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看著這仿若實質的指印,尤子明臉上表情瞬間變得凝固,不由間體內又湧出靈力。


轟! 厲少,我有毒 破天指同尤子明洶湧靈力瞬間觸碰。震天徹底的聲音,幾乎要撕裂這方天地。

所有人始料未及,台上的那個先天武者,竟然真的同金丹後期的修士鬥了個旗鼓相當。

塵埃散盡,尤子明臉色鐵青,剛才雖說戰平,但是本質來說是自己輸了。

「不可饒恕!」

尤子明心中壓住怒火,若是對方同自己一樣,是一個金丹修士也就罷了,偏偏對手僅僅先天修為。想起剛才自己的話,這無異於一個響亮的耳光。

牧羽抿了抿嘴,「金丹後期的修士果然不好對付。」

看到牧羽那表情,尤子明惱怒道:「已經給你機會,既然你不好好把握,那就對不起了。」

尤子明說完,體內再次充盈起無盡的靈力來,這股靈力比之先前更加凌厲霸道。

這股靈力續而不發,在尤子明明掌心不斷積累,恐怖的波動讓圍觀的修士膽小心驚,以至於在這股波動的影響下,不自覺的後退了半步。

「我本打算在最後時刻才使出這招的,現在已經結束了。」

話音落下的同時,掌心所凝聚的靈力噴射而出。

牧羽看著這凝聚成一團的靈力光團,裡面所蘊含的威能,讓他心中警惕之心倍增。

就在那恐怖光團行至兩人中央之時,牧羽眼睛一動不動看著尤子明,身上沒有半點波動傳出。

「放棄了嗎!」

看到牧羽無動於衷,尤子明心中一陣舒暢,他這一招幾乎耗盡所有靈力,敵若不死,我必傷。

然後接下來的一幕,讓他落下的心,陡然擔心起來。

牧羽突然開啟手臂,嘴角露出一起若有若無的笑意。

十分微小的波動在他指尖流轉。

然而就是這弱小的波動,牧羽前方空間彷彿被點燃一樣。肆虐的雷霆瞬間包裹整個七號武台。

「銘紋師!」

尤子明大駭,明白了心中不安之處。「你竟然在剛才的戰鬥之中布下了銘紋陣,一直隱而不發。」

這份心機,讓尤子明對牧羽的警惕,提生了一個高度。

牧羽有心控制之下,肆虐的雷霆轟向尤子明的光團。

刺啦!

能量之間相互泯滅,牧羽努力控制著寂雷陣,而尤子明更是全神貫注,體內殘存的靈力全部慣入靈力光團之中。

「給我破!」

「給我破!」

兩人同時大喊而出,成敗再此一舉。

刺啦刺啦…轟…

漫天雷霆連同光團剎間一同泯滅,空氣中充滿一股絲絲雷霆的氣息。

牧羽、尤子明相對而站,不過表情卻是截然相反。

「我敗了…」尤子明緩緩說道,自己的最強殺招被牧羽擋住的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敗了。

「承讓。」

「我很好奇,你是幾級銘紋師。」雖然敗了,但是對方是銘紋師,尤子明倒顯的泰然了很多。

「當然,牧羽兄弟你也不必回答。」尤子明心中明白,這涉及個人底牌。

牧羽但是沒有隱瞞,伸出兩根手指,然後又快速收了回去。

「原來如此,我敗得不冤。」尤子明說完,一個縱身跳下武台。

兩人所爆發的戰鬥,將一干修士吸引,震驚兩人戰鬥激烈,同時對牧羽的身份更加好奇起來。

先天武者還有銘紋師的身份,讓牧羽頓時耀眼起來,不知他們若是直到牧羽已經是二級銘紋師,不知有何感想。

比賽依舊在繼續,第二十五組莫千凝再次上台,對手同樣是一個美女。來自幻魔宗的姚青琴,修為略高於莫千凝。

兩美女同台競技,頓時吸引了很多修士目光,不為了看熱鬧,養眼才是主要的…

最後,莫千凝雖然修為差了些許,不過最後憑藉法訣以及那枚不知名的獸骨,最後仍舊是險險獲勝。

如此一來,牧羽、莫千凝兩人雙雙晉級,只要各自再贏一場就可以進去最後的決賽了。

最後一組比賽如約而至,牧羽掃過八個武台,終於在第三號武台看到那個消失的身影,同自己一樣的先天武者。

只不過,牧羽看過去,今天的林冥似乎十分不對勁,但又具體說不上來。

今天的林冥周身透露著一股陌生的氣息,這股氣息同昨天完全不同,彷彿變了一個人一般。

他的對手是一個仙宗弟子,兩人並沒有過多言語交流,瞬間展開了戰鬥。

這時候,牧羽才發現,短短一天不見,林冥修為竟然晉陞到了金丹境。

牧羽十分好奇,這林冥到底如何這麼快能夠將金丹種子轉化成金丹的。

好奇心驅使下,牧羽注意力集中在三號武台之上。

此時的林冥進攻之間多了一分很辣,出手完全不計後果,全部是以命搏命的招式。

這種兇悍的打法之下,對手雖然修為要高於林冥,但是竟然在對手的猛攻之下,疲於防備。

酣斗良久,剛剛晉陞金丹境的林冥沒有表現出任何疲態,彷彿體內的靈力完全無法耗盡一般。猛烈的攻式絲毫未減。

轟!

