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白雲飛是本地人,而三大幫派,才是外地人。自然,很多事情,別人嘴裡不說,心裡都是不樂意真心去做的了。不然,真不可能一個叛徒都不找出來的。


刺宗使者家的大門緊鎖,看來是病還沒有好了。

白雲飛就只能夠對荊紅道了:「去劍宗之山看看。」

刺宗使者的病情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四轉任務的開端就不順利,這讓荊紅的情緒有些低落。

她有些沒精打採的跟著白雲飛走,去劍宗之山。

「紅兒,你別難過啊。刺宗使者只是病了,很快就會好的,又不是長久不回來了。就算是他以後不能夠執行刺宗使者的任務了,刺宗門派也會派遣新的刺宗使者過來的。」白雲飛見到荊紅的情緒,因為刺宗使者生病,沒法主持她四轉任務的事情,有些失落,便是馬上關心的安慰她。

「雲飛,我知道,我不該為這件事情心裡難受的。可是,我還是忍不住心裡難受。我好不容易四轉,怎麼就偏偏讓我攤上這件事了呢。別人四轉,怎麼都那麼順利。」荊紅跟白雲飛叫苦道。

是啊,對一個人來說,四轉任務,意義很重大。誰也不想自己的四轉任務,開端就很是不順利。

浮生誘謎情 白雲飛理解荊紅的心情,繼續安慰她道了:「也不是你一個人任務不順利。你看好多人的普通曆練任務,也因為門派使者不在,所以受了影響。也不是你一個人不方便,大家都跟著受到影響了。門派使者被戾氣浸染,入了魔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所以,也都會理解。何況,比起他們,你還有我可以陪你上劍宗之山,親自看看情況。比他們只能夠在大門口等消息不是好多了。」

正安慰著荊紅,有人碰到白雲飛,認出來了他,一下就是很驚喜:「白會長。你知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的門派使者可以下山啊。我們的任務,都沒法接了呢。我們有些著急。」

這些人認識白雲飛,白雲飛可不認識他們。

但是,白雲飛還是笑著告訴他們道了:「大家不要急,我這就上劍宗之山去看看,有消息了,會告訴大家的。」

「謝謝你了,白雲飛!」白雲飛願意幫他們打探下消息,這些人都很是感激白雲飛。

「不用謝。舉手之勞。你們再耐心的等等吧。下午應該就會有消息了。」白雲飛笑著囑咐他們,最多下午,就會有消息傳出來。

然後,白雲飛繼續帶著荊紅去朝雲堂總舵,然後從那裡的傳送門去公會基地,接著再去劍宗之山。

「咱們朝雲城有個白雲飛,真是幸運啊。他是個熱心腸,好人!」

「大好人!咱們朝雲城都是他救的!」

這些得了白雲飛幫助的人,都很感恩。

對白雲飛來說,上劍宗之山,並不難。甚至,唯一有點費勁的地方,就是劍宗之山太大了,上山之路,有點漫長,需要費點時間。

來到劍宗之山,很容易就是在劍宗大殿前,見到劍宗掌門夏驚宇。

白雲飛直接說明來意,夏驚宇也很容易就是給白雲飛解惑了。

朝雲城各大門派的使者,入魔的情況,都已經得到了治療,現在已經在恢復之中了。就是身體有些虛弱,最好養兩天。

既然如此,白雲飛就是心裡有數了。

白雲飛提出想要看望一下各大門派的使者。

劍宗掌門,當然不會不準。

揮手叫來一個弟子,讓他帶著白雲飛去見各大門派的使者去了。

來到他們養病的地方,四大門派的使者和家人都在。

他們見到白雲飛,都很熱情。

因為他們都是知道,他們的性命,幾乎就是白雲飛救的。

豪門盛豔 雖然直接救下他們的人,並不是白雲飛,而是劍宗掌門。可是,劍宗掌門,卻是白雲飛請來的。

而且,白雲飛在劍宗掌門趕來之前,也已經帶著飛雪公會的弟子,幾乎就是打到了他們之前倒下的地方。

幾乎就是要親自救下他們了。

這份情,他們都領呢。

見到白雲飛便是很親切。最高興的肯定最屬於那斬宗門派使者了,一個勁的跟其他幾個門派使者說,「瞧,我斬宗的大弟子來了!哈哈。你們都是他救的。就問你們服不服!」

小倩倩呀 …… 有交情在,那就好辦。

白雲飛小心謹慎的跟刺宗使者說明了來意,刺宗使者雖然身體還有些虛弱,並沒有全好,都是立即幫著白雲飛把荊紅的四轉任務發布了,還回屋大筆一揮,寫了一封給門派的推薦信,給白雲飛替荊紅收著。

