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百光主宰再度三刀后,方昊天又悟出了一個字。


十四字!

悟出這第十四字後方昊天就再也沒有任何的頭緒了,覺得這已經是他眼前所能悟出的最大極限。

不過悟出十四字后的方昊天,身體強度雖然強悍可怕,但他不覺得自已能夠抗衡百光主宰的刀了。

「以我現在的身體強度,應該金仙境中無人可破,我在金仙境中雖然不是無敵,但已立不敗之地。」方昊天暗忖著,「永恆不滅體,不愧是萬界保命第一。」

方昊天對永恆不滅體更加有信心,如果不是修鍊了永恆不滅體,雖然有造化神鼎護著他都無法扛下百光主宰的第一刀。

但現在他不但扛下了,而且還不斷進步,身體強度已達金仙境巔峰層次。

「現在有造化神鼎扛住,百光主宰想殺我不可能。」方昊天現在淡定了許多,「但我現在如何脫身?真的要進入劍內讓劍魂出手?如果以我現在的修為真的正面抗衡百光主宰那真的太驚世駭俗,怕且以後會有一些更強大的主宰來奪我的劍和造化神鼎了。鼎只是防守,倒還沒什麼,如果我的劍能讓我以金仙境四重境界斬殺主宰,仙帝估計都要搶……」

方昊天現在有點為難。

如果不讓劍魂暴露,他一旦離鼎就有可能死,他自知還不足以抗衡百光主宰這個在主宰層次都屬於可怕級別的存在。

但讓劍魂暴露,萬一引來了仙帝級別,他真不敢想象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百光主宰,你找死!」

就在此時,一聲怒吼聲驟起,然後一道人影直接穿過武鬥台。

轟!

來人一到,劍就與百光主宰的刀撞在一起。

「快逃!」

四周一片驚呼,人影狂射,就連姬稚等人都不得不駭然暴退,施展渾身的解數逃離。

轟轟!

武鬥台崩塌,四周的桌椅碎成粉末,無形的勁氣四面層層擴散,所到之處皆被毀去。

這才是主宰級別可怕的威能。

武鬥樓最終都塌崩。

從裡面能逃出來的人看著一下子變成廢墟的武鬥樓,個個都是目瞪口呆,疑是夢中。

「方師弟。」

姬稚四人也成功逃出,一出來就回頭髮現悲嚎。

不是他們不講義氣,剛才那樣的情況他們只能憑一種條件反射的反應逃,因為當時所有人都是一下子感覺到一股恐怖到極點的危險。

緋聞狐妻 現在逃出來的人都后怕,如果當是自已反應慢點,不能成功逃出的話,自已的身體與會跟武鬥樓一樣被摧毀。

「我沒事。」方昊天的聲音突然在虛空之上響起,然後他渾身是血的落到了姬稚的身邊。

虛空上還有人,有兩個人。

一個是要殺方昊天的青衣百光主宰,另一個就是當今世人很少人知道的劍魔皇赤閻。 「是你?」百光主宰認出了赤閻,「你竟然還活著,你為什麼要護著那小子?」

赤閻道:「他是我的主人。」

此話一出,四周一片震驚。

黃天放更是臉色瞬間發白,這才知道自已真的踢了鐵板,這一千萬輸了就得拿出來,不然的話,方昊天讓他這個主宰級別的奴僕去水源樓搗,到時水源樓的損失估計就不止這一千萬了。

黃天放此時也終於明白方昊天敢跟他賭鬥,不僅僅是因為姬稚的身份,更多的應該就是方昊天本身擁有著一些別人所不知道的實力。

實力,包括了自身武力,還包括了出身,靠山等等。

「滾!」

虛空中打了起來,兩大主宰瘋狂對戰,轉眼便出了銀月城。

赤閻的聲音遠遠傳進了方昊天的耳中:「主人,姬稚的人已經暗中護著你們了,不會有事,就讓我跟百光主宰活動下身子骨,我已經很久沒好好戰上一場了。」

方昊天點頭,神念告訴赤閻萬事小心,不管輸贏,最終都要活著。

對方昊天來說,就算赤閻最終不敵百光主宰,但自保應該是有餘的,自然是活著的赤閻才有價值。

如果赤閻死了,對方昊天來說損失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勢力,損失一尊主宰戰力都是無法承受的代價。

