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看吧,人家選了撤退。”副官遺憾地看向柳原。


但對方的臉色毫無變化,只是滿不在乎地說道:“這有什麼,在三百公里上已經被我們攻擊了一次,即便蟲子想要增兵加強防禦能力,也不可能留在原地一邊被我們炮擊一邊等吧?”

果然,十分鐘後,又一次報告發來。

“報告,蟲羣在三百五十公里距離上開始減速,另,在三個方向上發現規模不等,但都在十萬規模以上的宇宙蟲族兵種正在向對方匯聚。”

“還不夠,再等等。”柳原不滿足地搖頭:“艦隊緩速前進,射程無限的動能武器可以先發射幾顆質能魚雷過去!”

“是。”

蟲羣后退速度很快,但它們的後退可用空間卻不多,因爲此時柳原的特務艦隊距離母巢也已經只剩下3100公里左右,因此蟲羣在2500公里的距離上開始減速,而特務艦隊則依舊緩步接近。

於是又過了三十分鐘,特務艦隊距離母巢已經只剩下2700公里左右,雙方距離再一次踏入三百公里,天罰級做出了又一次10%出力照射,對尚未集結完成的蟲羣再次產生了三萬左右的傷亡。

“報告,擴大之後的蟲羣又一次後退,另外,從六個方向發現數量同樣在十萬規模以上的宇宙蟲族,其中一個在我方右後側!”

“誒!”

柳原的臉上露出感興趣的表情。

“看來蟲子也不是一無是處,距離多少?”

“兩百公里。”

“什麼時候跑到我們後面去的,這是要把我們包圍嗎?”副官擔憂地詢問,同時從自己的席位旁調出了戰場態勢,將幾支蟲族部隊都在星圖上標定了出來。

其中,位於側後方的那一支蟲族部隊,竟然有三十萬左右的規模。

“哦,看來蟲子學乖了。”柳原卻還是滿臉輕鬆,用手指在星圖上爲各個蟲族部隊劃出了一條線:“應該就是這麼跑的吧,軌跡很偏,看來蟲族發現我們艦隊的一開始,就沒有小瞧過我們,反倒是將那百萬規模的低等蟲族作爲誘餌誘了我們啊……”

“這算什麼,身爲誘餌的我們被敵人的誘餌誘惑到伏擊圈,卻不知道它們自己反而纔是被我們誘惑的誘餌嗎?怎麼有種玩脫了的感覺。”副官整個人都凌亂了,隨後又是擔憂:“我們只是負責誘惑出部隊,可沒有要送命啊。”

“放心吧,特務艦對可是全族攻擊力最強的艦隊啊,這麼點蟲子……不夠看啊。”柳原的信心讓艦橋成員們平靜下來:“很好,加速,方向蟲族母巢!”

伴隨着命令下達,艦隊速度陡然提升兩倍,超出蟲族預估的速度讓對方的伏擊陣型頓時一亂。

但由於此時伏擊圈尚未完成,而艦隊卻又直直地想着伏擊圈內部移動,蟲族指揮官卻是從容地調整了各支部隊的移動方向。

同時,或許是見朋族在發現伏擊的情況之下,依然向着母巢移動,一方面猜想這是自殺艦隊,一方面則猜想這或許是對方的信心。

於是,當整個伏擊圈再次後退,朋族艦隊抵達距離蟲族母巢只有2000公里,而伏擊圈卻以朋族特務艦隊爲中心,組成半徑300公里的圈時,蟲族方面再次飛出兩支十萬規模的宇宙蟲羣。

至此爲止,朋族母巢用來伏擊朋族這支特務艦隊的蟲羣數量,竟然已經達到四百多萬,而其中作爲中堅的宇宙蟲族就有近兩百萬,這樣的規模放在低軌道戰役時期,已經足以讓當時的朋族宇宙部隊全滅的程度。