說是,到了刺宗之山,把這封信交給負責接引荊紅四轉任務的接引使者,然後門派就應該會照顧她們一二的了。

對此,白雲飛表示了感謝。

當然,即使在白雲飛心裡,也知道,這些門派使者,在外面是代表著門派的。可是回到門派,他們也就是一個普通的門派弟子,最多是一個執事,其實也還是人微言輕的。但是,別人寫這封推薦信的情,白雲飛依舊會領。

興許有用呢。

當然,即使沒用,白雲飛也不會怪罪。依舊感謝別人。

謝過了這些門派使者,白雲飛領著心情已經變好的荊紅,去見劍宗掌門。

走之前,總要感謝一下這劍宗掌門,同意他來見這四位門派使者。

「這下你心裡不擔心了吧。剩下的事情,就只剩下,再開福袋,抽到一隻傳送符了。」白雲飛笑著對荊紅道。

荊紅也不好意思的笑著道了:「會不會比較難抽啊。」

白雲飛笑著道:「不會。肯定抽的到的。就算是抽到別的,我也正好需要,就好像裝備兌換符,我就非常需要。需要用來兌換仙裔族的裝備。你知道的。」

「嗯。那我們就當是給夫君開裝備兌換符了。如果其中,能夠抽出來一隻傳送符,那就當然更好了。」

荊紅笑嘻嘻地道。

這媳婦,看著大大咧咧,其實心裡也是藏不住事情的。

之前,為了四轉任務可能不順利的事情,心情擔心不已的愁眉苦臉的。

現在事情開始順利了,便是心情好起來了,就有笑容了。

這樣的媳婦兒,真的可愛,讓人更喜歡了。

白雲飛喜歡的現在抱了荊紅一下,然後才是帶著這個身體成熟異常,溫香異常的媳婦繼續去往劍宗大殿。

冷戰霸道老公 在劍宗大殿,再見到劍宗掌門。白雲飛表明了謝意,也跟劍宗掌門夏驚宇,彙報了一下見刺宗使者,刺宗使者也給他寫了一封推薦信的事情。

說起這個,劍宗掌門也笑了,然後也拿出一封已經寫好的信給白雲飛道了:「我這裡剛剛也寫了一封信,你幫我交給刺宗的掌門吧。我們呢,算是有些交情的。畢竟,我們四大派之間,還是有一些交情的。當然,不會多深。可是,一些面子,應該會給的。」

「謝謝掌門師父。」白雲飛馬上笑著接下這封信,笑著感謝這掌門師父。

掌門師父笑著道了:「謝我做什麼。我可沒說這裡面寫的是給你的好話。」

白雲飛笑著道:「就算是真的沒有寫,我也謝謝掌門師父。能夠讓我有個借口,見見那刺宗掌門也好啊。」

「你這傢伙,就是聰明,又是豁達。你能夠這樣想,我真高興。對了,你先別急著走。你師姐好像有事找你。我剛剛跟她說了,你來了,她讓我告訴你,先別急著走。她一會兒下山來找你。」掌門師父突然傳來一個讓白雲飛覺得意外的消息。

「呃,師父,師姐找我,不會是要罵我一頓吧。」白雲飛有些擔心。

掌門師父卻笑了:「怎麼這麼說。難道你對你師姐不規矩了,所以,才會擔心,她會罵你。」

這話說的白雲飛趕緊說明道了:「掌門師父,你就別說笑我了。對師姐,我哪裡敢無禮。如果我那樣做,我都會覺得自己不是人。」

「怎麼,我那徒弟不漂亮啊。你不喜歡啊。」掌門師父聽了,反倒不高興這話了。

得,這樣說,也得罪人。

白雲飛趕緊道了:「掌門師父,你說這話,你自己良心不會痛嗎?你應該知道,師姐有多麼美的。」

「那你還這樣說,一副委屈你的樣子。」掌門師父這才笑著道了。

白雲飛再次苦笑道:「師姐性情非同一般決絕。我可不敢不老實。如果有一絲魯莽,讓師姐心裡痛恨上了,以後我跟她連師姐弟都沒得做。師姐雖美,但是我現在可是一點兒非分之想都不敢有。何況,我身邊的紅顏知己,我也都已經很滿足了。她們都很好,在我心裡,她們都不比師姐差。她們都是我的心頭肉,我都心疼不已。」

