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看到阿二之後,詹特魯明顯的愣了一下,問道:“你一直追我追到這裏,想幹什麼?”


“幹什麼?”阿二滿臉氣憤,說道:“你讓我在主子面前那麼丟面子,這個場子我一定要找回來不可。”

“哦?”詹特魯噗哧一樂,因爲和葉南認識已經很久,所以對葉南的實力非常清楚,在第一眼的時候就已經認出阿二隻不過是一具傀儡而已。

傀儡還要面子,事後還記得找場子。這的確是一件讓人很費解的事情。難道這也是葉南教的?

詹特魯看着阿二滿臉認真的表情,忍不住噗哧一下笑出聲來。

阿二手腕上纏着一根紅色的細繩,細繩的一段連接着七個七彩的小鈴鐺,隨着阿二的動作,七個鈴鐺發出一陣陣清脆悅耳的聲響,讓人心曠神怡。

但是,下一刻,他的笑容突然凝固在臉上,心底升起一股深深的恐懼感。 “幹什麼?”阿二滿臉氣憤,說道:“你讓我在主子面前那麼丟面子,這個場子我一定要找回來不可。”

“哦?”詹特魯噗哧一樂,因爲和葉南認識已經很久,所以對葉南的實力非常清楚,在第一眼的時候就已經認出阿二隻不過是一具傀儡而已。

傀儡還要面子,事後還記得找場子。這的確是一件讓人很費解的事情。難道這也是葉南教的?

詹特魯看着阿二滿臉認真的表情,忍不住噗哧一下笑出聲來。

阿二手腕上纏着一根紅色的細繩,細繩的一段連接着七個七彩的小鈴鐺,隨着阿二的動作,七個鈴鐺發出一陣陣清脆悅耳的聲響,讓人心曠神怡。

但是,下一刻,詹特魯的笑容突然凝固在臉上,心底升起一股深深的恐懼感。

“攝魂鈴?你竟然能夠控制攝魂鈴?”滿臉的不可置信瞬間表露在詹特魯的臉上,因爲同樣和艾拉倫齊名四大傭兵,對於艾拉倫的攝魂鈴怎麼可能沒有認識。

只是一聲清楚的鈴音就已經讓詹特魯神情大變。

在四大傭兵之中,只有艾拉倫是沒有夥伴的,不管做什麼任務,艾拉倫始終是一個人。

反觀四大傭兵其他的人,全部都有自己的得力屬下。

以一人之力硬是擠進四大傭兵的行列,這無疑說明艾拉倫本身能力的可怕。

這種可怕的實力便是來自這個詭異的攝魂鈴。

詹特魯看到阿二熟練的擺弄攝魂鈴,心中的震驚已經到達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儘管詹特魯能夠隱形,卻並沒有把握在攝魂鈴之下全身而退。

“怕了吧?”阿二猛的搖響鈴鐺,一道肉眼可見的光波以鈴鐺爲中心像漣漪一般蕩了出去。

詹特魯如臨大敵,一躍讓過光波,手指一動,整個人緩慢消失在空氣中。

“這纔像話。”阿二學着葉南的樣子手撫下頜,意識裏發佈了一連串的小命令。

六個手下像花瓣一樣把阿二護在中心,阿二高舉着攝魂鈴,手指快速的捏動着。

隨着阿二的動作,四周的空氣突然變得沉重起來,彷彿透明的漿糊一樣裹住了所有人的四肢,每一次移動都要花費更大的力氣。

阿二雙眼掃過,看到不遠處一道漣漪不斷抖動,冷笑一聲:“看你還往哪裏跑。”手指一指,漣漪處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

漩渦出現的極其突然,原本隱身穿行的詹特魯只覺得身體一輕,已經被漩渦捲了進去。

詹特魯畢竟是四大傭兵之一,儘管阿二的攝魂鈴強悍無比,可詹特魯本身的實力擺在那裏,只是輕輕一躍就從漩渦裏跳了出來。

看到詹特魯終於不再隱形,阿二露出了嘴裏的牙齒,笑道:“這下子你沒招了吧。看我的。”說完之後,阿二的手指更加快速的捏動着,四周的空氣突然傳來一陣異樣的感覺。

詹特魯眉頭一皺,大感頭疼,這阿二隻是一名傀儡,而且還是葉南的,也不好下手,就算下手了也不知道他的要害在哪裏,可這樣和阿二耗下去也實在不是辦法。

當下飛起一腳踹起一陣灰塵,雙手猛的拍在一起。

砰的一聲,四周的空氣像爆炸一樣發出一聲悶響,詹特魯已經消失在原地。

“讓他跑了。”阿二恨恨的收回攝魂鈴,貼在耳邊聽了一會,這才帶着手下回到了城裏。

葉南早已開始忙碌,所有手下都按部就班的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

阿二帶着氣憤的表情剛剛爬上塔樓,卻看到神僕和蘇菲正滿臉嚴肅的等在那裏。

“把攝魂鈴交出來。”神僕語氣非常強硬,絲毫沒有商量的餘地。

阿二不甘的伸出手,解開手腕上的攝魂鈴,交到神僕的手裏。

“這葉南,也不知道管理一下自己的手下。”神僕嘟囔幾句,訓斥阿二說道:“以後再偷偷拿我的東西,小心我拆了你。”

“哦,我知道了。”阿二低着頭,像做錯了事的孩子一樣。

“好了,攝魂鈴找回來了就可以了。”蘇菲勸解着神僕,稍後說道:“阿二,你最近的變化很快,有沒有什麼不好的感覺?”