「我們回去。」方昊天對姬稚道,「我剛才身處絕境想明白了許多東西,我需要靜靜。」

「好。」姬稚當則讓杜衡背方昊天。

嗖嗖……

姬稚四人帶著方昊天在無數震驚與敬畏的目光中回去天才戰候戰殿中。

方昊天竟然擁有一個主宰級別的手下,單憑這個足可震憾人心,這世上敢再招惹方昊天的人真沒幾個了。

距離銀月城之外很遠的一片無人山區,百光主宰和赤閻惡戰不休。

而遠方的虛空,姬伯和雲皇在看著。

銀月城的強者們其實也想看主宰級別對戰的,但百光主宰和赤閻的速度太快了,他們根本跟不上,都不知道兩大主宰去了哪裡。

最後能追到這裡來的也就雲皇和姬伯了。

雲皇說道:「你還擔心赤閻會戰敗而死?」

姬伯道:「百光主宰畢竟是一大宗門之主,底蘊深厚,還是小心點好。」

雲皇微微一笑,心裡卻是越加凜然,對方昊天再度重新評估。

雲皇真的不敢對方昊天有半點輕視了。

絕世天才,赤閻的主人,姬伯如此重視,就這三點,方昊天就絕對不能夠在銀月城出差錯了。

剛才雲皇真是嚇了一身冷汗,如果百光主宰得手斬了方昊天,他真不知道如何交代。

他突然暗怒,百光主宰竟然差點就害死了他。

赤閻和百光主宰之戰越打越激烈,虛空之上雲涌更加可怕。

一個是一門之主,底蘊深厚,一個是曾經縱橫無敵的老牌主宰,看樣子兩者勢均力敵,一時半刻都難以分出勝負。

雲皇和姬伯靜靜觀戰著,從中觀摩,以求對自已有用的獲益。

候戰殿中。

方昊天一回來便閉小關,姬稚和杜衡三人便自覺在門口守護著。

這裡是候戰殿,想必不會再有人膽大包天闖進來這裡對方昊天不利,但姬稚等人不敢大意。

其實四人就算不幫方昊天守護也沒事,因為方昊天為了保險起見,他入房關上門后便進入了赤霄炎龍劍。

「我要加速時間。」一進來方昊天便對劍魂說道:「希望能在下一次上台前有所突破。」,現在有大量的仙氣石,方昊天自然也可以奢侈一把。

「好。」

劍魂揮手,方昊天便進入了一個混沌的空間。

「主宰果然強大,單是那股威壓就讓人心寒。」

方昊天回想當時百光主宰力轟造化神鼎透進鼎內的威壓,從中細悟主宰層次威能中的一些天地之威。

「這就是《天地威典》中的借天威么?主宰之所以強大,原來已經可以借用天威,就如同我在洪武世界一樣。」

「天地之威,強大莫測。」

「天地之威,則天道之力。」

「參天地之威,悟天道之力。」

「武道,則為天道的一部份,借天威便用天道之力,方能真正發揮武道之威。」

「我的一武道,萬武歸宗,無限接近天道中所有武道之祖,又或是這本身就是武道之祖。」

「天地威典……」

方昊天雜念漸漸沉下,完全進入靜悟狀態中。」

兩天過去。

外面是過去了兩天,但在劍域里方昊天的時間百倍,也就是說他已經過去了兩百天。

以前加速兩天所需要四萬八千塊仙氣石,方昊天覺得是天文數字,但現在卻覺得只是九牛一毛。

如果不是天才戰的第二輪要開始了的話,他真想繼續在劍域中參悟下去。

兩百天的參悟,他已經完全消化了百光主宰所透漏的主宰之威,同時也對萬典有了新的一些領悟。

方昊天回到了房間中,輕輕一握拳。

「嗡!」

空氣輕輕震動,如果姬稚等人現在就在房間的話也許就會有種錯覺,覺得自已房間中充斥著讓人生畏的主宰之威。

