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看到其背後的少個角不停的眨眼睛,哦,肯定是這貨亂說的。


依然低著頭,不敢抬頭看:「我就是,請問有何貴幹?」

「真受不了你們人類的酸勁兒,要不是看在少個角兄弟的面子上我可真不想接這個任務。」這名牛頭人戰士嘀咕道,然後身子一挺,一本正經的說道:「傳聖魔導法令,洛文族長立刻帶齊所有族人前往城主府,聖魔導召見你們。」

「洛文族長快快行動吧,不要耽誤了聖魔導的時間。」

「聖魔導見我們幹嗎?」洛文一愣,無緣無故召見眾人是想幹什麼,洛文瞅了一眼少個角,眼神詢問發生了什麼。

「去吧,是好事,我也有份,去了你就知道了。」少個角說道。

既然少個角也有份,那肯定不是壞事了,那就去吧。再說不可能不去,畢竟兩個聖師在這裡坐鎮呢,洛文不想一來就挑釁精靈大陸的高手,那就去看看究竟是什麼好事。

城主府用金鐵岩建造而成,是為數不多幾個在箭雨的襲擊之下依然完好的建築,只是牆上,房頂上都留下了密密麻麻的白印子,而原本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骨箭早就不見了蹤影。

兩個聖師端坐在城主府會議廳上首,下面站著十幾狼人,精靈,牛頭人。正是當初和洛文眾人一起躲在避水圈裡的倖存者。

一百多號人進了會議廳一下就把會議廳塞滿了。

「既然人都到齊了,那就開始吧。」火系聖魔導開口道,「這次秋水城遭受有史以來的巨大災難,傷亡慘重。雖然大家齊心協力,但是海族實力強大,最後這樣的結果也不能怪你們,你們也儘力了。」

火系聖魔導深吸了一口氣:「我們高層絕對不會虧待英雄,讓英雄寒心!作為這次守城戰倖存的勇士,你們將得到賞賜,精靈花園的生命祝福。」

除了一百多人類,其他十幾個全深吸了一口氣,十分驚訝,十二分高興,十五分的不可思議。

我們只是躲在牆角加上避水圈才躲過一劫,本來是逃兵怎麼成了英雄了……不過但是參戰人員只剩下他們了,只要你不說我不說,就算是聖師也不會知道發生過什麼。

特別是聽到這個獎勵之後,十幾個精靈大陸土著更是決定堅決不說發生了什麼。

「我沒聽錯吧?生命祝福啊!」

「天!太幸運了!」

「感謝聖師大人!感謝精靈花園!」

……

除了人類,所有人都很興奮,有人興奮的語無倫次了,手舞足蹈起來。

「人類,你們不高興么?」火系聖魔導一臉驚訝的問道,一百多人聽到這個獎勵居然一臉平靜。

該為什麼高興?眾人一臉茫然,一個什麼生命祝福就讓這些人興奮成這樣,但是大家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啊……高興不起來。

「你,對,就是你。」聖魔導指向洛文,「聽說你是他們的族長?你為什麼不高興?」

洛文不敢說不高興,但是又不敢問精靈花園的生命祝福是什麼東西,萬一說錯什麼露餡兒了怎麼辦,但是總得說點什麼才行。

「回尊敬的聖師大人,我們從偏僻的山上下來,有些事情還不懂,還請諒解。」洛文恭敬的說道。這話就是萬金油了,就看各人怎麼理解了。

「難怪他們一臉茫然,看來是真沒聽說過。」

「我就說嘛,什麼人族部落能有那麼多戰寵,肯定是哪山上捉的。」

「原來是支土著部落啊,真是少見。」

……

十幾個狼人,精靈和牛頭人紛紛議論道,只有這樣的解釋才說得通這支人族部落的無知,居然連生命祝福都不知道。

「哦,原來如此……」連聖魔導也相信了,並沒有問洛文來自哪裡,畢竟人族部落分散精靈大陸各地,有些地方連他都沒聽說過。

「既然如此,換個方式獎勵你們吧。」聖魔導沉吟了一會兒說道,「你們好多人還沒有戰寵,趕路麻煩。我做主獎勵你們沒有戰寵的人一人一匹戰馬,有戰寵的人一人一顆三級魔晶。」

一百多人還沒說話呢,那兩個精靈族倒是先開口了:「聖師大人英明,真是為他們考慮周到,真是讓我敬仰。」

聖魔導一臉情懷天下的逼樣接受了這個馬屁。

只有幾個牛頭人,包括少個角撇了撇嘴,雖然沒說什麼,但是心裡已經罵開了花:「我了個去,欺負別人不知道,真是黑的沒邊了,就用馬和魔晶給打發了,還要比人感恩戴德,精靈族的聖師就是虛偽!」

