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看著眼前魁梧男子直言不諱的說要搶自己的女人,蕭戰心中那個氣啊,這傢伙以為他的是誰啊,竟然如此囂張,敢當著他的面說要搶他的女人。要不是出來天魔行宮,對一切還不熟悉的話,他已經一劍將這混蛋給幹掉了。


而此時的天宓眼中的凶光更是狂閃,顯然她已到了暴走的邊緣了。上下將魁梧男子打量了一番,她強壓怒火,不屑的冷笑道:「除了長得還算強壯外,本姑娘看你簡直就是一無是處,就你這樣的能力還能當統領,我看你八成是哪個什麼大長老的姘頭。」

聽到天宓蔑視的言語,魁梧男子非但沒有一絲羞愧,還得意洋洋道:「美人兒還真是冰雪聰明啊,竟然一下自己就瞧出本統領的長出了。哈哈哈!沒錯,本統領最大的長處就是天賦異稟,一次御女無數,但凡試過本統領能耐的女人,最後都會心甘情願的臣服在本統領的強勢征服之下。男人最重要的是什麼,那就是男人的強悍能力,實力強又能怎樣,看看我身後這些傢伙,他們哪一個不比本統領強,可他們還不是要乖乖聽本統領使喚。」

天宓氣得笑了起來,這麼自戀又不要臉的男人,她還是第一次遇到,不過很快,天宓心中的怒火沖涌,殺機四溢!看著自誇自擂的魁梧男子,天宓忽然咯咯笑道:「可惜啊,可惜,咱們姐妹都已經有男人了,你已經沒有機會了。」

魁梧男子臉色一變,眼中凶光畢露,喝道:「是誰?竟敢跟本統領搶女人,看本統領滅了他!」

不等天宓回答,魁梧男子的視線就已落在了蕭戰的身上,尤其是當他看到蕭戰那俊美得一塌糊塗的面孔時,心中更是妒火如燒了。

「媽的!定是你這個小白臉了,竟然敢跟本統領搶女人,來人,給本統領滅了他!」

霎時,魁梧男子身後衝出兩個巔峰仙武,猛地撲向蕭戰。

蕭戰此時已是面寒如冰了,看著眼前這有如跳樑小丑的魁梧男子,他已經意識到天魔行宮眼下的情況非常糟糕,當真是內憂外患。會造成這一情況,蕭戰瞬間就能猜到原因,偌大的一個天魔行宮,數千年來,天魔族都是不聞不問,他們如果不生出異心才怪。只是在這節骨眼上爆發,給蕭戰的心中蒙上了一層陰影。

看著兩名撲來的武者,蕭戰臉現冷笑。

兩名仙武出手的速度非常的快,刀劍出鞘之聲剛響,他們就已出現在蕭戰的面前了。

剎那間,雪亮的劍光與刀光熾亮,一人一刀砍向蕭戰的脖子,一人一劍則猛地扎向他的胸口。

劍氣與刀氣怒熾,刺骨的殺意充斥天地!

面對這絕殺的一擊,蕭戰臉上現出了冷笑,腦域中「王霸劍魄」怒顫,電光火石間,就見他兩手同施「霸王劍指」,分別向刀與劍點去。

蕭戰這一指點出,只讓兩名合擊的武者臉現獰笑,以**之軀同刀兵相碰,這不是找死那還是什麼,剎那間兩人的攻擊怒爆!

「鏘!鏘!」

兩聲強力碰撞響起,恐怖的氣勁透過刀和劍襲來,採取攻勢的兩名武者瞬間臉上的笑容僵住,下一瞬間,他們的臉上綻現出驚恐之色。

噗噗!

刀和劍龜裂了,幾乎是眨眼間碎成一片,恐怖的震蕩之力更是怒卷而至。

怎麼會這樣?

恐怖的震蕩襲來,兩名武者感覺肉身都差點被震散,拋飛之際,他們瞪大雙眼,只覺不可思議之極。

而蕭戰則是冷笑一聲,他的肉身堪比仙器,兩把靈器與之對碰,不碎才怪。劍魄震動間,蕭戰心劍搶先出擊,緊接著他雙手「霸王劍指!」點殺而至!