而現在,這卻只是蟲族母巢已探明數量的120%。

“雖然知道蟲族會隱瞞某些數量,可是,這點數量還不算全部吧。”柳原冷笑到。

“可就算如此,我們的誘敵任務已經完成了吧。”副官看着柳原有些擔心,以朋族的計算,這點規模雖然不是蟲族真實兵力的全部,但說是七成卻是很可能的,那麼剩下三成對於另一個方向擔任主攻的主力艦隊而言顯然已經不是困難。

可是她顯然小瞧了這位此前一直被評定爲‘沉穩有餘,進取不足’的丈夫現如今的野心。

“不,不。”只見他搖動手指,滿臉愜意地說道:“既然是誘敵,我們當然要將竟可能多的敵人誘惑出來不是嗎?而七成,不夠啊。”

其實我是要讓主力部隊的傢伙們除了母巢外,什麼都撈不到哦。

他的心中這樣想到,但看似狂妄的舉動,其實是在冷靜思考之下所出。

“我命令,以天罰級爲前鋒,精神力震盪平臺三座分三個方向分別負責左、右和後側,艦隊內部十二艘流星級改負責上下兩個方向,無人機部隊準備!”

“是。”

受到柳原的信心乃至於狂妄感染,艦橋成員都激起了好勝心。

又是半個多小時過去,遠處的母巢已經被納入天罰級的極限攻擊範圍內,兩千公里,雖然在指揮艦的協助鎖定下,其誤差也達到十公里半徑,可對付直徑以千公里計算的母巢,已經可以百發百中。

但柳原當然不會就這麼讓天罰級發起攻擊,暴露實力是一回事,兩千公里上,天罰級的光束能量真正砸在母巢上的恐怕還不到1,000N,雖然這也比得上自然界雷霆了,可對於星體級的母巢而言,卻連撓癢癢都還算不上。

因此,柳原將主要的目標放在了周圍圍上來的蟲羣身上。

很顯然,它們也不願意讓特務艦隊再繼續接近母巢,依仗對宇宙類蟲族的防禦能力,它們開始向特務艦隊撲去。

遠遠望去,這裏的場景,就彷彿成千上萬只食人蟻在大平原上,向最中央一羣可憐的兔子衝去一般。但蟲子那連朋人的2B級人造大腦都比不上的小腦袋顯然並不清楚,它們所面對的兔子,可是傳說中的天朝腹黑兔口牙!

“準備好了嗎,親。”

兔子……啊不,柳原舉起了右手。

“正前方,天罰級,30%出力,標定距離200公里,散射模式,角度30,預備……發射!”

比之前更加耀眼的光束從艦隊前方的三艘寶石戰艦的寶石上射出,凌亂散落的光線在艦炮內部射出之後瞬間劃過了兩百公里的距離,重重地砸在蟲羣之中。

有過前兩次被攻擊經驗的蟲羣不愧是適應能力最強的戰鬥生物種族,此刻位於蟲羣前方的全是擁有強大防禦能力的宇宙蟲族,若還是10%出力的天罰炮,即便能夠收穫一部分戰果,可效果比之之前攻擊低等蟲族時絕對會小上很多。

然而蟲族指揮即便有考慮特務艦隊隱藏實力的可能,卻完全想不到第二次攻擊的威力比第一次高出整整三倍。

而且這三倍還是在兩百公里才發出的。

於是,數量最多的這一支蟲羣之中,最前方爲了很好地爲後方蟲羣提供防禦而擠得有些密集的防禦類宇宙蟲族,卻是瞬間大損。按照預估,這一次攻擊帶走了不下於五十萬的蟲羣。

這可不是低等蟲子,而是對母巢而言也生產困難的宇宙蟲族。

“無人機部隊準備,艦隊戰艦全部用於警戒除正前方的其它方向,不要讓蟲羣進入一百五十公里距離!精神力震盪平臺沒我命令不許開炮,天罰級立刻開始充能準備!”

