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真的老大,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也要有溫暖人心的春風暗度。


夏洛奇這些年的領袖真沒白乾。

很多CEO該學習的,夏洛奇早就偷偷的在某某QING華CEO學習班報名參加學習了。

認識了很多妹妹,也認識了很多大佬。

像什麼釋天、莫邪之類的上課同學,總是一起互相抄作業,交流靈感的。

認識人多,見識自然廣。

夏洛奇內心的驕傲就是,遠古有人,未來有人,遇神殺神,佛擋殺佛。

腹黑慢慢愛 還忒苦逼的狠狠的修鍊。

什麼邏輯學啊,詩詞歌賦啊,什麼光明火焰啊,毀滅死亡啊,什麼佛光魔性啊,精神力至上啊等等,每一個老大必須是學霸。

但絕對不能是心機婊。

這個人設夏洛奇是堅決不會自宮的。

夏洛奇喝酒爽快,還喜歡救人,被人罵了還救。

沒辦法,救得不好了就反省,人家姑娘那麼年輕,那麼漂亮,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結果,受傷的總是LEI鋒,受傷的總是那些被洗腦的榜樣。

但夏洛奇最大的優勢在於日新,則日日新。

這句話怎麼解釋呢?

隨你怎麼想了,反正做為領袖級別的老大,夏洛奇心中是無限風光的,這跟風流只差一個字。

看什麼時候用了。

所以,猿猴分身是相當的佩服夏洛奇。

這個老大喊的是心悅誠服,五體投地。

跟對老大,吃湯喝肉,跟錯老大,挫骨揚灰,死無全屍啊!

這可是人生關鍵要害處,不得不謹慎小心為上。

一晃就是七七四十九天了,猿猴分身的火眼金睛瞬間煉成。

夏洛奇都聽到猿猴分身前世中的那打了雞血的插曲歌聲了。

都能想象得出那副意氣風發破爐而出的颯爽英姿了。

黑不溜秋的猴哥就要踢倒煉丹爐了。

這還了得?

兜率宮最倒霉的一次買賣就是這一次了。

損失了無數的仙丹啊!

這虛靈聖火全被理解錯了。

原來並不是萬事萬物都能拿來消化吸收煉丹用的啊!

兜率宮宮主白星格里拉剛從非洲回來,說是那裡的核反應堆出了一點問題。

需要重新點火啟動。

那可是幾十億年前扔下的廢棄丹爐啊!

白星格里拉都有點忘性了。

自己什麼時候扔了一隻爐子到下界去的呢?