“沒有。”阿二搖了搖頭。

“那好吧,這些事還是等葉南出來了再說吧。”蘇菲對神僕說道:“我們先走吧,下午葉南應該就能出來了。”

神僕點了點頭,兩人結伴往外走去,阿二讓在一邊,蘇菲經過阿二身邊的時候忽然想起什麼一樣,一下子拍在阿二的肩頭,說道:“對了,要是見到了葉南就讓他來神僕房間裏來,有事情要跟他說。”

“哦。”阿二點了點頭,不知道爲什麼總覺得有些怪怪的,而且蘇菲拍的地方還有些癢癢的,感覺非常奇特。

神僕和蘇菲兩人回到神僕的房間裏,蘇菲倒了杯茶水遞給神僕。

“辦的不錯。”神僕拿起茶水喝了一口,說道:“這下子阿二應該會平穩一段時間了,不過這幾天一定要小心點,千萬不能出了什麼岔子。”

“應該不會的。”蘇菲找個位置坐了下來,問道:“神僕,你跟我說的那些是真的嗎?葉南對於傀儡的培育方式很有問題?”

“是啊。”神僕說道:“如果不是今天阿二來我這裏拿東西,我還真的沒有注意到。”

“儘管葉南能夠給傀儡附加靈魂,但是靈魂畢竟是一種很深奧的東西,最近阿二的反映已經越來越和人類相似了,更何況他竟然還記得攝魂鈴,這不得不提防啊。”

“哎。”蘇菲嘆了口氣。說道:“現在的葉南也不知道整天在忙什麼,自己的傀儡都不管,還整天把自己憋在屋子裏,也不怕出事情。”

“他是不會出事情的,要出事也是我們。”神僕臉上頗爲無奈,說道:“從阿二的靈魂被打開的那一刻起,阿二就註定不會反抗葉南的,但是別人可就不一樣了,像你我這樣的,如果有什麼意外,一定是第一個倒黴的。”

“我們爲什麼要倒黴?”蘇菲滿臉不信。

“因爲我們在葉南的身邊。”神僕說道。 天亮時分,葉南打了個哈欠,從阿二的房間裏走了出來。一夜的勞累深深的寫在臉上,讓他的臉色越發蒼白了。

城裏的清晨是極度安靜的,只有不知名的小鳥在山谷裏清脆的鳴叫着,清楚的腳步聲響在街道上,顯得那麼的清幽。

回到自己的房間裏,蘇菲如往常一樣準備好了清淡的小菜,正等着葉南歸來。

“哎呀,累死我了。”葉南長長的伸了個懶腰,坐在蘇菲身邊拿起碗筷開始吃飯。

“一會你去看看神僕吧,他說有事找你。”蘇菲心裏猶自在想着神僕所說的話。

“哦,好吧。等我睡醒了吧。”葉南隨便吃了幾口,把碗一丟,爬到了牀上。

“也不知道你整天在忙些什麼。”蘇菲嘆了口氣,收拾完畢之後來到葉南身邊,卻發現葉南沉睡正酣。

一個上午的時間就這樣悄悄的溜走了,葉南在午後才醒來,隨便吃了點東西,想起蘇菲說過神僕有事情,忙不迭的來到了神僕的房間裏。

神僕始終是在忙碌的樣子,最起碼在葉南每次到達神僕的房間時都會看到同樣的一種景象。

看到葉南到來,神僕停下了自己手裏的事情,指了指身邊的一個小凳子,示意葉南坐下來。

葉南坐好之後,神僕長吸了一口氣,似乎在整理自己的措辭一樣。

“怎麼你今天這麼奇怪。”葉南歪着頭,很有趣的盯着神僕。

“有些事情,我現在必須得告訴你。”神僕搔了搔後腦勺,似乎想不出什麼好的措辭,很乾脆的說道:“你必須得想辦法管理一下你的手下了。”

“爲什麼?”葉南一愣,說道:“我一直在管理啊,我把他們分成了幾組,每組都有每組的工作。”

神僕搖了搖頭,說道:“我所說的管理不是這種管理,我說的是對他們的靈魂進行管理。”

“管理靈魂?”葉南手撫下頜,問道:“爲什麼?”