“正面突破嗎?”副官問道。

“不。”柳原的視線掃過周圍,嘴角泛起一絲邪笑:“這叫施加壓力。” 當空幻尚在家中開着聚會,坐在不大的懸空小庭院中來回掃視此時尚被各自父母抱在懷中的各族嬰兒,以及兩位亞都族相關的特殊人士,同時調教着兩位不請自來的寵物之時,他的心中所想的,其實和此刻位於最高長老會核心族長辦公室的靈雪卻是一樣的。

兩人一樣都在關注着宇宙中這場並不懸念的戰爭。

即便明知這對於艦隊而言並不危險,但只要一想到,一旦勝利,其意義和所造成的影響對於朋族而言都將是革命性的事實,兩人就無法靜下心來處理手中的事情,以至於空幻撫摸網兔小靈韻的脊背已經幾千次,靈雪都已經將手中的文件來回翻動了幾十次都沒有自覺。

“等勝利之後的朋族,大家會比現在更加輕鬆地生活工作,還是會轉而去注意其它的地方,從而失去有同一目標時的熱情嗎?”空幻的視線掃過聚會衆人,終於是將撫摸已經睡着了的小靈韻脊背的手,換到了肩膀上的冥獄蝶方向。

“等勝利之後的朋族,等待我的除了普米加西亞關係和星聯問題,就只剩下朋族內部了吧,問題很多啊。”身處核心族長辦公室的靈雪,一手拖着臉頰,一手無意識地翻動文件,視線卻不時掃過天空。

“朋族的未來到底會是如何的呢?”空幻躺倒在草坪上,頭頂是層層疊疊的新朋島居民建築羣。

“朋族的未來該是什麼樣子的呢?”靈雪停下動作,仰躺在身後的沙發靠背上,眼前是裝飾的如同星空般的天花板。

“這兩個傢伙啊~”亂入的8051。

※※※

“報告,正前方蟲羣數量增加至三百萬,後方蟲羣數量擴張至一百萬,此外左右上下各在五十萬規模!”

“中將閣下,蟲族果然增兵了!”

特務艦隊指揮艦中傳來了船員們佩服的聲音,柳原故作矜持,實則炫耀般地向身旁的副官老婆笑了笑,雖然只得到一對白眼,卻也毫不在意,因對他早就看穿對方傲嬌的本質了。

不過,雖然完成了誘敵任務,而且是超額完成,此時主力艦隊恐怕也已經抵達母巢外圍,或許還疑惑着這敵人是不是少過頭了的問題,但對於特務艦隊而言,其壓力顯然也已經達到了臨界點。

此時,看似還能將蟲羣阻擋在一百五十公里外,艦隊內部卻已經開始出現損傷。

而作爲數量絕對劣勢的一方,雖然平均下來每一艘戰艦都擋住了數萬蟲族,可同樣的,若是損失任何一艘戰艦,其它戰艦的壓力都將增加一大截,以至於可能出現潰堤之勢。

所以……

“看來是時候了。”

柳原高聲詢問:“天罰級超級炮艦準備的如何呢?”

“報告,充能完成!”前三次都是超低出力,加之間隔時間也很充足,因此此時的充能已經順利完成。

“很好,天罰級炮艦準備,出力70%”

“出力70%設定完成。”

“標定方向依然是正前方,角度30度,距離……距離設定到100公里,等我命令!”

“這……是!”

“另外,一號、二號、三號精神力震盪平臺也立刻上彈,各自瞄準各自的方向,距離標定……90公里!”

