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的確,她真的會做。


在葉寒失蹤後的第三個星期,林夕瑤就拿起小刀,想要割脈自盡。

幸好心語即使發現,否則林夕瑤肯定會死。

“葉寒他,還活着嗎?”花影靠在牆上,默默的流着淚。

這一個月,她們都操碎了心。

“他不會死。”心語滿臉堅定的說道。

蒂娜也點了點頭,但她的眼眶依然是紅的,“他會回來的,他不會丟下我們。”

“哥哥,我好想你,你快回來好嗎?”林夕瑤抱着膝蓋,泣不成聲。

秦曉玉抱着林夕瑤的肩膀,流着淚,默默的說道:“姐姐,如果你在天有靈,請你把小寒送回來好嗎,你忍心讓他走嗎?”

微風,在別墅的花園中吹過,帶起了幾片花瓣,也帶起了一陣陣花香。

一個穿着黑衣的男子,走進了別墅的院子裏,伸出手,接住了要飛走的花瓣。

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花香,然後走到別墅的門前,熟悉的拿出了鑰匙,打開了大門。

“咯吱!”

大門被推開,男子踏步走進了別墅裏。

別墅裏的所有人,第一時間擡起了頭,看向站在門口的男子。 驚訝是驚訝,但他還是緩緩點頭,繼續聽下去。

「另外,不要和升仙門的人為敵,不要強出頭,仙界沒有那麼簡單,隱藏實力才是上策。」

靈冰襲的冷酷孤傲很容易被那些自認不凡的人所仇視,這也是清靈怕他一人前往的原因。

「還有……萬事小心——」

清靈一一囑咐,靈冰襲輕輕點頭,他記在心裡,也把清靈此時的樣子一點一滴的刻畫在心中。

「再見。」

清靈鬆開了靈冰襲的手,身形緩緩落下,抬頭向上看去,看他被仙界降臨的光束接引上去。直到靈冰襲消失在視線里的那一瞬,她也沒有再說一句話。因為她已經說出了代表心意的話,……再見。

天空通亮,東方、西方、各自有幾道強大的氣息急速前來。幾個呼吸間,氣息就已經來到附近,驚訝的聲音如響雷般驚徹,「怎麼回事,這裡是誰在飛升!」

威嚴的聲音帶著熟悉之色,清靈不用抬頭也知道是龍王親自前來。

「凡間竟然有人飛升?!多少年都沒有這一幕發生了!」悅耳的聲音同樣熟悉,這是來自於妖皇鳳天陽的聲音。「咦~?你這個小姑娘怎麼會在這裡,你可有看清楚是誰在飛升?」

不管是妖皇鳳天陽也好,龍王也罷,他們都來遲了一步,沒有看到飛升之人是誰。

數秒鐘之後,又是幾道透著強大氣息的高人從遠方飛來,見到龍王妖皇都在此並沒有太大驚訝。

「究竟是誰在飛升,竟然沒有經過我聖地的知曉?」

神秘的中域大陸中心的聖地!終於有人出現了……

幾方大陸除了從不現世的東方十萬大山之中的魔獸以外,其他凡是知道來歷的強者都在此現身。

清靈的沉默自然引起了多方勢力的注意,在此的強者都是在這個世間威名遠大的角色,一個大成初期的修真者在他們眼中著實不算什麼。而就是這樣一個人竟然出現在飛升之人飛升后的附近,所有強者都料定她和飛升之人有所關聯。

「清靈姑娘,可知道方才飛升之人是誰?」龍王聲音抬高,驚醒了持續發愣的清靈。

神色恍惚,正眼看過去,清靈緩緩搖頭,她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想再說什麼了。

個這個舉動在其他人眼裡只認為少女不知,不過龍王能夠開口叫出一位大成期修真者的名字足夠引起聖地前來的三人注意。

『清靈』這個名字似乎讓他們想到了什麼,仙道學院一年前與鬼蜮大戰,最後英勇就義的那個少女不就是叫清靈嗎?