“靈魂的能力是你無法想象的,現在你的阿二已經有了某種先兆,我勸你還是多注意一點的比較好。”神僕欲言又止。

“阿二怎麼了?”葉南疑惑的問道。

神僕把阿二所做的事情林林總總的說了出來,並解釋說道:“現在的阿二已經過多的回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我想這不一定是件好事。如果現在的阿二是重生的話,那生前的遭遇就應該被封閉掉,否則新舊事情參雜在一起,很難說會有什麼過激的反映。”

“好吧,我會注意的。”葉南隨口應聲,心中對神僕的如此所爲還是蠻感動的。

事實上,神僕並不會知道,他所猜想的東西並不會發生的,這是因爲葉南在對阿二的靈魂嫁接的時候是直接裁剪了他的靈魂,所有生前的記憶已經全部被抹去,即便是創世神重生也不會讓阿二再想起什麼。

這是神的教導,對於靈魂的控制已經到了純熟的境界,絕對不會出現任何意外。

雖然神僕並不知道,可這種關心還是讓葉南感動的。

“先不說這個了。”葉南轉移話題,問道:“上次你做的爆炎彈還可以做出更多個嗎?”

“只要有材料。”神僕眯了眯眼睛,問道:“上次不是給你五個麼,怎麼?用完了?”

“沒有。”葉南搔搔後腦勺,說道:“現在只用了一個,我是看效果不錯,所以想讓你多造一些以備不時之需。”

“這個好辦。”神僕說道:“這個原料有三種,七彩晶石、魔紋精靈的魔核、還有少量黃晶,只要你能湊齊材料,多少都能做出來。”

“七彩晶石倒還好說,魔紋精靈的魔核有些困難啊。”葉南搔搔後腦勺,說道:“你這個得多少原料才能做出一個來?”

“也不是很多。”神僕說道:“現在還有些存貨,只要需要的時候我還可以趕製出十幾枚來,所以你現在不用着急。”

“這還差不多。”葉南笑了笑,和神僕閒聊了幾句,出了房門。

在城裏轉了一圈,走到了聶飛雲的住處,聶飛雲正在和一個陌生人說話,看到葉南之後說道:“那,這個人就是我們的頭兒,你要是想加入得問他同意不同意。”

那個陌生人轉過身來,此人長得高高瘦瘦,臉蛋上一點肥肉都沒有,幾乎可以說是皮包着骨頭,看起來有一種猙獰的感覺,但是臉上卻出奇的安詳,彷彿家族中的老者一樣滿是慈祥。

陌生人介紹着自己:“我是山下村子裏的獵戶,名字叫做卡貝拉,我想加入你們的城堡,你看可以嗎?”

“加入我們的城堡?”葉南手撫下頜,問道:“爲什麼?”

“哎。”卡貝拉嘆了口氣,說道:“最近瘟疫流行,災民遍野,我們這種普通人實在是不堪重負,只好找些大的勢力和比較穩固的地盤安身,希望城主你能體諒一下我們貧民的疾苦,收留我們吧。”

葉南皺了皺眉頭,最近王城附近確實瘟疫橫行,貧民們的生活的確是苦不堪言,但是沒想到的是他們會依附各大勢力,並沒有等待王子們的救援。

“你們爲什麼不去找七公主呢?他手下擁有聖水,可以解開瘟疫的。”葉南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您是不知道啊。”還未說話,卡貝拉又是一聲嘆氣,說道:“七公主雖然擁有聖水,給的條件卻是太苛刻了,只有有能力的人才能使用。像我們這種貧民,去了也不會有結果的。”

“你們一共有多少人?”葉南問道。

“一千多口人,這些都是我們逃難的時候遇到的,全是些貧苦之人,真的很可憐,求你收留我們吧。”卡貝拉一聲接一聲的祈求着。

“你先讓他們進來吧,先吃頓飽飯再說。”葉南有些不忍,問聶飛雲說道:“你看怎麼處理?”

“我聽你的。”聶飛雲聳聳肩。

這是葉南第一次見到真正的災民,雖然以前見過被瘟疫折磨的人,卻對真正的災民十分陌生。

毫無疑問,卡貝拉的衣服是湊起來的,從這些新進災民身上,即便是一件完好的布條都很難見到。

葉南站在塔樓之上,看着一千多名災民進入城市,心裏忽然覺得很壓抑。

這些人只不過是沒有能力,就不能得到救治,只不過是因爲辛苦勞作者,就被人無情的壓迫和剝削。

“給他們以公民的待遇。”葉南迴頭對聶飛雲叮囑道:“讓他們用勞力來換食物。”嘆了口氣,葉南說道:“不是我鐵石心腸,而是我們的食物也已經不多了。得儘快把儲存的黃晶賣掉了。”

“是啊。”聶飛雲把葉南的話一一記下,隨口說道:“咱們的黃晶已經有幾個月沒有出售了。”

“一會我去看看奧里斯,讓他幫忙找個買家。你把黃晶整理一下吧。”葉南不忍再看那些災民,和聶飛雲打了個招呼退了下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