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看到這個情形,我心裡浮現出一個念頭,「中毒!」


就是三人都發獃的時,倒在地上的人,努力的翻了個身,嘴角顫動著,

「救…救…我」

「啊…!」希梅娜與婭妮同時捂著嘴大聲尖叫道。

順著她倆的眼神望去,心裡立馬浮出一句「卧槽!」現在可以確認我眼前的這個人是中毒了,因為是中毒導致他全身浮腫才會顯得特別的胖,特別是肚子已經變的像氣球一樣腫脹的能看到裡面的東西。

「哇!」

忍不住吐了,因為多看了幾眼,發現那人空空的肚子裡面沒有臟器,密密麻麻的全是像毛蟲一樣的東西,密集到讓人感到恐發冷。

看到我吐了,婭妮和希梅娜再也忍不住了,就在贊人大吐特吐的時候,地上的人卻在慢慢的滑向沙里,這時我們才發現原來那片沙子是活動的。

慢慢的沙子滑出一個洞口,一隻巨型的昆蟲閃電般的爬出,用它那巨大的口器,夾住中毒之人的身體就往下拖,但是過於浮腫的身體,卡在了洞口。

「啊!啊!啊!」

也許是因為疼痛吧,那人在洞口不停的掙扎著,發出刺耳般的尖叫。

就在三人糾結要不要上去幫忙的時候!

「住手!」後背穿了一個女聲。

回頭看去,卻發現一個奇怪的人,炎熱的沙漠里,這人卻把自己渾身包裹的嚴嚴實實的。

看到我們在看她,從懷前的包里取出三塊油質的篷布,丟了過來。

「把身體包裹起來!」

「哎?」

「快點!」

看到我們還在發獃,這人顯得特別的著急。

「哦!」

就在我們剛剛披上油布,「噗」的一聲,那具不知死活的人體被巨蟲咬斷成兩節,雖然肚子里空氣的噴出,漫天的血雨連帶蟲子散落下來。

首當其衝的就是那隻巨蟲,當血液噴到它身體的時候,猶如碰到強酸一樣,巨蟲的身體開始迅速溶解。

巨蟲因為疼的掙扎晃動著身體,嘴裡「吱吱吱」的叫著,卻毫無一絲用處,一時間掀起了大量的沙塵。

而那些隨血雨飄落的蟲子,一接觸沙子便迅速失去水分,變成蟲干。

「我了個乖乖!」

看到這個情景,三人面面相覷,頓時一頭的冷汗。

看著地上所有的蟲子都死乾淨了,那人才鬆了一口氣,摘下頭罩露出頭淡綠色的秀髮,看著我們三人

「現在安全了!」

「哦!」

雖然嘴裡答應著,但是抓油布的手卻沒有一絲要松的意思。

「我叫麥瑟·莫納亨,你們呢?」

「希梅娜!」

「安娜!」

「婭妮!」

麥瑟看了看三人的囧樣,轉身從懷前的包里一瓶黑色的液體,摔碎在在巨蟲殘餘的屍體上,然後取出火折,點燃黑色的粘稠物,瞬間一團大火衝天而起。

「走吧!這裡不安全,先到我的零時駐地再說吧!」麥瑟說完,便起身離開。

「哦!」

希梅娜和我交換了下眼色,三人以雙手交叉著從肩膀上緊抓住油布的姿勢,緊緊跟上麥瑟的腳步。 跟隨著麥瑟一路往西……

一大片的古建築群豁然出現在眼前,雖然大多數已經坍塌,但還是從殘存的遺迹上看出一些東西來,整個建築群落像是羅馬式和韓日式的結合,在往深處甚至有些高樓和農場式的建築群。

走在建築群落的主街道上,麥瑟看到我一直抬頭目接不暇的看著兩旁的建築物,

「這裡曾經高等精靈生活過的城市,所以城市整體也是多元化多種風格的。但隨著他們的消失,這座城市也沒落了。因為沙漠的原因,這裡很少有人來的,而這座城市也只有每年的這個時間段才會浮出地面,大多數時候它都是被埋在黃沙下的。」

「原來如此!」

「到了!」

麥瑟說完,用力推了一下一堵牆壁。

「吧嗒」一聲輕響。

眨眼的功夫,牆壁內陷,然後隨著「嘎吱!嘎吱!」的響聲升起,顯現出一個洞口!

