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眾人不覺驚呼一聲。


因為此時人們才發現,不知何時,在舞台的中央,突然出現了一個坐在輪椅上的女人。

有膽小的女賓甚至驚恐的捂住了嘴巴,發出了一聲破碎的驚呼。

只因舞台中央的那名女子雖然一身華服,但是身上卻有很多淤青,和被紗布包裹的傷口。

梁心目光瞬間一霎,雙眼瞳仁狠狠收縮了一下。

那個女人別人不認得,他卻是認得。

正是那一天被溫克林一眾如餓狼般的手下殘忍輪虐蹂躪的夜舞巴黎領班,沈薇。

饒是他作踐慣了女人,那一晚沈薇被輪虐的血腥兇殘畫面,還是深深的刺激到了他。

不過,刺激他的只是那叫人熱血噴張又不寒而慄的驚悚畫面。

一個大堂女領班,生命比之螻蟻蜉蝣也重不了多少。

在這死人比砍瓜切菜都常見的亂世,一個以色侍人的女人既然敢混跡到這樣混亂的圈子裡來,就應該做好被人啃得連骨頭渣都不剩的覺悟。

叫梁心感慨的不過只是溫克林那個小變態兇殘的手段而已。

不過今晚在這樣的場合突然出現,梁心卻是瞬間摸不清武清的用意了。

想到這裡,梁心脊背忽然一涼。

難道武清花費了那麼多的心力財力,才舉辦了這樣一張奢華氣派的晚宴。

目的並不是單純的要躋身進上流社會交際圈。

更深層的目的還是要把戴郁白這個死人扶出來,打著他遺孀的名號,為他爭奪怎麼權利?

一種不好的預感瞬間侵佔了梁心的大腦。

一時間,他竟然連坐都些坐不穩了。

而舞會上的其他人也是吃驚不少。

更有不少人根本就是認識沈薇的。

作為金城的第一會所,夜舞巴黎本就是權貴們經常出沒的地方。

而艷光四射,又能力極強的大堂領班沈薇,與他們打過太多交道。

再加上沈薇雖然身負重傷,一張明艷動人的俏麗臉蛋卻是恢復得和以前一樣。

這叫他們如何認不出?

不過,對於沈薇近期的變故,他們更是知道得清清楚楚。

夜舞巴黎戴郁白的梁家軍與友軍警察局一起激烈火拚,領班沈薇忠心護主,不想卻被溫克林那匹披著人皮的餓狼下令扔給一眾手下,當眾給輪了。

想她沈薇,曾是夜舞巴黎的第一領班。

平素一張巧嘴迎來送往,最是八面玲瓏,風光無限。

也曾有很多身價不菲的老闆權貴想要收攏了沈薇,帶回去做個名門家的姨太太,或是小些門戶的大太太。

可是人家眼光高,任誰也看不上。

在夜舞巴黎接待客人時總是進退得當,善解人意。

可是一到下班,就高冷的很,似乎根本沒有男人夠資格得到她。

不想昔日的女神,後來竟然混到了那般下作的結局。

與她常有交道的人群中有惋惜的,有可惜的,有幸災樂禍的。

惋惜的那一類人,還算有些善心。

可惜的那一類人卻是沒有什麼人性的。

網遊之三國無雙 因為他們可惜的是那樣一個高高在上,清高孤傲的女子竟然被一群流氓混混破了身子。

而自己卻連一口湯都沒有喝成。

幸災樂禍的一類則就是純粹的小人了。

甚至還有人打聽沈薇後來被夜舞巴黎掃地出門后,淪落到了哪裡。

這種女人,遭遇了這種天災一般的禍事,只要沒有死,日後必然會要靠操起皮肉生意,做個暗娼來養活自己。

他們越是早找到沈薇的住所,就越能以最低的代價,喝一口尚且還算熱乎的肉湯。

要是找得晚了,怕是那曾經如水仙花一般的美麗女人就要被其他嫖客玩成一碗渾湯的湯渣了。

只是可惜,任由這群小人們怎樣使出自己比獵狗還靈敏的嗅覺,都沒有尋到沈薇半分。

沈薇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沒有任何消息。

鮮妻撩人:寒少放肆愛! 這樣,這一群鼻子比狗還靈的醜陋男人們才算作罷。

可是叫以上所有那三類人都沒想到的是,空氣一般蒸發了沈薇竟然會在今夜重新出現在夜舞巴黎。

而且還是在海夫人與傅先生都有出席的重要場合。

如今台下更是多了兩個未來的皇子,夜舞巴黎與這場晚宴的主人,究竟是要想幹什麼?