就在兩名武者驚駭的剎那,蕭戰心劍的攻擊悍然而至,四千萬晶的精神力所形成的心神衝擊,幾乎在剎那間就將兩名武者所有的念頭轟滅,看著蕭戰那點殺而至的一指,兩人的腦中空白一片。

「噗!噗!」

劍氣貫穿眉心而過,腦漿迸裂間,兩名武者向著魁梧男子所在方向砸去。

這一幕發生得太快了,幾乎就在兩名武者衝出,再到蕭戰接連雙手點出,時間也就是在電光火石間。魁梧男子看到這一幕瞪大了雙眼,一臉的不可思議。這也太誇張了,這兩個手下可都是巔峰仙武啊,對方怎麼看修為也只和他相當而已,哪怕這兩個傢伙輕敵了,可也不至於該被人給秒殺了。

「嘭!嘭!」

兩聲沉悶的墜地聲喚醒了魁梧男子的思緒,看著腦袋被人點穿了的兩命手下,心有餘悸的同時,他勃然大怒。這兩個人可都是他的得力手下,這小子竟當著他的面就這麼輕描淡寫的給殺了,這是在**裸的打臉!

不可饒恕!

這小白臉不但霸佔了他的四個小妾,現在竟然還敢殺他的手下,這根本就未將他這個大統領放在眼裡,這還了得!想到這裡,魁梧男子霸氣十足的一聲大吼,接著他一指蕭戰,喝道:「你們都給我上,將他……」

話音還未說完,一顆碩大的拳頭就已到了面門,魁梧男子臉色狂變,到嘴的話戛然而止。他想要躲避,但蕭戰的心劍緊隨而至,剎那間將他所有的念頭轟滅!

一道紫光驀地升起,將魁梧男子罩住!

護體仙器!

蕭戰冷笑,腦域中「命運劍魄」一震,電光火石間,他的拳頭彷彿化為了那宿命之劍,轟在了護體紫光之上。

宿命之力所化的拳勁一觸護體紫光,瞬間雙雙抵消,下一刻蕭戰的拳頭結結實實的轟在了魁梧男子的臉上,將他給打飛了出去。

恐怖的力量怒爆,魁梧男子就像那出膛的炮彈狠狠的砸在了數十米外的宮殿牆壁上。

「嘭!」

撞擊聲震耳欲聾,只讓跟隨魁梧男子的一眾隨從頭皮發麻,下一刻他們臉色大變,齊齊沖了上去。

「大人!大人!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

「大人,您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咱們可無法向長老交代啊!」

「大人……」

大概十多個呼吸過後,魁梧男子的身體抽搐了一下,然後竟掙扎著坐了起來,不過他那原本還算英俊的臉盤此時已腫得老大,雙眼內更是一片迷惘,顯然蕭戰剛剛那一拳讓他到現在都沒有回過神來。

看著坐起來的魁梧男子,蕭戰感到非常的驚訝,這傢伙敢當面調戲他的女人,剛剛他那一拳可是動用了全力,四千萬晶的肉身力量打在人體身上哪怕對方是仙武,他也能一拳將對方打碎。可是這一拳竟然沒有將對方給幹掉,而且瞧那模樣似乎沒有受多大的傷。

帶著困惑,蕭戰立時將「真實之眼」一開,當所有信息傳入腦海時他震驚了。這傢伙竟然也是肉身仙武,而且他的身體已經無限接近於一品仙器了!

這樣的程度,這還是蕭戰第一次在除了蛇鬽之外的普通人身上看到。其實要達到肉身仙武並不難,只要達到百萬晶巨力就可以成為肉身仙武,但要達到堪比一品仙器的程度那可就沒那麼簡單了,沒有逆天的毅力,那是想也不用想的事情。據蕭戰的經驗,至少需要肉身力量突破千萬晶大關才行,要不是他修鍊了聚星拳,根本就不可能達到如今這個程度,沒想到這以吃軟飯引以為豪的傢伙竟然還是一個有大毅力之人。

