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看來這傢伙還是慫性未改,還不如江文昊呢!


不過無所謂了,我們這些人足夠了。

季博按着原路返回,然後我們便順着血跡繼續向森林中走去。

不出一個小時,天色就已經黑了下來,好在我們帶了火把,爲了節約資源,王傑只點了一把照着血跡,其他人摸黑走在我的身後。

這一片的樹林中倒是沒有太多的雜草,越往前走,地上的血跡越多,而且越鮮紅!

看樣子,這羊羣的位置不會太遠了。

我們坐下來休息了一會兒,喝了點水,然後繼續前行。

好在我們有目標,倒不至於在森林中胡亂的鑽來鑽去,在我們又走了五分鐘之後,我似乎聽到了某種動物呼呼呼的聲音。

這種聲音倒像是我家狗子在遇見陌生人時嗓子裏面發出的動靜,這倒讓我有些奇怪,難道之前的那羣野狗沒有被消滅乾淨,現在跑到這邊來了?

也不是沒可能!

畢竟野狗也是吃肉的,它們要是真的先於我們襲擊了山羊,那這些莫名的山羊血跡就可以有一個合理的解釋了。

我們越往前走,這種呼呼的聲音越是明顯,此時也算是不巧,這火把剛好燃盡,不過我望着遠處似乎沒有了樹,這讓我不禁鬆了一口氣。

“哎喲臥槽!”

我這剛感嘆終於到森林的盡頭了,突然旁邊江文昊大叫了一聲,然後這人竟然沒影兒了!

臥槽?

奈何本人沒文化,一句臥槽走天下。

我也不禁罵了一句,這江文昊怎麼憑空消失了?

“咩咩~”

此時我們顧不得江文昊了,因爲在我們的腳下突然傳來了山羊的叫聲,聲音急促而且伴隨着……

“幹!摔死我了!趕緊來救我啊!”

不錯,伴隨着就是江文昊的慘叫聲。

王傑趕緊又點上了一根火把試着往下照,這一照我們衆人頓時嚇出了一身冷汗,這可是一個將近五米多深的小盆地啊。

這江文昊直接就摔下去了,估計肚子裏面都翻江倒海了吧。

“喂,你們倒是救我上去啊,在上面呆看着我幹啥!”江文昊此時揉了揉屁股站了起來,對我們視若無睹的行爲很是氣憤。

王傑剛想拉他,卻讓我伸手製止住了。

“我說秦銘咱們的恩怨不是早都了結了嗎!你怎麼能如此小心眼!”江文昊見我不讓王傑救他,在下面張牙舞爪的喊了起來。

我頓時衝着這個傻子比了個噤聲的手勢:“你先消停點!不是不他麼救你啊!我們現在就下來!”

這小子真是無語,還以爲我還在計較之前的事情。

江文昊此時的表情算是緩和了下來,強忍着屁股的劇痛靠在了一邊的土壁上。

這小盆地中呼呼的聲音越來越明顯了,而遠處還有這咩咩的叫聲,最讓人不解的是,竟然還有噗通噗通的聲響……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不管了,只有親身過去看看才能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我直接將木棍扔到了下面,然後縱身一躍跳了下來。

其實五米的高度對於男生來說還真是小菜一碟,但是對於洛詩婧。 獨家限量愛:離婚律師請入懷 這就是一個很大的難題了,她試了半天也是沒下來。

我所幸讓她待在了上面,萬一有什麼危險,大家上下還有個照應。

“哎喲,我說秦銘,你們發現沒,這大坑中的土還是很軟的,我坐的這個位置好像海綿墊子一樣!”江文昊在我們的火把盲區,我們只聽到了他的聲音,卻沒有注意他在幹什麼。

聽到這話之後,我好奇的摸向了面前的土壁,這邦邦硬的玩意兒,哪裏像什麼海綿墊子?

“我說你這傢伙是被摔懵了嗎?這土壁這麼硬,怎麼就……”

我回頭剛想逗一下江文昊,但是當我看到他身下的那坨東西時,我就瞬間沒心情了……

而王傑拿着火把對着江文昊的方向照過去,也呆若木雞的站在了原地。

藉着火光,江文昊見我們臉色都變了,還以爲自己摔壞了哪裏,頓時嚇的雙手渾身亂摸。

“唉,我這也沒什麼啊?你們這麼看着我幹什麼?你們倒是過來摸摸啊!”

江文昊此時雙手又探向了自己身後,我們都屏住了呼吸。

“啊!!!” 江文昊回手摸到了一個軟綿綿的東西,頓時像屁股上被打了一針一樣噌的一下就跳了起來。

他趕緊跑到了我們這邊,藉着火光一看,尼瑪,這是一頭渾身是血的山羊!

這山羊早就沒有了生命的跡象,死狀很慘,肚子已經被不知道什麼利器給扯開了,亂七八糟的內臟弄了一地,場面甚是噁心。

而江文昊此時嚇得渾身都嘚瑟,也顧不上屁股疼了,很是嫌棄的在地上不停的蹭自己手上的羊血。

“秦銘,下面究竟發生了什麼?”

洛詩婧聽到了江文昊殺豬般的慘叫,在上面很是擔心的問道。

“沒事兒,只是一隻死山羊罷了!”我自然不會再細緻的給洛詩婧描繪眼前的場景了。

慘不忍睹啊,究竟是什麼生物下手這麼狠?