「走吧!」麥瑟第一個閃入其中。

希梅娜發覺我在看她,說道,「走吧!既然來到這裡了,也沒啥好怕的!龍潭我們都闖過了,害怕這個虎穴?」

希梅娜說完后,走了進去,婭妮歪了下腦袋,撅了撅嘴,也跟著走了進去,這時候只剩我還在外面了。

「嘩…!」

忽然牆壁開始緩緩下落,看樣子是要關閉,幾乎不給我思考的時間。

「轟隆!」

牆壁完全落下,就在牆壁落下前的最後幾秒鐘,我也閃身鑽了進去。

街道上又恢復了最初的樣子,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個洞口一樣。

和其他人不一樣,我好像天生對黑暗中的事物就異常的敏感,即使沒有光源,已經清楚的看到洞里的一切。

這裡有點像古代那種暗室,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大,但是所用器具一應俱全。

「額!」突然感覺有點刺眼!急忙抬手擋住眼睛。

突然出現的光源反倒是讓我不適應了,細看后發現是麥瑟點燃了位於暗室牆角的火燭。

麥瑟點燃火燭后,罩上燈罩,轉身走到一旁的椅子前坐下,「現在可以說了,你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希梅娜看了看我,轉身看著麥瑟問道,「我們可以先問下,為什麼你會知道這樣一個場所么?」

麥瑟不由的一愣,顯然沒想到對面會突然這麼問,

「我說我不知道為什麼,你信么?我說我一覺醒來,記憶力就有關於這個地方的一切,你信么?」

「相信!」

看著優點激動的麥瑟,希梅娜平和的說著,同時看向我。

我聳聳肩,表示同意希梅娜的看法。至於婭妮,這種場合,她一向是朝我看齊的。

失憶么?從麥瑟的話音中很難判對出真偽,不過這是一向是希梅娜的事。

想到這裡,我突然被角落的書架吸引了注意力,所以也就不再關心她們的談話內容了,轉身朝書架走去。

「我們是冒險者,出來歷練的!我來自北邊,」希梅娜指書架旁翻找著書籍的我,和另一坐在椅子上的婭妮,「看書的安娜和婭妮來自赫瑪爾頓。我們三人是在班圖冒險的時候結識的,商定一起前往諾斯瑪爾。」

「班圖啊!」

麥瑟若有所思的說著,「的確,從班圖到諾斯瑪爾,這裡是最近的路。同時也說明你們不是壞人,壞人是進不了班圖的。只是現在這條路變的不太好走了…」

……

血蝴蝶,生活於諾斯瑪爾東北邊的沙漠中,通體五彩斑斕,以活人汁液為食,同時將蟲卵產到人的身體內繁殖。

攻擊方式多樣化,射毒針(中毒),翅膀亂擊,蝴蝶風暴(多段攻擊),蛹抱(接近的話會被翅膀抱住,收到持續傷害),血蝴蝶之舞(飛舞中血蝴蝶將鱗粉播撒到空中,最近的敵人會立中毒麻痹刻)。

中毒后的人餌,身體血液遇空氣會變成強酸樣的物質,幼蟲更是無法在空中暴露時間過長。因為常以旅人為食,故此稱作血蝴蝶。

巨型沙蟲,肉食型昆蟲,因為體型過於龐大,不便於行動,常以自己的巢穴作為陷阱進行捕食。沙蟲的陷阱成漏斗型,一旦調入沙蟲的陷阱,四周的流沙會讓你迅速滑想中間的位置,逃跑的幾率幾乎是零。