從會議廳出來少個角給洛文解釋了什麼是生命祝福之後,洛文捶胸頓足,甚是後悔。 據說在精靈花園的核心處,有一聖地,裡面有一溫泉,在溫泉里沐浴之後能增強人的機能,武士能的鬥氣爆發能力提高,魔法師的魔力積蓄能力也能提高,甚至據說還能延年益壽。

而這就是生命祝福。

雖然這是個傳說大家都知道,但是見過的人少之又少。不過精靈族的長壽老者的確比較多,反而側面證明了生命祝福是真實存在的。

洛文就疑惑了,這聽起來就是很了不起的獎勵,可是大家就算是守城戰最後倖存者也不是多大的功勞啊,配不上這樣的獎勵吧?這事有蹊蹺。

但是洛文本來對生命祝福也不了解,去不成就去不成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畢竟精靈花園是精靈族的核心區,高手眾多,萬一露餡了跑都跑不掉。

「人類小子,可惜了……」少個角為洛文唉聲嘆氣,可惜的是他們將沒享受不到生命祝福,也為精靈聖魔導以廉價的代價就把這些人類的福利給取消很替這些人類可惜。

「沒事兒,你們去享受吧,這都是命,怪不得別人。」洛文微微一笑,渾然不在意。

「其實我一直對把你們人類劃為低等公民很不認可,在我看來大部分人類雖然虛偽,狡猾,油嘴滑舌,但是還是比較講義氣的,這點倒是很合我的脾氣。」少個角撓了撓自己唯一的一個牛角,回憶道,「要不是因為一個人類,我就不是少個個角了,說不定連頭都沒了。」

「低等公民?」 靈未央 洛文一愣,什麼個情況,人族怎麼成低等公民了。

「哦……忘記你們從山上下來的,可能還不知道這些,不過這不是秘密,稍微打探一下就知道了,我就給你說說吧。」

原來精靈大陸把各族分為五等,精靈,獸人,半獸人,狼人,和狐族是一等公民,矮人和牛頭人是二等公民,地精則是三等公民,半精靈則是四等公民,人類則是最低等的低等公民了。

這種等級劃分由來已久,主要依據各族的高手數量,人口數量來劃分。只有狐族人口雖然少,但是智商卓絕,身為各族的軍師一角,於是被劃為了一等公民。

而人類,人口數量最少,高手也是最少,目前為止只有東部平原的一個人族大部落才有一個聖師。

「所以,你們人類是最弱的。」少個角認真的說道。

洛文沒想到啊,在精靈大陸人類居然是低等公民,地位這麼低,連韋斯特這種半精靈居然也是四等公民……

韋斯特在旁邊聽到少個角的解釋,忍不住插話:「我們半精靈怎麼就是四等公民了呢?」聽他的語氣好像還不服氣的樣子。

少個角仰著鼻孔說道:「那我就直說了啊,可不要怪我說話太直接啊,是你自己要問的,我本來不想說的。」

「你直說就好,我承受的住。」韋斯特肯定的說道。

「那不是因為半精靈是精靈族和人族的雜交啊,除了那些實力高的,哪個半精靈不是精靈的僕人,比人類還慘,人類至少還有自由嘛,可是半精靈呢,除了地位高點有啥用,我反正是看不起的。」少個角鼻孔出氣的說道,「唉唉唉……是你讓我直說的啊……說話不算數啊!」

韋斯特深吸了一口氣,放下了手中鬥氣灌注的長弓,渾身無力。

在人族大陸大家都自稱為精靈後裔,他們為自己是精靈後裔自豪,把聖書翻來覆去的看了一遍又一遍,憧憬如果哪一天到了精靈大陸是怎樣一種呢精彩生活。

等真正到了精靈大陸,卻被人家稱為四等公民,半精靈,雜交,難道精靈和人類的愛情就不是愛情了么?就被鄙視么?以為到了精靈大陸就是他們的福地,結果事實和他們的想象,和他們的聖書記載的完全不一樣,韋斯特很沮喪。

「行了,有緣再見,我們要去準備了,明天就要出發。」少個角和洛文道別,這個人類小子還比較對他胃口的,至少不像他見過的很多人類一樣虛偽。

「好吧,一路平安。」洛文說道。

「最後一個問題,你為什麼不抬頭看著我說話呢?你脖子是不是有病?」少個角很關切的問道,不是調侃,他真的以為洛文脖子有病。

……

第二天少個角十幾人離開秋水城的時候,洛文眾人也拿到了精靈聖魔導承諾的獎勵。

秋水城的善後自然有人來處理,於是,秋天城眾人又自由了。

「現在怎麼辦?去哪兒?」韋斯特無精打採的說道,知道了半精靈在精靈大陸的地位,韋斯特很鬱悶,一下就沒了生活的方向。

「去找餘三哥他們部落吧,他給我說過方向,我想確認他們是不是還活著,如果活著應該都回去了。如果沒了,我要兌現我的承諾照顧他的後人。」洛文說道,「你們呢?有什麼計劃沒?」