「行了,行了,這麼肉麻的話,你還是回家跟你的媳婦說去吧。別跟我這個掌門師父說了。師父沒興趣聽。你快下去吧。師父要忙了。」掌門師父笑著,趕走在他面前說肉麻話,在媳婦面前表忠心的白雲飛。

「是,師父!」白雲飛也覺得自己這話肉麻,如果不是掌門師父非得問起,他不能夠迴避,也不會真的說出這種肉麻之話的。

「夫君,其實,你要是喜歡那師姐的話。我和韻兒,都不會有意見的。其實,夫君也應該很清楚,韻兒也知道她的師姐有多美的。夫君應該知道,韻兒心裡很清楚,夫君見了這劍宗師姐的美貌,心裡一定跟饞貓見了魚腥味一樣,迫不及待的。我們都了解。」荊紅微微害羞的跟白雲飛這樣道。

白雲飛聽了,卻是苦笑:「我的確知道你們會這樣想。但是,也說真的,你們別把我想的太招人喜歡了,好不好。也就你們喜歡我,別的女人,未必拿我當回事的。至少眼下,我沒有這樣的心思。也許以後有機會,再說吧。眼下最重要的是,幫你四轉。」

「夫君竟然可以抵禦得了對那劍宗師姐的美貌。夫君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呢!夫君在床上那急色的模樣,我都心裡清楚呢。」荊紅有些吃驚地道了。

白雲飛笑了:「那是夫妻閨房之樂,對你們跟外人自然會不一樣,你們是我媳婦嘛,在你們面前,我不需要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你就別亂想了好不好。當我心裡不明白啊,我現在真把這師姐領進門了,你們心裡不難過才怪了!」