很快蕭戰臉現冷笑,就算肉身仙武又能如何,他的肉身力量可是達到了恐怖的四千萬晶,要收拾這個傢伙還不跟玩似的。

敢窺視本少爺的女人,那就要有隨時送命的覺悟。

想到這裡,蕭戰再度冷冷一笑,將劍心瞬間提升到「無劍」之境,腦域中的「殺戮劍魄」頓時以奇異的頻率震動起來,伴著這股震動,蕭戰緩步朝著魁梧男子走去。

隨著蕭戰一步的踏出,蕭戰體內的仙元轉化成血紅的劍元,無形的壓力與殺意急劇攀升。圍著魁梧男子的幾名身著武士勁裝的男子臉色齊齊一變。這股壓力無處不在,無孔不入,他們都感到自己被鎖定了,似乎只要稍有異動,就會引來蕭戰雷霆般的攻擊。回想到剛剛蕭戰一個照面之間就將兩名巔峰仙武斃掉的威勢,所有人都如臨大敵的看著他。

蕭戰踏出的腳步非常地輕緩,隨著每一步落地,劍心帶來的震懾就越強一分,彷彿有一把無形的劍橫在了他們的心頭,恐怖的劍壓讓他們就連抵抗的念頭都難以產生。

壓抑!窒息!

數名仙境武者額前冷汗直冒,他們想要逃避,但那後果卻不是他們所能承受的。這魁梧男子可是大長老最受寵的姘頭,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他們這些人統統都要以死抵命不可。

當蕭戰第九步落地時,腦域中的「殺戮劍魄」狂震,血紅的劍元沸騰了,頃刻間化為了一枚枚璀璨晶瑩的劍氣。

「轟!」

劍氣怒卷,由經脈向著蕭戰的十指沖涌而去!

蕭戰現在的肉身堪比仙器,直接動用手指,就如同使用仙劍一般無二,更何況他劍道的修為早就到了劍心的最高境界,無劍之境,要做到手中無劍,心中有劍,以指代劍實在是太容易了。

剎那間,就見蕭戰的雙目內血光迸射,代表了殺戮的心之劍瞬間運至極致。

十指微彈,殺戮劍訣蓄勢待發!

驀地,就在蕭戰正欲攻擊時,殺戮劍魄所在腦域相鄰的一個腦域內,「詭異劍魄」忽然震動起來,轉瞬間就與「殺戮劍魄」共鳴了,幾乎是在剎那之間,兩個腦域劇烈的顫抖起來,就在蕭戰變色之際,他的大腦中傳來了一聲轟鳴。

「轟!」

轟鳴一響,蕭戰的身體跟著一顫,電光火石間,他感到兩個腦域連成了一片,而他的精神力幾乎是瞬間就暴漲了一倍!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蕭戰震驚了,他發現這兩個相鄰的腦域似乎已經兩緊密相連了,腦域中血紅的「殺戮劍魄」與「詭異劍魄」遙相呼應。

意劍驀然加持,頃刻間殺意、劍氣狂暴!

蕭戰的氣勢瞬間狂飆,一招「殺戮劍指」使了出來!

血光乍現,劍氣沖霄,處於茫然中的魁梧男子瞬間打了一個寒顫,清醒了過來,看著那迸射而來的璀璨劍氣,他的心中一片絕望! 「大膽!」

「住手!」

兩聲爆喝驀地炸響,蕭戰的心神猛地一震,「無劍」之境瞬間被破,迸射而出的殺戮劍氣更是被聲音震碎於虛空中。幾乎是瞬間,蕭戰就感到一股恐怖的殺意向他襲來,一道破空聲更是直奔他的眉心!

剎那間,蕭戰的臉色狂變,這一擊太恐怖了,殺來之際,他感到虛空凝聚,整個身體被定住了,竟動彈不得。

這是虛武的力量,而且出手之人的武力恐怖異常,憑他的實力根本就擋不住!

脫離「無劍」之境的剎那,蕭戰腦域中的「攻防劍魄」劇震,戰神鎧與鳳冠瞬間開啟了防護。幾乎是電光火石間,蕭戰開始召喚處於鳳閣中的蕭莫莫!

「找死!」

驀地,一聲蕭戰非常的熟悉的聲音在虛空炸響,幾乎是眨眼間,一道靚麗的身影就已出現在他的身前。來人只是衣袖隨意一掃,就將襲向蕭戰的恐怖氣勁給震碎了。

來人赫然就是天媚,剛剛救下蕭戰的她仍是不肯善罷甘休,此時的她怒意沖霄,殺意瞬間狂暴,一股恐怖的意志怒卷天地,在場之人都有種欲要窒息的感覺。剎那間天媚憤怒的目光瞬間化為了兩道恐怖的劍光,向著剛剛出手襲殺蕭戰的人轟殺而去。

劍光璀璨,怒意滔天!