「師兄去哪兒我就去哪兒。」小胖子簡單直接,埃爾和扎克附和點頭。

「我所謂,反正精靈大陸哪兒都不熟悉,去哪兒都一樣。」馬沙說道,意思也是跟著大部隊走了。

「我們想去精靈花園看一看,那是聖書記載的精靈族的聖地,這是我們的夢想。」韋斯特說道,「我商量了一下,夢想還是追尋的,雖然和我們想的不一樣,但是還是要去做,恐怕不能和你們同行了。不過等哪天你們也到了精靈花園,說不定我們還會見面的。」

氣氛一頓很陰鬱,大家都在分別的傷感中。

正在這時,丘媛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洛文,洛文,出事了,出事了!」

拉伊和她弟弟達里爾,還有拉伊的追求者花哨悄悄的離開了,沒有一個人發現。

洛文很疑惑,自己什麼時候得罪了拉伊了么?還是她找到了新的方向?渾然沒察覺丘媛心裡一點點的小興奮。不過事已至此,既然沒法挽留,那就祝願他們一路順風吧。

韋斯特帶著半精靈們走了,去追尋他們的夢想去了,現在沒走的就是白灰傭兵團還有為了自由傭兵團。為了自由的俞團長決定還是跟著洛文等人走,人多才安全嘛。

出發,餘三哥的部落! 幽暗深邃的風暴海海底,一群海族高手圍繞著小黑蛇,低著頭,挨著批,一聲不敢吭。

「老魚你怎麼回事!啊,怎麼回事?!」小黑蛇發飆,「既然找到了目標為什麼不通知我們!為什麼要擅自行動!啊!說話啊你!怎麼不說話!」

老魚就是進攻秋水城的大祭司,活了將近百年了,一把年紀了在小黑蛇面前唯唯諾諾,被罵的不敢還口。

「說話!我允許你說話,放心吧,保證不追究你責任。」小黑蛇命令道。

老魚縮了縮自己的脖子,吞吞吐吐的說道:「回老大,小的就是……就是想把這功勞單獨獻給老大,一搏老大歡心,以表我老魚的忠心耿耿。老魚的真心實意天地可鑒,對老大的擁護之心比風暴海海水還多……」

老魚開始還畏畏縮縮,一說上勁兒了口若懸河,直到被小黑蛇喊停。

「停!停!停!」小黑蛇連喊三聲,終於剎住了老魚的吹捧,「老魚你的話真是比風暴海海水還多!我聽明白了,意思就是你想拿個首功唄?」

「老大英明!」老魚一笑,老臉皺成了菊花,看來老大對他的真情厚愛很欣賞啊。

「英明你大爺!!!」小黑蛇一聲怒吼,蛇尾猛然變大,一尾巴抽向老魚,老魚見機不妙迅速變回了原形,一隻老龜。一聲巨響,被抽的不見了蹤影。

說好的不追究責任呢……說話不算數,老魚心頭苦悶啊。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小黑蛇陰沉著蛇臉,黑色的蛇臉更黑了,「這點小事都辦不好,非得逼得我親自走一趟!你們都乖乖的守在老家,繼續春季狩獵,直到天熱了才停手,明白了嗎?」

「老大不妥啊!你會被精靈大陸的高手發現的!」

「沒事兒,我現在在虛弱期,他們感應不到我的波動,你們按計劃行事不要讓我操心就好。」

「是!老大!」

……

已經變成一片廢墟的海邊小城嘉里略毫無人煙,寂靜無比,只余老鼠和臭蟲歡快的奔跑。淺海里冒出一個人頭,慢慢的上到了海灘,是個看起來只有十多歲的小姑娘,這麼冷的天居然穿一身黑裙子配一雙黑靴子,泰然自若的在吹著海風。

「唔……洛文是吧,我會找到你的。」小姑娘微微一笑,兩個酒窩甚是迷人。

話說洛文在秋水城就打聽好了餘三哥所在的部落怎麼走,在聖河的轉彎處,有個小河谷就是餘三哥的部落。

處於怒風苔原和帝山平原的交界處,本應該有聖河的照拂按理說是一個風水寶地,但是因為剛好正對怒風苔原的出風口,終日大風刮的那裡片草不生,除了有聖河取之不盡的水,什麼都沒有,也就只有最低等的人類部落才願意在那裡安家。