在眾人一片錯愕的目光中,輪椅上的沈薇面色凝重,雙眼直直望向前方,全然不在意那些目的各異的目光。

在光亮得刺人眼目的追光之中冷峻如一座冰山,又鄭重無比。

就好像她身上肩負著什麼無比重要的使命。

等著她無懼無畏,排除萬難的做到。

一時間,整間舞廳雅雀無聲。

靜得連掉根針都會異常清晰。

人們一個個的屏息凝氣,靜等著晚會的主人揭曉沈薇之所以出現在這裡的答案真相。

而此時的武清卻坐下了身,端起茶几上一杯紅酒,面帶淺笑的望著舞台上那叫眾人都忍不住凝住了呼吸的場景。

時間像是過去了很久,但實際上,不過才是5、6秒的事情。

在舞台上出現沈薇后不久,換了一身黑色禮服的林經理抬步走上舞台。

他闊步走到沈薇近前。

先是朝著沈薇伸出了一支手。

沈薇目光顫了一下,終於伸出手,扶握著林經理,另一隻手撐著輪椅邊緣,眉心微皺的緩緩站起身。

台下的武清雖然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一切事情。

此時看著沈薇故作輕鬆,實則每一下都承受著巨大疼痛的動作,心下也是頗受震撼的一顫。

她不會看錯,沈薇對戴郁白一定是存了最深沉的愛意,才會因為一瞬的露面,而甘願承受著這樣難捱的折磨。

武清不覺黯淡了眸光,悄然向坐在對面偽裝成胡舟道長的戴郁白望去。

雖然他帶著遮住了大半張臉的墨鏡,又是側著臉。

但是武清就是能在其中看出他所承受的震動。

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再加上出事那晚所有的細節。

武清能認定,沈薇雖然對戴郁白有著深沉的愛意,可是或是礙於身份,或是礙於其他,沈薇在戴郁白面前從未把愛戀之意表露出分毫的。

她在他面前,應該是永遠都作出只簡單是忠心不二的手下樣子。

不願意將自己心意說出,叫他為難。

而現在,戴郁白生死未卜,她才敢表露出她內心最真實的感情。

想到這裡,武清的表情不覺有些許落寞。

然而為什麼落寞,又為誰落寞,她自己也說不清。

她落寞傷懷的表情卻准準的落進身旁梁心的眼中。

對於沈薇的無聲出現,梁心起初也是十分意外的。

他疑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投向了武清。

卻正好對上了武清那一瞬間的真情流露。

梁心的心驀地就停了半拍。

他並沒有看出武清是望了戴郁白才黯淡了眸光。

他只是看到武清明亮粲然的星眸瞬間一霎,隨意便傷感的黯淡了下來。

從來沒有一個女人的臉,女人的表情這樣真切的印進他的眼底心上。

一種奇異的感覺立時涌漫在他的心間。

毫無疑問,武清是美麗的。

只是在之前,他看到的都是她身體軀殼的美。

性感卻沒有靈魂。

但是方才那驚鴻一瞥,卻叫他彷彿見到了哀傷的褒姒,病弱的西施。

他只覺得,自己瞬間就中了她的蠱。

一瞬之間,就只想拋下所有顧慮,再不管當場還有什麼人,一把她拉進自己的懷裡,好好安慰疼愛。 https://tw.95zongcai.com/zc/47230/ 他給她們兩做了一桌飯菜,然後向她們說想出去在這雪山之上走走,雪嫻知道他心情不好,也就沒有阻止,只是囑咐他讓他早點回來。雪婷本想跟著他,被雪嫻阻止了。

風不凡一個人漫步在雪山之上,漫無目的的走著逛著,走著走著就來到了他平日修鍊元魂的那片樹林里。走了這一段路,再加上身體還有些傷,他有些疲倦了,伸手扶在一顆樹上。 破繭 猛然間揮出一拳擊打在了樹榦之上,樹紋絲未動,他的拳頭拳頭皮開肉綻,鮮血四溢,手疼心更疼。今日之受辱,他本以為自己可以坦然處之,沒想到剛才一見到雪嫻,他知道她肯定知道是誰打得他了,那一刻他雖然表面平靜,可是內心卻怒火中燒,他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作為一個人,作為一個男人的尊嚴吧。

一拳恨未解,二拳怒未消,他瘋狂的向那棵樹榦之上揮舞著雙拳,雙手早已是皮開肉綻鮮血淋漓,心中的火與怒依然未消一絲一毫,大嚎一聲,身體疲倦之極,側倒在樹林中的雪地之上。天上的雪花飄落,微風拂過,吹散了他那一頭烏黑的長發,遮蓋在了他的臉上。

他一動不動躺在雪地之上,望著漆黑的夜空,飄落的雪花落在他的身上已經厚厚的一層,已經快要將其掩埋。一陣狂風吹過,把他身上的雪給帶走了,身旁剛才雙拳擊打的樹木,此時忽然發出了一陣紅色的光芒,他仔細一看,那樹上自己手上留下的血液正一點一滴的滲入進樹中,紅色的光芒越發的閃耀。閃耀的光芒刺痛了他的雙眼,使其不敢直視,忽然有一陣狂風吹過,刺眼的紅光消失了,他緩慢的睜開雙眼,驚訝的發現自己的眼前站著一名白髮老者。

他立刻想從地上爬起,可是雙腳雙手早已被凍的僵硬發麻,一時竟站不起來。那白髮老者伸出手來向他一指,一道黃色的光芒進入了他的體內,被凍的身體瞬間有了知覺,他站了起來恭敬的說道:「多謝前輩。」