一陣陣靈力對攻,簡單而又粗暴,兩者體內靈力迅速衰減。

林冥對手心中甚是苦悶,對方不知道是何怪物,明明只有金丹初期的水平,但是靈力卻彷彿無窮無盡一般。

最終,這名仙宗弟子最後一絲靈力耗盡,整個人被林冥一拳轟到武台之外。

做完這一切,林冥沒有表現出任何興奮,他臉色平靜,跳下武台,徑直朝牧羽的方向走了過去。 林冥的眼睛充滿了暴厲的氣息,整個人神情大變。

牧羽和他雖然沒有什麼交情,但是看到他朝自己走來,還是忍不住問道:「林冥兄,你這是…」

話未說完,林冥陰冷的眸子上下掃視著牧羽,「我不是林冥,林冥是我弟弟,我林業早晚會重新奪回我的身體。」

牧羽聽完腦中充滿了疑問,不知道林冥這話是什麼意思。

突然,牧羽看到,眼前自稱林業的傢伙臉色突然變得猙獰起來,裸露出來的皮膚更是青筋暴起。

「哼!這麼快就想出來嗎?做夢!」

留下滿頭霧水的牧羽,林冥迅速撥開人群,朝著遠方飛奔而去。

「師弟,這林冥到底怎麼了。」一旁莫千凝眼中也是疑惑連連。

「不知道,總感覺現在的他,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看著林冥消失,牧羽也搞不清楚,在他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變化。

此時,各個武台的戰鬥基本落下尾聲,牧羽略微統計了一下,第二次選拔,仙派弟子要遠超普通的散修。可見,好的師承多麼重要。

隨著最後一場武台戰鬥結束,高台上,幻覺宣布,「恭喜今天出線的選手,會有弟子帶領各位回到住處。」

這一次,幻靈宗弟子帶領之下,並沒有回到先前的住處,由於人數銳減,或者是所有修士通過自己的努力,已經獲得了幻靈宗認可,此時的住處要比先前好上很多。

帶幻靈宗弟子帶領之下,牧羽等人來到了一處幽靜的住處,這裡不在是一些雜亂無章的石屋。相反,是由一些翠竹所搭建的竹屋,一排排整齊的坐落在一湖池塘前面。

這一次,符玉上展現出了自己的竹屋號碼。顯然,不用各自爭奪了。

自己的竹屋與莫千凝彼此挨著。看著符玉,牧羽走進自己的竹屋,隨便坐了下來。

裡面布置的十分典雅,一股竹子所特有的清新氣息,讓人頭腦放鬆了很多。

牧羽正要閉上眼睛修鍊,就在這時候,他聽到屋外響起了腳步之聲,朝著他的竹屋走了過來。

這腳步聲十分沉重,不似莫千凝的。牧羽神念掃出竹屋,竟然發現是林冥。

「他來做什麼。」想到先前此人的不正常,牧羽頓時警覺起來。

他站起來,看著房門,等待著林冥進來。

不過,牧羽聽到,臨近房門之後,腳步聽了下來。等了幾秒鐘后,林冥才推門而去。

看到牧羽正在看著自己,林冥嘴角露出一絲苦笑,「牧羽兄弟打擾了。」

「坐。」牧羽說道,「不知道是林冥兄,還是林業兄?」

聽到牧羽這樣親,林冥臉上露出一股無奈,他攤了攤手說道,「林業是我哥哥,同時也是我。」

牧羽被這奇怪的回答弄蒙了,「你?你哥哥?」

「我知道這難以置信,但是確實是這樣,我和我哥哥共用一個身體。」

「哦?」牧羽想到先前,截然不同的氣息,心中對他所說的話,隱隱有些相信。

「我同我哥哥並不能同時出現,我出現的同時,哥哥就進入了沉睡狀態。不過,我們心靈相通,我所做的事情,他都能夠知道。自然,我也能洞悉他的一切。」

牧羽拿起桌子上的茶壺,倒了兩杯清水,遞給林冥。

「林兄,這很讓人難以置信,不過,我很想知道,你的到訪,不會僅僅為了和我說這些東西吧。」

林冥端起水杯一飲而盡,臉上顯現出一絲苦澀,「不瞞牧羽兄弟,我此次前來卻又一事相求。」

牧羽端起水杯飲盡,並沒有說話,等待著林冥的下文。

「想必你也發現了,我的哥哥林業性格十分暴厲,而我與他恰恰相反,不同的性格作用在同一個身體之上,使我們的性格越來越極端化。」

頓了一頓,林冥繼續說道:「所以,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幫忙?」牧羽疑惑道,「你的情況我聞所未聞,我怎麼能夠幫助你。」

看到牧羽並沒有馬上拒絕,林冥眸子中流露出一絲喜色。

「我的師門來自一個隱世的大宗,至於名字,牧兄抱歉,我無法告知。」

「既然你來自隱世大宗,難到宗內長輩對你的情況束手無策?」

林冥苦笑著道,「實不相瞞,窮極整個宗派的力量都無法分離我們的靈魂。但是,宗門還是找到了一個間接的辦法。只不過,這辦法幾乎無法實現。我們之後踏出宗門,希望能夠在武尊大陸找到辦法,直到我們遇見了牧兄你。」

「我…」雖然早直到對方接近自己應該有什麼目的,只是沒想到會是這個原因。

「沒錯,不過在這之前,還望牧兄能夠原諒,宗門曾賜下我一個寶物,能夠查探特殊靈力。」

「特殊靈力?」想到自己的玄黃之氣,牧羽徹底明白了,林冥將自己的玄黃之氣當成了特殊靈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