離開秋水城三日之後,眾人終於到了這裡。

「精靈大陸的人類已經只能在這種地方生存了嗎?」洛文看著面前這寸草不生的小河谷,不禁動容。

正對出風口的一塊空地用巨石壘起了一個山包擋住了風,人類的建築物全建在這巨石山包之後,用石頭構築而成。建築物在山包的背後呈一條直線修築而成,還能看到一些小孩在打鬧。

「感嘆個啥呢,沒看這些小孩無憂無慮嘛。」丘媛說道。

「那是他們還小,等他們長大了肯定會像餘三哥一樣為改變部落的命運奮鬥。」

「說的好像你很大似的,你不過也才二十四歲啊……」丘媛掩嘴一笑。

洛文心頭苦笑,要是你知道我兩輩子加起來的年齡都能當你爸爸了,不知道你會不會笑……

眾人剛到小河谷邊緣,就被一陣大風吹的站不穩。石頭建築的最後一個建築是一個崗哨,裡面放哨的人看到這一大隊人馬,趕忙招呼:「兄弟們快到這邊來,那邊風大!」

也是看到他們是人類,如果是其他種族怕是不會說這話。

大家頂著風,衝到了崗哨腳下,風才小了很多,至少還能在接受範圍之內。

「謝了啊兄弟,感覺好多了。」

「你們這是從哪兒來的?我們這裡可很少有人來串門。」放哨的人類拿著一把木質長槍好奇的看著這八十幾個人,這些人居然還騎著戰寵,武器也是金屬武器,一看就不是小部落。

「哦,我們是從山上下來的部落,山上泥石流把我們家毀了,正在找新住處。」洛文的謊言信手拈來,「餘三哥是不是你們部落的?我是來找他的。」

前面的話把這人類嚇了一跳,以為這些人想霸佔他們的小河谷,雖然這地方寸草不生,但是畢竟也是一個家不是。后一句一聽說是來找余老三的頓時送了一口氣,找人就好,不是來挑事的就好,要打還真打不過這些人。

「是,余老三是我們部落的,他是我們的前任族長。」

「前任族長?」洛文一愣。

「是啊,十幾個人一起被徵調去炮灰營了哪還有活路,所以我們重新選了族長了。」這中年一臉坦然的樣子,好像這些事情已經司空見慣。

八十多個人出現在這窮鄉僻壤的小部落自然引起了部落里所有人的注意。

一名中年男子手持一支鐵制長槍帶著十幾個人小夥子來到了崗哨,後面跟著好奇的女人和孩子。

崗哨男子和中年男子一陣嘀咕之後,中年男子走向洛文:「你們好,我是這個部落的族長,余老三是回不來了,有什麼能幫到你們的嗎?」

這話,可有意思了,說直白點就是「你找的人不在,沒事兒的話就請離開吧」。

「看來不歡迎我們啊……」洛文沉默不言,心頭嘀咕,該不是以為我們想奪了他的部落吧?可真是想多了,我只是來幫餘三哥而已。

「還真有事請你幫個忙。」洛文呵呵一笑,順坡下驢,「我答應了餘三哥幫助照顧他的後人,能帶我見見他的孩子嗎?」

中年族長還未開口,從人群裡面擠出來兩個小孩,一男一女,男孩更大,女孩比男孩矮一個頭,被男孩護在身後。

男孩倒是不懼陌生人,滿懷期待的問道:「你見過我們老爹了?他怎麼樣了?什麼時候回來?」

「哦,你肯定就是大寶了,這是你妹妹余小妹吧?」洛文溫和的一笑,拿出一物,「這是你老爹交給我的信物,你們見過吧?」

一個石頭雕刻而成的下山猛虎,小巧精細,卧在洛文的手心上。 小男孩期待的眼神一亮,興奮的說道:「是老爹給我做的玩具!族長叔叔,他們是好人!」

看到這石頭小虎,小女孩也高興了起來,好像看到老爹回來了一樣。

「好不好人叔叔自然會分辨。」 我真沒想賺大錢 中年族長沉聲道,「你們後面玩去吧,我和這位……這位小哥哥談一談。」

部落里的孩子把外面的人分為兩種,好人和壞人。壞人就是欺負他們部落的人,而好人就比如像洛文這種,帶來他老爹消息的就是好人了。

「我們和餘三哥走散了,我答應過他,替他照顧他的孩子。」洛文誠懇的說道,「別誤會,我們沒其他目的,就是這麼簡單。」

中年族長算是想通了,如果這八十多人真想干點啥,他們部落這麼點人也扛不住啊。

「進來吧,喝口水。」中年族長態度稍微緩和了一點,或許是看到石頭小虎的份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