方昊天並不是主宰,能發揮的主宰之威也僅是一絲,但有了這一絲主宰之威,他的實力絕對數倍翻。

而且兩百天的靜悟中,他的修為也成功突破到了金仙境五重。

「銀月城的天才戰,第一我拿定了。」

方昊天參出了一絲主宰之威后,信心十足,目標不再是前百,而是第一名。

「吱!」

方昊天拉開房門。

他看到姬稚四人在門口並不意外,也沒有說謝字,只是說道:「我參悟有所得,其中有幾門武功感覺對你們都有用。」,說完,他的神識同時將他要送給姬稚四人的萬典中武功打入姬稚四人的靈魂深處。

姬稚四人都是天才橫溢之輩,略微參悟便知道方昊天所教的東西非同小可。

「你幫我們護法。」

姬稚四人急急進入房間。

方昊天笑了笑,便在門口旁邊靠牆靜坐。

「這幾個傢伙在搞什麼?之前那四個傢伙是因為方昊天重傷替他守著,現在方昊天又替他們守什麼?」

兩天時,住在這一層的人自然看到姬稚四人守門,現在看到方昊天守而姬稚四人則不見了,頓時奇怪。

不過武鬥樓的事現在人人皆知,大家都知道方昊天扛下了百光主宰的攻擊而不死,就憑這一點,他現在已經成了銀月城天才戰的最大奪冠熱門,也成了人人敬畏的存在。

所以路過的人都自覺將聲音放輕,將腳步放輕,深怕引起方昊天的不喜。

一個能扛主宰的人,可不是他們所能抗衡了。

因為方昊天是直接用靈魂神識烙入姬稚四人的靈魂深處,省去了四人去記的時間,四人入房后第二天一早就出來了。

四人都精神奕奕,明顯都有所獲。

但最讓方昊天驚喜的是姬稚。

「突破了?」方昊天驚喜的看著姬稚。

姬稚點頭。

方昊天和杜衡他們都為姬稚高興,也都知道姬稚突破到金仙境后實力會是一個可怕的增長,現在她的實力已經難以估算了。

觀看第二輪天才戰的人更多,不但廣場內人滿為患,四周能瞄到一眼擂台的位置都被擠滿了人。

能夠進入第二輪的人,實力自都是不弱之輩,所以第二輪的戰鬥更加激烈。

而且第二輪也殘酷了許多。

第一輪只需要戰敗一個對手就能進入第二輪,並沒有限制進入第二輪的人數是多少。

但第三輪的人數是有限制,只有一千人之數。

也就是說打敗了一個對手后你也只能是得到下一次的抽籤機會,如果戰敗就無緣進入第三輪了。

運氣好的人,只經歷了兩個對手,運氣差的打了五場。

方昊天的運氣不好也不差,他打了三場。

杜衡的運氣歸了,打了兩場。

第二輪結束,方昊天五人都成功進入了第三輪。

「諸位!」負責這一次天才戰的那名前輩強者等第三輪的人數出來后,他的聲音浩浩蕩蕩直接響徹在整個廣場,「一個時辰後進入第三輪。規矩很簡單,進入第三輪的人都要與魔傀士決鬥,戰勝越多的魔傀士成績就越好。如果戰勝的魔傀士數量一樣,就以在台上堅持的時間長者為勝。最終按照成績排名,前百名者就獲得代表我們銀月州參加三百年後的帝廷天才戰。」

「魔傀士?」

「聽說這些魔傀士都是從魔界抓回來的惡魔煉製成了傀儡。」

「是的。這些魔傀士不好對付啊,它們身上散發的魔氣能我們有很大的影響,跟魔傀士打很難發揮出真正的實力。」

「反正誰都一樣,也是公平。」

「倒是。」

台上一片議論聲。

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