看著書里這些讓人有點發麻的蟲子,我看了幾頁便放下趕緊換了一本書。

從封面上看,好像是關於精靈史的……

希梅娜與麥瑟聊著什麼,婭妮發獃中,只有我對書架上的這些書籍感興趣。

……

「安娜!」

正當我看到津津有味的時候,希梅娜打斷了我思緒,抬頭看下她,

「怎麼了?」

「一會兒我們就穿越沙漠,聽麥瑟說,這裡很快就會再次被黃沙掩埋!」希梅娜解釋道。

我轉身看向麥瑟。

「是的!原本我是想取點東西就離開的!結果遇到了你們,所以耽擱了點時間!」麥瑟尷尬的笑道。

我急忙放下手裡的書,同時推了幾下婭妮,示意她醒醒。

「這種事,你不早說!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嗎?」

麥瑟把早已經準備好的東西,分發給我們每一個人,「一會出去,你們都跟著我腳步。如果遇到血蝴蝶聽我指揮!」

雖然時間緊迫,但是麥瑟沒有一絲慌亂,不時的提醒我們注意事項,檢查每個人的防護服。

防護服,就是用油布改制的罩衫樣的東東,遇到血蝴蝶在空中播撒鱗粉,穿上這玩意一定程度上就可以避免中毒麻痹。

另外一個就是火油,沙漠里這東西對那些怪物幾乎就是萬金油,再厲害的蟲子也是蟲子,是蟲子就會怕火。

月影胡歌:秦迷未央宮 一切準備就緒,隨著「咔咔咔」的齒輪響聲,街道再次出現我們的眼前。

「走走走!」

最先出去的麥瑟像是發現了什麼,不停的擺著手大聲喊道。

「卧槽!」

等我走出暗室后發現,天邊的龍捲風正在加速形成,飄過來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四人在殘破的街道上快速急速奔跑著,中間我問麥瑟為什麼選擇這種時候穿越沙漠,麥瑟跟我們講,這種時候穿越沙漠也是沒辦法的事。

因為只有在這個時間段,沙漠里那些蟲子才不會那麼活躍。從麥瑟的話里,不難判斷出,相比那些蟲子,麥瑟更願意麵對沙塵暴。

看著身後,那洶湧澎湃的沙塵,現在我已經能感覺到,那群蟲子的恐怖了。 「一起上!一起上!」

沙漠的另一端傳來一陣叫喊聲,聽動靜人數還不少。

帶路的麥瑟並沒有急匆匆的跑過去,而是選擇找了個隱蔽性比較的沙丘潛到上面。

「是那些瘋子!」

看到我們也跟了過來,趴在沙丘上的麥瑟將手中的望遠鏡遞給我。

果然映入眼帘的正是之前布萬加提及過的–炙夜。

看情形,這幫人像是在圍攻幾隻血蝴蝶。雖然說是瘋子,但他們更多的只是不畏死,行事風格上和正常人不同罷了,但從外面你無從判斷這些人是否真的瘋了。所有的行動,都會有人負責指揮,有人負責進攻。

是的,只有進攻,炙夜的詞典里有沒有「逃跑」兩個字。

這讓我想到魔獸里的血色十字軍,不明覺厲的一個組織,原本都是善良的人類,因為狂熱而導致最終的墮落,任何阻礙血色十字軍的人都要被審判、懲罰。

如果眼前的這幫人也是這樣的話,那就麻煩了。整整四十人的隊伍卡在我們的必經之路上,完全沒有穿越過去的可能。繞道?身後的沙塵暴貌似不會給我們這個時間。

他們為什麼會去主動招惹那些蟲子呢?我好奇的想著這個問題,同時將望遠鏡遞給我身旁的希梅娜。

在希梅娜接過望遠鏡的時候,那邊的陣地上終於出現傷亡了。

瘋子攻擊的間隙,血蝴蝶終於抓住了機會,其中有兩隻騰空而起,翅膀揮動著,可能是風的作用,鱗粉迅速擴散,形成一團朦朧的霧,附近的人即刻籠罩在裡面。

獵愛重生:錯惹冷魅撒旦 記得書上提及過,血蝴蝶的鱗粉可以聚而不散,你是可以隔絕皮膚與空氣接觸,但是沒有那個人能長時間不呼吸,被鱗粉籠罩,死亡只是時間的問題。

「轟!轟!轟!」

突然響起的爆戰聲,簡直是地動山搖。然後一陣風從我們的頭頂掠過。

「原來如此!」

我瞬間想明白了這個事情,在鱗粉籠罩后,立刻有人就會選擇自爆,通過爆炸產生的風壓,將鱗粉霧團吹散。

「為什麼不去就他們?」

希梅娜放下眼睛,如此慘烈的戰況讓她不忍心再看下去,扭頭指責似的問向麥瑟。

麥瑟瑤瑤頭說道,「沒有用的!誰也救不了他們。如果你聽說過炙夜,就因為知道他們狂熱到什麼程度,任何阻擋他們的人都會被處決,這時候如果我們跳出去,他們會即刻放棄血蝴蝶轉向先攻擊我們的。」

聽完麥瑟的話,從希梅娜的手裡拿過望遠鏡繼續繼續關注著對面的戰況。

「給我也看看嘛!」婭妮也好奇的想看。

一邊觀察著,順口冒出了一句,「小孩子不適合看這個!」堵住了婭妮的嘴。

「哦!」嘟嘴表示不服氣。

希梅娜再也不忍心看下去了,拉著婭妮,滑會沙丘的底部。此刻沙樑上,只要我和麥瑟兩個人了。

通過望遠鏡觀察,戰場上又出現了新的變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