輕輕鬆手,放開了沈琳。

「雲飛,琳兒不會是死了吧?」齊韻真的擔心,白雲飛剛剛那麼狠心的壓著沈琳,會直接悶死沈琳。

白雲飛一邊喘著粗氣,一邊道了:「沒有。是我剛剛給她貼上封魔符了。她才是老實了。你們不幫忙,她總是亂動,我一個人忙不過來。幸虧你們來幫忙。現在你們趕緊看看沈琳怎麼樣了吧。看她身上的傷。她剛剛挨了魔狼一爪子被拍飛了。」

「我看看!」齊韻立即照做,去查看沈琳身上的傷。

翻開沈琳的身子,果然看到好深的一個狼爪傷。

傷口也冒著黑氣,傷口都黑了。

「雲飛,你快看,這好可怕!」齊韻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傷口,非常震驚。

荊紅也是非常吃驚的道了:「娘啊,這是什麼妖獸抓出來的啊。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真會以為有魔狼是你白雲飛瞎編的,只是為了占琳兒便宜呢。」

「荊紅,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開這樣的玩笑!」荊紅又說話不經過大腦了,但是這回齊韻嚴肅了。

武義神湖 荊紅也立即知道剛剛的話,是不過腦袋了,馬上知道厲害的不說了。

白雲飛也馬上爬過來,過來跟荊紅和齊韻在一起靠近說話的道了:「你們也小心點,不要吸入了這黑色的戾氣,不然,你們也會受影響。這裡出現了魔狼,就說明這附近一定出現了戾氣之源。一定還會有更多的妖獸受這種戾氣的影響。我們得儘快離開這裡。」

「回城嗎?」齊韻道。

白雲飛馬上道:「不。傳送符就一個,我是能夠帶著琳兒回城,你們呢!我不能夠丟下你們。要走必須一起走。現在先離開這裡,回咱們的營地。那裡昨夜沒出事,大概今天也不會出事。畢竟距離這裡有些遠。可能那些妖獸的活動範圍,不會有那麼遠。不然,咱們昨夜就會出事了。」

「好!」一貫的,白雲飛拿主意,她們執行。

此刻,白雲飛立即當仁不讓的抱起昏死過去,酥身半露的沈琳,然後齊韻和荊紅這個時候也不顧上這些男女大防了,幹勁跟著幫忙,陪著白雲飛抱沈琳離開這裡。

來到營地。

白雲飛才是把沈琳放下,交給了齊韻和荊紅道了:「齊韻姐,荊紅姐,剛剛是情況緊急,我迫不得已才是那樣行事。現在,琳兒交給你們了。我出去營帳,你們幫她上藥。我這裡帶著傷葯了。」

這傷葯,還是上回姜柔挨打,姜家給姜柔治傷剩下的呢。

質量不錯。

上回姜柔用了,連疤痕都是沒有留下。

氣血葯只可以補充氣血,對真正的刀劍砍傷,還是得靠傷葯。

「嗯。雲飛,你放心,這裡交給我們了。」

這個時候,齊韻也顧不上說別的了。趕緊跟荊紅一起動手,把沈琳身上的裝備脫下來,然後趕快給她清洗傷口上藥。

一通忙活半天,齊韻才是出來。

「雲飛,琳兒的葯上好了。荊紅在看著她呢。她會有事嗎?」齊韻很是擔心。

白雲飛道:「我剛剛在公會頻道里,已經讓雪兒問過我爹了。根據我說的情況,我爹說,琳兒應該只要休息一天,那些魔戾之氣就會自動散除了。沒有受戾氣之源太過長久的影響,都可以自己漸漸恢復過來的。琳兒只是因為被魔狼抓傷,才是沾染了一些戾氣而已,可以散去的。」

「真的嗎?」齊韻之氣沒有見過這樣的事情,所以還是很擔心。

白雲飛道了:「真的。相信我,我爹對這事很有經驗。我爹還說了,如果可以,讓我找到那個戾氣之源,然後帶回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