三人看看少女,再次震驚,十七八歲的年齡能夠有大成期修為,這怎麼可能!別說是世間僅有,就是千千萬萬年也就她一人有這個能力。

「你可是仙道學院內院的學員清靈?」聖地三人其中一人開口問道。三人統一的身著灰白色麻衫,手臂上針線細密的綉著一塊徽章的樣子。遠遠看去看不清楚。

清靈輕輕點頭,「是。」

三人神色轉變,湊在一起議論起起來。

妖皇鳳天陽見清靈一直都沒有理會自己,有些尷尬。但是他看得出此時少女心事重重,也不怪她,繼而說道,「清靈姑娘,你能平安回來就好,鳳玄凰那小子知道了一定會高興的。」

清靈深澤一怔,目光閃爍似是在決定什麼事情,許久,她鬆了口氣,抬頭向著妖皇的方向看過去,「妖皇前輩可否答應我一個不情之請?」

「你先說來聽聽。」就看清靈和自家兒子的關係,他能夠滿足清靈的事情就不會吝嗇拒絕。

「我想請你不要吧我回來的事情告訴鳳玄凰。」她需要一段時間來冷靜,梳理思緒,處理自己的感情問題。

「這……」

「還請您答應。」清靈語氣堅定。

鳳天陽大手一揮,「我答應了,倒是你答應的今年和妖族交易的丹藥希望還能算數。」

「這個是自然。」清靈點了點頭,就算是看在鳳玄凰的面子上,她也不會失約丹藥的事情,「給我幾個月的時間,我會聯繫師傅。」

得到了這個回答,鳳天陽才滿意,此次前來雖然沒有看到飛升仙界的修真者是誰,但是得到了他本以為已經不復存在的交易保證,也算不虛此行。

幾分鐘的時間聖地那邊的三位強者也討論出的結果,目光齊齊的向清靈看來一人朗聲說道,「你可願加入我聖地?」

…………………………………………………… 春節,華夏人民最重要的一個節日。

走在街上,隨處都可以聽到鞭炮聲和祝福聲。

站在高樓上俯視下去,能看到一片祥和的景象。

葉家後院的墓地裏,一個有些單薄的身影,跪在一個墓碑前。

他是葉寒,失蹤了足足一個月的葉寒。

他回來了,但右眼上多了一個傷疤。

但這個傷疤一點也不影響他的帥氣,相反,還多了一種獨特的魅力。

“媽媽,最後一刻,是你在幫我,對嗎?”葉寒伸出手,撫摸着墓碑。

在最後一刻,葉寒感覺到似乎有人抓住了自己的右手,而自己右手的念力瞬間增強了上千倍。

當光芒瞬間覆蓋了整座小島後,奧斯維德的身體,被轟成了碎片。

或許,是葉寒的領悟,也或許是秦曉夢的幫忙,但至少,葉寒終於殺掉了奧斯維德。

當光芒過後,葉寒暈了過去。

睡夢中,葉寒一直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一個柔軟的物體給推着,一直都沒有停止。

當葉寒醒來後,葉寒發現自己躺在一個沙灘上,身上的傷也徹底了好了起來。

而一隻可愛的海豚,就在沙灘下的水中,對着他笑。

葉寒活着回來了,就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現在葉寒的身體已經好了起來,念力也到達了一個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高度。

他達到了巔峯,可以俯視着衆生。

“媽媽,我知道,是你救了我,是你在最後一刻給予了我幫助,謝謝你。”

眼淚,從葉寒的眼角流出,滴到了地上。

微風緩緩的吹過,再次吹起葉寒的額頭的劉海。

葉寒伸出手,想要抓住這陣輕輕的風。

但這陣風就像頑皮的小孩,在葉寒的手裏轉了一圈,然後消失。

葉寒的嘴角露出一絲笑容,放下了手。

“媽媽,如果你還活着,那該多好。”葉寒看着墓碑上秦曉夢的照片,眼淚再次不受控制了流了出來。

“這樣的話,我就可以有人撒嬌,有人傾訴,有人疼。”

說完,葉寒伸出手,抹掉了臉上的淚水,輕聲道:“媽媽,我今天來,是想告訴你三件事。”

“第一件,就是我活着回來了。”

“第二件的話,嘻嘻。”葉寒像個孩子一樣笑着,然後從口袋裏拿出了三枚徽章。

“這個徽章呢,是英國**頒給我的,只要我持着這個徽章,在英國橫着走都沒問題。”

“這個呢,我華夏**頒給我的,很厲害的哦,共和國徽章,華夏建國以來也就只有兩個人拿過,我是第三個哦。”

“最後一個,是聯合國頒給我的英雄徽章,怎麼樣,是不是很厲害啊。”

葉寒像個邀功的小孩一般,滿臉激動的說道:“這些徽章,都是當着全世界各大媒體的面頒給我的,我現在是世界名人了哦。”

“媽媽,你會以我爲傲的對嗎?”葉寒笑着將三枚徽章放到了墓碑前,輕聲道:“這三枚徽章,媽媽你幫我保管吧,這可是很重要的東西,我擔心我會弄丟了。”

說完,葉寒調整了一下情緒,笑道:“第三件事情,就是啊,你的寶貝兒子我,今天就要結婚了。”

微風再次吹過,彷彿在對葉寒表示着祝賀。

葉寒享受着微風的吹拂,微笑道:“這算是苦盡甘來嗎。”

幾片落葉在葉寒的面前飛過,似乎是對葉寒的迴應。

葉寒笑了,笑的很燦爛。

是啊,苦盡甘來。

葉寒的人生走過了十八年,但有十三年,他都是活在殺戮和痛苦中。

在一切的麻煩都被解決後,他活着回來了,並且要和自己最愛的人,舉行婚禮。

“媽媽,我知道了。”

葉寒笑着站起身,對着墓碑深深的鞠了個躬,然後微微轉身,笑道:“我先走了,我知道您會在天空中看着我的婚禮,您會祝福我的,對嗎?”

說完,葉寒緩緩的離開了墓園,往婚禮現場出發。

婚禮現場設定在釣魚臺國賓館,是一號首長親自指定的。

中午十二點,婚禮如期舉行。

世界各國領導人都紛紛來參加,因爲這是葉寒的婚禮。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葉寒牽着林夕瑤的手,緩緩的走進了婚禮的殿堂。

林夕瑤穿着一身白色的婚紗,美的像一個仙女。

這是葉寒欠林夕瑤的,一場完美的婚禮。

婚禮的表面看上去不算很隆重,但實際上意義重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