“是。”

“終於還是要動用這東西了嗎?”副官與艦橋衆人一般,都一臉期待。

“哼哼,我也很期待啊。”柳原陰測測地笑道:“別以爲你丈夫我只是想要搶攻才吸引蟲子這麼多,別忘了,我們特務艦隊規模並不大,主要就是靠着六艘特別戰艦才能發揮出主要實力。但相對的,我們的空間就佔得不多,可蟲族現在已經有五百多萬,擠在半徑一百公里的區域,你認爲到時候有多大的密集程度。”

“哦,範圍攻擊。”

“是啊,嘿嘿。”

夫妻倆齊齊傳出邪惡的笑聲。

正如柳原所算計的一般,雖然伴隨着將蟲族放入的距離越來越短,艦隊的壓力也將越來越大,爲了讓六艘特別戰艦不被損傷,艦隊的流星級等戰艦甚至都已經飛到了前方,如同盾牌一般開啓了能量偏轉護盾和近防系統。

此時他們都明白,這些普通戰艦的炮擊,就算炮擊上幾十分鐘,對於眼前蟲族的殺傷力恐怕也比不上這六艘特別戰艦一秒鐘的殺傷力,因此還不如做盾牌好好保護自己和這些大殺器。

爲了竟可能減少將蟲族從一百五十公里距離放到一百公里距離的損失,特務艦隊也顧不上被蟲族指揮官發現部隊,幾乎是瞬間的停火,讓尚未反應過來的蟲羣立刻如聞腥的貓咪般衝過了五十公里的距離。

此時,即便蟲族指揮官已經發現有問題,卻也對己方戰鬥力很有信心地發佈了全力進攻的命令。

而事實上,進入一百公里後,蟲羣的攻擊威力至少高出一百五十公里十倍。

即便是全部轉入防禦模式,艦隊也只堅持了不到一分鐘就不可避免地出現損失:一艘流星級因爲偏轉護盾的輸出功率一時無法承受炮擊的威力,頓時被密密麻麻的炮火所籠罩,連渣也沒剩下點。

這也讓衆人清晰地認識到自己此時所承受的百萬炮擊威力,頓時手腳發冷,齊齊後怕地看向指揮席上的柳原。

而他也知道,不能再等了。

“天罰級炮艦、精神力震盪平臺攻擊準備!”

“預備……發射!”

耀眼的閃光再次以超出前一次三倍的威力發射,吸引了所有蟲羣的注意力。不過此次正前方的蟲羣顯然有所準備,損失雖然依舊很大,可相對三百萬規模,這四五十萬的損失空洞,也被很快添滿。

但是所有蟲族都沒有注意到的另外三個方向,左側、右側和後側上,無形的波動卻讓蟲羣體會了什麼是生死不知。

由於完全沒有發射限制,三座平臺幾乎是不間斷地轉動平臺炮口,對三個方向的蟲羣發動精神力衝擊。 溺愛之寵妻成癮 而精神力的虛無特性使得蟲族所有除精神力防禦外的措施變成了空氣,只有生者的精神力可以抵擋這樣的衝擊,但代價卻是精神力的消散,也就是,死亡。

也許第一發2B級人造大腦帶去的精神力衝擊,只能讓最前方一層的幾萬只甚至幾千只蟲子變成植物蟲,隨後就會因爲這些蟲子的付出而抵消了這次精神力衝擊。

但沒過三秒,尚未等後面的蟲子填補上來,第二次攻擊就傳來。

而此時,前一波被消滅的蟲子屍體,對於精神力震盪衝擊已經毫無攔阻作用。

一個平臺連續二十次攻擊,也就不過用去了一分鐘多點的時間,卻直接削掉了所面對的蟲族的數量不下於三艘天罰級的攻擊成果。

精神力震盪平臺的殺傷力遠不如天罰級耀眼,卻顯然比天罰級更震撼人心。

因爲根本看不出殺傷效果,只能從它們各自攻擊方向傳來的攻擊力度來分析結果,等到三個方向遭到的蟲族攻擊基本停止,柳原才下達平臺停止攻擊的命令,此時看過去,那裏依然是密密麻麻的蟲羣。