剛剛出手襲擊蕭戰的人發出一聲驚叫,狼狽的躲了過去,兩道恐怖的劍氣轟在了天魔宮正殿之上,剎那間整座天魔宮都在顫動。

這是一個女人,而且還是非常性感妖嬈的女人,十分狼狽的躲過兩道劍光的轟殺,看著襲殺自己的天媚,她徹底的憤怒了。

「賤人!你不過只是一個長老而已,竟然敢襲擊我,你這是以下犯上,你這是在找死!」

天媚冷笑出聲,也不跟她廢話,「鏘」的一聲抽劍出鞘,一劍斬向這個女人。

劍光絢麗,虛空粉碎,霸道的劍氣怒斬而下,世間的一切彷彿都要在這一劍下毀滅。

可怕!

看到這一劍,裝束異常性感的女人瞳孔猛地一縮,電光火之間,她躲避而開,可還未等她鬆了口氣,那道毀滅的劍光竟粉碎虛空追蹤而來!

這一變故將裝束異常性感的女人嚇了一跳,恐怖的劍氣近身的剎那,她將空間域強行撐開,護住身體。

然而這道恐怖的劍氣轟中這空間域的剎那,竟毫無阻礙的穿透而入。

這一情況再次將裝束異常性感的女人嚇了一跳,看著斬入自己域空間內的劍氣,她冷哼一聲,隨即整個域空間波動起來,一道道的空間漣漪擋在了她的面前,似欲阻擋這散發出恐怖氣息的劍氣。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再次出乎了她的預料,這毀滅的劍光勢不可擋,層層空間壁障就似那氣泡,泯滅。

劍氣勢如破竹,性感女郎使盡手段,劍氣始終緊追不放,頓時她怒了,冷哼一聲,就欲以硬碰硬,將其破掉。

突然,就在性感女郎回擊的剎那,劍氣「轟」的一聲炸爆,幾乎是瞬間一個劍刃的風暴席捲而開,剛剛打算迎頭回擊的性感女郎首當其衝,被捲入其中。

「啊……」

性感女郎驚叫連連,恐怖的劍刃風暴瞬間席捲了整個域空間,摧毀一切。

數息過後,性感女郎一身狼狽的退出了自己的域空間,此時的她衣衫破損得不成樣子了,無限春光外泄,還未等臉色鐵青的她爆發出怒火來,天媚的身形如電,直奔她而來,瞬間兩人戰做一團。

恐怖的氣勁怒爆,整個天魔宮都被狂暴的劍氣淹沒。

死裡逃生沒多久的蕭戰看著天魔宮上方那長達數十里的劍氣,咂了咂舌,這巔峰虛武未免也太誇張了,隨手一道劍氣就這麼誇張,以他現在的實力怕是只要稍稍挨上一下,就一命嗚呼了。

剛剛救下他的人正是天媚,沒想到她也來天魔行宮,更沒想到這個女人打起架來竟然如此狂暴。不過她們再繼續這麼打下去,雖然這天魔行宮結構特殊,不可能損壞,但這裡面的人怕是要死傷無數了。

想到這裡,蕭戰皺了皺眉,回想到剛剛發生的一切,他的神色凝重起來,這天魔行宮的情況看來很是不妙,只是不知嫣姨她們的情況如何了。

一道數里長的劍氣斬落,宛若天罰般轟在了行宮正殿之上,剎那之間整座行宮都在晃動,無數強大的禁制瞬間被激活,絢光閃耀間將行宮覆蓋。

天空中兩個女人殺得難分難解,忽然一道劍氣衝天而起,將交纏在一起的兩人強行給分了開來。

幾乎是瞬間,一身紫色的戰嫣嫣出現在虛空,她的目光掃過天媚,看著衣衫襤褸,春光大泄的女子道:「你們兩個都在幹什麼,這裡可是天魔行宮,在這麼打下去,你們想將行宮給毀了嗎?」

性感女子冷笑道:「宮主,這事可不是屬下挑起的,屬下只不過是想要出手教訓一下敢在天魔宮行兇的惡徒而已,你這手下就不分青紅皂白的攻擊本大長老,如此以下犯上的行為,不知宮主該如何處置?」

天媚殺氣凌然道:「行兇之徒?那是老娘的男人,你敢殺他,老娘跟你拚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