白髮老者靜靜的看著他沒有說話,而風不凡也沒有言語,安靜的站在他的面前,兩人就這麼站著。過了許久,白髮老者看著不卑不亢又十分恭敬的站在自己面前的他,嘴角露出了一絲祥和的笑容:「難道你就沒有什麼事想問我?」

「晚輩無事可問。」雖然白髮老者的忽然出現令他十分驚訝,如果是平時,風不凡肯定會疑問他是誰,怎麼會忽然出現在這裡的。可是現在的他已經沒了心思再想這些,是什麼人,為什麼來這裡,又與他何干。知道了能怎樣,不知道又能怎樣,現在的他已然失去了鬥志,心中有的只是無奈與沒落。他清掃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雪花,嘆息道:「前輩,晚輩該回去了,多謝你剛才的幫助。」說完,轉身走了出去。

正當風不凡向前走著的時候,他的身後傳來了白髮老者的聲音,「失望、失落、憤怒、不甘、悲傷、難過、無奈、墮落,難道你就一直如此低沉下去任人欺辱,難道你想一直在這飛雪門中做一個雜役下人活得沒有尊嚴,如果是你儘管走。」

風不凡聽著他說的這些話,腳步略微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向前走去。

那白髮老者看到他並沒有因此停下,而是繼續往前走,失望的說道:「走吧,走吧,風家的滅門之仇你不用報了,到現在一直失蹤的父母也不用找了,你說如果那名叫做羽斐的女孩看見你現在這個樣子,會不會很失望呢?」

當聽到他說出羽斐兩個字的時候,他的身體為之一震,向前邁出的腳始終沒有落下,他轉過身來,向白髮老者奔跑過來,氣喘吁吁的跑到他的面前,猛然揮出一拳向他打來,拳頭穿過了他的身體,擊打在了他身後的樹上。他立馬又揮出一拳,可是這次不僅他的拳頭,就連他的整個身體,也從那白髮老者的身體中穿了過去。知道自己傷不了他,風不凡停止了攻擊說道:「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你每日都會來這樹林里修鍊元魂,我一直都在這裡,那些事我自然是從你的元魂之中得知的。」白髮老者說道。

「原來如此,沒想到我一直在你的眼皮底下修鍊。」

白髮老者看著他說完又想離開:「就這麼走了,看來你是真的沒救了,罷了,算我看錯人了。」

風不凡心中積攢的怨氣怒火瞬間被點燃,朝他怒吼道:「我的事與你何干!我自甘墮落又與你何干!你可曾親眼見到自己最心愛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你可曾看到過滿城的屍體?你可曾看到過親人朋友的屍體冰冷的擺在自己的面前?如果沒有,你又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評論我?」

「我沒有么?難道只有你一人歷經磨難?難道只有你一人命運坎坷?醒醒吧,這樣的人,在這個修真世界中數不勝數,不要以為只有你一人這樣,不要以為只有你一人與眾不同。你和其他不幸的人只有一點不同,就是你還活著,你還有機會改變自己的命運,而許多人已經失去了這個機會。」白髮老者一語點醒夢中人,他陷入了沉思之中。

沉思過後,風不凡堅定的向他說道:「前輩,你說得對,我想明白了。」

「你可真的想明白了?」白髮老者問道。

「你的一席話,點醒了我。既然前輩你知道我的情況,晚輩懇請你教我修鍊之法。」風不凡誠懇的說道。

「與你在這裡相見自是你我的緣分,這半年來,你的努力付出,我看在眼裡,與你說那些話,自然也是想要幫你,你若真的想跟我學修鍊之法,我可以教你,不用懇求我,叫我一聲師傅就好了。」

風不凡沒有一絲猶豫,立刻跪下說道:「師傅在上,請受徒弟一拜,弟子真心想學習修鍊之法。」 林經理牽著沈薇的手向前面走了幾步。

走到立式話筒前,林威微微側頭,與沈薇恍然對視,目光溫柔慈和。

武清看得出,對於沈薇,林經理是既感動又心疼。

其實不止林經理,就是武清這個外人,都能感受到沈薇的不易。

她一身的傷,坐在輪椅上出現都已十分不易。

更何況穿著禮服,踩著高跟鞋,跟林經理一起站在台前。

武清端著酒杯的手不覺收緊了幾分。

台下眾人更是一片靜默。

無論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思,人們都在等待台上的林經理與沈薇到底想要做什麼。

林經理朝著沈薇略略點頭,就要走進話筒,開始講話。

可是他還沒開口,握著他手的沈薇便往回拽了一下他。

林經理恍然回頭,卻見沈薇微笑著沖他點了點頭。

像是在示意他,這一次的開場白由自己來開場。

林經理眉頭微顫了一下,卻還是依從了沈薇的意思。

沈薇邁前一步,走到話筒前,環視著偌大的夜舞巴黎,一時萬千情緒湧上心頭。

Leave a Reply