可是,卻只剩下一個感覺:靜。

不是聲音,而是動作上的靜,因爲那裏已經是一片死寂般的墳地。

相比起來,正面戰場上天罰光束所造成的殘破區域,反而不如這裏來的更爲驚悚。

“看來,我之前還是小瞧了精神力震盪平臺啊。”柳原感嘆地說道。

“可惜也許只能做一次性的。”想到蟲族的適應性,副官心有不甘,這次之後,蟲族顯然會開始全面普及擴大精神力屏蔽相關的基因,這對蟲族而言不是難事。

“這可不一定,只要這一次就將蟲族幹掉,就不算是一次性的哦。”在柳原的微笑聲中,三艘精神力震盪平臺轉動方向,瞄準了上、下和正前方,三個此前未被其標定的區域。

而尚未察覺到另外三個方向蟲族慘狀的蟲族,卻不知道死神來了。 “看來特務艦隊打的很順啊。”

“就是,這羣混蛋把蟲子都誘惑過去了,我們可就慘了,連點渣渣都沒撈到。”

“回去之後一定要那些傢伙請客!”

“是啊。”

類似的對話在聯合主力艦隊中迴盪着。

此時,在特務艦隊的掩護下,主力艦隊藉助‘慣性飛行+精神力震盪平臺攔截’的模式,已經悄無聲息地接近了蟲族母巢兩百公里距離,卻任沒有被母巢發現。這樣的情況對於主力艦隊的任務而言顯然極具優勢,但過於平靜反而讓人難以安心。

結果,艦隊中用聊天平復內心的人卻比平時多處很多。

“就算是對特務艦隊重視,可到了兩百公里距離都還沒有反應,是不是有些過了?”

坐在聯合艦隊艦橋中的迪亞上將,有些嚴肅地分析着當前的情況,卻完全不知道該如何下定論。因爲,雖說沒有被蟲族發現,可他們艦隊內的精神力震盪平臺也的確啓動了幾十次,在巡邏蟲族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將之消滅,不被蟲族指揮官探知也很可能的情況。

這樣算來,只能說蟲族的注意力被特務艦隊吸引,而沒有注意到這方面的巡邏隊失蹤問題,卻不能說蟲族有什麼陰謀。

但是,上將總覺得,此時的蟲族太過自信了。

憨老闆戀愛記 “或許有問題,但我們不知道,也就不能因此影響計劃。”

“別想太多了,小心就好。”

“而且,從掃描出來的情況以及特務艦隊所共享資料可以看出,特務艦對的確吸引了我們一開始預估的蟲族兵力絕大部分,超額完成任務,現在蟲族或許真的被吸引注意力了也說不定,反倒是我們因此擔心的話,搞不好下來真會被那羣傢伙給笑話。”

幾名來自三支主力艦隊的指揮官看出了迪亞的擔憂,各自出言安撫。

“是嗎……希望如此吧。”

如是留下一句,迪亞上將看了看顯示屏上指示出來的距離母巢表面距離,微微挑眉。

“已經一百七十公里了嗎?蟲子依然是沒有動作?”他看向了雷達兵。

“報告,蟲族大體上沒有反應,但是蟲族外殼上有一部分低等蟲族出現騷動,正仰頭望天,也許是察覺到了我們,但整體而言,蟲族外殼上依然只有荒蕪的岩石大地以及巡邏中的低等蟲族。”

這些低等蟲子看不到那麼遠的太空艦隊,擡頭也許只是習慣,倒是主力艦隊這方面。

“指揮官閣下,該發起攻擊了。”一旁副官提醒到。

“好吧。”迪亞上將點頭:“無人機部隊出動,機甲部隊和雷霆風暴炸彈羣準備!艦隊炮擊模式,啓動!”

“是!”

伴隨着命令的下達,由三支主力艦隊共計一百多艘主力戰艦,以及五十多萬架無人機以及七千多架機甲所組成的集羣開始啓動引擎,並調整陣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