這話倒是實話。

荊紅頓時知趣的不再說話了。

「領誰進門啊。不要胡說八道!」

「呃。」白雲飛頓時再次苦笑,一轉身,果然看到那師姐已經踩著飛劍下山,然後一下落在他的跟前來。

剛剛他跟媳婦荊紅的對話,顯然不少都會讓這師姐聽去了。

談論師姐美貌的話題,還跟媳婦說到了以後領師姐進門的話,現在這些話都被師姐聽去了,白雲飛頓時尷尬死了。 其實,師姐才是委屈。

她好心過來,就是還給白雲飛上次贈送她的禮物的,卻是一來,就是讓她聽到,白雲飛竟然跟別人一樣,也在背後談論她的姿色,這讓師姐的心裡,頓時好失望。

「東西還你。以後不要拿任何東西給我!」

師姐真的生氣了。

白雲飛卻覺得,師姐當然應該生氣。

對師姐這樣高冷的美女而言,在背後被男人品頭論足,能夠不生氣才是怪了。

白雲飛很理解,所以不怪罪。

反倒很歉意的對已經邁步離開的師姐道了:「對不起師姐。都是我的錯。以後不會了。」

師姐一句話沒說的走了。

白雲飛卻是鬆了口氣了。

已經把道歉說出口了,總算是沒有慫,當然得值得鬆口氣。

「對不起啊,夫君。都是我的錯。是我引的話頭。」見到讓自己的夫君,在那樣絕美的師姐面前,被討厭了,荊紅的心裡真的微微心疼白雲飛的。

雖然她的心裡,真的也會擔心,如果這個師姐以後真的被領進門,白雲飛現在所有的妻妾都得給這個師姐讓位。

可是,現在看到白雲飛被師姐誤會和冷落,荊紅依舊心疼,知道這都是她的錯了。

「不是你的錯。不要亂說。」白雲飛也並不怪罪荊紅。

她對自己一片情意,身子都給了他,白雲飛怎麼會不知道心疼和包容她,自然不會怪她。

得到白雲飛安慰的荊紅,心裡不知道多暖。

白雲飛真的疼她呢。也許,並不輸給對那個師姐的意思。

荊紅這樣想。

但是,其實,天可憐見,現在的白雲飛對那個師姐真的是還沒有那些想法呢。

對她,還是有些敬而遠之吧。

不是石牧在欲擒故縱,實在是覺得這個女人太高冷了,白雲飛不想像其他男人一樣,讓人覺得沒出息,一見到這樣的師姐,便是心生傾慕之心。

白雲飛是很有驕傲的男人。

就好像那師姐一樣。

兩個驕傲的人,遇見彼此,那情景會不一樣。

就好像兩個劍士,會對決一樣,絕對是勢均力敵的比斗,感情也是如此。誰先生出感情了,便是誰輸了。

對白雲飛來說,這樣的大美女,寧願不追求,也不可以丟掉尊嚴,上趕著去死纏爛打。

現在白雲飛對她,即使多有包容,也只是因為覺得那是師姐,對師姐,自然要像對姐姐一樣親近一些,可是,別的意思,真的沒有。

這裡的事情已了,白雲飛想要拉著荊紅的手,離開劍宗之山。

但是,現在想走,已經走不掉了。

已經有許多劍宗的弟子,把白雲飛包圍了起來。

「你小子還敢上劍宗之山啊!你上一次山,讓我花了一萬五千金用來買消息。不過,這錢,我花的值。今天,我非得教訓你一頓不可!」

原來是那天跟師姐一起在小市上,主動挑釁和糾纏白雲飛的人。

他說出五千金買白雲飛上山的消息,還真有人看到白雲飛上山了,便是為了這五千金,去通告給這個人這個消息了。

三個人去通報的,害的他為了這一個消息,就是花了一萬五千金。

「走開。我今天心情不好!」對師姐,對荊紅,白雲飛可以包容。

但是,對這樣吃飽了閑著沒事來找他不痛快的人,白雲飛此刻心裡正窩著火呢,自然不會給好臉色。

但是,白雲飛都是沒想主動惹事的,沒一開口就是把事情做絕。

終究這裡是劍宗之山,白雲飛不想在這裡跟人打架,然後讓掌門師父難堪。

若不是為此考慮,剛剛白雲飛說的兩個字,走開,就該不是走開,而是滾開了!

「你心情不好!小爺我還心情不好呢!不過,現在看你心情不好,我心情就好了。呵呵,你手裡這不是上次你妄圖送給師姐的禮物嘛!現在怎麼又回到你手裡了?被退回來了?活該!你以為你這樣的阿貓阿狗想送給師姐禮物,師姐就會要啊!什麼東西!」

「別人是阿貓阿狗,你又是什麼東西!告訴你,師姐,我夫君娶定了!你這樣尖嘴猴腮的人,也敢妄圖覬覦師姐那樣的絕世之女,我看才是天大的笑話!我夫君妻妾成群,你小子,一個女人都沒有吧!有也是拿錢買的!其實,你自己就是一個沒人喜歡的可憐蟲!可我夫君不一樣,我們都喜歡她!」

有人侮辱和輕視她的夫君,荊紅那個性子,怎麼可能會視而不見。此刻,她立即故意氣人的摟著白雲飛的胳膊,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讓人看看,一個尖嘴猴腮沒有女朋友,一個有著她這樣大美女做妻妾的白雲飛,誰強誰弱,一目了然。

「哪裡來的蠢女人!花痴一樣!這種人都喜歡,我看是在家裡嫁不出去的吧!好不容易遇到他這個瞎眼的傢伙,願意要你,你就跟著趕緊嫁了吧!」這個人明顯在剛剛跟荊紅的話中,吃虧了,落了顏面,但是,他還是很快動了腦子,用這番話找回了場子。

對這樣的話,荊紅也很會還擊:「你才瞎眼啊!難道我不漂亮嗎?讓大家評評理,誰敢說我不漂亮?」

這話,果然讓周圍的人,都是不好反駁了。

畢竟,荊紅雖然比不了大師姐蘇靜茹,可是,荊紅也絕對是一個很好看的美女了。一樣讓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要抱著親一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