而當我們把火把照向身後的時候,今天一切的詭異現象便都有了答案!

遠處引入眼簾的首先是白白的一片發出咩咩的叫聲的一羣生物,而它們的周圍還有些灰色的身影在不停的繞來繞去。

最悲慘的就是我們觀察這一會兒,已經有一隻白色的生物被灰色的咬住丟了出來,然後一大羣灰色的撲向前,這個白色的一團掙扎了一會兒就不再動了。

這灰色與白色的影子自然是狼羣與羊羣!

真是冤家路窄,居然在這裏再次碰上了這羣傢伙!

衆人此時都呆住了,而江文昊更是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叫聲。

這直接引起了衆狼的注意!

起初我還以爲這是島上的另一羣狼,但是當我看見這狼衆星拱月般堆在一隻灰頭狼身邊的時候,我就認出來,這羣傢伙就是我們之前去幽靈船拿完東西準備走時遇到的那羣狼!

令我不解的是這羣狼的數目較之前又有了增加,難道是又有新的小狼崽誕生了?

對於狼羣來說,我們這第三方勢力的加入對它們自然是不利的,畢竟它們集得了天時、地利,這黑夜,這小盆地,都是它們絞殺羊羣的大好時機。

但是我們的出現卻阻止了它們的野心。

不過讓我不懂的是,這羣狼怎麼這麼巧也在今天下午開始圍剿羊羣?

難道它們也看得出來,這羊羣是有固定的覓食地點的?

當然不可能!

狼的智商再高,它也不可能想的這麼深……

那麼很有可能就是湊巧,它們也只是今天出來覓食,趕巧了將這羣羊趕進了這片小盆地中。

但這可是我們設下的計謀,這狼羣倒是得了漁翁之利。

我們自然不會輕易的將羊**給這幫嗜血的傢伙。

頭狼猩紅的眼睛望着我們手中的棍子,它自然判斷的的出來,我們這羣人類的威脅要比那些柔弱的羊羣要強太多了。

頭狼只是大叫了一聲,然後從隊伍中走出了好幾只狼,令我驚訝的是,這幾隻被頭狼叫出隊伍的狼,並沒有向我們撲來,而是反方向走向了羊羣,然後佇立在那裏,不再動了。

而反觀羊羣這邊就是很被動了,此時所有的羊都被這幾頭狼趕進了一個死角。

興許是雨水沖刷的原因,這位置正好形成了一個不小的坑窪,羊羣擠在一起無力的叫着,根本沒有辦法從唯一的出口衝出去。

這頭狼不簡單!

它這樣做是爲了讓這幾頭狼看住羊羣,剩下的狼自然就脫開了身子來轉頭對付我們!

他媽的,狼都比我們人聰明!

“秦銘,我們還是撤退吧!這羣狼應該就是上次在海邊的那羣狼!”海大富也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那可不行,我們可是忙活了好幾天才蹲到了這羣山羊,怎麼能輕易地就將這羣山羊讓給這幫冷血的畜生?

“不行!如果走了的話咱們的努力可就全部白費了!”我很是不甘心。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們現在保命重要!”於凌飛也在旁邊勸我。

我看着漸漸向我們逼近的狼羣,此時的心中雖有一萬個的不情願,但是爲了生命的安全,我也覺得還是先撤爲妙吧。

我示意王傑再點上兩根火把,這樣這羣畜生就不敢輕易的靠近了,然後我們拿着這幾根火把慢慢的向後退去。

頭狼並不傻,也沒準備號召衆狼攻擊我們,而是我們退一步,它們跟着往前走一步。

不一會兒我們就退到了這小盆地的邊上。

“秦銘,你們怎麼回來了?羊……啊!”

洛詩婧剛想問羊羣的下落,而當引入她眼簾的是一羣狼之後,嚇得她頓時叫出了聲。

壞了!

這羣狼在洛詩婧叫出聲音之後,第一頭狼嗖的一下就從側面衝我們撲了過來!

而對稱面的另一隻狼也做了同樣的姿勢,中間的頭狼叫了一聲,便從正中間衝了過來!

我說怎麼剛纔聽到了噗通噗通的聲音,敢情是這羣狼奔跑的動靜!

我也沒有時間瞎猜了,眼看着近在矩尺的洛詩婧,我卻是爬不上去找她,只能舉起了木棍對着衝我撲來的第一隻狼揮了下去!

而令我驚訝的是,這隻狼竟然輕易地奪過了我這一棒子,直接撲向了我的懷中。

WDNMD!

我現在極度後悔沒有聽江文昊的,將我的獵槍拿出來!

“我說秦銘……我讓你把獵槍帶着放幾個響兒,你他孃的就是不聽!現在好了,走也走不了了!”

江文昊一邊用棍子驅趕着狼羣,一邊抱怨着。

“別他麼廢話了!趕緊想想辦法怎麼爬上去吧!哎喲我操!”

王傑此時剛想懟江文昊兩句,就被面前飛奔而來的兩隻狼撲倒在了地上!

可是我現在也實在沒工夫和這傢伙拌嘴,中間的狼早已經撲倒了我,準備衝我的脖子下嘴了!

其實我倒是很納悶,爲什麼狼、虎、豹子之類的兇猛動物捕獵的時候都能精準的找到獵物的脖子?

是因爲長的細,容易咬斷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