最後想起來了,是跟夏君打架那會兒,被夏君一腳踢飛的。

這段回憶充滿了苦澀與羞辱,白星格里拉是要面子的人。

總願意在人前展現自己光彩的一面,而不願意將月亮的背面展示給人。

夏君最煩他這一點,終於為了一樁大事起了紛爭。

夏君一怒之下,直接踢飛了白星格里拉的丹爐。

下界非洲的某處遺址至今還在釋放核聚變能量,不是正常的衰減,而是與日遞增。

這就要了親命了。

還有更要白星格里拉親命的是,石晶異度空間居然莫名其妙的碎了。

晶光閃閃的碎渣掉了滿地。

白星格里拉回到自己在東海醉翁島上的煉丹霞觀中時,傻眼了。 白星里格拉是混沌境高手,回到東海煉丹霞觀后就發現自己的一名道童昏倒在地。

一道殘影從破碎的石晶異度空間中溢出。

當即出手,只一招便控制住了那殘影的逃遁。

夏洛奇專屬右手直接破開異度時空,一把捏住狂笑不已的掌控使。

「虛靈聖火」直接將光明火焰分身送到了戰神境初級初階實力。

到此再無寸進。

所以,夏洛奇覺得繼續再呆在這一關的意義已經不大了。

醫妃難囚:王爺請聽命 猿猴分身從此獲得不死真身,就像他的哥哥一模一樣,黑不溜秋,只有一雙眼睛往外冒火光。

當那掌控使低頭看向異度空間中的夏洛奇時,他以為夏洛奇肯定被燒成了灰。

他還準備從中拾取一兩顆金丹。

可惜他被夏洛奇的演技給騙了。

他看見的是猿猴分身的兩隻冒火的眼睛,以及一隻黑不溜秋的右臂。

大驚之下,哪裡還來得及抵抗。

原本宇宙星級實力的掌控使道童,與夏洛奇全力爆發的實力相當。

自然是被夏洛奇一招制住。

舌頭伸出老長,當場暈倒。

夏洛奇一把將他扔出老遠,

猿猴分身一腳將那丹爐踢翻。

下界的吐魯番從此多了一座火焰山。

平行宇宙中發生的事情每天都在重複。

並不因為發生過的就不發生,也不因為沒有發生就永遠不發生。

心意電轉間,宇宙平行時空會隨著你的心意變化而誕生一座新的宇宙。

青藤心事——中學時代 如是而已,光怪陸離。

這已是夏洛奇所有底蘊的爆發了。

可惜,遇見白星格里拉這樣的資深的混沌境高手,差一步則虛空境的人物,夏洛奇悲劇了。

瞬間被禁錮,元核破裂。

叮叮叮,三聲警報過後,夏洛奇的黑洞試煉止步於此。

出來時,那令人炫目的黑洞還在滾滾的往下流淌星雲,那披著亘古霞光的星雲,閃爍著無盡的星光流進黑洞深淵中。

夏洛奇嘆息了一聲,只好先這樣了。

果真如銀河領主喬布斯所說,實力不夠,來此無益。

夏洛奇實力不夠,能有所獲益已是奇迹了。

閃身從銀河令中出來,時間僅消耗了一秒而已。

這銀河令也著實神奇。

「我們到哪裡了?」

夏洛奇問班儂道。

「不清楚啊,還在超光速巡航中呢。」

夏洛奇盯著虛擬屏幕,發現圖拉姆星前方的導航引擎前端射出的螺旋狀光束如利劍般射進不斷倒退的星空深處。

「確定能返回?」

夏洛奇有些不安的問。

「返鄉程序設定了,自然不會有錯的。」

班儂安慰夏洛奇道。

「可是我怎麼覺得有些不安呢?」

剛經過黑洞試煉后的夏洛奇感覺又比之前敏銳了許多。

主要是那神元境與自己的那種聯結紐帶使自己的感知能力提升了數倍。

「不是外部原因,應該是……」

夏洛奇正在疑惑時,忽然發現自己精神力元海中的那隻飛天雲豹出問題了。

原本是白色的飛天雲豹,還有點透明的感覺,現在渾身開始轉黑。

像是被仙女座女王菲迭娥的黑化能量給感染了。

夏洛奇忽然想起來了。

飛天雲豹擊敗霍爾漠時,那霍爾漠捏碎的菲迭娥的兩枚星核元能正是黑化能量。

莫非飛天雲豹被擊中了?

夏洛奇的猜想是對的。

當時飛天雲豹擋了霍爾漠一錘后就快油枯燈盡,接著連續發動大招,更是護體乏術,受到菲迭娥星核黑化能量感染而不自知。

現在開始全面發作了。

「糟糕!」

夏洛奇只來得及說出一聲,隨即就陷入了深度的昏迷。

這黑化能量在精神力元丹內海中爆發感染,夏洛奇哪裡來得及做出抵擋呢?

關鍵是飛天雲豹作為寄宿體內的能量體,夏洛奇也無法將他祛除。

這是糟糕到無法再糟糕的黑化感染。

夏洛奇的精神力元丹之海很快就全被染成了黑色。

倒下去時被黛麗斯一把抱住,結果,黛麗斯的手臂也順帶感染了那黑化能量。

黛麗斯一驚之下,抽出左手,沒小心碰見了旁邊的霓裳。

瞬間三人感染。

速度非常快。

黛麗斯來不及念動神啟咒語,隨即也眩暈倒地。

月娥不知怎麼回事,摟住霓裳,當場跟著霓裳一起暈倒。

特戰隊隊員青藤是隊醫,過來查看倒在地上眾人的狀況,當即也被感染。

……

沒幾分鐘,圖拉姆星地核深處主駕駛艙內的所有主要成員全部被這股龐大精純的黑化能量給放翻了。

這黑化能量肆意瀰漫,從地核深處開始順著岩漿往四處擴散。

短短一個星期後,圖拉姆星地下城市居住區域所有的生物全部被感染了黑化能量。

一股不祥的氛圍籠罩著超光速前進的圖拉姆星。

作為原始核心的夏洛奇,體內的黑化能量是最強的。

凝聚王者的過程在夏洛奇昏迷時就已經開始了。

首先是最近的黛麗斯等人,體內的能量瘋狂的朝夏洛奇精神力元丹之海中湧來。

這種同源融化吸功技能是黑化能量誕生王者最古老的方法。

菲迭娥成為仙女座女王正是吸納了無數黑化武士的能量才晉級混沌境。

如今,她破碎的星核有百分之七八十的能量由飛天雲豹傳遞給了夏洛奇。

經由夏洛奇散逸感染后,再度凝聚,自行啟動了黑化能量的凝聚王者程序。

這也是相當奇葩巧合的事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